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 Arriola

從Play Station到Facebook:你或許不認識她,但你一定用過她所設計的產品

從Play Station到Facebook:你或許不認識她,但你一定用過她所設計的產品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

聽聽曾帶領Apple、PlayStation、Sony、Theranos、Adobe產品設計團隊、現任Facebook產品設計總監的Ana Arriola,與我們分享她20多年來勇闖產品設計界的精采故事。

許多人生中出其不意的精彩,可能都有個不凡的開頭,Facebook現任的產品設計總監Ana Arriola也不例外,20多年來,她不只早已是國際設計與科技界的傳奇代表,如今更跨足了時尚界。

採訪當天一開始,她即以一口氣不斷的神速自我介紹完一遍她精彩的人生履歷(對一般人來說,要倒背她的經歷,一口氣可能還真的不夠)。在加入Facebook前,她曾在Apple、PlayStation、Sony、Theranos、Adobe和Samsung等企業中領導過各國產品設計團隊,跨足了工業設計、CMF、視覺、互動設計和產品管理等多重專業,同時也是品牌設計顧問公司Minimalisms Inc的創辦人。

mottimes_images_7720171103111433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MOT TIMES

不管你有沒有在去年TEDxTaipei上聽過Facebook產品設計總監Ana Arriola的精采演說,你一定曾看過她所設計、獲獎無數的科技產品。出身LA,早年成長於好萊塢,然而15歲即離鄉隻身前往日本闖蕩尋夢的Ana,對於亞洲文化一點也不陌生,當天她還逗趣地秀了一段流利日文。回顧20多年來,無論是在舊金山、京都、或東京,她馳騁在各國產品設計界的驚人資歷早已無須多提,但作為公開出櫃的跨性別女人與母親等多重身分,還是讓她面臨了比一般人更多的挑戰。

然而,這一切並無法阻擋她的前進,在摘下了如此多人人稱羨的頭銜後,她仍不忘對於藝術、設計及建築的初衷,追逐夢想的腳步仍未曾停歇。在知名建築師Zaha Hadid 「參數化主義」(Parametricism)的設計語彙啟發下,今年她正認真準備勇闖服裝設計新領地。

mottimes_images_6820171103140518
Photo Credit: MOT TIMES
採訪當天Ana身上戴的優雅圍巾正是出自她本人之手

Q:這是你第三次來台灣,你對於台灣有什麼樣的印象?

我好愛!台灣本身也具備獨特性,擁有令人驚艷的多重文化背景,非常濃縮精華。

Q:你曾在亞洲尤其是日本待了很長的時間,為什麼選擇日本?

其實當初也可能是台灣啊!(笑)我會選日本是因為小學中年級時最好的朋友是日裔美國人,我因而有機會浸潤與成長在日本文化中,從食物、節日到流行文化等,後來我曾在動畫產業工作了一小段時間,曾幫卡通「辛普森家族」做了第三季和第四季,我那時就萌生想要搬到日本去做動畫的念頭。但當我 15 歲真的隻身搬去日本時,才發現動畫並不是我真正想要從事的產業,所以當時就轉換跑道,開始替我朋友開的設計公司工作,從實習開始做起,自此完全愛上設計,後來又嘗試過平面設計、資訊設計等,直到最後在終於產品設計找了歸屬。

mottimes_images_2420171103111442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MOT TIMES
多重文化的背景成為了 Ana Arriola 的設計養分,由於從小旅居日本,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深厚。

Q:請問各國文化是如何去影響你的設計呢?

在日本話中有一句話,如果就字面上直譯就是「有形和無形」。舉例來說,當你去商店買東西時,他們把商品包裝精緻,、去餐廳或寺廟時,他們提供你最極致的服務,那種服務和恩賜是無私地將你自己或你的經驗奉獻別人,除日本之外,我目前未曾在其他亞洲國家中體驗過那種精神。我常將它注入我們的故事還有產品設計當中並將其稱之為「初吻(First Kiss)」

Q:去世界各地應該皆感受到不同的靈感吧?

沒錯。例如我非常喜歡去米蘭家具展,然後完全沉浸在當今流行的建築、家具和材料等物件中,對我而言那是巨大的靈感來源,它的CMF (Color、Material & Finishing)會大大影響未來平面或商品設計走向。

mottimes_images_1120171103122616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MOT TIMES
擁有20多年的設計經驗, Ana Arriola的設計足跡曾經在眾多跨國科技品牌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創造出獲獎無數的設計產品。

Q:你在與不同設計團隊和文化融合的過程中曾遇過什麼挑戰?

基於我擁有跨性別的女人和母親等多重身分,我遇過的挑戰或許比一般人想像更多。有些人對同性戀的思想還未必這麼開放,他們需要了解的是,我的需求和其他人一模一樣,無論在能力和技術上皆無不同。

我覺得工作中最大的挑戰在於一種不可見的期望,在日文中即是形容一種內心深處的動力,例如我認為Sony就是典型的日本企業,他們總會不斷奮鬥以達到完美,但所謂的完美,意味著你必須要加長工時……;另外像Samsung更極致!Samsung之所以可以有如今的地位,是因為他們無論在製造、設計、和整個流程設計都有驚人的才能,但我認為他們依然有需向矽谷軟體業學習的地方,因為就算設計出最完美的軀殼外表,若沒有腦袋和靈魂,那麼一切就毫無意義。做設計時,你必須具備整合一切包含工業、軟體設備,使用者體驗等,才能賦予商品生命。

Q:你近日有觀察到使用者的需求上,有發現什麼樣的趨勢嗎?

其實並不在於觀察趨勢,我的設計方面主要是從「使用者導向」(User- Center Design)作為出發點,我們深入去了解顧客的需求與慾望,並嘗試用他們的方式去過生活,所以事前會做各種研究調查,甚至深入他們的家中、辦公室等,以便了解整個生態系統;甚至在有所謂的「使用者導向設計」這個詞出現前,我們每季就都會到世界各地去拜訪,以深入了解在地文化。在Facebook這工作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們設計的東西是要給 「20億人」使用的,這非常有趣,但同時極具挑戰。

mottimes_images_3520171103115411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MOT TIMES
Ana Arriola曾擔任過三星UX視覺和數位家電設計全球副總裁,贏得2017 CES設計大獎的 「The Frame 」三星電視也是由她所領導的團隊所設計。

Q:你是否也會有欠缺設計靈感的時刻呢?

完全沒有!有趣的是,設計如同時尚一樣都會不斷循環,我有個自己堅信的準則,不只是應用在人生中,也運用在創作生涯中,那就是要從人本去思考設計,設計不只必須非常符合人們實用需求,還要像給嬰兒的玩具一樣容易理解和親民。

從一個簡單的觀點來看,創造一個物品就應回歸使用者價值,整個流程從設計一個美麗的物件開始、接著去除多餘的累贅、直到可以滿足形式與功能時,再稍作修飾,讓它成為一種美麗、超乎預期且富有意涵的存在。但更重要的是不要去抄襲他人、要擁有自己的價值與觀點,然後照實的去傳遞。我相信若能維持設計的主導權、方向與方法,你就不太可能會失去靈感,雖然如今已有太多美好的事物存在,但無論是什麼產品,都有改良和重新設計的空間。

Q:你在一個社群媒體公司工作,請分享你對當今社群媒體的觀察,有發現什麼有趣的現象?你個人是如何去使用社群媒體,為什麼?

我認為人們會需要擁有一個網路形象,這可被視為一種視覺門面,做為內容經營者,你必須去思考你個人公開的形象與品牌是如何?將會如何被解讀?你也必須思考該如何去傳遞這些訊息?和它們將會如何被媒體報導?可以說是一種個人內在的呈現。我認為社群媒體在當今社會非常重要,在過去可能僅是用來分享一些文字或影像,但如今,你必需注意的是任何微小的短訊或是視頻等所帶來的可能影響。

mottimes_images_5720171103115430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MOT TIMES
全球第一台懷表型智慧型手機「Runcible Heirloom Electronic」,就是由Ana Arriola過去創辦的Monohm工作室所設計,是介於手機與穿戴式的創新裝置。
mottimes_images_8920171103115418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MOT TIMES
Ana Arriola替zeroº 所設計的「Glance 01」手環,可以看見她簡約中融合中西方設計的設計語彙。

Q:這次來台灣擔任2017光寶創新獎的評審,看到許多台灣設計師的工業設計作品,有什麼心得和建議給台灣的設計師?

看到了台灣設計師們滿載的熱情,他們具備了所有設計師以使用者導向設計所需的條件,但同時也考量到了機械、電子、軟體和製成等方面的問題。

但如果未來他們要再次送件參賽時,可以試著加入更多視覺化且令人讚嘆的故事,闡述他們是如何成就最終的成果,包含他們最初的手稿與雛形、以及中間不斷調整的過程與細節,我堅信那些中間故事如同寶石般珍貴。

Q:簡而言之,你認為設計團隊們必須去思索他們真正想要什麼,並去訴說一個故事?

完全正確,因到頭來,設計就等同在講故事。他們必需具備這樣的藍圖,每個人皆需將自己思考為一個企業體,然後端出各自的觀點,因為這些是投資人所在意的點,你可能可以創造出驚人的新產品,但有時投資人最想投資的卻是「人」,因為人,往往才是不斷創新的關鍵。

Q:你最近有其他的一些新嗜好與熱衷的事物嗎?

我現正努力嘗試打造一個女性服飾的品牌,理想中希望能夠創造一個價格親民如MUJI般,但是卻非常美麗而現代的手工服飾品牌。目前第一個階段的作品集在今年有望完成,希望2018年的聖誕節能上市。也因為深受建築師Zaha Hadid的影響,我是一個參數化主義的信徒,希望能像她一樣師法和複製自然,並將其參數融入設計中,例如先前的PS4的背景流就是由幾何參數構成的。

mottimes_images_5220171103115424
Photo Credit: Ana Arriola:MOT TIMES
Ana Arriola在設計Sony的介面時也以Zaha Hadid的建築作為靈感來源。

Q:請分享一下你的人生哲學

我的人生其實不脫離人本、簡單和真誠等準則,此外,我還一直嘗試成為一個更好的母親。我現有兩女一男三個小孩,我在教養上沒有任何特定準則,也無法參考他人的經驗,因為我的家庭比較特殊,我覺得同時身為同性戀與一位母親,還有許多需去學習。我希望能教育出平衡發展的孩子,像我的大女兒就是個藝術家,二女兒極具運動天分,而我小兒子也對手作非常有興趣,我和我的設計師前任大概有讓他們繼承到我們的DNA吧?(玩笑)

本文經MOT TIMES明日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之瑜

MOT TIMES

MOT TIMES明日誌,以設計洞見未來。華文區最有態度的線上設計媒體,每日定量供應維他命A (Architecture) 與維他命D (Design),建議定期服用,不只醒腦還常保耳聰目明。MOT TIMES明日誌致力發掘全球設計趣聞、觀察國際設計趨勢,且深度專訪全球創意人物、設計品牌經營者,每月並配合活動與講座,推出多元的深度專題。 本專欄由MOT TIMES明日誌編輯群與特約作者輪流執筆,讓讀者隨時掌握全球與台灣設計的趨勢脈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