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mbi Effect

你知道《小鹿班比》曾經改變美國一整個世代的打獵文化嗎?

20 Jul, 2017
你知道《小鹿班比》曾經改變美國一整個世代的打獵文化嗎? Photo Credit: Bambi

《小鹿斑比》當年上映的時候,引起的社會衝擊幾乎是即時,它使曾是美國文化一部分的「打獵運動」變成千夫所指的惡徒,以至於電影上映第二年就反應在官方統計上:美國獵鹿的數量驟減為前一年的一半。Disney展示了一個理想性的世界,在其中人類世界和動物世界有涇渭分明的界線(雖然偶爾會和白雪公主在林中又唱又跳),但在缺乏現實世界中,人鹿殊途幾乎是不可能的。

文字:葉郎

韓國導演奉俊昊今年的新片《Okja 玉子》用多愁善感的元素挑起了觀眾對於肉食主義生活方式的自我懷疑。這不是娛樂工業第一次觸發動物保護的浪潮,75年前問世的迪士尼動畫電影《Bambi 小鹿斑比》就曾影響了一整個世代的生態觀點,並意外點燃了1960年代環保運動的火花。

下載
Photo Credit: Netflix

時至今日我們腦海裡對於可愛的小鹿、可惡的獵人以及生態保護的信念,很可能都可以溯源到1942年那驚悚的一幕:小鹿斑比的媽媽死於獵人槍下的片刻。

不露臉的經典反派

《小鹿斑比》的原著其實既跟環保議題無關,也不是為兒童而寫的童話寓言。

作者Felix Salten原意是為了反應當時崛起的法西斯主義,也因此他的書在納粹德國都遭到查禁。Disney的改編雖然拿掉了這個議題,但美好森林生活遭到突如其來外力(人類)入侵而瞬間變調的情節,正好對應了美國社會因為珍珠港事件突然捲入二戰的恐慌氛圍,讓美國觀眾感受深刻。早已成為戰場的歐洲觀眾則要晚幾年才有機會看到電影。(因而影響了Disney的成本回收時程)

2003年美國電影學會AFI選出影史百大反派,《小鹿斑比》中的獵人——「MAN」一路過關斬將衝入二十名。而且這個角色不要說沒有名字,甚至根本沒有出現在畫面中。

bambi-mother
Photo Credit: Bambi

Walt Disney原本打算將獵人殺死小鹿斑比媽媽的過程完整呈現,但顧慮到暴力畫面對兒童觀眾的可能影響因而作罷。於是經典場面變成是小鹿斑比倉皇逃生之際聽見了畫外音的槍響,然後慌張地在叢林裡找尋從此永遠消失的媽媽。

Disney的盤算是錯的,看不見的暴力事實上更為恐怖。這場戲成為一整個世代的創傷,因為媽媽死後落單的小鹿斑比反而觸發了兒童心靈深處更厲害的分離焦慮。成長於那個世代的孩子幾乎把《小鹿斑比》當成恐怖片看待,小說家Stephen King就曾說這部恐怖至極的電影讓他毫無理由地嚇壞了。

千夫所指的美國獵人

《小鹿斑比》引起的社會衝擊幾乎是即時。曾經是美國文化一部分的「打獵運動」從此變成千夫所指的惡徒,以至於電影上映第二年就反應在官方統計上:美國獵鹿的數量驟減為前一年的一半。

當年的《Outdoor Life》雜誌編輯Raymond J. Brown將這部電影稱作「有史以來對美國各種戶外運動愛好者最嚴重的誣衊」。打獵愛好者群起要求Disney在電影之前加註警語說這只是純屬虛構的童話故事,Disney拒絕了,並且說他們的電影從來沒有要刻意針對美國獵人,因為原著中的獵人其實是德國人。

獵人們至此已經是無力回天。

隨著《小鹿斑比》反覆重映植入整個世代兒童的心靈,未來數十年都難以翻轉。披頭四成員Paul McCartney說在獵人殺了斑比媽媽後,他就決定以動物保護為終生職志。1960年代風起雲湧的環保運動就是造就自《小鹿斑比》這一輩的觀眾。

bcadd5cf-b743-4c16-bfa0-08eff46dc1b8
Photo Credit: Bambi

其實不只是兒童,許多成年人也在看過電影之後留下了陰影,並且立刻放棄了對打獵的愛好。多年後甚至出現了「Bambi Effect 斑比效應」這個新詞,用來描述這部電影所引發的社會現象。不過這個詞不全然是正面的。

不全然科學的愛

「斑比效應」很快就被引伸為對於可愛動物不理性的決策偏好。而生態倫理聖經《沙鄉年鑑Sand County Almana》作者、著名環保運動先驅Aldo Leopold是「斑比效應」的第一個受害者。電影上映的第二年,他正好向威斯康辛州政府鼓吹有限度開放獵鹿,以控制繁殖數量、維持生態平衡。他的提議遭到民意反彈,胎死腹中。

近年的研究顯示森林中鹿的數量增長會使得棲息在灌木的鳥類數量顯著減少,因為灌木正是鹿的主食之一。此時還沒有自己的賣座電影的小鳥們因而成為「斑比效應」的犧牲品。

2117506-bambi_and_faline_disney_couples_
Photo Credit: Bambi

Disney電影展示了一個理想性的世界,在其中人類世界和動物世界有涇渭分明的界線(雖然偶爾會和白雪公主在林中又唱又跳)。但在缺乏明顯界線的現實世界中,人鹿殊途幾乎是不可能的。今年的《Get Out 逃出絕命鎮》開場不久就有一場驚悚的車禍,撞死了小鹿斑比本人。事實上全美國每年有150萬起跟鹿有關的交通意外,造成150人死亡和超過千人受傷。面對數量增長的斑比們,平衡和諧的共處之道仍是迫切而且性命攸關的議題。

當年獵人們急於想要在《小鹿斑比》片頭加上的警語,現在聽起來突然變得有點道理:本片是一個純屬虛構的童話世界。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葉郎

自由(不)工作者、電影成癮者以及資訊焦慮重症患者,開設Facebook粉絲專頁「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記錄自己的電影、音樂、文化資訊焦慮病灶,並採用秘傳民俗療法「電影冷知識」試圖療癒老電影鄉愁。 「葉郎: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http://fb.com/dr.strangenote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