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ft Beer Bar

日本建造、國民政府接管,北京老胡同裡的工業風精釀酒吧

日本建造、國民政府接管,北京老胡同裡的工業風精釀酒吧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改建自國民政府留下的8個修械廠,有32個金屬製酒頭一字排開「北平機器」酒吧,除了販售自釀啤酒外,更大力向中國消費者推廣精釀文化。而談到品質嚴重參差不一的中國啤酒市場,原是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的老闆李威相當樂觀:「未來已經進入了注重品質的時代,市場決定在消費者手裡,真正好喝的啤酒是不會被遺棄的。」

文字:黃珮鈴|攝影:賀美西

「每種食物、飲料都有他更適合的群體,啤酒顯然更適合年輕人,他激情、充滿活力。認識精釀啤酒以前,各種類型的酒對我來說都是酒精而已,我把酒當作交際應酬、製造氣氛,或者是『變醉』的一個工具。」

李威是中國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講起精釀啤酒,遣詞用字在台灣人聽起來有一點煽情,份量足以當標題的那種對白,可以一口氣說很多很多,好像在拍熱血偶像劇一樣。

IMG_6651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李威是北平機器啤酒吧的老闆、北京自釀啤酒協會會長,也是中國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

台灣、香港、中國都是在2012年左右成立自釀相關的團體。北京自釀啤酒協會由十位自釀玩家成立,成員先後進入精釀市場發展自己的事業。首任會長銀海和好友金鑫(小辮兒)合開了「牛啤堂」,創始會員潘丁浩成立「熊貓精釀」,李威接手會長職務三年多,在方家胡同、工體西路開的兩間「北平機器」,吸引了許多喜愛精釀啤酒的人特地慕名而去。

「我做了很多推廣精釀啤酒的事情,但不覺得自己推動了這個行業,它就像瘟疫、病毒一樣,是一條不可逆轉的道路。」
成就不在你我他

自釀協會時常發起活動,例如:邀請北京精釀品牌「京A」來談談現在當紅的「混濁IPA(NE IPA)」、到三里屯的「悠航鮮釀」去看看酒吧設計、每個月第二個週二,協會成員選一個酒吧聚會,帶上自己釀的啤酒,替彼此講評打分數,同時由贊助商提供麥芽、酒花、酵母等原料作為獎勵,鼓勵大家下次帶更多的自釀啤酒來。「這個行業的特點就是極少有科班、大酒廠出身的,廠商先拿產品贊助自釀,培養你成為未來的釀酒師和酒吧老闆。」接著這群玩家又回流進廠商口袋,變成採購原料和設備的新客戶。

IMG_6691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帶大夥參觀麥芽廠、舉辦啤酒路跑和自釀分享會,李威說他在工作之餘做這些事全是興趣使然,就算不是他當北京自釀協會的會長,沒有高岩出版中國第一本自釀專書《喝自己釀的啤酒》,沒有賴奕杰、沈愷、駱新源翻譯《精釀啤酒革命》,沒有imbeer、喜啤士、酒花兒這些精釀啤酒媒體,中國精釀啤酒發展也不會放慢腳步,因為這是大勢所趨。

以自行車為例,中國的運動自行車從2012年開始飛速增長,每年成長幅度高達300%,而中國的代步自行車則逐年下降10%。「你可以換算成精釀啤酒增長300%,工業啤酒(商業啤酒)下降10%。自助旅遊、精品咖啡、威士忌的需求也大幅提升,顯示大家越來越追求生活品質,精釀啤酒只是其中一個點。」

2013年底北京自釀協會開始編輯《北京精釀啤酒指南》,當時全北京蒐集起來(只有一個冰櫃的也算進來)有30多家,到了2014年底,去掉一些小門簾兒、評估後不太值得去的店,已經達到90多家,他說2015年後根本沒辦法做指南了,因為數量暴增而且很難統計,全北京主打「精釀啤酒」四個字的餐廳或酒吧,粗估不下500家。

空白地帶的商機
IMG_6688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北平機器」位在方家胡同46號,日治時期是一間鐵工廠,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接管,成為官辦第一機器廠。
研究精釀啤酒、玩精釀啤酒不光是興趣,也徹底改變我的生活。我們這批最早接觸的人,都想在興趣中賺到錢。

北京自釀啤酒協會的創始會員是最早一批研究精釀啤酒的人,有很大的空間可以發展。種植原物料、收穫、運輸、清潔、釀造、設備、打酒系統、酒吧設計、產品包裝、售後服務……精釀啤酒有非常長的產業鏈,「因為行業很新,除了美國之外,任何跟啤酒有關的工作在中國都是空缺的,在空白的地方做點事情,既滿足興趣又能賺錢,大家都有這樣的想法。」

南京「高大師」的高岩、北京「牛啤堂」的銀海、成都「丰收」的王睿,這些中國知名釀酒師都是半路出家,李威泡吧、自釀多年,也想在這個領域做點什麼,直到看見方家胡同46號的老廠房,才決定開一間啤酒吧。

IMG_6578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IMG_6580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1949年,國民政府留下的八個修械所被整合到方家胡同,更名為「北平機器總廠」,北平機器的營業空間正是當年的生產車間。

日本佔領時期,方家胡同46號是一間鐵工廠,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接管,成為官辦第一機器廠。1949年,華北機械製造公司將國民政府留下的八個修械所整合到方家胡同,更名為「北平機器總廠」,啤酒吧的名字「北平機器」就源於這段歷史。北平機器的營業空間正是當年的生產車間,斑駁的老舊牆面露出大片紅磚混凝土,一整面高大的落地鋼架玻璃窗,鏽蝕的鐵製旋轉樓梯和圍欄,管線和水泥梁柱直接裸露在外,32個金屬製酒頭一字排開,標準粗曠而厚實的工業設計風格。

北平機器的生啤不僅有自家釀的酒,也提供進口和其他中國精釀品牌。談到中國市場上流通的精釀品質嚴重參差不一,他並不擔心消費者因為一、兩杯劣質啤酒從此封殺精釀,反倒相當樂觀看待這種的現象:「未來已經進入個性化、注重品質的時代,市場決定在消費者手裡,真正好喝的啤酒是不會被遺棄的。」李威的語氣輕鬆,看起來從容不迫,對前景沒有一絲懷疑。朝氣蓬勃的中國精釀市場,還有大片的空白等著他們去整併。

本文經napkin編輯部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SUNMAI.Life 餐酒生活誌

台灣唯一的啤酒媒體,以啤酒為中心,追尋餐酒生活背後的美好大小事。分享正確的品飲方式以及世界各地的啤酒消息,解析影劇作品中不為人知的餐酒故事,為你發掘不同的體驗與視野,讓每個人釀出適合自己的餐酒生活。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