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tional Shoemaking Craftsmanship

鞋匠的初心:鞋壞了就該修好繼續穿,這是製鞋本身的文化

鞋匠的初心:鞋壞了就該修好繼續穿,這是製鞋本身的文化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一雙皮鞋保養得好的話可以穿上很久,而皮質的最大魅力也就在於可以長久地使用。現代人鞋子穿壞了通常就扔掉了,修鞋的店鋪和工具也越來越難找到,但在以前,鞋子都是修了再穿、穿壞了再修的,這才是製鞋本身的文化。

文字:Ben Cheung

第一次見到勝川永一先生的時候,就能感受到他獨有的鞋匠氣息,而在短短的聊天過程中,又能感受到他沈穩內斂之外,風趣幽默的一面。從對英式的鞋子產生興趣,到特地跑到英國留學進修做鞋,還有過一段為Paul Harden工作的經歷。回國以後又被Dover Street Market 、伊勢丹男士館、Studious等單位相繼相中,擁有著豐富的個人履歷,在日本業界也有一定地位的勝川永一先生,一直保持著低調的作風,10多年來始終如一地專注於造鞋,始終保持著作為鞋匠應有的初心。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勝川永一先生多年來堅持H?Katsukawa出品的每一對鞋都要由自己親手打造,每一次與不同品牌的合作也親力親為給出嶄新的設計方案。而位於東京中目黑區的唯一店鋪,卻是一間專門修鞋的店。我們想,勝川永一、H?Katsukawa 這兩個陌生的名字也是時候讓愛鞋人的認識認識了。

勝川永一( Eiichi Katsukawa )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H?Katsukawa 品牌主理人 / 鞋履設計師

H?Katsukawa是由勝川永一於2007年正式成立的個人品牌,以制作鞋履為根本。H?Katsukawa的鞋子在保留英國制鞋傳統的同時,也求突破創新,為鞋履增添新的生命力。所有的鞋子均由主理人親手打造,常以「Nibe Leather」這種「最接近生命的皮革」來完成,舒適度與設計都備受肯定。H?Katsukawa先後被Dover Street Market 、伊勢丹男士館、Studious、Pitti Uomo等單位相中,展開不同程度的合作。

「我覺得作為一個匠人,做鞋子其實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每當我做完一雙鞋呈現在大家面前,都像是在給大家一個驚喜。」

H.Katsukawa詼諧的「香煙插鼻孔」logo是怎樣來的,背後有什麽含義?

那其實是一個魔術師的形象。為什麽會選擇一個魔術師來作為logo呢?這是因為我覺得作為一個匠人,做鞋子其實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每當我做完一雙鞋呈現在大家面前,都像是在給大家一個驚喜。就像魔術師,背後可能為了這個魔術表演付出了很多心血,辛苦練習,就是為了在舞臺上給大家一個完美的呈現。做鞋子的過程就像是一個魔術,所以就用魔術師的形象來作為logo。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今後會有服飾系列嗎?我看見這件T-Shirt十分有趣,聽說Beams也選了?

其實出這些T-shirt也不是出自我個人的主意,我個人還是以鞋子為中心。這次主要是因為周圍很多人會問說這個logo很有趣,要不要做印花T-shirt?所以就出了這個系列。之後可能會想出一些橫條紋的海環衫,或者一些小logo的單品也很好玩。但因為其實我也很喜歡襯衫,所以說不定也會出襯衫(笑)。所有的作品還是會堅持Made in Tokyo。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Made in Tokyo」具體是指什麽?

就是無論是鞋子還是衣服,程序、工藝等等的都希望在日本完成,這對我來說是根源。因為做東西這件事情是非常有趣的過程,當然也是非常辛苦和費時,而我的作坊離我家有一個小時的路程,就算不是鞋子,做任何其他東西在程序、時間上都需要投入更多,但是我非常享受這個過程。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以Nibe Leather創作出的「Return to the soil」主題鞋款,被英國北安普頓博物館列為藏品

「 Comme des Garçons 與我聯系時是想做一個沒有過的、嶄新的東西,理念主要是想將傳統的部分和新的部分結合,也考量到左右腳可以交換穿的這樣一個新的想法。」

很多讀者可能很多都還沒有接觸過你的作品,可否簡單給大家介紹一下你以往的合作項目?

與Dover Street Market的合作開始是因為2006年的時候,一個做stylist朋友在一本叫《 裝苑 》的雜誌上有了關於我的鞋子的初次報導,之後Comme des Garçons就來跟我聯繫,說很喜歡這雙鞋。2007年,我就拿著這第一雙Nibe Leather材質的鞋去找United Arrows的店長,他覺得很好,就跟我下了100雙的訂單,H?Katsukawa也是從這時候正式建立起來的。

到與Comme des Garçons的真正合作是在2012年的時候左右對稱的那雙鞋,當中是經歷了5年的時間才有這第一次的合作,但第一次就是與川久保玲的主線合作,這真的很令人難忘。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2012年與Comme des Garçons合作的左右對稱鞋履

在你眾多的合作項目中,能舉一個最深刻的說說整個流程和成果嗎?

其實印象最深的還是跟Dover Street Market的這個鞋子,因為從開始到實現花了五年時間。我個人很喜歡Comme des Garçons,我一直都很憧景能與他們合作,可能也是因為這個,所以我的印象特別深。Comme des Garçons與我聯繫時是說想要做一個沒有過的、嶄新的東西,理念主要是想將傳統的部分和新的部分結合,也考量到左右腳可以交換穿的這樣一個新的想法。雖然現在可能有很多類似的產品,但在當時是一個完全嶄新的素材。

你那麽多年都沒有刻意宣傳H?Katsukawa,當中有些什麽原因呢?接下來在這方面會加強嗎?

我覺得我是一個「手作者」,就是一個做東西的人,而對於宣傳或者PR這方面我是非常不擅長的。對於中國市場,像遇到24 Press Room這樣的夥伴真的是一件非常高興的事,之後也會加強這個部分。現在也有和其他品牌合作,漸漸讓自己品牌出現的次數增加,我自己在宣傳方面也會變得更加積極一些。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你的鞋款都是一些經典的英國鞋款,和你曾在英國為Paul Harden工作的經歷有關嗎?

其實與他沒有特別的關係。雖然Paul Harden也很注重傳統和手作,但他對我的影響並不在此。真正對我造成影響的是我在英國留學的經歷。我本身很喜歡British Style,可以說完全是由於我個人內心的偏好,所以才做一些經典的英式鞋款。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可以分享一些關於學習做鞋的經歷嗎?你在英國留學的經歷與這相關嗎?

雖然我在去英國之前也有知道一些關於製鞋的基本知識,但實際上入門的步驟和過程真的很多,對於初學者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在日本上完大學之後,就到SHIPS(日本買手店)裡頭當店員,那時在店裏看到一雙英式的鞋子覺得很有興趣,之後就到Shoe Factory in Japan(一家製鞋工廠)做了4年銷售員,然後才去英國進修學習制鞋,再來就是為Paul Harden工作了。

我在2004年的時候回國,在伊勢丹做鞋子的修理工作,但覺得好不容易去英國學做鞋,回來只修鞋有點不甘心,於是那時工作完回家就開始做鞋,因此有了第一雙Nibe Leather材質的鞋。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Debut work in 2006

很難想象以你這麽害羞的性格會主動去找United Arrows的店長呢。

當你做了一個覺得一定要給人家看到的東西,或者說一定要公諸於世的東西的時候,就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驅使你去做這樣的事情。這時候真的像拼了命一樣呢(笑)。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 鞋子本身就應該是壞了能夠修理再穿的,在我們父母的年代,大家都是鞋底壞了回去修,然後再穿,這其實是鞋子本身的文化。」

Nibe Leather這個物料的特別之處在哪?製作工藝上比起一般的皮料有什麽區別?

第一點是,我普遍都是採用皮革的內面,這更加接近物質素材本身的樣子,但表現出的會是與平常採用外面截然不同的神態,是一種不同的呈現方式。第二點是,我會更加尊重自然的表現手法,尤其是皮的處理方面,我是用一種天然的植物來做處理,與現在許多化學工業的成分和用料是不太一樣的。 第三點是,像這次indigo的系列就採用傳統染色方法「白鞣し」,這種方法現在比較少用,製造出來的會是傳統劍道服飾那樣的藍色。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聽說你位於東京中目黑區的店無論什麽品牌的鞋子都可以維修,而 H?Katsukawa 這個生膠底更是花點錢就可以循環再換,這種鞋匠精神讓大家很感動。但我很想知道你在商業上的考慮,難道不怕鞋子總是穿不壞的話,就沒有新生意了嗎?

我現在開始覺得好像有點不好了(笑)。但我的初衷就是鞋子本身就應該是壞了能夠修理再穿的,在我們父母的年代,大家都是鞋底壞了回去修,然後再穿,這其實是鞋子本身的文化。

特別是皮鞋,保養好的話可以穿很久,皮質的最大魅力就在於可以長久地使用,同時也對環保有很大貢獻。現在很多人鞋子穿壞了可能就扔掉了,修鞋的店鋪和工具也比較少。作為一個做鞋人,我還是希望把這個信息傳達給大家。像是英國有很多專門修鞋的店,現在日本修鞋的店也有在增加,而我很希望把這個文化帶到其他地方。

hkatsukawa-president-eiichi-katsukawa-in
Photo Credit: HYPEBEAST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