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 Walks

市區裡的桃花源——巴黎四季的庭園與公園

市區裡的桃花源——巴黎四季的庭園與公園 Ying C.

巴黎人最愛的幾座庭園,都是由義大利梅蒂奇家族的皇后下令建造,她們不僅深刻地影響了法國飲食文化、更將優雅的生活姿態從此留在巴黎人的日常中。

隨著時序進入秋季,巴黎的溫度也開始轉涼。不過前兩週突然有波高溫,結果讓整個夏季都沒什麼體驗到熱度的巴黎人樂得又在戶外多待了一會、享受暖陽。在巴黎人的夏日:l’apéro與野餐時光中,我和大家介紹了巴黎人的夏日最愛活動與私心偏愛的野餐地點,在這篇裡面,想和大家聊聊巴黎的庭園與公園。

IMG_6894
photo credit: Ying C.
大小公園與庭園是巴黎人的最佳休閒去處。

來過巴黎的人都知道,除了塞納河、看不完的美術館與博物館外,巴黎其實是個充滿綠意的城市,幾乎三步一綠地、五步一公園,市中心還有幾個佔地廣衾、各有特色的大型公園。整個巴黎約有490個廣場、公園、花園等,其中只有四分之一是24小時開放的,其他多數晚上會關閉。

由於四季分明、夏季與冬季的晝夜長短差距頗大,巴黎的公園開放時間也隨之有所調整。一般來說,夏季時間是從4月1日至9月30日、冬季則是從10月1日至來年3月底,其中還會細分出4月與9月兩個銜接的月份逐漸過渡。一般開放時間會是早上8點左右,一些大的公園為了便利大家的使用(如晨跑、上班上學需要穿越等)會提早在7點就開放。從4月到8月底的夏季,許多公園會到晚上10點才關門,9月則會提早一小時到9點、緊接著冬季時間開放至8點、到了3月又往後一小時,如此往復迎接夏季的到來。

對巴黎人來說,公園不僅是一個能夠放鬆身心的地方,在熱浪來襲時,公園的樹蔭下也是許多人搶著避暑的選擇註1。早上去運動、晨跑;中午在公園內長椅上午餐、稍事歇息;下午乘涼、發呆、看書;傍晚散步,夏天還能與好朋友一起野餐......許多公園和花園內更有很棒的博物館與美術館,逛一次公園既能充實心靈、陶冶性情,還能親近綠樹與花朵、舒緩緊張的都市生活,也難怪它們會成為許多巴黎人休閒去處首選。

杜樂麗花園噴泉
photo credit: Ying C.
在杜樂麗花園噴泉邊享受暖陽的巴黎人。

說來有趣,其實最被巴黎人喜愛的幾座公園與庭園,都是由來自義大利梅蒂奇家族的幾位皇后下令建造。和馬卡龍、冰淇淋等法式甜點一樣,義大利的貴婦們可真是影響法國文化深遠啊!

位於羅浮宮旁邊的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就是由那位從佛羅倫斯帶了整批廚師、甜點師與最新烹飪技術、器材的凱薩琳・梅蒂奇皇后(Catherine de Médicis)下令建造。她從故鄉佛羅倫斯聘請了園林設計師,以義大利文藝復興風格設計了這座庭園,裡面有噴泉、迷宮等,甚至有葡萄園。到了路易14時期,著名園林設計師André Le Nôtre註2將杜樂麗花園改成法國式庭園,並在1667年首次對公眾開放,法國大革命之後成為公園。如今在杜樂麗花園中不僅能於綠意中漫步、在噴泉邊閱讀;夏季時有遊樂設施進駐、冬季還能登上摩天輪一覽巴黎市區風光。喜愛藝術者也能信步抵達Jeu de Paume現代美術館(Galerie nationale du Jeu de Paume)與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欣賞現代攝影與影像展覽、沈浸在莫內(Claude Monet)巨幅睡蓮畫作的藍紫色夢境中。

杜樂麗花園2
photo credit: Ying C.
秋日的杜樂麗花園宛如批了金色的外袍,有著另一番炫目的景象。
盧森堡公園1
photo credit: Ying C.
被巴黎人暱稱為「Luco」的盧森堡公園,樹林中散落著巴黎公園知名的綠色鐵椅,像散場電影的座位。

被巴黎人暱稱為「Luco」的盧森堡公園(Jardin du Luxembourg與位於其中的盧森堡宮(Palais du Luxembourg)則是由同樣來自佛羅倫斯梅蒂奇家族的瑪麗皇后(Marie de Médicis)思鄉所建。公園內的梅蒂奇噴泉(Fontaine Médicis)是最著名的景點,噴泉前的雕像,是依古羅馬詩人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Ovid)知名作品《變形記》(Metamorphoseon Libri)第13卷中的女仙Galate與牧羊人Acis的愛情故事所建。長長的水池邊矗立著整齊的花壇,葉間篩下的光影在水中搖曳,巴黎公園著名的綠椅上坐著或寫生、或聊天、或沈思的巴黎人,時光就在綠影中凝結。

盧森堡公園2
photo credit: Ying C.
盧森堡公園的梅蒂奇噴泉,綠蔭中掩映著閃動的水光,是公園中最知名的景點。

盧森堡公園中央的噴水池是巴黎小朋友童年共同的記憶,這裡可以租借木製小帆船,在水池上用長木竿推著玩。顏色鮮豔、乘風在水池中恣意行駛的小帆船,與旁邊在水上晃晃悠悠的小鴨相映成趣。除了玩帆船之外,小朋友在這裡還能騎馬遊園、租借玩具,大人也有很多體育文化活動可以參與,諸如西洋棋、橋牌、網球、手球等。盧森堡公園內有個美術館,總是有看不完的展覽,連公園外圍的欄杆上也總是舉辦攝影展,光是從公園外面經過,都能隨手補足心靈養分。

盧森堡公園3
photo credit: Ying C.
盧森堡宮前的噴泉,是許多小朋友與他們的帆船玩伴一起度過愉快午後的遊樂場。
植物園1
photo credit: Ying C.
植物園中的大溫室,栽種著許多珍奇的熱帶植物,冬天也是一片綠意盎然。

位於五區的植物園(Jardin des Plantes就更有趣了,既然是巴黎市的植物園,綠樹與花叢是基本配備,這裡不僅有巴黎市內最知名的幾株櫻花樹、大溫室(Grandes Serres)展出熱帶植物,還有數個屬於自然史博物館(Muséum national de l’Histoire naturelle)的大型館區,如演化博物館(Grande Galerie d’Évolution)、古生物學與比較解剖學博物館(Galerie de Paléontologie et d’Anatomie comparée)、礦物學與地質學博物館(Galerie de Minéralogie et de Géologie)、植物學博物館(Galerie de Botanique)與動物園(Ménagerie, le zoo du Jardin des Plantes)。其中最值得一觀的是陳列了各種恐龍、人猿與古生物化石的古生物學與比較解剖學博物館。這是我在巴黎最愛的博物館之一,挑高兩層樓的建築,有如生物大遷徙般的陳列方式,光是進入展廳就會為之屏息震撼。

植物園2
photo credit: Ying C.
植物園中的古生物學與比較解剖學博物館令人震撼的收藏品與陳列方式。
皇家宮殿花園1
photo credit: Ying C.
四季都美不勝收的皇家宮殿花園,枝頭的木蘭花宣告春天的來臨。

在巴黎市中心還有幾個我非常喜歡的花園與公園,其中之一是皇家宮殿花園(Jardin du Palais Royal。圍繞著花園與噴泉,兩邊有成行的綠樹環抱,分明的四季讓這裡無論何時都有可觀之處。春天桃紅色的木蘭花會搶先新芽在樹梢上綻放、夏日在枝頭跳舞的葉片宛如一個個歡快的音符;秋季各種色階的金黃輕柔地裹住大地,像在冬天來臨之前先織好一席錦被,讓接下來的枯葉空枝能一逕維持倔強清冷的姿態、也為隔年的草木萌動留下念想。從2016年開始,皇家宮殿花園更成為巴黎最具詩意的花園,魁北克籍的雕塑家Michel Goulet在此與「Poesie is not dead」的創辦人François Massut合作註3,將巴黎公園經典的綠椅兩兩相對鑲嵌,精選20位知名現代詩人的作品鐫刻椅背,遊人只要將自備的耳機插入椅子上的耳機孔,這些詩句便會自然流淌至耳廓中。

皇家宮殿花園2
photo credit: Ying C.
坐在特殊設計的「Les Confidents」詩句座椅上談心的巴黎人。

另一個則是國家檔案博物館Musée des archives nationales,原Hôtel de Soubise)的花園,這裡是市中心鮮為人知的秘密角落, 裡面花木扶疏、小徑蜿蜒曲折,轉了個彎又別有洞天。我每回經過瑪黑區都會繞來這裡坐坐。明明就在市中心、卻又將市區的喧囂完全隔絕在外,說是桃花源也不為過。

國家檔案博物館花園1
photo credit: Ying C.
鮮有人知的國家檔案博物館花園,是我的秘密花園。
秀蒙丘公園
photo credit: Ying C.
佔地廣大、還有各種庭園造景的秀蒙丘公園。

除了以上介紹的幾個公園庭園外,8區的蒙索公園(Parc Monceau是巴黎首座英國園林19區的秀蒙丘公園(Parc des Buttes-Chaumont)有中式庭園、瀑布假山,還能俯瞰巴黎市14區的蒙蘇里公園(Parc Montsouris有大湖、拱橋、斜坡綠地;西邊的布隆森林(Bois de Boulogne藏有路易威登美術館(Fondation Louis Vuitton、甚至近郊知名的蘇鎮公園(Parc de Sceaux擁有大巴黎區最大櫻花林等,都因為不同的特色與位置,各有各的支持者,更別提那些藏在社區與博物館中無數個迷人小公園。

蘇鎮公園
photo credit: Ying C.

生活在巴黎,此時、當下就如夏日麗陽,又何需懷想因不可得而美好的彼方?

註1. 由於巴黎處於溫帶,一般家戶與商店是沒有冷氣的,許多人連風扇也沒有,因此每到熱浪來襲時超市風扇會賣到缺貨、街上寥寥數家有冷氣的商店也會成為大家流連的去處。而對於家中沒有冷氣也沒有電扇、或甚至公寓位於頂樓宛如烤箱的人來說,反而在公園有樹蔭處待到太陽下山、溫度降低後再回家,會比整晚都在家裡蒸烤來得舒適。

註2. André Le Nôtre(12 March 1613 – 15 September 1700)是法國知名的園藝家、庭園設計師、景觀建築師,代表作品除了杜樂麗花園外,還有巴黎近郊香提城堡(Château de Chantilly)、楓丹白露宮(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沃子爵城堡(Château de Vaux-le-Vicomte)與凡爾賽宮(Château de Versailles)的庭園。他的庭園風格體現了法式庭園(jardin à la française)的盛世風華。

註3. 這個有趣的藝術計劃名為「Les Confidents」,「confident」在法文中既有知己、密友之意,也代表法國第二帝國時期發明的一種S型雙人椅,能讓兩人相對,方便相互傾訴密談,因此又稱「conversation」(談話)、「vis-à-vis」(面對面)或「tête-à- tête」(單獨談話、促膝談心)。在皇家宮殿花園中的這些椅子便是使用這種設計。這個計畫的目的是為了將「詩」去神聖化、以及讓「讀詩」這個通常被視為菁英形象的行為更為普及。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Ying C.

甜點人,巴黎養成。以甜點、攝影與文字穿梭巴黎與台北兩地。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