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Bedding

躺下的藝術|人本來是怎麼睡覺的,睡覺是不是一定要床?

23 Dec, 2017
躺下的藝術|人本來是怎麼睡覺的,睡覺是不是一定要床?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問床是甚麼東西,多數人或回答說,床是睡覺用的。回看以前歐洲人睡的床,才發覺,人睡覺不必有床,而最難睡得著的地方,往往就是床上。

睡眠,與生俱來,或許布倫納(Bernd Brunner)發覺現代工業生產技術的狂熱已經過去了,現代人的床墊雖然是彈簧或人造乳膠,被鋪可能是羽絨或者人造纖維,但漸漸已經不用再像機械般刻板工作以求存,所以就寫出《躺下的藝術》這本書,反思人本來是怎麼睡覺的,睡覺是不是一定要床,床是不是一定是現代人所睡的那種長桌形軟墊,歐洲以外的人是怎樣睡的,是不是一定每天只睡八個小時?

Depositphotos_58960399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在歐洲中世紀的時候,沒有電燈,也沒有電子手錶和電動時鐘。多數人的生活也計較不了一分一秒,睡覺當然也不像工業興起之後般,彷彿非只有八個小時不可。

每個人的生理都差異,睡法自然也各有不同,歐洲的冬天,長夜漫漫,很多人在14小時的黑夜裏睡兩次,兩次睡眠之間,有一段小休。在小休的時候,可以做甚麼呢?小偷在這個時候潛入別人的家裏偷竊,婦女則做一點點家務事,例如看看啤酒釀得如何,或者將衣物搬到進水缸裏浸泡半個夜晚。

當時的平民也是有「床」睡覺的,不過,當時的「床」只是以乾草作褥,富裕的人家則在乾草之中鋪上鵝毛,再富裕一點的貴族人家,就有木板床(Pallet Bed)。木板床雖說是「床」,卻不過是由傭人砌出來的大木墊,輕輕拆開,就可以搬到別的居處,或者改變大小形狀,以使這張「床」能容納更多人同睡。居室內,沒有睡房或臥室,一家人愛在哪裏睡,就在哪裏睡。很多家庭在大廳中席地而睡,彼此做彼此的「暖爐」。

世界各地的人,自古代到歐洲中世紀時期,都是睡在類似的「床」上。

5614524505_d790a2e761_b
Photo Credit:  Virginia Hill CC BY-ND 2.0

午睡本也是平常的事,而且多數不在床上。雖然隨意,卻是有法例許可的,16世紀的英格蘭,女王伊利莎白一世立《工匠法》,允許勞工每天午睡休息半小時。不過法例條文也許可有可無,誰會這麼無聊,特意為午睡者計時呢?費神計時,不如一起睡好啦。

在舊時代,大床只有富貴人家才有,但是估計沒多少現代人能在這些床上睡得著。英國有一張著名的大床文物,叫維爾大床(Great Bed of Ware),床闊十英尺八吋半,據聞這張床在16世紀時,每晚也有12個人在睡。

Bed_of_Ware
Photo Credit:  V&A Museum CC BY-SA 3.0

當時世界各地的床,也像維爾大床般,非富則貴,床角通常各有一柱,四柱之間有布簾,也有裝飾。

印度君主沙迪克穆罕默德汗阿巴西四世的床,就比維爾大床更誇張了。他特意在巴黎銀器商店昆庭公司訂製了他的大床,床重達一公噸,其中290公斤是銀。這張床的外表和四柱床沒有大分別,不過這張床的四條柱子,是裸女雕像,各雕像手上也握住一把扇,這位君王一躺在床上,床內的機關就立即啟動,播放音樂,四個裸女的手也啟動,為君王搧扇,以驅趕蚊蠅。

Grevens_sängkammare_-_Skoklosters_slott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0 1.0

曾經,富人以大床來炫耀財富地位,甚至在豪華床邊會見客人。學者則以研究學術為名,造出很多新款的怪床,而一般的平民就睡得隨意。

如此的「好眠」,直到現代工業生產技術興起,大量農人變成工人之後,就有了大改變。

各種階層的居室裏有睡房,有牆有門,從此,一家人睡覺的時候,就各自分開,不再同睡。

富貴人家的區隔,就更誇張了,兩夫妻不得在光天化日之下共處睡房,因為人在睡房只能做兩種事:房事和睡眠,而當時的人視房事為羞恥事,隨便談論這種事情,是會損聲譽的。對工人來說,勤勞工作,每天準時上班下班就是美德,如果工人睡午覺,或者躺臥在牆邊,那就是不勤勞工作了。

「睡覺」和「躺臥」兩種平常舉止,就漸漸變成醜事。而某些不愛睡眠的大人物,例如福特汽車公司老闆、燈泡發明者愛迪生、英國首相邱吉爾,就因為睡得少,而受人讚揚。工人為保聲譽,也只好將睡眠的人和懶惰的人視作同類。

現代科技一日千里,以勞力來換取酬勞的工作,已經愈來愈少,人如果不必再像100年前,工業興起時的工人一般,為生產大量廉價品按時上班,那麼每天睡八小時的規條,大概也不必遵守了。

除了現代都市人的長桌形床之外,還有甚麼睡法呢?

或許睡吊床,在搖椅上半臥半躺,去海灘面向藍天白雲睡在浮板上,睡在水床上,躺在土耳其宮殿的沙發椅上,學日本人在榻榻米上睡。也可以爬進14世紀歐洲人發明的壁龕床中,關上門睡覺,那麼家中的寵物,就沒有辦法和主人爭床睡了。

將每日八小時睡眠的舊教條放下之後,才發現睡床和睡法,原來如此多彩多姿。

參考書目

  • Brunner, Bernd, The Art of Lying Down: A Guide to Horizontal Living, Lori Lantz (trans.), London and New York: Melville House, 2013.
  • Worsley, Lucy, If Walls Could Talk: an intimate history of the Home, London: Faber and Faber, 2011.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