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 of Crosses

一張照片讓我走上這趟朝聖之旅:20萬個十字架打造出來的平靜山丘

10 Aug, 2017
一張照片讓我走上這趟朝聖之旅:20萬個十字架打造出來的平靜山丘 Photo Credit: Johnny Hu

之前偶然間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張照片,馬上讓我眼睛睜得老大,心想:「這到底是什麼啊?也太瘋狂了吧!」一搜尋顯示是立陶宛第四大城市——修雷(Šiauliai)郊區名叫「十字架山」(Hill of Crosses)的地方。「這實在太誇張了,」就一個人行囊整理整理,也懶得約人作伴,獨自來朝聖此處。

「我剛剛訂了客運車票,下週一要去旅行一週。」

「嗯?這次又要去哪邊?」

「立陶宛。」

「蛤?立陶宛在哪邊?」

「以前地理課本上不是有提到過什麼『波羅的海三小國』嗎?就在那呀!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啦,反正就去看看吧。」

居住在歐洲的時期,每每找到休息空檔時,就會打開地圖來研究歐洲版圖。當這回正思索著下一個地點時,腦袋就突然蹦出來這個曾經佔據你一點腦容量應付考試的專有名詞。

79950003
Photo Credit: Johnny Hu
79950010
Photo Credit: Johnny Hu

因為抱持著能省一分錢就是一分的心態,就訂了只要20幾歐元,從柏林出發,搭上需耗費17個小時才能抵達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的客運。下午兩點忐忑地上車出發,橫跨整個波蘭,中途只有在兩三個奇怪的地點休息15分鐘,車掌阿姨每次說明都講著三種不同語言,還要收走你的護照。而也不知道是怎麼打發時間的,在熬過這漫長的巴士之旅後,終於在日出之時,早上七點,抵達維爾紐斯。

IMG_3698
Photo Credit: Johnny Hu
IMG_3710
Photo Credit: Johnny Hu

但其實首都並不是我來立陶宛的主要目的。

之前偶然間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張照片,馬上讓我眼睛睜得老大。心想:「這到底是什麼啊?也太瘋狂了吧!」

一搜尋顯示是立陶宛第四大城市修雷(Šiauliai)郊區-一個名叫十字架山(Kryžių kalnas/英文:Hill of Crosses)的地方。「這實在太誇張了,」就一個人行囊整理整理,也懶得約人作伴,獨自來「朝聖」此處。

修雷
Photo Credit: Johnny Hu

從維爾紐斯搭乘境內巴士抵達修雷,看著一堆立陶宛文完全不知道怎麼發音,我利用住宿地方的Wifi查到了公車路線,坐上了比現在台灣鄉間看得到還老舊的公車。

立陶宛真的不是個熱門觀光地,從維爾紐斯到修雷的三天中,只在首都的某間博物館看到一個韓國家庭,其他完全沒有亞洲面孔,所以在車上時大家都用很狐疑地表情看著我,有位類似遊民的伯伯一直要試著跟我溝通,在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刻,有位阿姨大概猜也猜得到,到了接近十字架山最近的站牌時,她比手畫腳地和我說:「妳下車的地方在這邊!」

20677068_10213002674756771_365581980_o
Photo Credit: Johnny Hu

然後我就在一個無盡草原,五月夏日豔陽高照下,站牌只是一根有巴士符號的柱子的地方,下車了。

公車站牌距離十字架山有2公里多,我沿著草原中間的柏油路一直走一直走,路上偶爾有車呼嘯而過,心裡還胡亂揣摩了一下如果遇到綁票該怎麼辦,胡思亂想約莫30分鐘後就看到右前方有一坨不知名的物件群立——抵達十字架山。

猜想不知道的人隨機來到這個地方,可能還以為這是什麼奇幻電影搭的場景之類。

其實外頭有個很現代的旅客服務中心和一整排的攤販販售著各式各樣的十字架,「真的會有很多天主教徒特地前來嗎?」、「放了十字架人真的就可以獲得些許的救贖?」和「哇,和照片上面看起來一樣壯觀。」等各種雜亂的想法在腦中裡迴盪。

入口有個雙語標示說明著十字架山的故事,其實來由已不可考,有一說是19世紀初立陶宛被俄羅斯帝國併吞,人們為悼念起義反抗的烈士而在此放置十字架,並獲得心靈上的撫慰來面對戰爭。

20645600_10213002674676769_44105067_n
Photo Credit: Johnny Hu

此處曾是軍事埋葬屍體處(也有資料說曾是某個城堡),後來越來越多人因為信仰緣故都前來此處朝聖,十字架就累積到現在這樣的規模;另一說則是人民認為此處是神聖地,在這放置十字架祈求平安、健康。

維基百科上說此處放置了超過5萬個以上的十字架,但由於實在有許多各式各樣、大小不一(小到像是項鍊、配件)的十字架難以精準計算,實際上看起來感覺似乎比網路上說的更多。根據立陶宛國家網站的說明,2007年時的十字架數量就已超過20萬個。

這座十字架山其實因為歐洲歷史的變遷經歷了許多風波。

從一開始19世紀前中期反俄(此說法對我來說較可信)——到一戰結束後人民聚集於此緬懷死去的親人——再到二戰結束至冷戰後蘇聯解體前,立陶宛人民一直視這邊為精神、信仰及傳統的中心地,即使蘇聯當局曾數次試圖將此處移除,甚至揚言要蓋水壩將此處淹沒,仍無法阻擋人民過來放置新的十字架。而到了1991年蘇聯正式承認立陶宛為一獨立國家,1993年大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到此拜訪,十字架山吸引了更多民眾前往。

在時空及距離相隔極遠的我,藉由文字說明其實無法深刻感受十字架山所傳達的訊息及世代以來立陶宛人民所經歷、抵抗的風霜。當我站在十字架山小山丘的高處時,一切風和日麗;外頭有一群日本觀光團的爺爺奶奶在各處找地點坐下來寫生,一切再也寧靜不過。不曉得這心情是否和當初飽受苦難的立陶宛人在此處放下十字架後獲得的平靜是有點接近的?我沒有再多想,走回去遊客中心麻煩工作人員幫我叫了台計程車回市區,離開這個似夢的地方。

20676751_10213002674716770_1888324975_o
Photo Credit: Johnny Hu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Johnny Hu

最近熱到每天都覺得要中暑脫水而亡,很懶得和人約,僅此公告。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