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swear Battle

從近期LVMH集團的設計師佈局,一窺未來男裝市場的新格局

從近期LVMH集團的設計師佈局,一窺未來男裝市場的新格局 Photo Credit: LVMH

預計2020年,男裝市場500億美元商機將超越女裝。

時尚一直都是女裝的天下,從近百年現代時裝史的幾次重大變革,我們便可見其跡象。1910年時裝之王保羅波耶特(Paul Poiret)率先解放女性身上的馬甲束腹,並融合東方元素,一套套華美服飾打破當時女服定義,開啟現代時裝大門。到了20年代Coco Chanel則承先啓後,以她的女權意識再次解放女體,放鬆服裝身型、拉低裙裝腰線,創作出簡潔舒適的Flapper Dress,20年最時髦不羈的Flapper女郎於焉誕生。

Liselotte Friðjónsson Couture(@liselotte.fridjonsson)分享的貼文 於 PST 2017 年 1月 月 15 日 上午 11:11 張貼

50年代二次戰後,Dior先生又再度束緊女性腰身,創造出A-Line線條的New Look裙裝和Bar Jacket。80年代Armani則將男性西裝運用在女裝上,創造出擁有大大墊肩的權力套裝(Power Suit),一改女性過往的柔美風貌。

看到這你不免會想問,男性時裝為何這百年來都無任何大幅創新呢?因為社會風氣使然,大部分男性在穿著還是不敢太花俏。時至今日,許多男裝品牌大多還是以商務套裝為主。不過近年因科技環境驟變,社群媒體的興起讓許多人有機會展現自我,穿衣風氣在大環境使然之下也變得更加運動、休閒,充滿街頭感。

1980年代後出生的「千禧世代」漸成市場消費主力,過去時尚業那套行銷、設計語彙對他們來說已了無新意,這群在中產家庭成長的世代,奉實穿主義至上,此外還要求能夠吸睛、夠顯目。

正因為如此,這一兩年的男裝設計開始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其中最大的變革,便是高級時裝與高級潮牌間的界線已日趨模糊,這點我們可從Louis Vuitton與Supreme聯名賣翻,還有Off-White、Vetemets的興起便可得到最佳例證。

根據全球市場研究歐睿公司Euromonitor的數據顯示,全球男裝市場在2020年將會超越女裝,這高達500億美元的商機將以「成衣」與「鞋款」為大宗。為面臨時尚圈這天翻地覆的變化,時尚巨擘們早已磨刀霍霍,而我們則可從LVMH集團男裝各品牌間設計師的重新佈局,悄見其端倪。

Louis Vuitton迎來Off-White後的全新風貌

當LV宣布新設計師由Off-White主理人Virgil Abloh任職後,立即引起時尚圈正反兩極的反應,有人認為「高級時尚已死」,也有人樂見這百年皮具老牌的全新改變。我得承認,我當時聽到這消息時的反應比較偏向前者。如果連這等一線品牌都無法守住舊有的時尚風貌,那未來高級男裝的樣貌又會是如何?難道以後所有品牌都將變成「高級潮牌」了嗎?

後來我冷靜思考後悟出了道理(或是自我催眠),那就是:「先求溫飽,再來談理想」,而綜觀歷史,守舊派的下場通常都好不到哪。

你要讓自己有「格調」,還是要讓商品「賣得掉」?對此Louis Vuitton首席執行長Michael Burke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誠實地說:「Louis Vuitton並不是高級時裝屋。從19世紀中期至今,品牌所迎合的都是新貴階層,而不是舊富階層。」

好吧。連品牌自己都這麼說了,就讓我們期待Virgil Abloh替Louis Vuitton帶來的嶄新時代吧。反正過個幾年風潮過了,又再換了個設計師,這些來來去去的潮流與設計,也不過都是歷史的一部份而已。

Kim Jones的離去,都是為了Dior Homme

大家都在想,這位前LV男裝總監,不正因為Supreme聯名打了漂亮的一仗,到底為何又突然翩然離去?原來,這都是LVMH集團精心設計好的一盤棋。集團打算利用Kim Jones較溫和的街頭背景,慢慢改造Dior這個過往替舊富階層服務的老牌時裝屋。

看看他過往在LV男裝的設計其實中規中矩,風度翩翩且不失優雅,這剛好與Dior Homme的品牌DNA不謀而合,但為了不要嚇跑其品牌固有的舊富客群,因此集團派出Kim Jones來鞏固舊客戶,並漸進改變這個以優雅著稱的老牌時裝屋,以吸引年輕新客戶。看來LVMH是真心想全面改革品牌旗下的男裝品牌,迎接新世代。

大風吹!Kris Van Assche吹去Berluti

記得Haider Ackermann在Berluti設計才沒幾季,大家剛覺得Berluti商務感沒那麼重,越來越時髦時,全力擁抱千禧世代的LVMH集團高層,認為Haider的設計與當今潮流沒那麼速配,於是便立馬將他拉下馬,由先前在Dior Homme效力的Kris Van Assche上崗。

由於Kris Van Assche一直把音樂視為服裝設計的重要元素,不論是新浪潮、後龐克或是銳舞文化,這些元素被視為能讓Berluti「變年輕」的最關鍵,因此在這波集團人事大風吹中,Kris才被吹到了這較為二線的品牌,希望他能讓Berluti再展英姿、重現雄風。

Hedi Slimane空降Céline,另闢男裝戰線

JET MAGAZINE HK(@jetmaghk)分享的貼文 於 PST 2018 年 1月 月 21 日 上午 3:52 張貼

這年頭要時尚品牌要開展支線都不容易,更何況Céline這次還要直接新闢男裝新戰線。挾其前任設計師Phoebe Philo在位十年所累積的龐大資產,又嗅到了2020年前男裝的碩大商機,因此LVMH這次直接把之前在競爭對手Kering集團裡效命的設計明星Hedi Slimane請回鍋,除要他繼續掌舵女裝外,更要他開闢Céline男裝,期待他能重展先前在Dior Homme的巨大聲勢。

當然,Hedi的設計一直都屢受爭議,許有人都認為他實在變不出新把戲。除了Skinny,再不然就是Punk Punk Punk。這可讓先前信奉Phoebe極簡俐落派的信眾給急個半死,認為Céline已死。

不過數字會說話,還記得先前Hedi在Saint Laurent Paris的作品甫推出時,也被評論家罵個半死,但Hedi就是有這個本事讓民眾掏錢買單,成功挽救了當時聲勢萎靡的聖羅蘭,讓銷售數字一路勁揚。而Hedi Slimane此次回鍋LVMH,除要主掌Céline男女裝外,同時還要身兼開發Céline高級訂製服及香氛系列等重責大任。首發系列將在9月見真章。

男裝未來時尚關鍵字

Triple S DSM Special. Available exclusively at Dover Street Market on November 30th.

Balenciaga(@balenciaga)分享的貼文 於 PST 2017 年 11月 月 24 日 上午 1:07 張貼

從以上LVMH集團重新對男裝的設計佈局,不難了解這次它可是要拼了命,與死對頭Kering集團裡的Gucci和Balenciaga來場殊死鬥,而男裝市場在沈寂了近百年後,終於在科技與世代的交替之下,有了不同的新風貌。

若你還沒掌握好未來幾年男裝的新走向,以下時尚關鍵字你可要記牢,那就是:

  • 實用主義當道
  • 街頭風潮繼續燒
  • Logo識別再回鍋
  • 運動鞋款最熱賣

不管你愛不愛,讓我們一同接受這個由千禧世代所掀起風雨的時尚新時代。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郡俏哲理。

詹前郡,時尚兩性專欄作家。時尚絕不只是明星穿了什麼衣服,又或提了哪個包,時尚反應的是世界政經情勢,與社會文化意象。時尚沒你想的那麼簡單,也沒你想的那麼難搞,讓我們用比較幽默的方式,一起笑笑看時尚。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