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a Abramovic

你知道嗎?43年前,有這樣一場將生死交付給觀眾的藝術獻祭

30 Aug, 2017
你知道嗎?43年前,有這樣一場將生死交付給觀眾的藝術獻祭 Photo Credit:截圖自Marina Abramovic Institute

70年代期間,行為藝術之母-瑪莉娜屢次在表演中加劇自己使用身體的程度,他用行為實驗逼迫觀眾直視自己當下的恐懼、盲目與興奮,直到情況失控。

文字:再見阿毛

《Rhythm 5》是瑪莉娜(Marina Abramovic)第一次在表演中失去意識,而被迫中斷的經驗。她在SKC門口的廣場搭建了兩個巨大的五芒星,用以代表共產制度(瑪莉娜成長過程中極力掙脫的環境壓迫來源之一),也代表著一些類似邪教儀式、古老宗教意味的強大象徵力量:「我試著藉由在我的作品中使用這些標誌來了解它們的深層意涵。」接著她在五芒星上點燃火焰,並剪下自己手腳的指甲和及肩長髮,全丟進火焰裡。

9
Photo Credit: Pedro Menchén Youtube影片,謬誌茗截圖

最後一個動作,是瑪莉娜自己以大字型躺進熊熊火焰之中,現場陷入一片死寂,直到火焰燒及表演者的腿部,觀眾才發現她已在缺氧的環境下失去意識,才中斷表演強迫將她救出。在這一次的表演經驗中,瑪莉娜為表演所投注的憤怒情緒隨著演出失控,使得她下定決心:「我要求自己要在不打斷演出的前提下,在意識與無意識之間運用我的身體。」

abramovic-marina_rhythm-5_performance_19
Photo Credit: Pedro Menchén Youtube影片,謬誌茗截圖
1974年,瑪莉娜於貝爾格勒SKC演出《Rhythm 5》

之後,瑪莉娜在同年之中另外呈現了兩個作品:《Rhythm 2》與《Rhythm 4》,不斷地挑戰身體與意識的界線。

《Rhythm 2》之中,她坐在簡潔的房間內先吞下了一顆僵直性患者用藥丸,並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她一邊意識著自己的身體變化,一邊無法自主地抽動;接著她再吞下另一顆精神病患使用的鎮定劑,便不由自主地面帶微笑,且全身失去感覺將近五小時。

《Rhythm 4》則是她獨自全身赤裸地待在一個白色房間裡,將臉貼近一台工業用強力風扇正前方,並透過一台小攝影機將臉部影像轉播到另一個房間中,觀眾可以透過畫面看見瑪莉娜在吸入過量氧氣後失去意識的臉孔,而這樣的畫面也在瑪莉娜的預料之中,這正是她想要呈現給觀眾的,自己有意識與無意識的兩種樣貌。

這兩場演出中,瑪莉娜向自己的身體挑戰,也是一種將身體獻給藝術的儀式,透過這樣的形式來挑戰自己所能意識到的極限,且「有意識地讓自己失去意識」。

隨著演出的成功,瑪莉娜也透過掌控自己的表演,同時也和觀眾一起見證了心智超越身體界限的可能性。然而隨著其大膽的風格名聲遠播,負評也隨之而來,甚至污辱其胴體的聲量超越對其藝術性的讚美。

對此,瑪莉娜決定進行至今最震撼的演出,也就是世界知名的《Rhythm 0》:

《Rhythm 0》
  • 指示:桌上有72種物件,可供任意使用於我身上。
  • 表演:我是物件。表演期間我會負起全部責任。
  • 時間:六小時(晚上八點至凌晨兩點)
445751682_1280x720
Photo Credit: Marina Abramovic Institute Youtube影片,謬誌茗截圖
1974年,瑪莉娜於那不勒斯莫拉工作室演出《Rhythm 0》

瑪莉娜在桌上擺滿各種物件,從口紅、香水到斧頭、手槍,一樣不缺。

一開始觀眾們並不敢輕舉妄動,只是做些無傷大雅的動作,直到夜深後,有個男人用剪刀脫下她的衣服,人們開始更加大膽地擺弄瑪莉娜的身體、畫上符號、讓她拿著物品、替她擦去眼淚。「有人拿了口紅在鏡子上寫下SONO LIBERO——『我是自由的』——然後放到我手裡。⋯⋯有人把圖釘釘到我身上,有人將一杯水緩緩地倒在我頭上;有人用刀子割了我的脖子然後吸吮流出的血液,至今傷口都還在。」

所有人們漸趨瘋狂的舉動都不讓她感到害怕,除了一個靠著她非常近的男人。「他只是和我站得很近,對著我用力呼吸。⋯⋯只有他令我害怕。」不久之後,這名矮小的男子,用瑪莉娜的右手拿起手槍,並讓她指向自己的脖子,將手指碰在扳機上。觀眾開始起喧囂,接著發生扭打,手槍被丟出窗外,男人被趕出了畫廊,然而留在現場的觀眾卻更加積極地繼續演出。

abramovic-art-1974-001-rhythm0_0
Photo Credit: ​​Marina Abramovic Institute Youtube影片,謬誌茗截圖
1974年,瑪莉娜於那不勒斯莫拉工作室演出《Rhythm 0》

直到藝廊經理進場宣布表演結束,瑪莉娜的眼神從無神轉變成直視觀眾時,瑪莉娜每往前一步都讓所有觀眾嚇得後退,甚至逃出藝廊,現場沒有一個人能敢於面對自己方才的行為。

表演隔天,瑪莉娜聽聞許多觀眾致電藝廊道歉,就連觀眾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那些事。然而這些當下的恐懼、盲目、興奮和事後的後悔、擔憂,都是《Rhythm 0》的一部分,都是表演的內容,而表演者將自己作為演出用的物件,以身體作為素材,嘗試在完全不做任何事的情況下,讓群眾自行完成這場表演:「⋯⋯把恐懼展示給觀眾:利用他們的能量將我的身體推到極限。這個過程中,我將我從自身的恐懼之中解放出來。」

screen-shot-2015-01-04-at-4-51-14-pm
Photo Credit: ​​​​Marina Abramovic Institute Youtube影片,謬誌茗截圖

多年後,瑪莉娜重新描述這場演出時曾提及,當天她獨自回到房間,無法停止不去想著整個夜裡發生的瘋狂事情,觀眾製造的傷口也彷彿突然疼痛起來,她陷入極度的孤獨與恐懼之中,隔日再醒來,發現自己的頭髮已灰白了一片。

本文經謬誌茗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謬誌茗

我們替死去的人們寫墓誌銘,替活著的荒謬人生記下一筆筆生活日誌。Mummum是一種Murmur的感覺純分享,每一天將美好的事物不斷地掛在嘴上,期待帶來更好的生活體驗。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