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a Masaki

吵鬧卻又不惹人討厭,菅田將暉的「屁孩」演技

吵鬧卻又不惹人討厭,菅田將暉的「屁孩」演技 Photo Credit: Oboreru naifu (2016),來源:IMDb

不知不覺,菅田將暉從國寶級帥哥,晉升為實力派影帝。9年的時間有多長,至少對於從菅生大将變成菅田将暉的他來說,「暉」有著光輝閃耀之意,得以讓自己意識工作時處在聚光燈下。然而現在的他,早已不是等待聚光燈照亮的人,而是菅田將暉就是「光暉」本身。

文字: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你有時會很討厭他,像是在《失序男孩》欺善怕惡的屁孩;有時會很愛他,如同《瀨戶與內海》中髮型很怪卻很搞笑的高中生;有時你又會對他又愛又恨《溺水小刀》吐女主角口水卻又帥氣的中二男。有變色龍演員之稱的菅田將暉,總是透過不同的角色,輕易改變觀眾對他的想像。這些角色全都是菅田將暉,卻也都不是菅田將暉。

以史上最年輕的假面騎士主演出道的菅田將暉,看似演藝之路順遂,其實直到2013年《共食家族》才第一次開啟他演戲的開關,青山真治導演那句「人類活動的本身就是表演,不要瞻前顧後放手去做就好了!」將菅田將暉從人生谷底拉起,以及不再去追求演技的正解,這也得以促成他在《人民之王》《海月姬》能夠完全不受包袱影響,全力扮演各式各樣的「人」。

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菅田將暉的演技?2014年《陽光只在這裡燦爛》成為他第二個轉捩點,本片似乎也激起菅田將暉的「屁孩」演技——有點吵鬧卻又不過度惹人討厭,無論是在《問題餐廳》的花花公子,還是《何者》開朗活潑的求職生,他都恰如其分的扮演,一個個屁孩。

即便能夠輕易分類菅田將暉的飾演過的角色,卻又無法將他定型,這種專屬於菅田將暉的「用力」演法,反而更能讓觀眾感受到角色的熱度,不然《帝一之國》《銀魂》《暗殺教室》肯定不會這麼好看。能夠成功消除二次元與三次元的界線,果然只有「外星人」做得到。

菅田將暉到底哪裡帥?話說,這個疑問很常出現在蘇打迷與其他人的對話中,然而這個問題就像是在《校閱女王》迷倒石原聰美的感覺,「在他人眼中或許平凡,只是因為你尚未看見對方的不簡單。」

所以該如何將他人推坑呢?雖然要看完菅田將暉參演過所有的作品(工作狂認證)著實是一件難事,但是只要短短的一小時,在《世界奇妙物語17年春季特別篇:變色龍演員 》《江戶川亂步短篇集:心理測驗》兩部皆帶有奇幻異色的SP中,前者是為菅田將暉量身打造的角色,後者則是能一展他帥氣與魅力的眉宇考驗。很快地,就能中了菅田將暉演戲的魔法。

演員室毅是這麼形容菅田將暉的:

「明明已經累積很多經驗可以變得自信,卻會故意調整去保持自己不自信的狀態,他會告訴自己有很多可畏的人。 」

即便現在已經一躍當紅俳優,卻保持著謙虛的態度,從特攝片出道,擔當許多配角磨練演技,成了百變的廣告紅人,菅田將暉的紅並非偶然。

雖然時常被朋友笑說,他活在別人無法理解的菅田將暉世界,私服也是走在極為時尚的頂端,拿著自己做的衣服,對朋友炫耀的說「這個漢字錯得很帶感吧!」這樣一個奇怪的男子。

天生的好奇心,讓菅田將暉進入演藝圈。總是活在帶有球體的世界,即便得到答案後,仍會想繞到對面看看另外一個答案。雖然說曝光率不等於實力,然而這句話對他來說,是等號。

而菅田將暉的歌聲就和他的演技一樣,沒有過度的修飾,卻能感受出他滿滿的誠意與熱血,不管是在《唱吧奇蹟》翻唱GReeeeN的成名曲,亦或是為廣告獻唱,甚至直接以歌手的身份出道,不禁想問問,這個人有什麼辦不到的事情嗎?

《啊荒野》菅田將暉的演出幾乎獲得一面倒的好評,從特攝演員到小配角,再到成為能夠一人撐起將近四小時的電影,之後也即將在台上映的《火花》《鄰座的怪同學》,這個名字、這張臉,很快就能夠被全日本、亞洲所知,他是自帶光輝的實力派影帝,菅田將暉。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