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interview with 9m88

專訪9m88:有時候你要學會自嘲一下啊,什麼事就難不倒你

專訪9m88:有時候你要學會自嘲一下啊,什麼事就難不倒你 Photo Credit: 9m88

在台灣,9m88的演出一票難求;在美國,她受邀到摩登天空舉辦的音樂節演出;在日本,演員水原希子也成為她的現場聽眾......。當然,在這些現場演出之外,也別忘了你身邊那張,她和DJ Spykee的廠牌2manysound合作發行的單曲黑膠。

文字:阿哼

9m88將在今年底從紐約的The New School畢業了。這次訪問,我們從最近的巡迴開始聊起,聊她對自己的期許與擔憂;聊那些給予她支持、建議甚至是批評的聲音;聊爵士樂對她的意義。此外,我們也聊到她與Fishdoll、LEO37合作的兩首歌中,華人在西方社會被歧視的主題,以及9 月為FKJ暖場,觀眾進場不順的爭議發生當下,她在台上的一手觀察。

一年過去,9m88依舊知無不言,麵才吃一半,仍堅持要先把我的問題答清楚。儘管不時會自疑自嘲,仍可以感覺到她向上游的渴望。那些「自疑自嘲」似乎就此成了深思熟慮的過程:

Q:過去一年妳做了非常多的事情,對自己的表現滿意嗎?

我只能說我拼了命做事,所以......嗯,絕對不是最滿意的,有進步空間啦。只是能做到那麼多事,還是覺得很神奇。我上次在Instagram回顧了我到底做了什麼事,就覺得,誒,好多事喔!最後還去那個Modern Sky的L.A.跟紐約場演(編按:9月兩場在美國舉辦的摩登天空音樂節)。我完全沒想到會有這種事發生,還蠻有里程碑的感覺。

Q:妳還在美國學爵士樂,但過去一年仍蠻常表演的。回來台灣辦過不只一場巡迴,曾經擔心票房嗎?

恩!我每次都會擔心啊。像這次我辦(冬季巡迴)的時候,我很擔心票房,因為上一次暑假是辦在小地方展演空間。小地方只有三百多個人,這次又要變成七百個(編按:在台北The Wall與高雄LIVE WAREHOUSE的大倉),我就想說:慘啦,會有人來嗎?我預先就跟夥伴Mia討論好,我們要找Special Guests,沒想到一發文說要賣票,票就賣完了。還沒把這個絕招使出來。

在高雄原本是要辦在小倉庫,兩百個人吧,也是幾天就賣完了。大家都跟我講說濁水溪以南有什麼魔咒,也有人跟我說,他們明明已經是很資深的音樂人,卻只賣四百張。大哭!我就想說慘了,我怎麼辦?他們(高雄場館方)說你要不要開大庫,我想說大庫擠不滿很丟臉!

我的中心思想就是「與其賣不到票,也要擠得很澎湃」,我就喜歡這種感覺(笑)。要讓大家覺得,喔喔,好人山人海!不管哪個大小都有這種感覺。結果高雄本來我也差不多賣了四百張,推了異鄉人後應該有逼到六、七百張。好神奇唷......。

Q:發行單曲黑膠後的這趟年底巡迴演出,有收到什麼樣的歌迷回饋?

有一些比較溫暖的回饋是,聽到現場表演很開心呀。甚至有一些人是從來沒有看過Live表演的,他們特地來看,覺得很值得,覺得:喔,原來看現場跟在網路上聽音樂的差異是那麼大的。然後,很多人都會把我講的話Quote起來,可能我在台上Talking時說:「有時候你要學會自嘲一下啊,什麼事就難不倒你阿。」講一些有的沒的,接著我就會看到他們在Instragram把那個 Quote下來說,她講的這個很對,有共鳴。

除此之外,在表演上當然也是有些人會給我們建議。特別是日本的觀眾更會在twitter上講,他們可能會說:聽我的音樂(錄音)會比較R&B、比較Laid Back,有Groove這樣子,但是在演現場的時候是Rock的感覺多。講得很細。

每次Live表演我們都會換新的方式,這次巡迴,我用自己的人聲效果器用得更多。因為我們樂隊才四個人,所以會一直想說怎麼用四個人,把聲音再疊滿一點。我們不是主攻玩Synthesizer(合成器)的音樂人,比較喜歡Live的即興演出,但也會想要怎麼突破框架,又讓人家覺得說,還是有聽到我的嗓音的部分。總歸下來,這一趟新的挑戰是怎麼去平衡我們自己想要的聲音,以及觀眾想聽到的聲音。

Q:你覺得大家從9m88身上看到什麼?自己又希望大家從9m88身上看到什麼?

現在在大家面前的這個角色,應該就是一個很陽光、還蠻誠實、很願意分享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的經驗的人,希望跟觀眾有一些共鳴。我盡量不把自己當作一個偶像,不希望他們崇拜我,但是我希望他們跟我相處,聽我的音樂時會覺得,有舒服。如果今天有一些感觸,那是他們對我的回饋。這樣就已經很棒了。

舞台真的是蠻奇妙的東西。我朋友說,他每次看到我上舞台,就跟平常私底下是完全不一樣的人,變了一個狀態。我覺得表演者有必須要有這樣的特質,可是我又不希望因為這樣就失掉跟別人用很平視的方式互動。因為本來就不該區分你我。

大家可以感覺到我很拼命吧?很拼命,很努力......他們都會跑來跟我說辛苦了,我覺得你真的很棒。看得出來我做了很多事,我就覺得怎麼會......(記者:國民女兒?)對,有那種感覺!

我希望大家以後想到我這個角色的時候,可以帶給他們一些力量,可以用另外一種視角去觀看生活,找到一些解套的方法。我最近一直在想音樂能帶給人什麼呢?我覺得無論喜怒哀樂,有時候很難過的時候,大家都是在音樂裡面找答案。我希望以後我做的音樂可以有這個能力,聽到一句話,甚至一個旋律,給他們一點點啟發,給他們一點光。有光就會......對啊,比較想繼續活下去。哈哈哈!

Q:聽起來,妳相信音樂有救贖的能力。自己就曾經被誰的音樂給救了嗎?

這次去Fuji Rock的時候,看了Sampha。那是純粹在音樂上的感動,他的聲音有穿透力,感覺他在唱歌的時候,他是用「他」來唱,而沒有假飾他是誰。那直接的渲染力嚇到我了,聽的時候我是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被那整個聲音包圍的時候,好感動!

這是最近期的,小的時候的話,可能是陳綺貞吧?我以前很迷陳綺貞,在高中熱舞社成發的時候要寫感謝狀嘛。謝謝大家,誰誰誰。我最後寫陳綺貞。哈哈,她最好是會看到啦。陳綺貞、Michael Jackson、Erykah Badu、然後高中的時候有聽Radiohead......這些都讓我感觸很深。

Q:Sampha的歌寫的是自己很痛的那部分,他的遺傳疾病,陪伴幼時的鋼琴。你也會開始寫一些緊貼自己的生命,十分深刻的歌嗎?

我目前的創作都是自己的經驗,但是我沒有把它講的非常清楚。我目前的創作還是主打一個心態,有點「苦中作樂」吧,Bitter Sweet、五味雜陳又不忘嘲諷一番。當然,接下來會想要再寫一些比較深刻的故事,但我又會覺得,有時候要寫深刻的故事是到當你走到那個狀態的時候,就會直接把它寫出來。可能我現在的狀態是,還沒那麼掙扎。

〈九頭身日奈〉裡,有一些角色是我。譬如說「神經兮兮 怕世界末日會來臨」,有時候我覺得我還蠻神經質的,擔心很多,很容易緊張。然後「Joanne 她唱爵士卻沒有紅 只好去賣大腳桶」,那不是真的是我,但有點像是我的心理狀態,一直會覺得我沒有達到我最理想要成為的人,我好像一直不得志。這個心理狀態,我一直在突破。其他的話都是我觀察身邊的人。

Q:從〈Air doll〉到與LEO37合作的〈Moment〉都在講西方社會中華裔族群的處境。這個主題出現之頻繁,令人無法不注意。

〈Moment〉是他(LEO37)把歌詞寫好後,再問我副歌有什麼想法,他說他大致上最後導向的想法是,雖然我們現在處境這樣,但是我們是可以度過的,用一種比較正面的方式去唱。其實那個詞我也沒有寫很多嘛,就是「他們不Care我們,但我們沒事」我們ok ok ok,他知我知你知,我們都知道。用一種馬丁路德派的,大愛的方式說,你欺負我們沒關係,我有這個寬容大度可以去包容、消化這個問題。

我最近跟一個住在紐約,新加坡裔的男生合作了一個類似議題的東西,但是比較激進一點,就是 Malcolm X派的!

這個議題蠻值得討論,但有時候身為一個亞洲人就會被相對比較。黑人那麼的掙扎,我們的這部分似乎不足人來道也。我有時候就會想說,我出來講這個議題的力量何在,但也沒有說不能講這些東西。可是想想也覺得,我們蠻幸福的,可能亞洲人比較獨善其身吧?自己過得蠻好的。我有拿這些歌給朋友們聽,他們都蠻喜歡的,但共鳴度當然沒有那麼高。因為他們就不是亞洲人,很多朋友也不能想像,為什麼我們會被歧視,這不在他們(無論黑人、白人朋友)的理解範圍。

Q:前陣子出現了質疑的聲音,認為你不是爵士歌手,聽到這樣的質疑有受傷嗎?

絕對會是受傷的阿。因為我現在唸到大三就是在學這個東西(爵士樂),所以我完全同意大家下這個Title。我覺得......Why?沒錯,這是一個好的行銷方式,可能以前大家買華流專輯,可能會被誰封一個號:少男殺手阿、國民天后阿,有的沒有。這就是一個行銷的方式,讓大家有一個字眼可以去Catch 到說,這個人到底在做什麼,所以他們用這個稱呼來講我。

當然我正好在學這些東西,所以這稱呼好像剛好有符合。但我完全認為我現在發表的東西,一定是有受爵士影響,但它不是爵士樂,而且我也從來沒講過它是爵士。對我來講它就是流行樂,雖然做 pop 的人覺得它不是流行音樂......這些都只是別人的標籤而已。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我的音樂,那我就說這是我的音樂好了。

我想要講的事情是,我希望大家知道,我也是有在這件事情下苦力。爵士樂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神聖的事情,因為它需要花很多的努力去精進,讓它成熟。我不打算把自己在學習的這一面一直展現給別人看,因為我覺得我還沒準備好,因為我把它看得很重要。爵士樂可能跟我所謂的9m88這個Title有點分開來,是不同的Project。畢竟音樂不只一種,理想化我有很多東西想做,但我還沒到那一步而已。

Q:9 月為FKJ暖場時,曾發生觀眾進場不順的爭議事件。當晚你在台上的觀察是?

我在演的時候,兩三百個人吧,我想說:慘了,沒有人要來看開場表演。大家都應該是在等主秀。

其實我那天很沮喪,我在台上一直很努力。因為我只要看台下的反應是比較冷落的話,我就會用盡各種方式去Impress台下的人。所以我那天講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我說:如果你不知道我是誰的話,我是巴拉巴拉巴拉,或是你知道我是誰的話,請你告訴旁邊的人,告訴你的朋友。

感覺反差很大阿。以前經歷過大家都是為你來的表演,再經歷到這樣的狀態時,就覺得:咋,你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以為自己什麼場面都可以Hold住。

Q:後來知道,有不少人是因為進場不順才聽不到妳時?

我就覺得蠻爽的,哈哈哈。馬上po一個文說:「不好意思~~。」但還是有人嗆我阿,就網友說:「我又不是來看你的,是來看別人的。」我就想說:「怎麼辦怎麼辦,任爸任爸,任爸的智慧拿出來!」留言回說:「非常榮幸能為大家開場!」下面就有幾個粉絲在聲援我:「我們也是來看你的,真的是太可惡了,沒有看到你。」我就好感動,謝謝,謝謝(XD)。

Q:目前演過不少台灣的場地了,演起來最舒服的是哪一個?

我最喜歡還是Legacy耶。我覺得Legacy的聲音做得很好,然後上次去LIVE WAREHOUSE的大庫也覺得不錯。Legacy是每次去我都覺得,那穩啦,妥當啦。大家會幫我照顧好,真是太好了!

Q:辛苦了一整年,自己獨立找人合作,辦演出、發唱片、拍 MV。妳覺得現在最缺的是什麼樣的幫助?

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東西存在。我希望像我這樣,比較獨立的創作者,真的很需要一些資源上面的協助,不只是資金。真的是有一個「斷層」,好像一定要有公司配合,才比較容易得到資金。像我作為一個個人創作者的時候,真的非常非常辛苦。我不知道錢要從哪來。

不知道有沒有機構或體制是可以幫助獨立創作者,專注在他的創作上面,而不是花那麼多時間去橋前置的東西。這就是我自己的困境了,我也要花時間去想該如何把它做出來。身為一個獨立的創作者時,你會更看到說,商業化的產業,他們的做法是什麼樣子,他們期待你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我自己會覺得,有時候要給獨立創作者一點空間,不是單一種商業的方式就能適用所有的人。但是大家都還是會用他們平常操作的模式,去對所有的表演者。

我覺得這(單一種商業模式)不一定有效。有時候他們提給我的建議,不一定是有用的。在音樂上,我希望能盡量地互動,盡量地交流。可是在很多產業中都是一樣的,「長輩制」很嚴重,那長輩制,多多少少會阻礙創作者。還好我目前遇到的長輩都很幫忙,很直持我,我覺得蠻幸運的。

Q:有哪些樂界前輩給了你很實用的建議,或在妳迷惘時給妳一些安定的力量?

說到安定的力量。前幾天安溥密我。我覺得她好像蠻默默地在支持與Follow我。她就跟我講說,對她來說,她認知的世界應該是很喜歡我的。大概是要告訴我,她支持我,她覺得我現在做的東西是很棒的。我就覺得......好感動唷。

有時候你會一直質疑自己現在做的事,一直Check自己的狀態。可是一直有這樣的人,她又是引路在前面的前輩。他們會告訴我這些話的時候,我就會更相信自己要做的事情。

Q:2018 年底妳就要從學校畢業了,新的一年,9m88的下一步音樂計畫會是什麼呢?

這次Tour的時候,我都在大家面前許願,我希望今年真的要有一個完整的作品出來。因為我真的讓大家等很久雖然時間說長不長,但體感上好像真的過了很久。而且像這次跟ØZI合作阿,他年紀小小的,但也快發行專輯了。

我就:哇,為什麼大家行動力可以那麼高?那我現在在糾結的東西,到底應不應該糾結呢?也是會有人一直鼓勵我把專輯弄出來,不要想那麼多。

這是我2018的願望:把.專.輯.生.出.來。然後我也希望可以有比較國際的合作。大概是這樣。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