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n Who Laughs

黑暗騎士小丑臉上刀疤背後的故事和現實世界中類似行刑手法

07 Oct, 2017
黑暗騎士小丑臉上刀疤背後的故事和現實世界中類似行刑手法 Photo Credit: The Dark Knight

2008年重開機後的《黑暗騎士》掛在小丑臉上的已經不是漫畫中象徵性的「笑容」,偏好寫實風格的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索性把貨真價實的黑道酷刑——「Glasgow Smile 格拉斯哥的微笑」——所造成的恐怖傷口放到希斯萊傑臉上。

《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中希斯萊傑(Heath Ledger)扮演的小丑有千百種離奇說法解釋他如何得到臉上那個恐怖的微笑。小丑用這些毛骨悚然的故事來,但這道疤痕背後的真實犯罪故事更嚇人。

被割開臉的法國男童

「小丑的靈感來源是電影《笑面人》(The Man Who Laughs)中的德國演員Conrad Veidt。這個發生在17世紀末法國的吉卜賽幫派故事改編自雨果的小說。這些吉卜賽幫派會互相突襲對方的營地,割開兒童的嘴,從一邊耳朵割到另一隻耳朵。這些孩子長大之後臉上就會出現極為恐怖的傷痕。」蝙蝠俠漫畫的創作者Bob Kane在首訪時說過。

manwholaughs
Photo Credit:The Man Who Laughs

《笑面人》中被割開臉的男童最後流落到馬戲團賣藝,直到他原本的貴族身世引起注意。這部電影原本應該要是文藝愛情片,卻因為笑臉造型太過恐怖而名譟一時,成為「鐘樓怪人」式的經典恐怖電影人物。

於是Bon Kane替蝙蝠俠漫畫的第一反派小丑安裝上了同一個恐怖笑容。只是笑面人是被人惡意手術割開臉,而小丑是自己主動動手術把「笑容」裝上去。

1989年電影《蝙蝠俠》(Batman)中Jack Nicholson扮演的小丑基本上忠於漫畫原著的設計。

格拉斯哥的黑道酷刑

2008年重開機後的《黑暗騎士》掛在小丑臉上的已經不是漫畫中象徵性的「笑容」,更偏好寫實風格的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索性把貨真價實的黑道酷刑——「Glasgow Smile 格拉斯哥的微笑」——所造成的恐怖傷口放到希斯萊傑臉上。

1skinr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

格拉斯哥是以暴力犯罪知名的英國城市,尤其刀械犯罪率始終居高不下。1920年代左右,格拉斯哥街頭的混混開始流行這種泯滅人性的行刑方式,如同《笑面人》情節曲一般把被害人從一邊耳朵割到另一邊耳朵。有時候甚至還不是用尖銳的刀子,而是就地取材的玻璃酒瓶。

事實上曾經演過《英雄本色》(Braveheart)和《神鬼戰士》(Gladiator)和電視影集《飆風不歸路》(Sons of Anarchy)的英國演員Tommy Flanagan本人就是格拉斯哥微笑的受害者之一。他年輕時在格拉斯哥的酒吧當DJ,某天離開酒吧時遭到幫派份子襲擊。仔細看他在電影畫面中仍可見明顯的疤痕。

Braveheart
Photo Credit:Braveheart

足球混混的都會傳說

這個格拉斯哥冠名贊助的酷刑,在1970年代左右被另外一群惡名昭彰的街頭混混再次「發揚光大」,也因此得到新的城市冠名——「Chelsea Smile 雀兒喜的微笑」。

支持雀兒喜足球隊的足球幫派「Chelsea Headhunters」(雀兒喜獵頭族)會在球賽結束後在球場內外滋事,尋找容易下手的敵對球迷幹架,然後以割開一方的臉作為整晚的高潮。他們有時候甚至還會在行刑後再對受害人拳打腳踢,以使受害人忍不住大聲哀號,而讓嘴巴上的撕裂傷更加惡化。有許多受害人根本就是哀號中當場死亡。

隨著這群混混年紀老到不能滋事,加上足球場陸續更新後龍蛇雜處的站票區成為歷史,雀兒喜獵頭族慢慢成為都會傳說。比如流傳在學童之間的校園謠言說雀兒喜獵頭族會駕著藍色小巴巡迴出沒各個學校,逼問學生是否支持雀兒喜隊,如果答錯就會受到割臉酷刑。

鬥陣俱樂部的入會儀式

《黑暗騎士》從未交代小丑臉上這道疤痕的真正來源。我們永遠無法得知他是被蝙蝠俠或是誰施以格拉斯哥酷刑割開他的臉,抑或者是像《殺手阿一》中的SM狂垣原那樣自願受虐甚至自行動手割開自己的臉。

ichi-the-killer-1160x1647
Photo Credit:Ichi The Killer

不過網路上有個引人入勝的神推理,認為也許小丑臉上的傷痕根本不是割傷:

仔細比對《黑暗騎士》中少數沒有上妝的Heath Ledger臉上的傷口,和《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中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展示自己經歷俱樂部儀式——被化學物質腐蝕的手上傷痕,兩個畫面幾乎是一模一樣。

76389_552913614719038_583592940_n

Photo Credit: The Dark Knight

除了懶惰的特殊化妝術之外,是不是有可能小丑也加入過鬥陣俱樂部,經歷過化學腐蝕這一關,留下相仿的勝利傷痕?

wait-is-this-how-the-joker-really-got-hi
Photo Credit:Fight Club

「第一塊肥皂正是從英雄的灰燼中製造出來的。要像那些被發射到太空中的猴子一樣死得其所。沒有痛苦、沒有犧牲,我們如何成得了大事!」這種難以區別到底是Brad Pitt在說話還是Heath Ledger在說話的台詞,證明了兩部電影之間或許真的有什麼微妙的連結。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葉郎

自由(不)工作者、電影成癮者以及資訊焦慮重症患者,開設Facebook粉絲專頁「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記錄自己的電影、音樂、文化資訊焦慮病灶,並採用秘傳民俗療法「電影冷知識」試圖療癒老電影鄉愁。 「葉郎: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http://fb.com/dr.strangenote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