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edelic Rock

「秘部麻痺」的音樂世界,以及關西迷幻搖滾音樂圈

「秘部麻痺」的音樂世界,以及關西迷幻搖滾音樂圈 Photo Credit: 秘部痺れ -Hibushibire

「次世代迷幻搖滾樂團的新銳」,代表關西的迷幻搖滾樂團秘部痺れ(秘部麻痺),在今年3月份首次來台灣表演。筆者將在此文中以文字說明一下秘部麻痺的音樂性,並淺談關西迷幻搖滾音樂圈的音樂觀如何影響到秘部麻痺的音樂性,最後筆者想寫一下我們這次去看秘部麻痺現場的意義。

文字:Dope Purple 劉堅白

關於秘部麻痺,筆者可以以三個簡單的詞來形容,「(音量)大」、「(速度)快」、「(超級)帥」。

其一、音量大。如果讀者對日本的地下音樂有知識,就應該可以同意「爆音」是日本地下音樂的主要特色之一。1960年後期,日本人對歐美搖滾的幻想(又可以說是誤會),帶來了灰野敬二裸身集會等日本初期地下搖滾樂手的大音量現場。日本的地下搖滾圈子一直繼承了這個特性,High RiseBoredomsBorisMelt BananaAcid Mothers Temple

大音量是一種技術,它不能令人不開心,還需要控制會場的所有空間。我每次看Acid Mothers Temple現場,都有這個感想。AMT吉他手河端一跟其他出演的樂團用同一個音箱,他吉他的音量比任何樂團大很多,但不會覺得很吵,反而覺得很舒服。河端一的弟子,秘部麻痺吉他手的Chang chang正是繼承了這個技術,觀眾在秘部麻痺的現場首先感覺到的不是他們的獨特旋律,而是音壓的大海浪,被沖到迷幻之大海。

其二、速度快。秘部麻痺的現場有獨特的速度感,他的速度不同於金屬樂,是加速的速度感。這種音樂有Led Zeppelin的〈Stairway To Heaven〉,這首剛開始的時候的速度大概是BPM70左右,但越去後半部分速度越快,最後會達到BPM100左右,這跟Jimmy Page的吉他技術沒有關係,他們是為了保持緊張感意圖這樣做的。秘部麻痺也有同樣想法,一旦Chang chang速彈吉他,他們的演奏速度會越來越快,最後達到光速的高潮世界。其三、超級帥。他們眉目如畫、個子又高、留長頭髮,甚至音樂也很帥。筆者超嫉妒這一點。

接下來,筆者想淺談關西迷幻搖滾音樂圈的狀況。基本上,所有的樂團都會受到兩種不同脈絡的影響。

第一個是他們喜歡的音樂的影響。秘部麻痺的話,Chang chang特別喜歡60年後期到70年中期的Hard Rock跟High RiseAcid Mothers Temple等日本迷幻搖滾,我們也容易看得到他們受到的影響。第二個是他們所屬的音樂圈子的影響。這跟他們喜歡不喜歡是另外一回事的,只要屬於某個音樂圈,絕對會意識到某個樂團的存在,而這些樂團的音樂性間接影響到他們的音樂性。

具體說,日本的迷幻搖滾有兩大圈子,筆者以下提到「現在的」東京迷幻派關西阪神迷幻派。東京迷幻派,主要有日本地下搖滾之首領灰野敬二、唱片行PSF、Live house高圓寺UFO ClubGuruguru Brian的音樂圈子,關西阪神迷幻派,主要有老牌唱片行Alchemy的West Psychedelia、Acid Mothers Temple、Live house Namba Bears的音樂圈子。通常沒有住在日本,甚至沒有在日本玩樂團的話難以想像這東西兩派的各音樂圈很少會互通的。

這裡還是有地理的問題,不少東京的地下迷幻樂團(像Guruguru Brain等音樂圈的年輕樂團)因為沒有錢,都不會來觀眾很少的關西表演,他們的知名度、影響力還是主要限定在東京。例如,我以前住的神戶大阪,還是很多人會聽、甚至會喜歡灰野敬二的音樂,但由於灰野敬二很少來到關西表演,住在關西的人看到他的現場的次數比東京人少很多,他們對灰野敬二的印象(又可以說是幻想、誤會)也不同於東京人。玩樂團的話這更明顯,東京的地下迷幻樂團需要特別選擇接受、或避開灰野敬二的影響力,關西玩樂團的人則不太需要意識灰野敬二的實際權威(至少不用在酒席聽他的音樂觀以及人生哲學,或在居酒屋跟團員講他的壞話)。更具體舉例的話,目前只有東京的音樂圈會有地下偶像跟地下搖滾的積極交流。Acid Mothers Temple不太會東京表演(因為河端一不喜歡東京)。

以上筆者說明了東京有東京的,關西有關西的獨特音樂圈子,而接下來想說明這些關西的音樂圈如何影響到秘部麻痺的音樂性。從他們的音樂性的方面來看,Acid Mothers Temple音樂圈子(主要河端一與津山篤、東洋之,以及他周圍的音樂家)的影響最大——大音量,Big Muff,廉價吉他的使用,印度、中東音律、不使用任何語言的歌唱。

身為河端一弟子的Chang chang,常跟河端一一起行動,也曾經擔過Acid Mothers Temple & Cosmic Inferno現場表演的吉他手。另外,秘部麻痺鼓手的松本隆也曾經以「The Mothers Of Invasion」的名義跟河端一一起表演過。通過這些經驗應該秘部麻痺實際從河端一學到他音樂的方法論以及精神論。除了Acid Mothers Temple之外,秘部麻痺有受到「West Psychedelia」的影響。West Psychedelia泛指曾經在大阪活動的屬於Alchemy的關西迷幻樂團,有花電車Subvert BlazeAuschwitzAngel'in Heavy Syrup等搖滾樂團,雖然大部分樂團到21世紀前就停止活動,但他們的影響力依然留下到現在。有些樂迷把秘部麻痺形容為「West Psychedelia的繼承者」,實際上秘部麻痺的樂曲中有出現上述樂團的色彩。像CreamBlack Sabbath混在一起的重搖滾色彩是從Subvert Blaze、有花電車的暴力色彩,而這些顏色之間忽然會出現Angel'in Heavy Syrup的甜味。我們會覺得秘部麻痺的音樂完全不同於東京音樂圈的任何風格,正是因為他們繼承了這些關西地下音樂圈的顏色跟精神。

最後,我想寫一下我對這次秘部麻痺來台表演看法,他們的表演有什麼樣的意義。秘部麻痺,是「次世代迷幻搖滾樂團的新銳」,又是「West Psychedelia的繼承者」。這幾年日本的地下搖滾樂團或樂手積極來台灣表演,甚至台灣的樂團也積極去東京跟他們一起表演。這些樂團的音樂不同於歐美國家的任何音樂風格,每次都給觀眾提示亞洲音樂的新的可能性與方向。而秘部麻痺給觀眾提供的正是「次世代迷幻搖滾」以及「舊時代的關西迷幻」,目前日本只有秘部麻痺的現場可以同時提供這兩種東西。

本文經Dope Purpl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精選轉載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