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Slam Dunk

灌籃高手粉絲心中永遠的辯論:山王之戰是最好的完結嗎?

灌籃高手粉絲心中永遠的辯論:山王之戰是最好的完結嗎?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灌籃高手充滿遺憾的結局讓讀者們各自有著不同的猜測與聯想,甚至有井上老師和集英社關係不和因此草草完結的傳言。但從香港天下最後五集的封面及各種採訪看來,井上老師確實認為:山王之戰就是最好的終極之戰。

文字:紙本分格Slam Dunk – 4814 Days After

上一次分享了井上雄彥《Slam Dunk》最後一話四大版本的研究報告,在搜集資料時再次拿回舊版的天下中文版來看看(已重溫最後一期n+1次),再次留意到井上老師在後記中留下數句關於香港天下出版的感言,於是有了一個奇異的聯想......

IMG_3201-E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在香港出版方面,實在很多得天下出版有限公司在各方面的關照。我從心底裡感謝你們。」(香港天下版第31期)

相信也有不少人知道,天下舊版(31期版本)漫畫的封面是和日本不同的,有部份是來自井上老師在日本發表過的插畫,也有一些是特意為香港版封面而畫的。在日本版的畫集中也刊出了不少的香港版的插畫,當中文字也記錄了哪一張是特意為香港版封面所繪畫的,大家有畫集的話也可翻看一下。

315746_10150334957470933_815675938_n
Photo Credit: I.T.PLANNING,INC.
日本版和香港版的比較圖。
IMG_8589-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IMG_8912-E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日本版畫集,《INOUE TAKEHIKO ILLUSTRATIONS》
IMG_8624-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這兩期也是來自版頭彩頁的。
IMG_8625-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IMG_8629-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香港版特別繪畫的封面,很漂亮的彩子小姐。
IMG_8631-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IMG_8632-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這張也是為香港特別繪畫的,有趣的是這原稿是來自櫻木對河田美紀男的版頭,井上老師再為封面插畫再上色。
IMG_8639-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之後就是大家也很熟悉的山王之戰最後五人封面,相信大家也看了不少次了⋯⋯。當年也留意到這五張畫故意在構圖和用色上用了同一系列的作畫手法,人物角色大頭用了marker上色,色調方面五張也是用了五種很鮮明的顏色作主調,背景與人物主色也都有相互配合到。這是為香港版特別繪畫的,根據這資料,井上老師如果一開始是打算用這五人插畫系列作為最後五期單行本的封面的話,那是不是就可以推想到他在繪畫香港版第27期封面時,已確定《Slam Dunk》會在第31期左右完結?(再說一次這是個人推想)

因為當年日本版和香港版的出版日是十分接近的,只差數天而已(天下和井上老師的關係真好),所以下面用日版的初版日作參考(來自amazon)。

IMG_8637-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第31期,1996年10月1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IMG_3363-copy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第31期,1996年10月4日出版(香港),時間與日本很接近。
IMG_8636-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第30期,1996年8月1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IMG_8635-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第29期,1996年6月1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IMG_8634-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第28期,1996年4月1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IMG_8633-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第27期,1996年2月1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香港版封面的流川插畫是這五人系列的第一張,當然我們無法知道這畫的繪畫日期,可是先按此出版日,我們再次用到週刊連載的出版作推算,找出畫第27期封面的時間大概連載發展到哪裡(當然繪畫會比出版日早,但不作計算了):

  • 最後一話276話在1996年6月17日在日本《少年Jump》刊載
  • 27期的出版日期是1996年2月1日,距276話的刊載相差137天,約20週
  • 假設一週繪畫一話,刊載最後一話的20週前,若無休刊,出版27期那星期約連載第256話
  • 估計繪畫27期封面時,雜誌同時繪畫著第256話

那段時間大概是發生甚麼事呢?那時候宮城已經第一次突破了缺口,櫻木的搶籃板能力也已經覺醒,赤木提升了變成比目魚,三井早已超越了過去,與赤木和隊友的信賴感也達成。

四位隊友都進化了,只剩下流川楓。

在比賽中山王的皇牌澤北不停向流川挑釁,也一次又一次用實力證明他是日本高校的No.1。

到了第258話,佈局,是很重要的一話,那時候相方的比數為55:74,湘北落後差不多20分,無論觀眾和球員也開始認為兩方的實力差距開始出現。這時候,流川回憶到和仙道1on1的對決,意識到傳球的重要性,達到最後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流川楓之覺醒。

之後的劇情發展相信大家比我更清楚,就劇情而言,這時候湘北五人已經各自覺醒了,球隊球員也達到了100%完成狀態(最後櫻木受傷增加張力),可預想到其實井上老師當時可能覺得對湘北五人的描寫也七七八八,那不如一口氣衝到最後,用最完美的比賽作為故事的終結?老師可能就是在那時候決定了這心意,在香港天下版的封面決定作這一系列的插畫(再說一次這是個人猜想)。

IMG_8639-Es
Photo Credit: 紙本分格

最後補充也說說,雖然傳言中說過當年完結是因為井上老師和集英社的關係不和,可是在他後來不同的訪問或對談也說到他決定在當時完結主要是因為他認為山王之戰就是最好的終極之戰。以前因為自己不想心愛的漫畫完結,此外森重寬之戰也沒有發生,所以也跟著相信那些傳聞。可是長大後看了許多他的訪問,還有剛作了以上的推想,我個人是偏向相信這就是老師預想之內的結局。

最後在《空白》一書中,他的解說是最完整的,故此輯錄出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530411_10150679023920933_1708355395_n
Photo Credit: 井上雄彥

《空白》Prologue 2012.3

過去,我一直秉持著前進、前進、再前進的態度,所以才會遭遇到瓶頸。

2010年年初,我在自己的網站寫下「《浪人劍客(浪客行)》會在今年完結」這句話,結果違背了本意,反倒成為一股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當時的我只是把這件事當成年初的目標說出口,並且記錄下來,沒想到竟變成非兌現不可的支票。

《灌籃高手(Slam Dunk)》的結束時間點很明確,因為我早就決定打完山王一戰就是《灌籃高手》完結的時候,因此最重要的課題就是如何讓故事更充實、讓比賽更精彩。雖然最終話提到湘北在下一場比賽就輸了,不過這件事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山王一戰本身。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在這場比賽中達到巔峰才是首要關鍵。畫《灌籃高手》的結局時,我該完成的課題很明顯,所以我絲毫不感到迷惘。

我不明白讀者的想法,每個人接受的方式也不盡相同,對我來說,《灌籃高手》的結局就是「沒有其他結局比這個結局更捧」。在我心中,這是一個成功的體驗,或許也變成了一種標準,因此《浪人劍客》的結束方式,在我內心佔據的份量也越來越大。

另一方面,我也在想,說不定我錯過了結束的最佳時機。「或許應該更早結束才對」、「我已經駕御《灌籃高手》很久了,該達成的目標也都達成了,差不多該轉換跑道」——我開始胡思亂想,甚至自問自答:「乾脆暫時把這條路封起來算了。」

一直以來,我都在做「創作」、「每個禮拜畫一回漫畫」這些事。「結束」是另一個不同的層次,不能當作目標。畫《灌籃高手》的結局時,我期待自己融入那個狀態,周圍的人事物也助我張目,但是《浪人劍客》卻沒有形成這樣的局勢,我一點興奮我感覺也沒有。

或許《浪人劍客》這不到「那個時候」,只是我擅自決定「現在是劃下句點的時候」罷了——井上雄彥,《空白》Prologue 2012.3

相關資料:

本文經紙本分格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紙本分格

Print is not dead. 支持實體漫畫書。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