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A UFO CATCHER

50年了,夾娃娃機撐起SEGA的黯淡,也夾碎地方媽媽的理智

50年了,夾娃娃機撐起SEGA的黯淡,也夾碎地方媽媽的理智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夾娃娃機」,這項20世紀最偉大發明之一,仍然在沒有飛天車與火星旅行的21世紀繼續偉大著。

夾娃娃機曾經支撐了日本SEGA這家遊戲公司最黯淡的時刻,甚至有「SEGA只要有夾娃娃機,不發行遊戲也不要緊」的說法。撐起一間企業的偉大機械,現今卻成為深刻的社會問題。

在夾娃娃機誕生至今50年的時光裡,不但有著不少硬體的變遷優化,軟體上更是推陳出新,為了增加客群,夾娃娃業界可說是招式出盡,以下這個例子可以作為參考。

Depositphotos_117335660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女性一直不是遊戲中心的核心客群,女性未必想要踏進吵雜又滿是煙味(在遊戲中心尚未全面禁煙之前)的遊戲中心,裡頭裝著大量可愛布偶的夾娃娃機,比起大型遊戲機台來說,可說是遊戲中心唯一能夠吸引女性的標的。所以除了用夾娃娃機吸引客戶之外,遊戲中心當然想要嘗試所有可能的機會。舉例來說,對那些只是想來遊戲中心借廁所的女性,遊戲中心也不放過。

Depositphotos_164194852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因為都免費借了廁所......」抱著一絲這種不好意思想法的女性,多半會在遊戲中心裡做最低的消費:當然是只要一枚100日圓硬幣的吊娃娃機了。但轉頭一看,穿著整齊的女性店員正滿臉微笑地站在旁邊,「加油!」「只差一點點呀!」這樣鼓勵的詞句向著陌生顧客如大雨般降下。儘管女性客可能對夾娃娃不太在行,但有人溫柔地在旁給予照護,給人一種即便失敗也不要緊的錯覺。「只要再試一次......」「下一次就一定會成功!」的錯覺已經化為行動的準則,雖然可能自己對於機器裡的布偶,一開始可能的確擁有興趣,但在抓娃娃的過程中,布偶已經不再是最後的目的,而是為了「勝利」、「吊起娃娃就成了!」

在陌生人最終變成夾娃娃玩家的過程中,有些時候,體貼窩心的店員是主要的推手。但不是所有遊戲中心都是如此,有些惡質遊戲中心讓這些單純的女性加速地變為詐欺的獵物,這裡的店員不只在顧客旁給予口頭鼓舞而已,還會貼心提醒顧客換到遊玩成本單價較高的機台試試看,從100日圓一次、500日圓、2,000日圓、最終甚至有10,000日圓一次的機台,這些高單價的機台不但沒有所謂的「保底」機制:正常的機台可以設定如果連續投幣到一定金額,就能直接取得物品,還存在著店員才知道的調整難度開關——當店員打開機櫃門幫顧客調整物品位置時,就可以順手按下機櫃內的開關——讓顧客在店員決定的時機準確地夾中物品。

Depositphotos_114540032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這些高價邪惡夾娃娃機台中,也不只是一般的布偶而已,很多時候是高價的遊戲機、名牌手錶或是首飾。店員用巧妙的話術,說服顧客只要夾中這些高價品,不管自己要不要使用,都能拿到二手市場上高價轉賣,一口氣取回先前已經投資的巨大成本。這些女性客戶一方面已經沉迷在如同賭博的夾娃娃過程中,一方面迷惑於遙不可及的貴重物品價格裡。心裡的貪念與執著在惡劣的遊戲中心操弄下,已經徹底壓倒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據去年12月日本新聞節目的批露,一位家庭主婦,就在這種詐欺犯罪行為的影響下,光是短短的2天,就將原本要用於孩子教育費用的160萬日圓,全數投入在夾娃娃遊戲上。而當記者詢問她,當時為什麼花了這麼多錢卻絲毫不覺有什麼問題,她只有淡淡地說:「那個時候,我自己在想些什麼,我也不知道......」

遊戲是調劑生活壓力的最好方式之一,但人們卻因為生活壓力太過巨大,而將調劑變成了一種逃避,最終落入了犯罪者的羅網之中。下次經過你身邊的夾娃娃機時,別忘了它曾經讓一間遊戲公司復活,也曾經讓一個家庭破碎。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