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ld,The Corrupt,and the Beautiful

【專訪】楊雅喆告訴你婊裏不一《血觀音》背後的表裡如一

【專訪】楊雅喆告訴你婊裏不一《血觀音》背後的表裡如一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血觀音》雖有三個角色,但其實惠英紅小時候曾經跟文淇一樣對愛情充滿好奇;也可能曾跌跌撞撞茫然得像吳可熙這個角色一樣,到了最後才變得心硬如鐵。或許我會這樣把她們三個的關係用一句話說完:「藤生樹死纏到死,藤死樹生死也纏。」

文字:Angeline Hsiao

(吳可熙,以下簡稱吳;楊雅喆,以下簡稱楊)

吳:想要問一下導演是怎麼樣有這個靈感,寫出《血觀音》這部入圍金馬獎七項提名的作品?

楊:其實這個電影的來源有很多,最早這個點子我已經放了大概十年。電影片尾有說一句話:「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你看不到愛的未來。」那看不到愛的未來這件事情對我來講,是一個很深的震撼,在我心裡面放了有十年之久。

原因是我有一次去做一個田野調查,看到就是有一群家長在學校門口發傳單,然後那傳單的內容是講說,某年某班的誰誰誰有愛滋病,請所有的家長聯合起來把這個有病毒的小孩趕出校園。那時候我非常非常的Shock,就算你很愛孩子,但你用你的愛去霸凌別人的小孩,那你教小孩的就不是愛,而是恨。

之後我把這個點子放在心裡醞釀很久,在前幾年《女朋友‧男朋友》上完之後,製片說我們應該發展一點新的東西,因為校園片台灣也已經做得很不錯了,不能再繼續往這個方向走下去。

gallery-1511585197-01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所以我想轉向有點黑色的、有點驚悚類的東西去前進,那剛好看到有一些貪官汙吏在前幾年都爆發,其中有一個新聞是講說有三個法官,他們集體收賄,幫他們收錢的都是他們的老婆、小老婆、小三。那個時候我才開始注意到說,哇!原來台灣有很多白手套的存在,可是從來,即便是放眼世界,也沒有幾齣戲是在講這個神祕中間人的故事。我覺得這個題材太值得挖掘了,就開始去了解他們的各種手段,然後就慢慢的發展出我們今天看到的《血觀音》。

吳:您身為一個男性導演,但這整個《血觀音》的電影全部都是在講女生的故事、女生的台詞、女生的所有視角。你有做什麼特別的功課去研究女生這塊嗎?

楊:女生喔,其實說實在,我最早在面對這個題材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把男生跟女生想成兩個世界的人。我一向認為說,女生什麼很奇怪很小心眼,這種負面的詞,是男生加上去的。

但等我真正開始做的時候,《血觀音》表面上是個政商勾結、白手套的故事,可是它骨子裡還是要有人性的探討,監製希望能走到深的這一層,這個電影才會有意義。我才開始去了解女生們在職場上或者是在家庭裡面的衝突,慢慢的才發現,哇!我完蛋了,我就是太不怕死才會以為女生跟我想像的都差不多。

但是深入了解以後才真正慢慢發現到,我寫戲不能去寫女生愛計較,女生對很多事情本身就比男生敏感很多,而且她們在普遍的社會情況底下是比較被壓抑的一方。

gallery-1511585472-04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吳:可以請導演用分別用三句話或者是形容詞來形容棠夫人、棠寧、棠真,這三個女人的角色嗎?

楊:其實對我來講,他們三個人是同一個人。這個故事《血觀音》雖有三個角色,但其實惠英紅小時候曾經跟文淇一樣對愛情充滿好奇;也可能曾跌跌撞撞茫然得像可熙你這個角色一樣,到了最後才變得心硬如鐵。所以與其各用一句話形容他們,我倒不如說他們三個的關係用一句話說完就是「藤生樹死纏到死,藤死樹生死也纏。」

如果就角色來說,惠英紅的角色應該就是「到我們這個年紀什麼都淡了。什麼都看淡了,可是如果心沒有狠過一回,哪來的淡。」這樣說你就會很清楚她是什麼樣子的人。

gallery-1511778701-03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楊:話說回來,妳那個角色說過的台詞,哪一句最像我對於棠寧這個角色的期待?

吳:我覺得棠寧這個角色,他就是,他是三個女人裡面唯一比較正常,比較有愛,渴望自由的人。

楊:心理比較正常。

吳:這整部電影也算是她的一個覺醒的過程。是吧?從中間跟他母親吵架,然後他頓然開始問自己的一句話,我覺得那句話最後也在岸邊離別時出現了,她最後慢慢的想要......算是解脫吧,他想要好好的讓自己活得像個人樣。

的確,我覺得如果介紹給人家看這個角色,她最應該放上去的就是「我想要活得像人樣」。但什麼是人樣?

吳:對,她不知道,但最後也許也慢慢知道了。

gallery-1511586795-06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楊:對!有愛才會有人樣嘛,因為你那個角色就像你說的,心裡面唯一有愛的。棠真喔,14歲而已,他唯一的一句話。

吳:他講說,他在岸邊最後跟我講說一句很重要的話。

楊:喔!對對對!那也算概括你們三個人,對不對!

吳:因為《血觀音》裡面棠夫人常常都會對他的兩個女兒說,無論他做什麼都會跟他的兩個女兒說,你去做,因為我是為你好。

楊:那句話以廣東話來說就是「我是為你好!」

到最後吳可熙要綁架他女兒跟她一起逃離台灣,說的也是「我是為你好」。她一說完那句話馬上就被吐了滿臉水。但的確啊《血觀音》這個戲就是在講,世界上有一種好叫做「我是為你好」,但是那到底為誰好?

gallery-1511592613-02-14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吳:在選角上面,這三個女人有沒有分別是什麼原因、或是什麼直覺、或發生什麼事情讓導演想要比如說挑選惠英紅來演棠夫人,然後挑選這個14歲的天才少女文淇來演棠真,還有由我來演棠寧?

楊:先從年紀最資深的開始說,會找紅姐來演棠夫人,其實有看過很多其他的女演員,但是在看了紅姐其他的戲,然後再加上了解她的資歷後,發現她人生的起起落落還滿大的。

三歲就在街上行乞,她都毫不介意,媒體還寫得比較委婉說是在賣口香糖,但其實她當年是在香港的碼頭上對美軍行乞的一個小女孩。十幾歲開始進舞廳跳舞工作,完全沒練過武打就開始拍電影,22歲就拿影后,然後到28歲出了全裸寫真,把自己打到一個沒有人要的地獄裡,一直到四十幾歲才又開始接戲,我覺得他這個人生資歷,光是他就很值得來演棠夫人。因為人生要看得夠多的事,才能有這個角色的份量。

gallery-1511586488-05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然後再講文淇好了,文淇是在百來個少女裡面海選出來的,而她也是其中年紀最小的。我看到她的試鏡帶的時候,我只覺得說,喔!大概是中國很會演戲的小孩。雖然是台灣人,可是經紀公司是中國的,然後來試的都是給我看她一直在哭的各種畫面,他們認為演技是眼淚的一種象徵。

但是後來見到她本人的時候,本來還很拘謹,用那種八股文的方式來回答我問題,後來我們開始聊大便的事,我說你們在北京念書,學校的廁所是一條溝的嗎?她說是。然後就變成一個天真的少女,聊得很開心,雖然開啟了一個很糟糕的話題,但最起碼我看到這個女孩子不再演的時候,她純真的樣子其實很漂亮。

gallery-1511586278-02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那至於妳的話?妳覺得呢?

吳:應該那時候也有聊個天吧?

楊:因為便宜啊。

吳:(笑)真的,大家我很便宜,歡迎大家……

楊:沒有,你要說,「沒有喔我演過這個了,有加錢」

吳:入圍七項了,我現在也七倍跳了。

楊:我喜歡《冰毒》勝過《再見瓦城》,因為趙德胤的戲不好演,極度寫實。他不能裝腔作勢,我覺得如果可以,台灣人可以演一個緬甸鄉下的小小女生,演的這麼像的話,那演千金小姐不是什麼問題。而且其實我之前有做過調查,聽說你演戲的時候瘋瘋的,會瘋瘋的人就是OK。

gallery-1511776701-05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吳:這部電影裡有很多台灣很特別的元素在裡面,比如說特別邀請到台灣國寶楊秀卿老師擔任電影裡面穿針引線的角色。我比較好奇,像楊秀卿老師講的那些念歌,詞也是導演寫的嗎?怎麼樣跟秀卿老師做溝通?

楊:其實講起來有點悲哀,我們現在電影宣傳都要說「我很台灣」、「這個片很台」,那當然有時候是宣傳詞,就是為了跟《大佛普拉斯》的那個熱潮攀上一點關係,或是跟人家較勁,或者為了喚起某些觀眾的注意力。似乎很台的意思就是我愛台灣的意思,我們沒有什麼信心,所以我們必須要一直說,強調自己的主權,或者是,自己是台灣人。

然後話說回來,對我而言挑選楊秀卿老師,請楊秀卿,不是挑選,對不起,就是她願意來幫我們,串場,然後說書,甚至最後變成一個神魔的角色,對我而言並沒有要平衡什麼的意思,我自己直覺認為我是在這樣的環境、文化環境裡面長大的,所以請他來,並不是為了增加台味,而是我的生活就是這樣啊,初一十五商家會出來拜拜啊,就是台灣人很相信有閻羅王啊,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啊。

你說那些台詞,楊秀卿老師非常特別,她五、六歲就出來街上彈唱,因為眼盲所以也看不到字,她的表演生涯已經有七十幾年,這七十幾年都是靠她的大腦。去聽別人說過的故事,記起來後把它轉換成彈唱的節目形式,所以我跟她合作的時候,那些台詞我大概寫一個固定的、常用的詞給她,然後她自己消化,好像你不喊卡,她就可以一直講下去。

gallery-1511592926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其實楊秀卿老師他英文名字叫「Show King」,洋人介紹她出來的時候就會說:「Let's welcome Show King!」而且我每一次喊卡,去調整什麼,她沒有演戲的經驗,就會覺得我是不是嫌她說得不好,所以下一個Take就會用完全另一個Style在演,每一次的演出都不一樣,可以扮男生、可以扮女生、可以扮小孩、可以扮老人。那真的很厲害,絕無僅有。

吳:這部電影裡面,比如說我所飾演的棠寧,本身就是會畫油畫。然後導演也是邀請台灣一個出身背景很特別、特殊的女性畫家──柳依蘭女士,特別幫我們《血觀音》畫了三個女人的那幅海報畫作,請介紹一下你怎麼發現柳老師的?

gallery-1511586050-02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楊:其實是我們的製片阿肯(林仕肯),看了腳本之後就說這個油畫可以找台灣本土的畫家來合作,未來宣傳都可以用。我本來是想說美術組自己畫畫就好了,可是後來他把那個柳老師的畫作在網路上的一些圖片給我看,我就覺得一定要找這個人合作,

因為她都是畫女人,沒有別的,她筆下的每個女人看起來都有故事,然後因為用色大膽,所以又有一種拉丁美洲的熱情。其實開拍前一兩個禮拜我們去找她講完故事後,靈機一動跟她說,棠真跟棠寧告別的時候他們的手是銬在一起的,然後最後柯佳嬿跟紅姐在醫院的戲,也是玉環扣在一起的,就是我剛剛講的藤纏樹那種糾葛的關係。

然後他就靈機一動說那不如我們畫一個圓形的畫,那其實我沒有跟她講說裡面要畫什麼,她就把彼岸花畫上去,那個畫我覺得,應該是很驚艷吧,她畫在海報上面很屌,那個顏色。

gallery-1511585923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吳:如果可以挑一個人來寫他的外傳或者是繼續發展,會想要挑哪一個嗎?

楊:那尊菩薩。因為我當初在開發這個白手套這個話題的時候,我就認為它應該可以寫前傳或是續集。本來舊的劇本裡面其實在講一幅畫,那個〈早春圖〉,然後一幅畫為什麼從古代流傳到現在它變成一個很貴的畫。那如果以觀音來說,我也可以做那尊觀音的一個外傳,它在古代的時候是怎麼被雕出來的,它背後的故事,或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吳:然後到1960年代的時候就是來到了棠家,然後被換手。

楊:對!它的前傳。那我覺得藝品這個東西是滿可做的。(完)


另外,許多人看片後好奇的「蘋果」,BAZAAR也在最後偷偷幫你問:

Q:除了楊秀卿老師之外,片中還有另一個穿針引線的物件「蘋果」,想請教雅喆導演這樣的安排有何用意?

楊:總不能拿橘子吧。沒有啦!其實你看到後來會感覺到,楊秀卿不太對勁,她不再是個說書人,好像開始操縱這裡面的事情。

棠真撿了一個蘋果,其實那個蘋果是老太太丟的啊。楊秀卿把蘋果拿起來,然後下個鏡頭就棠真在撿蘋果。我覺得這是一個上帝對凡人的試煉啊,亞當跟夏娃不就是吃了毒蘋果開始有各種慾望,蘋果就是一個象徵的意思。

gallery-1511777997-02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Q:故事地點設在高雄彌陀,那其實王院長、棠佘月影(棠夫人)及其行事,都有點南部地方政治人物的影子,這是故意的嗎?

楊:其實我原本想寫台北的「淡海新市鎮」。但那實在是太敏感,也沒有發生劇情中的其他事。所以就只能用一個其實沒有開發案的地方。

高雄人又很不介意,跟當地政府在談協拍的時候,他們就說:「哎呀!你們這個官商勾結不行啦,告訴你我們這邊還有更厲害的。」然後就把王玉雲的掏空案給我們看,接著又說:「你們要用地名是不是,那就用我們彌陀好了。」(彌陀好像有搞過開發案但沒有成功。)

gallery-1511778151-2
Photo Credit: Harper's Bazaar提供

Q:導演有花很多時間跟文淇溝通細節嗎?

楊:不同的人的個性用不同的方法溝通,文淇就是放她在那裡,時不時就叫她來辦公室泡茶啊,哪個大人演員來定裝就叫泡茶,或是請劇組人員喝也行。她就會變成一個從小在泡茶聽人家講話的人,戲裡面是這樣。文淇是裡面台詞最少,場次卻最多的。反而棠夫人很妙,場次最少但是看起來戲份最多,就是你會覺得整齣戲的事情都是她在操縱,惠英紅那個磁場果然還是太恐怖了。

本文由Harper's BAZAAR Taiwan報導,未經授權同意不得轉載。更多時尚藝術資訊,盡在《Harper's BAZAAR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哈潑時尚 Harper's Bazaar

有了BAZAAR,才有時尚! 1867年,全球第一本時尚雜誌Harper's BAZAAR,在美國誕生。 歷經 150 年,孕育無數偉大藝術家、時尚設計師,也是流行界巨擘的推手,當代藝術化育的搖籃。 BAZAAR 國際中文版由台灣團隊親自跨海拍攝知名演員、超模擔任封面,讓台灣無時差接觸全球時尚界新知,與世界接軌!

更多此作者文章

給你十年如一日的好眠:買席夢思頂級床墊,原廠公司貨&水貨的差別在哪?

給你十年如一日的好眠:買席夢思頂級床墊,原廠公司貨&水貨的差別在哪? Photo Credit:席夢思

躺一張席夢思頂級好床,為了未來十年的日日好眠,選擇正式授權經銷商購買,才是保護消費者權益之道。如何杜絕水貨、買到原廠授權正版席夢思?台灣席夢思提供辨明四大要點。

想到最頂級舒適的床,大多人心中第一個出現的是「席夢思」。席夢思成立於1870年,是第一間量產彈簧床墊的公司,歷經百餘年後,席夢思仍是睡眠科技、頂級寢具的代名詞。

在台灣,要購買到一張席夢思床墊的方法有很多種,常見的通路除了原廠授權的台灣席夢思品牌概念館、百貨專櫃,及席夢思專賣店等之外,另外也有其他平行輸入的商品等。不過,既然都要花錢入手席夢思頂級床墊了,如何選擇正確的管道購買,兼顧品質與消費者權益,可就有很大的學問了。

#01 關於價格——水貨真的比較便宜?
席夢思-0921
製圖/TNL Brand Studio

市面上有不少通路在販售席夢思床墊,除了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經銷的「台灣席夢思公司」之外,大多是平行輸入的「水貨」,意即商品未有正式代理商進口。 

會考慮購買水貨的原因,不外乎是價格考量。尤其水貨商往往會祭出相較於原廠授權經銷商更便宜的價格,以吸引消費者注意。不過,水貨真的比較便宜、CP值比較高嗎?

雖然水貨價格看起來低廉,但那是與美國原廠正式授權商(即台灣席夢思公司)的定價相比的結果;若台灣席夢思公司推出折扣活動,或是附贈原廠正版周邊商品,例如台灣席夢思通常會附上床組配件、相關寢具贈品等,那麼總體價值不只不輸水貨,CP值還更高。

此外,更攸關消費者權益的是,由於水貨是未經海外授權經銷商下單出口的,因此這些商品一旦離開美國本土,原廠即無法提供任何保固;萬一購買回家的產品有問題,消費者恐怕得花更多的成本處理,勞心又勞力。

那麼該如何辨明水貨或原廠授權公司貨?可依循以下四個步驟:

1. 認明掛有Simmons BetterSleepTM的席夢思專賣店,或品牌概念館、百貨精品專櫃、形象館、特約經銷商。
2. 認明床墊側邊的雷射標籤,背面印有出廠地標示;且因應台灣商標法規定,亦印有中文內容標示,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3. 認明席夢思專賣店店內授權書。每一份授權書皆有「台灣席夢思股份有限公司」的鋼印證明,以示正牌授權經銷。
4. 索取中英文對照保證書。若只有英文原文保證書,只要離開美國本土,原廠不負任何保固責任。因此,消費者若是拿到這一類的保證書,保固卡可是無效的。唯有索取台灣席夢思所核發的中文保證書,才是真正有保障。
雷射+RFID-01
Photo Credit:席夢思
杜絕水貨,認明原廠授權雷射標籤

簡言之,水貨乍看便宜,但若要兼顧品質與售後服務,購買原廠授權公司貨會是較聰明的選擇。

#02 關於設計——一張符合東方人睡眠習慣的床,因地制宜的材質、軟硬度
席夢思保證書_02
Photo Credit:席夢思
席夢思保證書

除了價格,找到符合使用需求的床墊也很重要。由於水貨商是直接從美國代購床墊來台,因此僅有美規尺寸,在材質的選用上,也是較符合美國大陸乾燥氣候。

而台灣席夢思的產品來源,則包含來自美國、日本、加拿大、中國廠的生產製造,不只可以購買到與台灣尺寸的床墊,也有依據台灣亞熱帶濕熱氣候所設計的床墊,例如獨特的抗病毒除臭纖維、負離子纖維床墊等,有助於排解睡眠時的多餘熱氣,或緩解過敏症狀;在材質與軟硬度的選擇上,也較符合東方人的睡眠習慣,例如台灣消費者多偏好較硬的床墊,因此席夢思床墊也推出均勻撐托身體各部位、紓解緊繃肌肉的五區撐托設計等。

因此,對於台灣消費者來說,前往經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的台灣席夢思相關通路親身試躺、購買,才能買到因地制宜的席夢思床墊,打造最舒適的睡眠體驗。

#03 關於保固——讓好的床墊陪伴十年睡眠

其實一張席夢思床墊,經由妥善保養可以使用十年。在正常的使用狀況下,若遇到任何製造上的品質瑕疵,台灣席夢思公司皆有提供原廠保固,如在購買後的前兩年予以免費修理或更換,或是在購買後第三至第十年之間,依照美國席夢思原廠全球統一折舊率計算折舊費用。

在原廠授權的情況下,購買公司貨可享有明確的十年保固權益;反之,水貨商的保固條件就不一定了。誠如前文所述,水貨離開美國本土以後是無法享有美國原廠品質的保固的,萬一遇到瑕疵品,只怕投訴無門、因小失大。

總之,由於各個水貨商的貨源不一且不透明,產品品質無法把關,因此購入的床墊是有風險的。聰明的消費者要知道,除了價格之外,舒服的現場試躺體驗、嚴謹的品質把關、完善的售後服務、超值的配件贈品等,才是精打細算的重點。為了未來十年的日日好眠,實在沒有必要承擔風險購買水貨,選擇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經銷商購買,才是保護消費者權益之道。

購買原廠授權席夢思▶台灣席夢思官網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