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 of Primitive Senses

還原被森林淹沒的舊建築,「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開啟另一種對空間的想像

02 Oct, 2017
還原被森林淹沒的舊建築,「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開啟另一種對空間的想像 Photo Credit: Johnny Hu

自然洋行團隊每天都會派人來「少少」清掃澆水,起初在打掃過程中感受到了一種無以名狀的徒勞感,今天清潔完了明天又馬上恢復原狀,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心境卻又轉換,反倒能平靜面對一種生命的常態循環——在達到整潔的那個時刻當下,你知道樹葉終將再次落下,如同太陽明日仍舊升起等一樣自然反覆。

陽明山至善路上經過了一整排釣蝦場,在三段下車,一時找不到究竟哪條小徑,在來回探望了一會,才找到信件中所說的階梯往上爬,突然這碩大的網狀建築物就赫然現在眼前。

DSC01005
Photo Credit: Johnny Hu

透過扇門進入到空間裡頭,其實並沒有完全進入到「室內」的感受。

之前曾看過一些科學研究說人只要穿過了門,腦袋的認知就會隨之改變,但在這其實不算小的研究室裡我卻還是覺得和室外的環境連接著,或許是內部到處都以開放式及落地玻璃組成,外頭景觀一覽無遺絲毫沒有被所謂的空間所阻隔著。我探頭探腦地四處張望了一下:一盤收集蟬殼的淺箱子、旁邊有手作蠟燭及培養皿、許多生鏽的椅子、一張樸實的大木桌,後頭的落地窗將森林毫不保留地呈現出來……明明身處在山中卻意外地也沒覺得空間哪邊突兀或多餘。

DSC00988
Photo Credit: Johnny Hu
DSC00983
Photo Credit: Johnny Hu
DSC00961
Photo Credit: Johnny Hu
DSC00992
Photo Credit: Jill Liu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於2014年成立,原本是一間廢棄已一段時日的咖啡廳,現由「自然洋行」這間建築事務所設計及營運。當初起源為團隊剛好進入一個空檔,檢討在設計領域裡頭其實有許多的精力都花費在評估上,思考著如果將這些時間用在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上面,說不定更加有趣。

而因緣際會下遇見了現在「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這塊基地,在不斷地嘗試及思量中,從流浪貓註1開始給予的動力,再反問自身那樹呢?植物又如何呢?正因為它們都傳達了一種能療癒人心的能量,所以「自然洋行」調整了命題,簡化為「原始感覺」,究竟這些天然物啟發了我們的是什麼?從外在反思到人本身,這成為了「少少」的起因。

DSC00962
Photo Credit: Johnny Hu
DSC00991
Photo Credit: Jill Liu

對於「原始感覺研究室」的輪廓,坦言當時在構思名稱的時候其實十分煎熬,「原始感覺」的來源是團隊得知在日本長野縣有個《原始感覚美術祭》,由於只是小型規模的藝術祭且經費有限,每個藝術家只能透過當地自然環境現有的素材來創作。藝術家們的作品卻讓整個團隊感到十分震撼,由有機物質構成的作品並無法存在許久,過段時間後就再次消逝在自然之中。但透過照片,卻和他們的心引起了共鳴,於是決定挪用了這精神來發展少少的原始感覺。不過原始感覺對於不同背景文化的人詮釋方式也不盡相同,團隊一直希望可以使這個概念充滿開放性讓每個人自行解讀其涵義,或許就如同我路途上時所快轉的一些思緒般。

DSC01006
Photo Credit: Johnny Hu

「少少」有時會主動找其他單位合作舉辦活動,並不是想將檔期排滿營利,而是冀望找到對的人來,營造好的質量,但平常時刻並不接待一般訪客拜訪。

問起有無令人特別印象深刻的活動呢?這次和我們聊天的凡榆於是帶我們上了二樓,嚴格來說算是一個架空的層面,可以俯視整個一樓,她說有時會有瑜伽的活動,也有次有學生租賃這兒過夜打坐冥想。我心想著這邊夏日晚間應該蟲鳴十分美妙,真想躺在二樓住一晚看看。凡榆接著提起「少少」也舉辦過不少婚禮,婚禮對團隊而言也是一種屬於原始的儀式,透過兩個人的結合把「無用之物」帶入生命,婚禮是神聖且對當事人充滿意義的一套過程,而許多伴侶來到這邊後會透過自己親自的感受來選擇舉行的方式細節:在樹下證婚、選用蠟燭照明、陽光照射等,許多傳統或儀式性的東西在理性社會依舊延續著,與所有親朋好友見證之下進行,而「少少」也以旁觀者的身份參與了這些時刻。

DSC00964
Photo Credit: Johnny Hu
DSC00994
Photo Credit: Johnny Hu

由於在「少少」之前此處已經閒置許久,當時週遭的森林已經幾乎淹沒了這棟建築。森林對於都市人來說或許聽起來很療癒放鬆,但當你真實面對一座森林時,其實必須帶著敬畏的心情,因為森林對人類並不友善。團隊每天都會派人來「少少」清掃澆水,起初在打掃過程中感受到了一種無以名狀的徒勞感,今天清潔完了明天又馬上恢復原狀,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心境卻又轉換,反倒能平靜面對一種生命的常態循環——在達到整潔的那個時刻當下,你知道樹葉終將再次落下,如同太陽明日仍舊升起等一樣自然反覆——很多基本簡單的事物,也充滿著許多深奧的意義在其中,這對於團隊的所有人是一個很大的啟發,學會用柔軟謙卑的態度來面對自然。

DSC01001
Photo Credit: Johnny Hu
DSC01002
Photo Credit: Johnny Hu

「少少」一開始其實想以很建築的方式出現在這個基地,但幾番嘗試規劃後都覺得不對勁,進而思考究竟建築該是主角還是自然,最終團隊將主導權還給了森林。主體皆以常見農業網室搭造而成,凡榆說由於台灣有大量種植蘭花的緣故,在網室這部分的技術已相當成熟,材質輕盈也容易拆卸,所有材料可以在一天之內被移除,不像水泥建築衰敗的速度十分緩慢,一切來去皆是自如的。從她身後的網室依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外頭一片綠意,幾隻空蟬殼依舊掛在網上,除了室內的清一色大地色系外,唯一所剩的就是那片偌大的綠。空間裡頭有幾棵大樹被保留著,網室靜靜地開了個洞讓大樹伸展過去,陽光從網照射進來,剛好照在樹根處,「少少」是被森林所輕輕擁在懷中一片自得的天地。

DSC00994
Photo Credit: Johnny Hu

提到未來計畫,「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並無打算非要侷限在此處此地持續下去,而是希望能透過這處,呼喚他人來延伸「與環境共好」的概念——深入當地民生風情、自然環境,將這些古老智慧保存在這片未知的地域,再思考如何用合宜的方式來發展,避免不當的開發——現在台灣全區都市化難以避免,到底怎樣的開發是對環境有利,對當地居民也有幫助,這是「少少」想透過原始感覺研究室丟出來的問題,讓大家能用更積極的態度來思考這件事情。

也曾經有許多國際專業建築團隊、氣候專家或土地開發商來到「少少」交流,探討各自面對的土地問題,如果只是空想通常會造成環境不可逆轉的傷害。讓人與大自然之間的主從關係界線消失,如何享受大自然的美好也同時維護它,這是「少少」主要想傳達的核心價值。

DSC00985
Photo Credit: Jill Liu
DSC00982
Photo Credit: Jill Liu
DSC00998
Photo Credit: Johnny Hu

空間裡物件並不多,多是必備的桌椅及碗盤水杯等,在搭建「少少」的過程中團隊不斷來回思考,人究竟實際上需要多少物質才剛好?

成立三年之間,沈澱自身的想法來反覆斟酌,也啟發了團隊很多其他建築計畫的靈感和態度的轉換,用更輕柔的方式來面對計畫與如何與業主達到平衡。觀察著空蟬殼時,凡榆從角落拾起了個蜘蛛空殼遞過來,剛剛才在外頭洗手間被掛在馬桶的蜘蛛嚇了一跳,而我並不知道蜘蛛也會脫殼。到此訪談結束,心想不好意思再干擾人工作,於是連忙告別,凡榆說歡迎繼續待著並笑笑地回答說,現代人,太緊繃了。

註1. 同時期,自然洋行團隊也十分巧合地撿到很多隻流浪貓,這樣的契機讓他們開始反思「不求回報去幫助」的心,而發展出了一個「貓美術館」的構思。「貓美術館」透過觀點轉換,不以中途之家或收容所出發,而是期望用進入美術館看展覽的心情來觀望動物的世界。但後期和一些專家及組織做了一些流浪動物的研究後,發覺流浪動物議題的核心十分複雜,由於並不單只是在探討動物本身,也牽扯到與人之間的連結,而人的本性在於自身問題未解決之前,很難無私地將資源去分享給其他物種。這其實已超越了設計公司所及的範圍之外,所以又再轉了個念回到本業之上,用美和設計的方式來講述事情,將原先「貓美術館」的概念再重新演繹。

DSC00996
Photo Credit: Johnny Hu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Johnny Hu

最近熱到每天都覺得要中暑脫水而亡,很懶得和人約,僅此公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