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Wear: Yuan-Shan

重複加熱、退火、鍛打上萬次後才誕生的「純銀禪意」

重複加熱、退火、鍛打上萬次後才誕生的「純銀禪意」 Photo Credit: 圓善藝坊

曾圓善原來在外商廣告集團工作,會接觸到金工是一個湊巧的契機,最初是因朋友的邀約而陪同報名金工課程,誰知道一個嶄新的世界竟然就這樣在眼前翩翩展開。起初她完全是個門外漢,然而這件事卻有如命運中早就設定好的安排,開啟了她的興趣與天份,也因此有了現在的圓善藝坊。

在品牌創立之前,曾圓善常利用忙碌的工作空檔不斷創作,自我摸索過程中不斷遇到挫折與受傷意外,但如今她已是獨當一面的銀器工藝職人,在她的作品中可以看見年輕的心靈與智慧經過沉澱的緩慢從容。現在,且聽她娓娓道來這底氣十足的創作之路。

1_968_1495789691_6
Photo Credit: 圓善藝坊
無諍:壺身與提把以極簡飽滿的弧線,呈現出大度圓融與和樂無諍的雙重意義。壺把前端一分為二的造型是悲智雙運的含義。
1_968_1495789691_3
Photo Credit: 圓善藝坊
「恆沙」(茶倉):器皿表面特別做磨砂的效果,搭配圓滿滑順的線條,在簡約之中仍保有溫雅的手感和溫度。

Q:工藝有許多領域,為何鍾情於「銀器」這項材質與技藝?這個材質對你來說有何特殊性?

銀本身柔美溫雅的色澤與特性,令我非常欣賞。也由於成長過程中一直有喝茶的習慣,所以也想要藉銀這個元素來製作屬於自己的茶器,過程中投入了許多時間,也克服不少一開始沒想到的難題。

研究銀器的過程中,也逐漸瞭解銀製器皿對於人體的幫助與功效,甚至早在唐朝時期,銀器便蔚為盛行。歐美地區有許多美麗的銀器,我也想做出有自我文化體現的銀製器皿來,故使用銀作為創作材質的念頭也變得更堅定。

1_968_1495789691_4
Photo Credit: 圓善藝坊
「等觀」:設計概念取自華嚴經中的等觀一詞,器形三等分個別代表天、地、人三者和合,希望藉由此具象的表現,來呈現出平等觀待與通才的精神。

Q:請分享從構思到創作出一件作品的工作過程。

主要會先勾勒出大致的器型,然後再依自己的美感去判斷是否需要增減的部分。通常繪製好設計圖後我會先觀看一陣子,在這當中若沒有任何要再調整的地方就會開始著手製作。

精密計算出所需的板材大小後,就從底部開始鍛打,每一次鍛打的過程都會讓銀材變硬,然後再用火槍加熱(退火)使銀的晶體結構重新排列變軟,接著在銀材上繪製參考線條再重新鍛打。必須要經過數十次重複退火、緞打這些的動作,鍛打上萬次都是有可能的。到達與設計圖一模一樣的造型時,再使用手工剉修細節、拋光,直到滿意為止。最後在底部落款也就完成了。

1_968_1495789691_5
Photo Credit: 圓善藝坊
茶匙-四大系列:各別以地、水、火、風等四相作為創作基礎,將天地構成之要素融入於茶席之中,不忘天地築構的奧妙。

Q:身為年輕世代的你,在經過傳統技術學習歷程後,想賦予「銀器」這項工藝,呈現出什麼新的意念和面貌?

銀器是高雅的古老器皿,除了在器物造型上創新的同時,我也想保留一點文化的元素,所以必須在新與舊之間找出一個剛剛好的平衡點,除了器型之外每一處的設計也想要有新的意象注入。

例如太虛這支銀壺,壺身上的弦紋是古老器形上特有的元素,但不是像古時的造型一樣讓弦紋佈滿器皿本身,為了呼應現代人的美感而只取一條弦紋作為裝飾。這樣設計同時也有柔中帶剛的寓意在內,觀賞者更覺得壺把的造型看起來像把弓,有蓄勢待發的想像。讓觀賞者自行發揮自身的看法與想像,也是呈現出多種新意和眾多樣貌的回饋。

1_968_1495789691_2
Photo Credit: 圓善藝坊
「太虛」:壺身保留手工緞打過程的敲痕,並以一弦紋的設計象徵柔中帶剛的含義,壺嘴的造型似鴿子肚,出湯時能夠有美麗平順的優雅線條。

本文經破點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破點

雖說書本與筆記本仍是我們的心頭好,但不可諱言隨身行動裝置,早已佔據大夥們一整日大部分的時光;目光離不開螢幕,但更渴望在指尖滑動流竄的,再也不見沓雜有如內容農場般的訊息。取而代之的,是貼近有感、對你的味、進階質感生活的實用定製化內容。風格化、客製化的準頭正瞄準各行各業, 關於線上設計媒體—— 請來《 破點 POINT 》坐坐。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