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dmother of Punk

在瓦倫西亞的那一夜,我碰見了搖滾女詩人Patti Smith

在瓦倫西亞的那一夜,我碰見了搖滾女詩人Patti Smith Photo Credit: Patti Smith

Patti Smith的著作《只是孩子》記錄了她與摯友Robert Mapplethorpe美好的年輕歲月。兩人從相識、相愛、甚至到最後Robert與同性相戀,都未曾改變他們作為彼此一生精神伴侶的事實。

文字: 看看我的身體裏/Peek a Boo

Patti Smith給我的第一印象是《Horses》專輯封面,那一張純白簡潔的照片,瘦削的她穿著白色襯衫,蓬頭亂髮,視線斜睨著鏡頭,看似不羈的形象,一時之間甚至難辨性別。不曉得為什麼,那張照片非常吸引我,吸引著我去把她的專輯找出來聽,然後從此深深地喜歡上這個龐克女歌手。

此後對她的認識只停留在大學時期陪伴我度過漫漫長夜的那些歌曲,一直到讀了她的著作《只是孩子》之後,我才對Patti Smith有更深一層的認知。《只是孩子》是本很難定義的書,記錄著她與摯友Robert Mapplethorpe認識、相愛、一同在紐約藝術創作的歷程。

Robert一生與Patti都是靈魂伴侶,直到Robert在1989年病逝。這可以說是一本橫越20年,兩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的青春記事,亦是一本獻給Robert漫長的情書;也是在「垮掉的一代」之後,紐約60到70年代的藝術圈的珍貴紀錄——那是一個最好的年代,也是一個最壞的年代。

s__5120114
Photo Credit: Patti Smith

Patti與Robert在最困頓的時候相遇,他們入住切爾西旅館最狹窄的套房,相互天馬行空地聊天聊得忘我,只為替彼此忘卻饑餓。他們沒有錢去美術館,只好一個人去,一個人在門口等待,等到去的人回來之後告訴對方看到的一切。他們在海灘邊散步,一對老夫妻看著她們穿著奇異,妻子看著他們,對丈夫說:「替他們拍張照吧,他們一定是藝術家!」丈夫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不屑地說道:「噢,他們只是孩子罷了。」正因為他們只是孩子,所以他們恣意地在夢與藝術之間放蕩不羈,也影響了這整個世界。

patti-smith-1000x525
Photo Credit: Patti Smith

「我們總愛笑話小時候的自己,笑我是一個努力學好的壞丫頭,而他是一個努力學壞的好小子。多年之後,這些角色會顛倒,然後再顛倒,直到我們開始接受自己的雙重性,我們就這樣接納了大相徑庭的信條,接納了自身的光明與陰暗。」他們是彼此的雙生火焰,在他們正敏感且纖弱的青春歲月碰到彼此,並且互相陪伴,是多麼幸運的事。就算到了最後,Robert與同性相戀,也不改這個事實,他們仍是彼此的精神伴侶。

image
Photo Credit: Patti Smith
s__5120116
Photo Credit: Patti Smith

一直到2012年的冬季,我在西班牙的瓦倫西亞碰見了Patti Smith,當時她在辦巡迴演唱會,我買了票站在一家小Live House門前等待排隊進場,突然間人群騷動起來,人們朝著我的背後喊著:「Patti!」我一轉頭,Patti Smith就在我正後方走過來,準備進場,我顫抖著拿出我的日記本和筆請她簽名,她簽了名字後並畫上了一個和平的符號。我看著我整個青春時期最愛的歌手從面前走過,一樣的蓬頭亂髮,只是距離近得很多。多希望舉起手來,讓那一刻時間停止,多希望我們永遠都只是孩子,單純且自由,並且恆久擁有一顆熱切創作藝術的心。

s__5120121
Photo Credit: Patti Smith

本文經謬誌茗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謬誌茗

我們替死去的人們寫墓誌銘,替活著的荒謬人生記下一筆筆生活日誌。Mummum是一種Murmur的感覺純分享,每一天將美好的事物不斷地掛在嘴上,期待帶來更好的生活體驗。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