10 truths about Martin Margiela

Martin Margiela:現在設計師已忘了衣服的本質,他們只對形象有興趣,卻忘了時裝為何物

03 May, 2018
Martin Margiela:現在設計師已忘了衣服的本質,他們只對形象有興趣,卻忘了時裝為何物 Photo Credit: Maison Martin Margiela by Marina Faust

2008 年,《T Magazine》在Martin Margiela專題上寫道:「儘管過了20年,Martin Margiela仍是是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角色,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設計師仍透過他的經典來尋找靈感。」

作為巴黎裝置藝術首席策展Marie-Sophie Carron de la Carrière,她形容:「Martin Margiela的作品是藝術,只不過被誤稱作服裝。」在20世紀末期,「他們」用10幾年的時間試圖推翻時尚界那惡質的精英主義和拜物主義,30年了,世人依舊受到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影響: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01 相見,恨晚

「你太年輕了,你未曾感親身經歷過那詩意盎然的感覺,當親眼看到或是穿上他的服裝時,腎上腺素的傳遞不是從血液而來。我懷念這一切,無時無刻不是如此,我現在所說的是有關概念和令人驚豔的美感,比起用系列來形容,他的秀傳達的更是意念或是群體意識,他所描繪的時尚與我形影不離,當穿上其系列無需偽裝,你能坦然的做自己。」—— Linda Loppa

#02 Martin,Margiela

這是我們所能知道的Martin Margiela。他1959年出生在比利時。18歲時,他搬到了安特惠普,就讀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畢業於1980年,當Martin Margiela參加金紡錘獎 / 金梭獎(Canette d’or)時,這場比賽為他開啟了許多扇門,在1984年至1987年這段時間他前去擔任(曾擔任評審的)Jean Paul Gaultier助理。

回到當初,「我看電視新聞,上面內容出現Rabanne和Courreges的衣服,我看到那設計頓時心想,好美,有人正在做我想做的事,Courreges的露趾靴證明了這點,當我看到全新的事物仍會覺得怦然心動。」Martin Margiela在80年代接受《SPHERE》採訪時回憶道。

「你可以想像,如果你對Martin一無所知,他可能聽起來像是一個反社會、冷酷無情的人,可事實完全不是這樣。他是相當敏銳且充滿熱情的人。」根據曼哈頓知名選物店The Showroom主理人Stella Ishii曾表示。許多採購和編輯都曾看過Martin Margiela,甚至常在台下認出他來,事實上,他在1994年才真正在大眾眼前消失,就Stella Ishii回憶道,Martin Margiela會在Showroom會用熱情和聰慧來講解服裝系列,甚至展現其做工技法,而在後台,他則親力親為打理所有的造型。

#03 曝光,不再

許多時尚圈的尊重他想避世的精神,如同當《MASTERMIND》雜誌編輯詢問(當時還正在拍攝的)紀錄片《We Margiela》導演Menna Meijer Davidson能否受訪時,她給予的回應是:「沈默是會傳染的。」

倫敦聖馬汀時尚歷史系主任Alistair O'Neill在接受《Icon Magazine》訪問時表示:「時尚產業是建立在神話之上,記者對Margiela尊敬出自於他們的信仰,以及想維持其神話和神秘的誘惑。」

這份關係得到了每個人的支持,安特惠普MoMu博物館藝術總監Kaat Debo曾對此結論道,世上只有一個人有這能耐能夠揭露真正的Martin Margiela,「如果未來Martin Margiela想要重出江湖,也只有他一個人能夠決定是否要這樣做。」

#04 白,標

「1988年品牌剛成立時,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時刻,我希望不知道誰是設計師的人能先看到衣服說這件不錯,之後銷售人員才告訴他們誰是背後的設計師,如果你在衣帽間看到它(上頭除了白標外沒有任何線索),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什麼牌子或是誰做了這衣服,但我不在乎。」Martin Margiela 1995年曾這樣告訴《時代》雜誌。

紀錄片《We Margiela》採訪銷售總監Axel Keller訪問表示:「我們背後的白標和Martin不想要受訪有很大的關聯。如果你不想露臉,你也不會想跟別人說話,那又何須將名字放在標簽上?」

「四個角的縫線只是一個技法上的決定,它們只會出現在第一層內裏,不一定四個針腳都會展露在外。要舉例的話,一件外套有著內裏,白標就會因縫在裡面而不會顯露針腳。我記得有客戶來問過我們說:『為什麼要露出來?』Martin給的回應是:『不然你想要我們怎麼處理?像T-Shirt,它就只有一層布料,所以針腳就是會展現在外面。』以前大家會抱怨,但現在,每個人都想要它明顯一點,我們會說不行,棉標就只會縫在衣服的內裏,我們不需要針腳在背後像簽名一樣。」

2016年的訪問Jenny Meirens說,這是她始終在奮鬥抵抗的事物,時裝身後那未經加工的白棉標,簽意味著「創意展現的自由,體現設計師的勇氣和信念」,是她一生最驕傲的成就。

就官方表示,「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象徵,其不願讓品牌名字影響服飾,也是對Logo猖獗的回應。白色的四個針腳起初的設計只是單純固定標簽讓人方便卸除,但最後變成了某種標識,人們從遠方就能辨識。」

#05 解構,是?

「我是對一整個時尚文化感興趣,而非專注在某個歷史時刻然後拷貝它。商業的事物一直存在於不同的主題中,在起初,這是無人能夠理解的細節之一,因為當沒有了主題,人們自會來問,這件長洋裝是晚上穿的嗎?」— Martin Margiela

根據《紐約時報》指出,當代法國解構主義大師Jacques Derrida於20世紀中期首度提出這個詞彙,「其是對固定文學分析的強烈抵制,基於語言及用法的複雜性,沒有一個作品是有著固定意涵的。」而英國牛津字典定義「解構」為:破壞已構築的事物。從MMM的例子來看,內部的縫線你可以對外呈現,而袖子的功能也可以被重新思考。

「對他來說,美不是完美,而是存在於能讓你感動的事物上。」 Krisina de Coninck(前模特兒)

許多人說時裝學者Alison Gill是最先將Martin Margiela的服裝描述成「解構的時尚」,但正確來說,第一位為時尚界獻上「解構主義(deconstructionism)」這詞的人是已故的街拍鼻祖Bill Cunningham,爾後時尚界群起激昂,在90年代初期,對Martin Margiela作品(以及當代的設計師)的評論中,「解構」一詞開始「形影不離」,這個詞彙被看作某種對奢侈的反彈,時尚記者們注意到設計師對80年代的主流價值觀感到的憤怒,太多金權、太少想像力,「我希望我能以他們為目標,那些沒有太多錢的人,要在經濟不景氣的當下成功不是一件容易事,但時尚總是能在危機中發揮最大的創意。」Martin Margiela在品牌成立前就曾表示。

Bill Cunningham在1989年9月《Details》雜誌上寫道:「Martin Margiela,前Gaultier的助理,在他同名品牌第二場秀中,為90年代帶來了全然不同的時尚觀:一個垮掉的一代(Beatnik)、存在主義的復興......這些服裝的構造意味著解構主義的運動(Deconstructivist Movement),其設計彷彿受到攻擊、縫線置換、讓布料非華麗化,上述皆暗示了品牌其優雅頹廢的時尚。」

1990年春夏,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第三場秀,這場秀為「解構」和DIY奠定了經典。一場秀不再一昧追求光鮮亮麗,住在郊區年輕人的「入境隨俗」,他們不受約束、在旁嬉鬧、模仿玩笑都成就了這一切光景,也是這場秀,讓Raf Simons動容決定前進時尚。

#06 「服飾(Garments)」,取代,「衣服」

「當超越了文字、解釋,Martin Margiela所留下最重要的就是服裝的本質。在整體服裝中,這些激進的言辭呈現的是經典,所給予的激進主義,既不是偽裝、不會荒唐、更不會不合時宜。如果Martin本身是個謎,那他的設計便是最好的證明,其永遠不會背叛穿它的人,這點在時尚界中是非常罕見的。」— 《CR Fashion》創辦人Carine Roitfeld

「服飾是一種身體的裝飾品,沒有掩飾偽裝的意圖......。就像一個美麗的裝飾來佈置我們的身體。」——Maison Martin Margiela

「從我最初開始挖掘採訪開始,『服飾』(Garments)一直出現在對話之中,沒人在聊『衣服』(Clothes),這是有關被創造出來的物件,而非購買而來的衣物。每一位與我分享的人都想解釋這個現象,像是Suzy Menkes說:『Margiela的剪裁蘊含卓越的藝術』;巴黎時尚歷史學者Olivier Saillard則視Martin Margiela為革命象徵,『他不僅僅只帶來了新的服裝,他還對被金錢所操弄的產業下了評論.. 他用自己的喜好翻轉了整個時尚史。』」時尚編輯Arnaud Sagnard在《MASTERMIND》雜誌中寫道。

#07 「We」,取代,「I」

「Maison,這個集合的名字選擇去強調團隊合作而非單一設計師。」「我們只想要變得更民主,我們想要每個人都能用相同的方式體驗時尚。」— Jenny Meirens

「民主不僅僅是服裝的呈現方式,還包括了整個公司如何運作。」品牌共同創辦人Jenny Meirens曾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在每個決定當中,不同部門工作的人都有話要說。我們介紹來的實習生幾年後可能會成為商業部門的負責人,所有層面都有這個非常人性化的方式。」

後續: 這點在2015年首度破局,當時的首席設計師Matthieu Blazy被Suzy Menkes一句「The new star born.」打破沈默。知名時尚網站Fashion Law認為:「有趣的是來自品牌大量的電子郵件,他們懇求媒體撤銷有關此事的文章。」信中內容寫道:「有鑒於關於我們設計團隊的成員,我們希望您記住Maison長期溝通政策並無改變,一切依舊是由團隊完成。」(Matthieu Blazy前去Celine,最後來到Raf Simons麾下。)

爾後,John Galliano上任,We身份看似已逝,John在2017年《Vogue》舉辦的時尚論壇上表示:「我帶著對Maison Margiela的敬意承接下這件實驗白袍,每一位在裡頭工作的人都穿著它,致使當有訪客來時他們對每一位都極為和善,因為他們不知道說話的這位是否就是公司的高層主管,你知道,在這裡有著人人平等的民主氛圍。」

#08 「本質」,取代,「時尚流行」

「對我們來說,讓人能找到與那些穿衣規範或是流行標準全然相反的穿衣之道是很重要的。」— Maison Martin Margiela

從過往到至今,時尚的術語氾濫成災,當「奢侈」、「極簡」顯得毫無意義時,Maison Martin Margiela引爆了概念性時尚,1988年的首場秀帶來了奇怪的迴響,「品牌當時剛成立一年,我們想要一個『概念』,這是一個很大的詞彙,但當你五年後再回頭看,我們會用這個詞來稱呼它。」Martin Margiela在1993年的報導中表示。

90年代中期,概念性時尚意味著服裝將由一個理念所驅使,「能穿」取代了「實穿」,巴黎時尚歷史學者Olivier Saillard認為:「Margiela是少數像Jean DubuffetRobert Filliou這樣反文化創造者的藝術家,對他們來說,行動和比思考更重要、想法比過程更重要,這是避免成為產業變化無常的受害者最可靠的方法之一。」

「我們的時尚或許有時需要一點腦力激盪,但我們一直希望它是聰明的。若是設計師想讓別人覺得自己品牌是聰明的,或許他們應該讓設計更讓人尊敬或是更往藝術靠攏,盡可能遠離服裝只是穿戴打扮的功能意涵。但,凡事都會物極必反,當你努力太過,便會走火入魔,你會失去你想描述的,其成果只會變得荒唐。」— Maison Martin Margiela

#09 傳真機背後,Partick Scallon

1993年一場在布魯塞爾的婚禮,Patrick Scallon和Jenny Meirens兩人相遇,開啟了他與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關係。之後,「1994年2月,我接到一通電話看能不能去幫忙系列銷售,他們需要會說英語的人。一個在巴黎18區的下午,我和一群壓力很大臉色蒼白的人開會,他們都身著白袍,在白色房間,圍坐在白桌旁,由Jenny發號勢令,可以說是彈無虛發。」

1994年9月(1994 F/W),這是Maison Martin Margiela首度玩起了(類似)秀後即買,「這場展示會同時對客戶和媒體發佈,他們或許需要人去解釋這概念以防有人誤解,從原本『你可以來幫忙三個月嗎?』然後這一幫就是十年,而我還在這裡。」

Patrick Scallon告訴《We Margiela》形容:「當時是一種關係,我常說這環境就是有人想去挑釁這世界,也有人想要被挑釁,大家很喜歡這遊戲,舉例來說,Jenny最棒的邀請函是一張電話卡,當你打回去,電話答錄機會告訴你秀的地點和時間,當時人們很喜歡這樣。但現在,記者根本不會打電話,他們只想知道自己坐在哪個位子,可當初無論你是川久保玲或是《Vogue》編輯,你先來就是坐哪(或有位子你就坐哪),所以其實人們很喜歡這種挑戰現下的感覺。」

1989年秋冬,Jenny Meirens在免費報紙的廣告欄位上刊登了時裝秀的時間地點,當報紙出版時,團隊拿了上百份報紙沿街圈起Margiela的廣告並寄送出去,「這是歷來最便宜的邀請函。」

MMM媒體公關(1989-1992) Pierre Rougier:「Martin討厭那種書寫漂亮,印刷精美的邀請函。因為我們要在孩子們的操場上辦一場秀,我們就想讓孩子們來畫畫邀請函,就像他們邀請你來到他們的領地上。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我們去哪兒找500個小朋友來畫所有的邀請函呢?於是,我們裁了很多硬紙板,把它們交給當地的學校,在美術課上,他們就時裝秀的主題畫下自己的想法。」

「Margiela當時的特質就是『這就是我們,我們所做的事,我們走的路,你不要,就拉倒。』」Patrick Scallon解釋了那台打字機,「當時已經有電動打字機,也有電腦,但我們用舊的老式打字機,這是一種美感的選擇,當中也存有它的挑釁成分。我記得當我們在全世界做了12場秀後,我決定我要做新聞發佈,Jenny或Martin都沒說不行,所以我想,我們最好解釋一下我們在幹嘛,這部分先需要準備一封信然後重複幾百次,我有一台私人傳真機在我旁邊,然後你就打打打打打,我從晚上十一點弄到早上八點,這就完成了一次新聞稿發佈。人們都忘了當你成立時尚品牌時,電話費可以說是你最大的開銷。」

#10 Martin,離去

根據Martin的好友兼品牌長期合作的攝影師Marina Faust指出,Martin本人在2008年就沒與集團續約,集團選擇不對外公佈此消息。在2009年,《WWD》報導寫著:「可靠的消息來源表示,『Martin已全心投入在畫畫上,並且希望遠離時尚產業。』」據悉,這變化由摩擦而起,現任員工和前任員工都曾提及過,Martin Margiela的離去是因為不滿與Diesel的商業取向方針有關,例如:在2009秋冬,集團為品牌加入了西裝訂製系列,幾位同事表示,這也是Margiela想要離開的另一個原因。

「Martin的缺席,是你了解他與其精神的唯一方式。」— Linda Loppa

對時尚界來說,對於一位廣受好評的設計師因將品牌販售給大集團並且對經營方針感到不滿離去已成老生常談,Helmut Lang和Jil Sander便是相當知名的例子。在Maison Martin Margiela案例,同事表示,其離去與他想好好享受生活並遠離這浮光掠影的時尚產業有關。

Patrick Scallon告訴《紐約時報》,Martin Margiela相信,消費者應該要對服裝和理念做出回應,而非順從媒體炒作,然而,「很多修正社會主義者覺得Martin Margiela所作的不過是在行銷,但他所給的不僅僅只是挑釁,設計師不是身處藝廊的藝術家,也不是在花園裡拿鑿子雕塑石頭的人,他是一個必須與團隊合作的角色, 這卻引發了Martin其實不存在或是毫無貢獻的流言蜚語。」

「到最後,他想說的話已說完,而我也累了......。或許,現在是重新討論我們的時刻......。」Jenny Meirens在接受《MASTERMIND》雜誌訪問時表示。

「現在設計師已忘了衣服的本質,他們只對形象有興趣,卻忘了時裝為何物。」— Martin Margiela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018年3月,巴黎時尚博物館舉辦了Martin Margiela的回顧展《Margiela Galleria 1989-2009》,對此,Vogue Runway首席評論Sarah Mower說:「此展覽很大一部份被解讀成Martin Margiela握擁這些經典發想,其按年份之分,清楚的標示其靈感介紹和創作理念,可當中真正被希望的,其實是這些設計能夠影響從未經歷過何謂Martin Margiela的下一代觀眾,一場好的時裝展能夠激起漣漪,這些孩子在金融危機、動盪的政治下長大,他們所該注意到的不應只是被剝削利用的造型,而是去思考出現在Martin Margiela經典的核心價值中,那些DIY、不是貴就是最好、善用資源的大智慧,這是一種去描繪局外人酷 / 高雅的方式,它能讓有些事變得驚人,更有說服力,也能讓人從無,創造出不同凡響。」他雖隱世不見人,但卻無聲勝有聲,比任何時刻都還要耀眼。

本文經Heaven Raven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Heaven Raven

2012年,致力於時尚和潮流背後的故事。

更多此作者文章

居家防疫時光,一屋清新空氣讓你安心好生活

08 Oct, 2021
居家防疫時光,一屋清新空氣讓你安心好生活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為了追求最純淨、優質的空氣,佳宜選擇了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只專心做好空氣清淨這件事情的Healthway,搭載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另外還有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高效率潔淨能力,讓她非常安心。

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衝擊了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這一年多以來,在家宅好宅滿的生活模式,漸漸從算數著何時可以回歸常軌,演變成習慣以「居家模式」作為優先選擇。遠距辦公、自煮防疫、居家運動,我們一點一滴把家變成一切的中心,避開室外潛在的種種威脅。

既然要長時間在家,讓自己過得舒適一點就顯得更加重要。有人升級了電腦和網路,有人選擇添購各種家具和家電,也有人在家種滿了綠植,甚至當起了城市小農夫。而以網路節目和廣大的網友分享許多關於健康、養生新知識,相當受到歡迎的健康網紅、人氣主播呂佳宜,由於過去曾經擔任體育主播,喜歡戶外運動,現在被迫適應盡可能減少外出的生活模式,當然是讓她直呼好不習慣。不過,她還是為防疫做好了萬全準備,在她的居家生活中最重要的調整,就是多了一個可以確保空氣品質永遠維持在最佳狀態的小幫手——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

_E8A1825
Healthyway 10600​專業級小型DFS空氣淨化系統。/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三大惱人空氣問題,一擊即退

佳宜對空氣清淨機使用功能非常講究,早在還在唸大學的時候,就為了避免寵物的毛髮紛飛和排泄物異味,大手筆添購了一台空氣清淨機。「我是對氣味很敏感的人,只有在一個聞起來很舒服的環境下才會感到比較放鬆。」佳宜因有敏感性體質,對污濁、沈悶的空氣反應特別大,往往只要在空氣不良的環境待一會兒,就開始眼睛發癢、皮膚出現泛紅反應,讓她不勝其擾,「在外面我沒辦法控制,只能隨身帶著精油稍微緩解一下,但是在家,在這個我可以隨我心意打造成我喜歡的樣子的地方,我就會盡可能調整到最好、最適合我的狀態。」

「因為我跟我先生都屬於有敏感性體質的人,我是眼睛和皮膚容易搔癢,他則是呼吸道過敏,從基因上來看,我們的小孩大概也很難擺脫敏感性體質的宿命(笑)。」佳宜再次強調:「你可以選擇你吃的食物、穿的衣服、喝的水,但是你沒辦法選擇空氣,只要活著就一定會呼吸不是嗎?為了小孩著想,改善家中空氣品質真的太重要了。」

_E8A169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為了追求最純淨、優質的空氣,佳宜選擇了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只專心做好空氣清淨這件事情的Healthway,搭載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另外還有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高效率潔淨能力,讓她非常安心。

以疫情期間來說,雖然佳宜總是盡可能地待在家中,但還是有免不了要出門的時候,那些從室外帶回來,可能威脅到家人健康的病毒、細菌和黴菌,就全部交給Healthway一網打盡。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有效過濾掉0.007微米以上的懸浮微粒;而讓她和家人渾身不舒服的過敏原,例如花粉、塵蟎、皮屑等,在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助攻之下,展現高達99.99%的傲人捕集率,不費吹灰之力,就和揉眼睛、打噴嚏說拜拜。當然,室內的常見威脅,例如裝潢的甲醛、寵物氣味、廚房油煙,甚至透過大樓通風管飄來的二手菸味等,就由Healthway的CPZ高效能濾網過濾得一乾二凈。家中空氣始終清新怡人,每一口呼吸都無比安心。

_E8A1838
那些可能威脅到家人健康的病毒、細菌和黴菌,就全部由交給Healthway一網打盡。/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傲人專利認證,專業級院所愛用

Healthway的Disinfecting Filtering System(簡稱DFS)技術,是一項將高強電壓生產的等離子體,整合於濾材的超高效過濾專利技術,能在密閉的空間內,同時完成空氣殺菌、塵埃過濾和去除化學污染物三大功能。

簡單來說,有別於一般空氣清淨機的過濾系統,Healthway獨家專利的DFS瞬間高壓電漿過濾技術,是在HEPA濾網周圍,以1.6萬伏特的高壓電,產生一個3D立體高壓電場,達到增強吸附、消滅的效果。一方面能更有效的鎖定有害微生物——包括我們所熟知的流感病毒、禽流感、各種細菌、真菌、蟎蟲和蟎蟲屍體等等,最小至0.0002微米。另一方面,DFS技術可以物理性的粉碎這些有害微生物的細胞結構,使其喪失活性,進而降低和預防各種過敏源、病原體所引起的呼吸道疾病或者傳染病。值得一提的是,DFS技術不只可淨化小至奈米級的污染物,更能進一步有效防止濾網二次污染,使用者毋須擔心空氣在受污染的機器中循環。

強大的清淨技術,讓Healthway通過各大實驗室檢測,全球各地獲獎連連,包括NASA總署特別獎。作為備受專業級院所肯定的強大空氣清淨機,從全球醫院、醫療級無塵室、政府機關建築,到一般民間旅館、郵輪、住宅,Healthway都是最受信賴的空氣清淨解決方案。例如在台灣最頂尖的研究機構中研院裡,就使用了專業級大型的Healthway空氣清淨機,來保持室內空氣維持在最高品質的潔淨。

_E8A1830
Healthway通過各大實驗室檢測,全球各地獲獎連連,包括NASA總署特別獎。/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Healthway,讓深呼吸好安心

來自美國的Healthway,以傲人的空氣清淨能力入主台灣家庭。除了適合一般家庭、8-10坪空間使用的機型10600,還有搭載同樣強大技術,但是清淨等級更高的機型20600,適合20坪左右的空間,而且CADR值高達380 m3/hr,可以360度進風,淨化空氣效率更高。

_E8A1962
Healthway 20600直流變頻電漿空氣殺菌機。/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今年秋冬,為家中再添一枚健康生力軍,就像佳宜所説的,你無法不呼吸,但是你可以選擇為健康投資,讓最好的清淨小幫手,幫你創造理想的呼吸環境。有了Healthway,家中的髒空氣、壞空氣通通退散,惱人的過敏原、臭味和病毒,從此以後再也無法打擾你想要的舒適、安心好生活。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