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ower of Babel

大友克洋的二次創作:巴別塔的內在結構

大友克洋的二次創作:巴別塔的內在結構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日本上野的東京都美術館舉辦了一個以巴別塔為主題的展覽,除了展示Pieter Bruegel the Elder的繪畫的著名畫作〈The Tower of Babel〉之外,還邀請到大友克洋以想像的方式進行二次創作,繪製巴別塔的內在結構。

大友克洋近來很忙碌,早前參與了Toyota C-HR廣告,這次再次出動,不過不是動畫而是插畫作品。

日本上野的東京都美術館舉辦了一個名叫「『巴別塔』展」(Babel)的展覽,主要展出荷蘭博伊曼斯 • 范伯寧恩美術館(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的收藏畫作,其中重點展品就是畫家Pieter Bruegel the Elder(Bruegel) 於1568年繪畫的著名巴別塔畫作〈The Tower of Babel〉,另外還會展出該館同期16世紀的珍貴收藏畫作和雕刻作品多達90件。

翻查資料,原來他曾先後繪畫過三幅關於巴別塔的作品,系列名稱「The Tower of Babel」,第一幅已經不幸失去下落,而另外兩幅分別收藏於兩間美術館,一張是上述那張,另一張是在奧地利維也納的Kunsthistorisches Museum。由於方便區分兩張畫作,所以後來分別稱作〈The (Great) Tower of Babel〉和〈The (Little) Tower of Babel〉(相信是因為作品大小)。

Pieter_Bruegel_the_Elder_-_The_Tower_of_
Photo Credit: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The (Great) Tower of Babel,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1563, 114cm × 155cm
Bruegel_d__Ä__Pieter_-_Tower_of_Babel_-
Photo Credit: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The (Little) Tower of Babel,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1568, 60cm × 74.5cm

說了這麼多,那大友老師這次做了什麼?

原來他受主辦單位邀請,根據Bruegel的巴別塔畫作去做二次創作,描繪出巴別塔的精細內部結構,一幅名為〈Inside Babel〉的作品。

babel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Inside Babel, 大友克洋(Digital Collage:河村康輔), 2017, 90×110.5cm

根據官方新聞稿朝日新聞(內有採訪影片)報導,大友老師本身也十分欣賞Bruegel的作品,為了這次合作,他更親身到荷蘭的美術館參觀取材,觀察原作的細緻部份和與當地的工作人員和策展人交換意見。大友老師兩張關於巴別塔的畫作也有看過,在〈The (Little) Tower of Babel〉中,畫中的巴別塔已是接近完成的樣子,大友老師於是幻想著,究竟內裡的樣子會是怎樣的呢?

AS20170407005076_com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觀察原作。
AS20170407005068_com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與當地的工作人員和策展人交換意見。

有趣的是,巴別塔本身是根據《聖經》的描述,再加上Bruegel在繪畫時加入了羅馬鬥獸場(Colosseum)的元素,可說是一個幻想的創作。而這次大友老師是根據這幻想的畫作再幻想內裡的樣子,這令他覺得十分有趣。

他於是和工作人員和策展人討論塔中的設備,或是四周應有的事物,例如閘門的位置、塔底運河存在的可能等等,另外他也幻想著塔中的內部是空心的,這樣建築結構比較有可能也比較容易(像是從前的大教堂)。

大友老師起初是在原作的複製品上面用原子筆勾畫出建築物的外貌,再試著繪畫內裡的部份,當中繪畫了約50幅畫稿。

AS20170407004296_comm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內裡中間,黑線稿。
AS20170407004300_comm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左邊切面圖,黑線稿。
AS20170411002386_com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看到他連整體的畫稿也有繪畫,創作人的生活就是如此,你看到的成品並非他全部的努力付出。

完成黑白線稿後,他就和另一位早有合作的創作人河村康輔一起工作。河村康輔在2013年的「大友克洋genga展」、2015年《Short Peace》的主視覺海報就是他操刀的拼貼作品。這次他就負責上色和數碼拼貼(Digital Collage)的工作,先將大友老師的線稿設計拼貼在Bruegel的原作上,再從中抽取畫中的元素樣本(紋理和顏色),重覆又重覆,一共超過20,000次的拼貼。

AS20170407005071_com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河村康輔。
AS20170407004427_com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河村康輔的工作狀況。
Screen-Shot-2017-04-14-at-2_13_42-A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看到河村根據大友老師的畫稿去做拼貼,連塔內的小人們也忠實移植。
Screen-Shot-2017-04-14-at-2_12_57-A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細看之下,每個窗口也是不一樣的。
Screen-Shot-2017-04-14-at-2_13_31-AM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

最後完成畫作,看到和之前描述一樣,四周保留了原作的部份,中間就是大友老師和河村康輔加工的部份。看到中間的確是中空,一層層螺旋上升,而兩邊也細緻的表現出建築物的紋理,還有底部的運河等等,整體看起來根本毫無違和感,Final Fusion 100%!

此作品將會在會場作特別展示,也有複製原畫發賣(有兩位親筆簽名),限量150張,售價是85,000日圓。

babel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babel1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放大看看,中間的部份完全重新繪畫。
babel2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底部的運河。
babel3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與原作拼合也完全沒有違和感。

在最新的發佈會中(natalie報導),大友老師和河村康輔談到更多的製作心得。首先關於建築物的構造,內裡中空其中一個原因是考慮到質料負重的問題,如果內裡是實心的話那可能會因為物料承受不了整座建築物的重量而倒塌。另外因為巴別塔本身不是一個純粹的圓形構造,所以他在繪畫時找尋塔的中心線也感到困難。

還有河村康輔這次製作時用上了25,000個電腦圖層(layer),這是他首次面對這樣的挑戰。

news_xlarge_11_up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另外,在塔頂附近加進了向Bruegel 「The Fall of the Rebel Angels」致敬的部份,要非常細心觀看才看到。

畫作本身應是十分細緻的,可是現在只有公布小小的圖片,相信在展覽現場看到的話會是十分震撼的。另外看到畫作也聯想到《Steamboy》的蒸氣城的模樣,和塔的外形也有著一定相似的部份。巴別塔本身建造的目的,就是人類希望建造一座可以通往天上的塔(又名「通天塔」),這種表現人類妄想憑著科學的力量去接近神,和《Steamboy》描繪人類對科學力量的盲目追求,不謀而合。

steam-castle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
《Steamboy》的蒸氣城。

近年留意到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日本的漫畫家們和西洋美術館或經典藝術家不斷有大型的合作,早於2000年荒木飛呂彥已帶「JOJO」到巴黎展覽;2003年法國羅浮宮開始的「BD Louvre」計劃,荒木飛呂彥、谷口治郎、松本大洋也相繼參與;到2014年日本和西班牙建交400年,兩地有各派出了一位代表crossover,西班牙代表是已故大師高第(Gaudi),日本代表則是井上雄彥,來個超越時空生死的「高第X井上雄彥展」;在2016年,大友克洋得到了法國安古蘭漫畫節的終身成就獎。

此外也有不少漫畫家也到海外積極交流,例如寺田克也不停四出live drawing,筒井哲也在海外受到注目後再在日本得到更多機會,中田春彌的《Levius》更出版了法國版,而《少年 Jump》的漫畫打到世界各地更不用說了。日本的漫畫藝術,正面向全世界。

本文經紙本分格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紙本分格

Print is not dead. 支持實體漫畫書。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