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mal Techno

如何聽懂動茲動茲的電子音樂?

21 Jan, 2018
如何聽懂動茲動茲的電子音樂? Photo Credit: Richie Hawtin

說到Richie Hawtin(以下簡稱里奇)大可洋洋灑灑為他寫下一堆履歷,他是知名DJ、是廠牌Plus 8的創始人之一、也是Techno先驅,用一句話簡單形容就是:他很有影響力。

里奇的爸爸一定沒想到,自己無意間做對的三件事,會養出如此特別的孩子。第一,他決定舉家從英國搬到Techno的發源地——底特律隔壁,意外使里奇就近受Techno熏陶。第二,他有事沒事就丟Kraftwerk,Tangerine Dream及Klaus Schulze等經典電子團給兒子聽,養成獨特的音樂品味。第三,身為工程師的他,常在家胡亂拆解電器,無形中灌輸兒子「拆解」的思考習慣,間接促成日後Techno的發展。

(里奇小時候聽這種音樂,我則聽范曉萱跳體操)

改變是改在哪?Minimal Techno

80年代中里奇才10多歲,Techno正慢慢從底特律興起。新的音樂出現一定是為了反動,Techno就是想擺脫當時R&B和靈魂樂的小情小愛,遂而從主流電子Funk、Disco、Electro提煉出更前衛俐落,充滿冰冷機械感的新風格。

(最早的底特律Techno,簡潔而純粹 )

當里奇19歲出來走跳時,Techno已經被90年代的DJ越加越多花招,用里奇下面這支MV比喻,就是桌上擺滿山珍海味,但是吃得很膩。

里奇想起爸爸的拆解術,跟主流唱了反調:把桌上好吃的大菜丟掉。他省去Techno多餘的裝飾與旋律,僅留下基本結構,再專注用鼓聲精細碎小的形變,循序漸進釋放出無形的巨大能量,這跟佛學的「空」有點類似,先撇去紛雜的物質欲望,自會看到廣闊大千世界。而這樣全新的極簡概念,經後人推崇逐建成為新的流派——Minimal Techno。

不只是DJ,還是野心勃勃的探險家

「如果我生在100年前或500年前,我會是個探險家。新的人與故事總讓我很興奮。」

通常DJ放完歌拍拍屁股就走人,但里奇就像哥倫布 ,想完全征服世界大大小小派對。 他組成Minus團隊,聚集頂尖的視覺藝術家與工程師 ,力圖用全方位感官刺激,帶大家到前所未有的新樂土。他深知探險成功的關鍵,來自不斷革新的科技,所以也與朋友開發了DJ圈內公認最好用的數位DJ系統「Traktor DJ」,方便DJ創作,還投資了線上音樂商店Beatport,從網路全面性推動電子音樂。

用看的話 音樂長這樣

從藝術家Anishi Kapoor的作品,也許可以「看懂」里奇的極簡Techno。2011年在藝術家的展覽閉幕表演前,里奇與藝術家展開了一場對話。他說年輕時,從藝術家的作品發現如何運用聲音,呈現一個空間的大小及深度。藝術家則回應,自己所追求的,是一個大到可怕,過高,過亮,從各種角度看都不一樣的形體,而且能夠扭曲,凝聚,反彈聲音。原來一個創造視覺的藝術家,與活在喇叭與耳機世界的DJ, 最終嚮往的是同樣絕無僅有的瞬間。

最後藝術家跟里奇說:「我相信聲場能改變一件事物的定義,無論多麼短暫,都能改變。」

ml_monumenta_2011_anish_kapoor_leviathan
Photo Credit: 貓飯
藝術家Anishi Kapoor 2011在巴黎展出的作品,猶如里奇創造的音樂世界
ml_monumenta_2011_anish_kapoor_leviathan
Photo Credit: 貓飯
ml_monumenta_2011_anish_kapoor_leviathan
Photo Credit: 貓飯
ml_monumenta_2011_anish_kapoor_leviathan
Photo Credit: 貓飯
ml_monumenta_2011_anish_kapoor_leviathan
Photo Credit: 貓飯

里奇的現場演出,千變萬化的鼓:

不同風格的Minimal techno延伸聆聽:

#01 似乎有潔癖的The Field

#02 很會玩故事的音樂詩人Sasha,在07年也開始加入極簡的概念

本文經貓飯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貓飯

「少了音樂,生活便不像樣。」 生於台灣,現居柏林,貓飯音樂品牌的創始人。以品牌形象設計公司的策略與廣告文案,作為職業生涯起點,同時以樂評身份經營個人音樂網站,重視音樂何以形塑人格、何以深藏思考、何以滋養文化。2015年,為深入電子音樂的文化基元,移居柏林,並在些許時日柏林經驗的觀察與反思之後,將貓飯由個人作者轉化為跨域結合的音樂品牌。目前持續深耕柏林當地音樂產業,同時致力於成為台灣與歐洲音樂文化交流的推手。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