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USA ROCKZA

「上脫衣舞廳」曾是日本男孩成年禮後的定番行程

「上脫衣舞廳」曾是日本男孩成年禮後的定番行程 Photo Credit: 截圖自浅草ロック座 Youtube

流傳至今的日本古代神話,說著象徵太陽之神的天照大神,因為恐懼而躲進了山洞中,眾神見世間因此漆黑一片,因此請來天鈿女命神在洞外跳舞,天照因為好奇而把頭探出洞口一看,馬上被眾神拽出山洞,世界又恢復了光明。問題來了,女神到底跳了什麼連天神之尊都好奇的舞呢?

答案是脫衣舞。

這個故事某種程度上解釋了,脫衣舞對日本文化的重要性。儘管時代不斷變遷,社會道德準則也不斷在變,但是這種富含情色意味的表演,卻仍然未從日本社會中消失。日本國民似乎為脫衣舞表演開了一道小小的道德缺口,允許它與我們在日常生活裡共存。

儘管如此,脫衣舞畢竟不是大人小孩共賞的活動。往昔,它被視為一種「成人的證明」,被視為合法釋放性幻想的一種管道。當年輕男子年屆20歲時,需要參加「成年禮」(成人式)的活動,也許在學校或家裡,會舉辦簡單卻隆重的紀念儀式,甚至政府也明訂每年一月的第二個周一為「成人之日」,全國放假一天。滿了20歲,已經算是日本法律上的成年人,可以正大光明地喝酒。

而當然,一個典禮不足以慶祝成為成年人士的喜悅。在20年前,許多男孩子們在參加成人儀式結束之後,便會成群結隊地到脫衣舞廳去看表演。看脫衣舞,是純粹視覺上的震撼,它比性交更為安全,而且無須負擔任何責任。脫衣舞彷彿站在現實社會入口的導護媽媽,滿懷慈愛地歡迎社會新鮮人們,帶領他們進入過去想像不到的嶄新世界。

6714590243_69701fa162_o
Photo Credit: Fabian Reus@ flickr CC BY-SA 2.0

淺草搖滾座(浅草ロック座)正是其中一位領航者,它也是至今全日本最古老、也是最大家的脫衣舞廳。

在往昔淺草地區,還有12家脫衣舞廳,現在也只剩搖滾座一家。它在這個脫衣舞產業已經沒落蕭條的新世紀裡,依舊矗立在東京淺草街頭。在開業已屆71年的老招牌裡,仍然堅持每天表演5場、每年營業364天的傳統,它勤奮不懈,等待著好奇的大人們推開大門。

「淺草搖滾座」見證了脫衣舞在日本的興衰,某種程度上,它也見證著日本傳統演藝文化的世代交替。不要誤會脫衣舞廳裡僅有舞女的搔首弄姿,在四五十年前,還會有脫口秀、漫才或是短劇表演穿插在脫衣舞表演之間,淺草一向是大眾演藝的精神重鎮,有許多富有歷史的落語、漫才、舞台劇、歌舞表演會所就座落在淺草。而許多未發達的表演菜鳥們,登不上大雅之堂,就會想盡辦法擠上搖滾座的演出名單裡:演出《男人真命苦》系列電影的渥美清、搞笑天王暨大導演北野武、以及日本收視率最高的諧星萩本欽一等等,就是從脫衣舞廳的表演發跡走紅的。

所以脫衣舞廳不但解救了許多男人的慾望,對許多表演者與文化人來說,它更是撫育他們長大的搖籃。但是如果我們不談脫衣舞廳對日本演藝文化的重要性,回到舞台上,脫衣舞表演本身也不容小覷。本身也是搖滾座常客的名導演山本晉也就說過,「脫衣舞表演不只是單純的裸體舞蹈而已,它一點都不色情,它是一場秀。」

扭扭身體、然後稀哩呼嚕地脫光衣服,搖滾座的表演不是那種廉價的玩意。這裡幾乎每場表演都有完整的伴舞、燈光與煙霧效果,舞蹈本身更包含了踢踏舞、大腿舞、現代舞、甚至是體操動作等等。舞者的演出也不只是單純的肢體動作,而是在舞步中演出具有故事性的劇情。隨著表演漸入尾聲,舞者們會慢慢沿著走道,走向位於觀眾席之中的圓形小舞台,自動旋轉的舞台能讓舞者的謝幕舞步,完整地呈現在每位觀眾的眼中。當舞曲將歇,隨著演出的激情已經將觀眾的情緒催谷升天,舞者身上的羅衫也已退去,現場三百個座位上的客人全注視著舞台中心最美的女神,而她會擺出最美的姿勢作為表演的休止符,此時如雷的掌聲環繞全場,熱情觀眾的花束與鈔票(過去觀眾是可以直接塞錢在舞孃身上的)如雨而下,今晚搖滾座又上演了一場熱力四射的演出。

螢幕快照_2018-03-22_下午2_37_25
Photo Credit: 截圖自浅草ロック座 Youtube

隨著A片與網路串流影片的風行,慾望可以更快更廉價地被瞬間解決,情色轉化為無色無臭、隨手可得的生活日用品。脫衣舞產業已經從全日本數千家的榮景,衰退到今日的40幾間,但我們仍然不知道我們失去了什麼。活生生的舞孃揮灑著身上的汗水,用肢體展現出生命力的激情之處,脫衣舞之美永遠不是VR虛擬實境技術能夠傳達的,那種對自身性慾的生猛衝擊回應,甚至有時比高潮更高潮,脫衣舞告訴我們,「性」不是只能有「爽」,它更可以是「美」。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