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nch-style cafe in Taipei

隱身迪化街,像北京老胡同裡的復古咖啡廳:Modern Mode Cafe

隱身迪化街,像北京老胡同裡的復古咖啡廳:Modern Mode Cafe Photo Credit:Johnny Hu

談起對迪化街的印象,第一個蹦出來的關鍵字是南北乾貨,第二個是老舊、時光凍結的台北西區。在台北居住近十載,踏入這區的次數幾根手指頭數得出來,每次到訪無非就是需要購買些物品,從未想過這邊會和時下開始興盛的「喝咖啡」文化扯上什麼關聯。

這次再次造訪迪化街,目的卻和之前不一樣,下車後穿越涼州街,我直奔前往了這間叫Modern Mode的咖啡廳。平日下午較遠離乾貨商店的迪化街,街道上三三兩兩的遊客以外並無什麼熱鬧之處,Modern Mode店裡卻坐了好幾組客人。

DSC00885
Photo Credit:Johnny Hu

採訪這天,Modern Mode老闆娘鍾瑶身著簡單舒適的服裝,手拿著一杯飲料和中餐,一進門很輕快地和大家打了個招呼。聽說一個人的個性可以從那個人身邊的環境和人物反映出來,在後面談話中立即地感受到她與這間咖啡廳所帶給人一致的印象——優雅卻不造作。

DSC00954
Photo Credit:Johnny Hu

我開門見山地問了鍾瑶當初為何會想要開間咖啡廳?

她說其實最初是想要弄間服裝工作室,因緣際會下看到當時赤峰街的店面(起初Modern Mode的位址),立刻就被它老屋的外觀吸引而租了下來。Modern Mode一店,其實是一間「咖啡選物店」。因為空間大,她本身又喜歡喝咖啡,加上之前工作曾在法國前後待了三、四年,回來後依舊很想念巴黎的氣氛,想把那種感覺保存下來,於是腦筋一轉想說不如開間法式咖啡廳吧!轉身開始做起功課,把心目中所想像的咖啡廳設計出來。

DSC00887
Photo Credit:Johnny Hu

在巴黎有很多轉角的咖啡廳,概念很簡單,對法國人來說,喝咖啡就是一個短暫的休息。

在法國,年長者也喜歡坐在咖啡廳裡面,整體而言,咖啡代表了法國文化的很大一部份,是一種傳統。而法國房屋、街區歷史悠久,還有數不清的二手市集,這一切和老咖啡廳結合在一起,是不可分離的。她很喜歡巴黎的咖啡廳有吧檯的設計,因為很多人是路過,進來點了一杯Espresso,喝完就走了,特別想要把那樣的文化引進過來。

法國人的「喝咖啡」就像是台灣人所謂的「喝一杯」,只是對他們來說,「喝一杯」指的是一起去喝一杯咖啡而不是酒。任何時候他們都會說:「欸沒事了嗎?走,我們去喝一杯咖啡。」台灣人喝咖啡的習慣和法國人很不一樣,台灣人習慣把工作帶到咖啡廳,在裡面用電腦啊、做作業等等。而巴黎轉角的咖啡廳多半是因為經過、看到想要進去休息一下,待一下就走。

DSC00904
Photo Credit:Johnny Hu
DSC00948
Photo Credit:Johnny Hu
DSC00888
Photo Credit:Johnny Hu

鍾瑶對於巴黎的喜愛可以從Modern Mode前後的兩間店裏找出一些蛛絲馬跡,赤峰街店面的屋齡有70年之老,甚至還留著日據時代時的彩繪花窗。本來她沒有打算收掉赤峰街的店,只是想擴展二店,延續原本的氣氛,沒想到後來赤峰街的房租大漲,沒得選擇只得搬離。

鍾瑶和妹妹開玩笑地說,可能是因為Modern Mode進駐後帶起來了一股赤峰街的復古氛圍-當時的赤峰街還是什麼店都沒有、只有當地居民的狀態。

每間咖啡廳都各有特色,所傳達的訊息概念也不盡相同,嚴格說起來,台北不能算是一個大城市,但每個區域卻也各有風采,其所在地的咖啡廳往往也有那區塊的色彩。赤峰街的Modern Mode因為位處小巷子,比較安靜,也比較像是法國的轉角咖啡廳,客人比較固定;迪化街這邊則以遊客居多,大家路過坐一下、拍拍照就走了。鍾瑶說很喜歡見到老客人,這代表這空間讓他們感到舒適。甚至或許應該把大門鎖起來,只開後門,這樣就只有熟客才知道怎麼進來,哈哈。

DSC00892
Photo Credit:Johnny Hu
DSC00894
Photo Credit:Johnny Hu
DSC00897
Photo Credit:Johnny Hu

說起來,Modern Mode可以算是台灣第一間法式咖啡廳,一開幕就受到許多設計、藝術圈相關人士、藝人的喜愛,算是一間低調走紅中的咖啡廳。鍾瑶說,在開幕的第一天時,侯孝賢導演就曾經大駕光臨,給了一個大驚喜;而當時還沒與她合拍《白蟻》的吳慷仁也曾突然出現,納悶之餘,原來是和中國的粉絲約在Modern Mode碰面,算是一些店裡的小趣聞。

學服裝出身,又在近年轉型至演員身份的鍾瑶說,店裡餐點部分設計主要是由妹妹來執行,因為妹妹有做咖啡的經驗,而自己負責整體的裝潢擺設。當初決定要開咖啡廳雖然是自己的主意,但到開幕的第一天她都還不會煮咖啡。她說自己也很不會算錢,只很衝動地說:「我想要開咖啡店!」,被妹妹懷疑說這樣子不怕失敗嗎?但她只想說了不起就賠錢呀,最慘就只是把存的錢全部花光,有什麼。

「既然機會來了,就來做吧。」憑著很單純地這一股衝動,先開了再來想。

而另一位合夥人UP,是鍾瑤的老朋友,十分熱衷於收藏古董,聽說是很瘋的那種。當初就是他們一起逛街看到了赤峰街店面,也才有了現在UP賣古董飾品與物件,鍾瑤經營咖啡廳的Modern Mode。

DSC00882
Photo Credit:Johnny Hu
DSC00878
Photo Credit:Johnny Hu
DSC00891
Photo Credit:Johnny Hu

同樣熱愛老物的鍾瑶,偏好40至50年代、二戰前後時期的古董物件。她說有次在法國市集買了一個羚羊頭標本,因為上面有許多釘子,然後又是有機物,過海關時非常擔心不能順利過關。那時他們被許多海關人員重重包圍著,大家七嘴八舌地問了一堆問題:「這是什麼東西呀?」、「你為什麼要買這個?」、「去哪裡買的?」、「你要拿來做什麼用呀?」,但好險還是順利地過關了。

Modern Mode時常會在店內舉辦一些關於社會議題的活動,其中「環保」是他們最關注的議題,尤其在意塑膠使用這部分。店裡面全部使用不鏽鋼吸管,也很鼓勵客人帶自己的杯子來裝飲料。

DSC00946
Photo Credit:Johnny Hu

私下常常去潛水的鍾瑶,在海中看過很多廢棄的塑膠袋、寶特瓶;之前也在墾丁的某個海邊,撿到大量的啤酒鋁罐。她認為這些不單只是大家隨意丟棄的問題,更是因為沒做好垃圾掩埋而沖刷到了海裡,只是倡導不隨意丟棄垃圾是不夠的,應該要從最根本開始減量使用。在日常生活之中也最好能夠養成多使用在地的原物料的習慣,減少不必要的資源耗損。

鍾瑶認為一間成功的咖啡廳通常會有這三個種特質:第一個是出色的咖啡和餐點;第二個是舒服的咖啡廳氛圍;第三個是結合不同性質的空間,例如展演空間,辦表演、展覽,甚至是社運空間。對她來說,至少要做到其中的兩種。在談及環保議題與對咖啡廳想法的談話之中,鍾瑤始終帶著很堅定和認真的眼神,這讓我想或許還有第四個條件:就是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DSC00893
Photo Credit:Johnny Hu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Johnny Hu

最近熱到每天都覺得要中暑脫水而亡,很懶得和人約,僅此公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