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amic Artist: Yoshida Naotsugu

在大師身旁打雜了三年,讓我學會了所謂的「職業」在於「自律生活」

在大師身旁打雜了三年,讓我學會了所謂的「職業」在於「自律生活」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吉田直嗣在東京造型藝術大學念產品、室內、傢俱設計等,當時接觸所謂的「設計」都是偏向繪圖、概念等發想、成形,卻缺乏實際從頭到尾做出物件的經驗。而在因緣際會下接觸了陶藝之後,他赫然發現,比起用電腦繪圖,從零開始的創作、從頭到尾完成親手完成一件作品,這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真正前往靜岡之前,對於靜岡的印象停留在茶。預定拜訪吉田先生的早晨,天空下起了雨,我們搭上開往靜岡的電車,靜靜往日本的聖山—富士山靠近。

跳上計程車,第一個動作就是把地址直接告訴司機,輸入導航,我們前往之處沒有地標,是一般住宅區域。司機路上笑著問我們怎麼會到這裡來?聽到要去拜訪陶藝作家,司機喃喃地說原來這裡有住陶藝家啊。抵達一個靠近山的坡地,前方沒有路了,迎接我們的是陡直的階梯,還有一台藍色的轎車。接下來我們穿過微微的霧氣,見到了吉田先生,他正在階梯的另一頭等著我們。

029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腳下踩著濕濕軟軟的土地,吉田家的信箱在霧氣中元氣的迎接著。吉田先生家並不是很大,卻具備北歐國家的溫暖,營造著天氣冷就想窩著的家的感覺。

030(1)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吉田夫婦忙著泡茶給我們品嚐

吉田先生出身于靜岡縣沼津市,在東京造型大學念設計,後來回到伊豆進行陶藝修業,就此回歸家鄉定居下來。2003年,吉田先生陶藝修業獨立後,想找地方築構自己的窯,而在市區內築窯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剛好,太太薰子女士的祖母在這邊有房子,於是吉田一家就遷居于此,開始過著陶藝作家的生活。

032(1)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從學設計到陶藝創作

吉田先生在東京造型藝術大學念產品、室內、傢俱設計等,當時接觸所謂的「設計」都是偏向繪圖、概念等發想、成形,卻缺乏實際從頭到尾做出物件的經驗與可能。加上到東京唸書,是吉田先生第一次獨立生活,當在採買生活器皿時,都找不到心儀的商品,於是就興起了「自己動手做看看吧?」的念頭,這樣的因緣際會下,吉田先生加入了陶藝社。

接觸陶之後,吉田先生很快的就發現,從零開始的創作、從頭到尾完成親手完成一件作品,比起用電腦繪圖,這才是自己真正想要、也熱衷的模式。幸運的是,學習設計所吸收的概念與理論,在一樣是創作的陶藝上,為吉田先生奠定了深厚的創作基礎。

001(4)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從家裡出發,穿過小森林,先經過窯,再往下走幾個階梯,就抵達吉田先生工作室。
021(2)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職業陶藝家的修煉之路

畢業後,吉田先生興起想以陶為生的想法。不過究竟該怎麼進行呢?吉田先生腦中,是一片的荒蕪。開始總是最困難的。如果可以教授陶藝,就應該能夠生存吧?抱持這樣的心情,吉田先生至陶藝教室擔任了老師。4個月後,馬上就認清這樣無法往職業陶藝家邁進,毅然辭去了工作。

也許是上天的安排,剛好那時有位友人告知了「有位陶藝家在徵助手,要不要去試試看啊?」吉田先生笑著說「當時我連是哪位陶藝家都沒有過問,一心想要學習,絕對不能錯過這學習的好機會,於是立刻就去應徵,老天眷顧,就開始了助手的生涯......」而吉田先生口中的陶藝家,是日本陶藝界大師黑田泰藏。

023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助手的生活是非常重複與規律的,老師只有我一位助手,因此等於是除了創作以外的事我都全部負責。從打掃工作室、創作前土的準備、窯燒準備、展覽準備前打包作業等等,三年來每天重複不斷。曾有朋友認為跟在老師旁邊不是就是要學習創作嗎?我卻認為,這三年擔任助手的時光對我來說是非常珍貴的。」

的確,創作之於職業陶藝家來說,是最容易進入且了解的狀態。不過,在創作之前、之後呢?作品完成之後呢?有哪些事情要準備?要了解?職業陶藝家,除了創作,與外界溝通、合作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009(4)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三年下來,我深刻了解所謂職業的陶藝家,要學會得不只是創作,還有創作週邊的行政事務,而這些,都有賴於自律的生活。」

創作技術層面,可以去專門學校學習,真正的專業,則只能進深貼近大師才有辦法瞥見其中奧妙。與黑田泰藏面對面一起生活了三年,吉田先生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觀察老師創作、並一有機會就嘗試拉胚。第一線接觸一位大師級職業陶藝家,吉田先生在規劃時間分配、一個展覽必須準備多少作品等行政事宜,從完全沒有概念,到順利地掌握輪廓,彷彿看到了職業陶藝家之路燃起了光。

吉田先生與老師平常都專注于自己手上的工作,若有空閒小聊,話題多半是針對形而上的討論,像是對於人生、對於創作的想像等哲學性的問題。對於創作,並非刻意繞開,只是,老師的意見與下指導棋,學生不可能不受影響,也多少會感受壓力。黑田泰藏的用心,可以說是給予吉田先生在創作上最大的尊重與自由。

024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吉田先生工作室的轆轤,每天,約有8~9小時在這裡進行創作

形的極致表現 以黑、白襯托

對於器皿,吉田先生喜歡的是形(かたち),也就是線條與形狀。比起裝飾、顏色或質感,黑色與白色最能夠表現出線條與形體。對於其他顏色都提不起勁的吉田先生,最近終於也開始嘗試了新的顏色。「之前突然想嘗試新的顏色,不過色彩太多實在太過苦手,於是試著在黑與白之間做變化,最終試驗出很淺的灰色,自己蠻喜歡的。嘗試不同以往的創作,做起來也特別開心呢(笑)」

吉田先生在創作前,大致上會稍微決定一個方向,隨著拉胚,不斷地調整,直到心裡覺得完成了才停下來。沒有傳統陶藝技法,沒有多餘色彩,在吉田先生心中,極簡是最完美的存在。

013(2)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灰色的作品
031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吉田先生對於黑色的執著與熱愛,可以從家裡的生活道具看到端倪

在器皿的角色上 表現自我

吉田先生最重視的是線條,只做自己認為是美的物件,不會受他人或是其他用途等因素而影響。

器皿的角色是使用,因此不會超過器皿的原則,刻意創作奇怪的形狀,這樣的想法下,自然不會出現不好使用的器皿。從創作器皿當中,吉田先生努力去表現自己喜歡的線條、形體。

017(1)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吉田先生的「線條」簡單俐落,卻非工業化般的精準到位。與其用精準兩字形容,反倒是簡單俐落中帶點隨意、輕鬆。「我認為所謂的極簡,不是把多餘的東西都去掉,而是以扁平的方式呈現。把元素壓縮,乍看之下好像消失了,不過卻是內涵其中。」工業化的精準帶來一板一眼,吉田先生的極簡則稍來溫度。

020(1)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極簡也表現在素材上。吉田先生以磁土創作,選用的磁土來自于日本兩大陶瓷產地:愛知縣與滋賀縣信樂町。當初要做出滿意的黑色,嘗試了各式配方、不同比例。秉持著想要做出簡約的作品,不僅在線條、形體表現上,包含所使用的素材都得一致。而吉田先生所使用的素材,除了磁土,只有木灰與鐵釉。

「我用的釉藥的玻璃成份較少,與磁土裡的成份結合變化之後,才有辦法燒成現在的這種黑色。單純上黑色釉藥雖然容易燒成黑色,卻只是一個均勻地、全部都是黑色的感覺。但細看我的作品,並不是純黑,而是會夾雜一點比如紅色點點等其他顏色,遠看才是黑色。」雖然是黑色,確有的不同的層次感,我想,這就是吉田先生所說的把元素壓縮,內涵在其中,唯有細細端看,始能發現的美麗吧。

014(6)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作家的聖地-工作室參觀

富士山麓的天色暗得很快。到訪約兩小時後,就能感受到夜晚的逼近。我們請吉田先生帶路前往工作室參觀,自己心裡好像孩子般的興奮期待著。

026(2)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工作室的燈罩,其實是吉田先生做的碗,上面還破了一個洞

吉田先生笑說「今天可是有特別整理了工作室噢。」小巧的工作室,透著溫暖的黃光。緊閉著窗戶,卻依舊透來微冷的風。

「在富士山這邊,溫度的控制,是非常重要的。」吉田先生告訴我們「冬天溫度會低至零下,作品就會結冰,等氣溫回暖結冰融化,作品就會整個毀壞掉、連原本的形狀都不復存在。所以必須要一直保持溫度在0度以上,冬天都要開暖爐給作品吹呢!」

022(2)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每天早上起床之後,全家會一起吃早餐,然後目送孩子上學。隨後,便到工作室與助理溝通當天工作事項,之後我會開始進行創作。午餐後,持續創作到晚餐時間,跟家人一起吃過晚餐。孩子大概九點鐘就寢,在那之前晚上的時間就是陪小孩。孩子睡了之後,我便返回工作室。有時會抽空騎腳踏車,欣賞自然美景。」聽著吉田先生敘述一日的行程,彷彿在耳邊響起轆轤持續轉動的聲音,孩子放學回家、全家窩在餐桌上享用晚餐的畫面也劃過眼前,家裡的燈、工作室的燈、窯爐的燈,依序亮起又熄滅,365天,吉田先生日復一日,在富士山麓生活與工作著。

028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吉田先生的腳踏車

結束拜訪時,吉田先生客氣地載我們到車站。天色已經接近昏暗,霧氣也漸漸濃了起來,就要告別富士山麓清新的空氣。途中經過一個小公園,吉田先生指著那兒說「孩子就在那裡玩呢!等會回程順便接他回家」。我想是這樣幸福的模樣,讓吉田先生的創作,無時無刻也充滿著溫暖吧。

003(3)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027(1)
Photo Credit: 小器生活

本文經小器生活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小器生活

成立於2012年的台北赤峰街。小小的店面、亞麻色的暖簾、簡潔的空間,展示的是生活中的主角 ——生活道具。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