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udio-Visual Duo

【專訪】在派對現場,打造「看得見的聲音」:HH二人組

【專訪】在派對現場,打造「看得見的聲音」:HH二人組 Photo Credit: HH

音像Audio-Visual並非新詞彙,但在獨立音樂圈有技術力能自在駕馭者寥寥可數,但這組來自藝術領域的電子聲響團體HH,正打造出足以遙控現場觀眾的「視覺聲音」。

文字:李鑫

2005年百無聊賴的台北市,幾位來自北藝大科技藝術研究所的學生組建了以聲音藝術、電腦音樂、影像視覺的組織「i/O Lab.」,成員中的姚仲涵與葉廷皓,應該沒有想到會自此從事音像創作超過十年、意外地組成Boy Band,更沒料到兩人散見於各大音像藝術會展的演出,最終會發展成一張接合噪音、實驗電子與Techno的音樂專輯《remotion》。

由造聲實驗走向電子音樂的音像Audio-Visual二人組

音像Audio-Visual並非新詞彙,但在獨立音樂圈有技術力能自在駕馭者寥寥可數。這兩位聲光藝術家分別貢獻名字中的涵Han與皓Hao混種合成為動感的Audio-Visual鐵克諾音樂團體「HH」。摸滑鼠、盯螢幕時間大於碰樂器,但若想以「樂團Band」稱之反倒略顯片面。

904212_559660880745916_1289433882_o
Photo Credit: HH

在聲光藝術領域頗負盛名的姚仲涵,對此一稱呼倒覺得有趣:「我其實不會想HH是樂團。補助報名的時候,上面寫 『HH樂團』對我來說蠻有趣的。可能對他人來說『樂團』會比較好理解。當別人稱HH為樂團的時候我還有點榮譽感。」

姚仲涵坦言,過去做很多日光燈與聲響的創作,其實對Audio-Visual抱著懷疑的態度:「因為這樣存在的形式光跟聲音其實沒有絕對的關聯性。也因此我會專心在有絕對關聯性的日光燈上,因為那不是刻意附加在一起的。會想要加在一起是因為大學我就很喜歡聽舞曲,還有《和Party》一直有幫忙、參加,硬體與軟體持續接觸。以音樂來說它不是這麼純粹的在討論噪音、聲音的時候,其實已經變得比較有空間;可能聽的觀眾多是電子音樂愛好者的時候,影像是可以進入的。在這個形式上,我過去的堅持其實就沒有顯得這麼絕對。」

過往做裝置像是窗外風景,觀眾會自然地經過,停多久則是隨機的一段時間。但音樂是一段被固定下來的曲目,幾分鐘之內乘載較多的內容情緒,跟做裝置很不一樣。姚仲涵說:「就我的生命創作面向上看來,這兩個部分加在一起之後是蠻完整的,讓不同型態的作品有各自的目標去完成。」

全權負責現場演出視覺的葉廷皓大學就讀電腦動畫科系,動畫通常是預先製作算圖、現場播放他是直到畢業才知道,原來有許多人在從事即時影像創作,因此報考北藝大科技藝術系研究所、變成著迷於日光燈裝置的姚仲涵學弟。

當2011葉廷皓在《和諧世界》個展,邀請了姚仲涵出借展品協力。為吸引觀眾,兩人第一次聯手以噪音配上即時影像方式舉行特別演出。有了初次合作經驗,當姚仲涵收到香港藝術聯展邀約、策劃開展節目時,便詢問一同參展的葉廷皓有沒有興趣嘗試有節奏的電子音樂。

「那一次開幕表演後他就開始詢問我長期計畫的打算。我平常還蠻喜歡做一些即時影像的所以就加入了。」葉廷皓說。

雖然後來發覺全即時影像應用於演出有難度,但也剛好HH元素單純,能夠完全以即時影像發揮:「一般我們都比較偏Techno,聲音元素單純,都是幾何、單純、純粹的,即時影像比較容易發揮,對設備的負擔小。」

演出除了既有的橋段編排,兩人也會將電腦同步,預留部分自由,用以臨場應變。以聲造影、以影傳音,藉此保留即興空間,不只影像緊跟音樂,更全面性地掌控觀眾聽覺與視覺。他補充說:「我在HH有個初衷,說起來很老套,我想做看得見的聲音,把視覺影像作為可視化的聲音。」

20748390_1610446119000715_68618649878316
Photo Credit: HH
先表演才寫歌,感恩Luluming、讚嘆Luluming

2013年HH開始活動,因為純做現場演出,依照需求準備內容,10分鐘、15分鐘、7分鐘等各種長度都有,儘管有些Pattern會重複,但依舊沒有固定歌曲。姚仲涵說,當時就已經有做專輯的想法:「因為這樣的音樂在身上歷程變化一定會很快,要快點紀錄,但一直沒去做。2016年正式要開始時,其實我的音樂已經有更大量的Techno元素進入,是後來跟製作人討論,才覺得要比較『和緩』。」

葉廷皓也提到專輯發行、把作品固定下來是HH很重要的進程:「之前演出其實每次內容都會有所變動,我們不算是正統訓練出來的,跟所謂一般做音樂的人不太一樣。另外很多東西不是我們自學學得到的,缺的東西就是製作人幫我們補上來。」

這位團員口中念念叨叨的製作人,正是「棋盤上的空格」 Programming、曾獲金音獎最佳樂手、被HH稱作Luluming的音樂人盧律銘。

5盧律銘-768x512
Photo Credit: 吹音樂

因為一次於高雄「子宮藝文Wombbloc Arts」的演出場合,姚仲涵才結識盧律銘,棋盤上的空格的〈LY0〉是兩人的初次合作,而葉廷皓不但喜歡棋盤上的空格,更與樂團視覺擔當Tom曾是同事,也協助過棋盤演出視覺影像。所以當HH有意發行音樂專輯時,自然找上在配樂、創作與錄音都有豐富經驗的盧律銘,邀他擔任製作人要角。

與成員交情甚篤、可以說一路看著HH長大的盧律銘說:「我把他們拉回來。HH一開始是很實驗的,後來才進到Techno。其實現在的HH已經在下個階段了。但現在是第一張專輯,兩人都是Audio-Visual、很噪音的;我希望大家認識他們是從比較原本的他們,但不會回到純聲音藝術的最初階段,而是開始有初步進入Techno領域的時候,也是這張專輯的定位。」

盧律銘也協助樂曲發展、與HH一同編曲,討論段落是否該延長、縮短或變化,最後再針對音色、Pitch 可能的錯誤,在架構上做一些微幅調整:「與樂團不同,他們剛開始是先有秀。有時候專輯內容只要一場秀就夠了,但他們的這張專輯卻是在經過很多秀之後,所以能用的素材非常多。我們做專輯的時候就是把所有秀裡面,適合這張專輯的素材片段挑出來發展。」

via GIPHY

姚仲涵笑說,盧律銘對HH最大幫助是讓兩人心無旁騖,只需關心於音樂創作發展,其他事情盧律銘都會去處理(例如盯編曲進度),甚至連專輯名稱《remotion》都是由盧律銘所提案。

Noise In → Audio Out的聲響噪音跳舞音樂

自i/O Lab.開始舉辦活動,接著每月舉辦《失聲祭》拓展至校外、開放素人參加活絡場景,到後來,與其他同好一起支援北藝的老師王福瑞(編按:台灣噪音電子先鋒)一起做邀演外籍藝術家、促進本地交流的大規模活動;不論是派對還是演出,都是希望帶來更完整的生態與造音環境。

1454966_658538200858183_1706771350_n
Photo Credit: HH

葉廷皓說:「那場大活動叫做《超響 TranSonic》連續辦了三、四年。那時候會開玩笑說,失聲祭是小聯盟,超響是大聯盟。」隨著許多聲響藝術家、組織響應,場景緩緩增加,兩人也持續在聲響實驗的場景中不時策展、舉辦活動或演出、派對,尋訪聲響、探索噪音、實驗更多可能性。

做專輯的當下,姚仲涵不時需面對是否該使用合成器的抉擇,因為舞曲音色最到位。但後來仍以製作電腦音樂慣用的Max/MSP自行編寫、拉扯以符合實驗精神,也做出專輯中特異的高頻噪音聲響。

8姚仲涵-768x512
Photo Credit: 吹音樂

由於Max/MSP可以讀取任意檔案,將編碼辨認為聲音,直接將其播送出來,葉廷皓說:「它有點暴力,什麼都可以播。」如此的手法也廣泛使用在專輯中,像是他有丟入Microsoft Word的應用程式進去,直接生成聲音素材。

葉廷皓也提到,日本噪音藝術家Evala江原寬人充滿極高、極低頻和Glitch、有拍子卻不適合跳舞的作品,讓初次參與編曲的他思考,可將什麼音色用於大鼓、什麼音色做小鼓,以熟悉的噪音發展心目中的Techno音樂。

細聽《remotion》便能發覺節奏強勁的樂曲中,藏著兩人出自聲響、實驗電子場景的身世。像是取樣代表姚仲涵的日光燈聲響,或第一首歌曲〈intro〉的鋪陳,有意無意地將兩人從噪音藝術進入電子音樂的流變,快速Inception到聽眾潛意識中。

以白噪音調變為噴嘴聲的〈Nozzles〉、〈超想〉是某年參演超響TranSonic誕生的歌曲。還有以H.264視覺壓縮編碼錯誤現象而命名的〈Datamosh〉,由葉廷皓編曲,整體作為另類Glitch的延伸而存在;亦或是從一次演出中的三個不同段落,重新編排串接、濃縮為一體的〈Motion〉,後段還取樣了HH在2014年《同步感染》演出中最有動感的片段。

盧律銘:「〈超想〉的歌詞其實是『超響就是TranSonic』,但因為疊了很多Vocoder、音效所以聽起來會像『超想要吃鹹酥雞』。」
姚仲涵:「其實有一句我真的是唱『超想要吃鹹酥雞』……」

首次將作品自表演形式以音樂專輯固定下來,對兩位嫻熟於藝術領域的創作者是從未有過的經歷。後來演出時,每當聽到熟悉的專輯作品,都讓兩人覺得新奇:「就像是聽別人的作品一樣!已經記住旋律、記住這個氣氛,當它再被演奏出來、被調變,我都知道發生什麼事,是跟以前我們還沒發專輯時最大的不同。」姚仲涵說。

20729293_1610445752334085_53879315131416
Photo Credit: HH
現場,我們遙控

《remotion》帶著渲染情緒Emotion、動作Motion與遙控Remote之意,葉廷皓說明這個想法來自於《同步感染》專場:「時常聽到『音樂有渲染力、在現場有渲染力』,我解釋成音樂夠強可以『遙控』觀眾。我們現場的東西夠好,所以可以遙控觀眾,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這樣的解釋並不浮誇。2014年參演數位表演藝術節《同步感染》,HH事先與燈光討論呈現方式,演出時是由葉廷皓在台上控制;2016陳鎮川所主辦的《潮派對》,600盞日光燈舞台與華麗影像視覺,也是出自HH之手。擅長聲光裝置的姚仲涵配上擅長影像動畫葉廷皓,兩人於多媒創作、視覺呈現皆有著高度掌控,現場演出聲光俱佳,每每讓人神馳。

專輯封面上銜接雙北市的重陽橋,是HH熱愛流動、互動的投射,在時間與經費不算充裕的此刻,兩人也正思考下個階段若要使用裝置,該如何結合?為演出、專輯製作的全新影像都正在進行,將隨著樂團下半年度的巡演面世,並預計會由網路釋出。

葉廷皓說,若克服了Android、OS技術問題,也將嘗試App形式:「但這種可能需要更多資源。我們會希望除了CD之外,是有東西可以給觀眾試著操作。」他補充:「我們會希望演出是沈浸式的,觀眾是被我們所安排的內容所包覆在裡面的。除了現場燈光之外,也會想加上其他元素或裝置,未來可能也會往這個方向去安排。」

HH並不是身為藝術家玩票的Side Project,兩人認真地規劃後續的發片行程與演出,更登上Next Big Thing大團誕生開發場6,甚至已經開始和盧律銘討論下一張專輯。這組來自藝術領域的電子聲響,才正開始在獨立樂圈興風作浪。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之瑜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