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eeper trip

還記得洗版各大社群媒體的「街景封面產生器」嗎?其實15年前的《BRUTUS》台灣特輯更好看

19 Jul, 2017
還記得洗版各大社群媒體的「街景封面產生器」嗎?其實15年前的《BRUTUS》台灣特輯更好看 Photo Credit: BRUTUS

雜誌紀錄著時代的進程,譬如說《BRUTUS》10年前的東京特輯封面是東京鐵塔、10年後的東京為天空樹,你可以看到某一個群體在不同時期的變化,有些東西變了、有些東西還在(像是內頁也刊載了15年前的陳鴻與唐立淇),有點可惜這次的〈101 THINGS TO DO IN TAIWAN〉編輯團隊沒有像以前這麼深度地追蹤報導某一個事件或文化現象,也有些惋惜最後還是成了吃喝玩樂的旅遊特輯。

日本雜誌《BRUTUS》在2016年7月15日發行了最新一期的台灣特輯,不過日本雜誌製作台灣為內容的主題並不是新鮮事,過去幾年因為日本和台灣民間交流越來越頻繁、航班也越開越多,舉凡《anan》《FRaU》《CREA》《HANAKO》《PEN+》......等都陸續推出過台灣特輯,不過這次《BRUTUS》卻是自主題預告、封面公開、到上週末在書店上架,討論度已經超越前幾本雜誌來到了高峰,甚至中央社、自由時報、三立新聞......等台灣主流媒體,都在報導著相關的消息。

從高雄為何沒有被選入四都市(紅到一堆人用封面產生器洗版)、到國華街巷道的招牌美學與安全性問題,正反議論從Facebook吵到Instagram再轉載至PTT八卦版,本來是喜愛閱讀雜誌的特定族群所閱讀的《BRUTUS》突然成了不看雜誌的鄉民也要去書店瞧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的熱門刊物。

不過今天我並沒有要評論現在炙手可熱的新刊,而是想要和各位分享15年前,同樣也是由《BRUTUS》所製作的台灣特輯。

2002年,那時候的你在哪裡?正在做甚麼?還記得那時候台灣的風景是甚麼模樣嗎?政黨首度輪替沒多久、播送著任賢齊的〈再出發〉的世棒賽才剛打完、緊接著以台澎金馬名義加入WTO......

那是一個正在蛻變中的台灣。

Brutusmag-1
Photo Credit: BRUTUS

但如果和我一樣是二十多歲出頭年輕人的話,光是看到2002年的《BRUTUS》台灣特輯封面就會冒出:「哇靠!這最好是台灣啦。」的黑人問號吧?

甚至仔細想也不曉得到底這是哪一個神明的插畫,不過這其實是由台灣老牌「漢聲雜誌社」所提供的插畫〈壹團和氣〉,以蘇州桃花塢年畫為原型所繪製的插圖,明眼人大概從這裡就能嗅出15年前日本大眾對台灣的印象了吧?不用翻開就能猜想到裡頭一定會介紹許多中國風格的事物:吉祥如意、招財進寶、甚至是月老桃花。

2017-07-17_17_10_12
Photo Credit: 雜誌俱樂部
2017-07-17_17_10_17-1
Photo Credit: 雜誌俱樂部

2017年《BRUTUS》是用〈101 THINGS TO DO IN TAIWAN〉來企劃,2002年的《BRUTUS》則是老實許多,儘管也有小吃、茶館、玩具、土產、按摩、夜市、大自然......這些吃喝玩樂的一百件事,但更多了一層冒險和實際調查過許久的感覺,還沒翻到特輯之前是先用兩張建築照片做為開頭,右邊的是才蓋到一半的台北101,圖片僅壓上了「Money?」的字眼,左邊則是剛開幕不久的京華城,標題為「Shopping?」如此意味不明的開場,在下一頁的開頭頁「吉祥招福台湾」用饒河夜市人擠人畫面拉回現實,15年後的現在則是寧夏夜市。

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著微妙的緊張關係,沒辦法加盟聯合國的台灣,身為電腦大國、又有著位居全球第三的外匯存底,台灣仍持續地成長中,這樣正面積極的精神,無論是街道、居民還是食物都非常熱情,來認識這座以「美麗的島」聞名的台灣吧!

特輯一開始用當時台灣最受歡迎的事物,讓讀者快速了解時下動態,流行歌手NO.1為張惠妹與周杰倫、林正盛的電影《愛你愛我》在柏林影展獲獎、日月潭涵碧樓誕生、幾米《地下鐵》一個月賣六萬本、24小時營業的京華城......。

美食篇分成三章區別討論「宵夜點心」的士林夜市美食地圖、「快速便宜美味」的小吃店如高家莊、以及「美食之島」,這篇《BRUTUS》是這麼介紹的:

台灣人打招呼的方式是「吃飽了嗎?」蔣介石將中國各地的名廚帶來台灣後,台灣美食學在90年代開始綻放,義大利餐廳、民族風、日式居酒屋......等外國料理店熱潮,現在分成守舊派、全球化推進派、以及鄉愁派的競爭時代。

女娘的店、北樓、金鑾廳、御生坊、官邸,這些我們現在看起來很老派的餐廳,當時應該都很時髦吧。

2017-07-17_17_10_50-1
Photo Credit: 雜誌俱樂部

下半場則是我覺得最有意思的專題,也是整本台灣特輯裡頭我最喜歡的部份。

翻開第69頁上頭寫著:「盂蘭盆節、新年、還有世界盃足球賽,這些能讓人非常興奮的活動在這也有!台灣的選舉,無論是長輩還是年輕人都會共同參與,充滿自由與活力的選舉宣傳車和炮竹煙火,在投票的前一夜迎來最高潮。」

從小到大生活在政治話題的我們,台灣的文化就是政治,這個篇幅用2001年的縣市長和立委選舉,蘇貞昌像是跨年夜般的造勢晚會跨頁圖來呈現,緊接著下一頁則是刊出40面台北市第一、二選區的選舉旗,內文解釋著台灣候選人的旗幟和日本非常不同,以超鮮明的色彩印刷並在選舉期間插滿人行道、天橋、與中央分隔島,這樣的光景也隨著《競選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消失在台灣街頭了!倒是當時內頁被標示當選的幾位,現在來看都滿有意思的,譬如說蔡正元、章孝嚴、段宜康、沈富雄......,儘管只有兩面,卻透過選舉文化,道盡國民黨與民進黨的不同、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差別、中國與台灣的關係。

2017-07-17_17_11_26
Photo Credit: 雜誌俱樂部
2017-07-17_17_11_20
Photo Credit: 雜誌俱樂部

15年過去了,《BRUTUS》的售價從500漲到680日圓,編輯長從石渡健文轉移西田善太,拍照的視覺風格從以往的強烈濃郁變成現今色彩光亮的乾淨俐落照,排版從老派轉為可愛,內容也從深層的中國味轉移到繽紛的現代台灣感,簡單一句話就是「硬派變文青」。

我總是喜歡在講座上和讀者聊雜誌與書不一樣的特性,其中一定會提到雜誌紀錄著時代的進程,譬如說《BRUTUS》10年前的東京特輯封面是東京鐵塔、10年後的東京為天空樹,你可以看到某一個群體在不同時期的變化,有些東西變了、有些東西還在(像是內頁也刊載了15年前的陳鴻與唐立淇),有點可惜編輯團隊沒有像以前這麼深度地追蹤報導某一個事件或文化現象,也有些惋惜最後還是成了吃喝玩樂的旅遊特輯。

不過也是因為文青化的《BRUTUS》才能在現代人懶得閱讀的年輕族群市場中,仍然吸引到大量的讀者,甚至引戰成為熱門話題(但我想他們應該是沒料到會變成這麼激烈啦),況且做雜誌也不是編輯一昧地丟東西給讀者,讀者的觀感也會影響到雜誌編輯,不過要我選的話,我還是喜歡15年前的《BRUTUS》,因為當時可是能做出「小泉總理、我們也能和您來場茶會嗎?」那樣的實力派特輯呢。

2017-07-17_17_10_36
Photo Credit: 雜誌俱樂部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雜誌俱樂部

書報雜誌勸敗所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