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Back

史上最爭議的英搖兄弟Oasis,再戰江湖

25 Feb, 2018
史上最爭議的英搖兄弟Oasis,再戰江湖 Photo Credit: KKBOX

當90年代已經走入傳奇的史頁,感謝Oasis,雖已不復存在,仍有兩位優秀的音樂巨星,持續的邁進,兄弟倆仍會在演出時唱起綠洲的經典歌曲,那絕不是舊瓶裝新酒,而是召喚。

文:陳玠安

2017年是個神奇的年份,對於英搖迷而言,或許更是如此。1997年距今二十年,許多當年的經典專輯再次被討論,作為搖滾樂史上最精彩的年份之一,90年代的搖滾音樂,透過各大音樂媒體的撰述討論,突然又離我們近了一些。

歲月確實分隔了老中青樂迷。進入三十歲階段的我,談論英搖,竟已有白頭宮女話當年的風霜感。雖然如此,幾個名字還是很容易聚焦的,比方說已道行高深的Radiohead,當然,還有英搖的旗手,Oasis。

Oasis - Live Forever

Oasis所開啟的盛況如今已是史料,對年輕一代樂迷來說,聽《Definitely Maybe》的心情,大概跟聽年代更早一些的搖滾經典一樣,有些陌生。幸好他們在極盛時期來過台灣,餘威浩蕩,似乎還能鎮住些時光的殘忍。

Oasis一代王朝的故事,今年,又熱鬧了起來。Oasis的主唱Liam Gallagher與吉他手Noel Gallagher,這對堪稱史上最具爭議的搖滾兄弟倆,紛紛在2017年再戰江湖。

後綠洲時期

Oasis解散後,Liam很快的找來綠洲樂團的部分樂手,開啟Beady Eye樂團,試圖拉長英搖戰線,鞏固霸主榮光,卻無法成功在兩張專輯間「找到自己」,成為短壽樂團。

「後來居上」的Noel,以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樂團,在2011年推出了專輯,成為當年最風光的搖滾歌手之一。兄弟兩樣情,仔細說來,應是音樂理念或者(其實是)天賦的差異:Liam當然是非常好的歌者,然而在Oasis時期開始,創作向來多由Noel擔綱,自己做生意,即使有老夥伴相挺,盛名之累,還是沈重,選擇在Oasis解散隔年做Beady Eyes,若無法滿足死忠教義派,連自己多出了點子(某些為了改變而改變的音色調性,但也改不掉的迷幻感)都變得雞肋。

Beady Eye的許多歌曲聽來真是神似Oasis,卻成為宿命的枷鎖。Noel不在陣中,差了一味,恐怕就是寫歌了。Beady Eye沒有打造出屬於樂團的熱門單曲,連代表性的歌曲也說不大上來,以至於專輯整體並不差,卻缺乏亮點。

Liam網羅樂手組成Beady Eye時,繼承Oasis血脈的意味濃厚,卻可能是最大失算。當一組很像,甚至其實「就是」過往Oasis的樂團,要以新的團名新的意義「出發」,都很難取得成功。續集電影的難度在於要比過第一集,Beady Eye延續Oasis,不能說是失敗的續集,但意義上可能更慘:所以,這是Beady Eye,但其實又是Oasis嗎?哪部分是Oasis哪部分又是Beady Eye呢?

與Liam急欲鞏固核心的心態不同,Noel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醞釀出第一張專輯。「高飛鳥」樂團聽起來,仍有Oasis歌迷能取得共識的部分:吉他彈奏,整體聲響、還有旋律。但Noel很明確的告訴了大家,比起Oasis的掌門人,他更像一個全新的詞曲創作者(singer/songwriter);而那些英搖的部分,只是自身來歷的延伸,不代表所有。於是在專輯製作上,Noel選擇的方式更趨近於他喜愛的經典迷幻搖滾、民謠搖滾的聲響,至少在高飛鳥的兩張專輯裡,這個選擇相當明確。

綠洲兄弟再度交鋒

2017年,Liam Gallagher終於決定以自己個人名義出專輯。《As You Were》擺脫了過往Beady Eye的「尷尬」與企圖,再次作為一人歌手,在強大製作團隊下,展現了他獨一無二的迷幻嗓音,自己的創作,雖然還停留在Oasis的餘暉裡,倒也顯得更自在,更有王者風範。這可能是一張Oasis歌迷真正期待的Liam Gallagher,中規中矩,英搖感強烈,沒有太多莫名「路障」,幾首歌曲獲得的共鳴,遠比Beady Eye時期大。

這麼說來,Beady Eye有點「枉走一遭」,然而,對Noel來說,倒不盡然。2017年即將發行的新專輯裡,Noel的高飛鳥樂團,換了貝斯手跟鼓手,「正好」是前Oasis/Beady Eye的團員Gem Archer跟Chris Sharrock,造化弄人,走了這麼一大圈,終究在高飛鳥樂團重逢。Noel「接收」了Liam過去的夥伴(當然也是Oasis時期的夥伴)在新專輯《Who Built The Moon?》裡,與配樂大師David Holmes共同建構屬於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的新聲音,前導單曲〈Holy Mountain〉跟〈Fort Knox〉完完全全把Oasis的風光拋在腦後,Noel的寫歌狀態,對音樂的理解,都已經爐火純青,進入實驗性的階段。在電視節目上的演出,與過往兩張專輯的民謠唱作人風隔相承,但這次更「大聲」,更宏亮——跟換了團員,自然有關聯。甚至,找來了Paul Weller與Johnny Marr等英倫搖滾樂教父等級人物,一起加持專輯,可謂是2017年底最受矚目的搖滾專輯。

當90年代已經走入傳奇的史頁,感謝Oasis,雖已不復存在,仍有兩位優秀的音樂巨星,持續的邁進,兄弟倆仍會在演出時唱起綠洲的經典歌曲,那絕不是舊瓶裝新酒,而是召喚。老歌迷有了重溫舊夢的脈絡,新歌迷也得以透過綠洲這塊大招牌,被吸引進Liam與Noel的全新階段。能夠持續創作出有共感的音樂,無論這一趟,從Oasis解散,Liam與Beady Eye,Noel與高飛鳥,Noel加上Beady Eye與高飛鳥⋯⋯還有永遠的主唱Liam的個人專輯,英搖沒有真的退燒,只是換了樣子,跟當代的樂迷接軌。

本文經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KKBOX

KKBOX 為喜歡音樂的你提供分類清晰完整的合法音樂資料庫,以及最新音樂情報與獨家專欄,方便你搜尋選擇與瀏覽資訊,千萬音樂就在彈指之間!透過「一起聽」和好友、歌手一起邊聽音樂邊聊天,無論在任何系統平台、用什麼上網工具,隨時隨地都能聽到豐富且高品質的歌曲,不受時空限制輕鬆享受音樂的樂趣! FB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KKBOXTW 一起聽音樂吧! http://www.kkbox.com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