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nition of Cool vol.014

只是個喜歡電影的人

只是個喜歡電影的人 Photo Credit: 郭芳維

來到第十四期的D.O.C.,一位年紀輕輕的導演 周祐成,他說他想聊學生拍片,想當然電影會是這次主軸,也因此我換了那主詞——「電影要有人看才叫做電影」我們來聊讓人想看的電影。 

文字:Y.J

前陣子看了真人版《爆漫王》,電影裡叔叔川口太朗說的那句「漫畫要有人看才叫做漫畫」,現實又實在,記得好清楚。我在想這句話不單只限於漫畫,就好像電影、書籍、雜誌,只要任何一件「得」被大眾閱聽的所謂創作,似乎都能將主詞換掉。

《浪子Prodigal Returned》一部他與他的同學們,花了三年的青春時間拍的電影。一個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周祐成,謙遜地告訴我說導演不過是個身份罷了,充其量他只是個愛電影的人。

1v0nd7wxs1u67frrtd2mb3w1gif4u4
Photo Credit: 郭芳維

電影的震撼力

「我的夢想曾經是開飛機,從小到大我都這樣想,只不過每次這樣講都還是在拍電影。」尚未踏入電影一途時,作為觀眾的他,純粹喜歡電影,喜歡不同導演以不同手法來表現分別的精緻細膩,喜歡從故事裡的細枝末節裡找到情感上的滿足,那時,電影對他來說是一種螢幕前的滿足,而後踏上導演一途,則又是全然不同的事。

1b2da510fe6fee11c6cec9302c3b6f49
Photo Credit: 郭芳維

哪怕是一點感動都好

《女朋友。男朋友》(註1)對周祐成來講是啟發很大的一部電影,透過導演精心處理的各種細節與伏筆,令他有所感觸。「電影是可以影響一個人的情緒的,當你被電影裡面的一個故事細節感動時,心裡會得到很大的滿足。」一路學習拍片的途中,他發現除了電影基礎理論外,電影人的素養也必須到達一定程度,才有辦法做好導演一角。「那是很矛盾也衝突的事,畢竟電影不是拍給自己爽的,你的思維觀點必須大眾化,讓觀眾得到啟發,哪怕只是一點點感動都好,也能改變人們對社會的看法、價值觀或是啟發些什麼。」

註1:2012年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雙開幕片中唯一一部台灣電影。由楊雅喆執導,時間設定在1980尚未解嚴的台灣,故事環繞在兩男一女的情感關係上,並帶出當時的社會議題。

d183c7d7c1b60e601bdeadcb2bdfcb80
Photo Credit: 郭芳維

能夠被別人看見 跟著,他坦白地告訴我說,最初想當導演其實是因為想要被別人看到,想要成為風雲人物,想要多一點自信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回想起不愛唸書的高中時期,受到老師的鼓舞拍了第一支戒菸宣導影片,因而打開了他往後的電影之路。而後在電影這條路上的想法則又與當初的他大不相同。他試圖將自己在電影裡得到的悸動,透過他來創造,他希望當別人看到他的電影時,也能有像當初他那般的悸動。

a79e48439addebf104d962fe39c682cf
Photo Credit: 郭芳維

導演這個身份

「你想要先達到電影人的門檻不是先創作,不是先告訴別人你多有藝術感多有魅力,而是你自己下的基礎功力夠不夠。」從開始到現在,周祐成始終告訴我說,他不是導演,只不過是個喜歡電影的人。倘若說電影得從初、中、高階來作為入門門檻,學有所成後要被稱上「導演」則又是另一回事。

a22eb39de20c39380943b62c7385c0d5
Photo Credit: 郭芳維

瘋狂是種責任

現實跟理想肯定是會拉扯的,就好像他拍了一部對學生來說簡直不可能的《浪子Prodigal Returned》一般。每當有人問起他的瘋狂之舉時,他總認為那瘋狂其實是種責任。他說:「執著在做一件事情時,為了達成這件事,過程裡你必須得做一些瘋狂的事。」儘管還是學生身份,但在拍片的過程裡,他體認到世界的現實,自己的渺小,瞬間社會化後,《浪子Prodigal Returned》已不單只是夢想而是責任,一種肩負起所有人夢想的責任。

台灣電影的起伏

問及對台灣電影的看法時,他說:「台灣電影近期來喜歡做些草根的東西卻又很低俗,譁眾取寵但沒有任何貢獻。」看似出言不遜倒又有點真誠,儘管有無貢獻是很兩極的看法,畢竟還是有好導演、好團隊默默在台灣做出好電影。但不置可否地台灣的確沒有好的環境去提供給電影圈好的資源,不論是按部就班的各種獎項又或是只捧大片的行銷策略都是令人相對無奈的。正因如此,唯有不放棄努力的新晉電影人方能為台灣電影業帶來更多的希望與衝擊。

12a5d6e76e2e1bfc83caa6233e8e0dd8
Photo Credit: 郭芳維

介於黑與白間的浪子

回到最初我所說「讓人想看的電影」是什麼?正是由周祐成所執導的《浪子Prodigal Returned》。這部耗時三年的學生製片,是以陣頭為題材的電影,他開著電腦播著前導預告給我看,滿是自信的他告訴我說,《浪子Prodigal Returned》描述的是在灰色地帶掙扎的一群人,以陣頭來做主軸是想讓更多這類型的次文化被大眾所接受,儘管非一般商業大片,但他相信《浪子Prodigal Returned》會是一部你我看了都會有所悸動的電影,就好像他當初被電影感動一樣。

三年時間完成的作品

坦白說在我看來有關陣頭題材絕非新穎,只不過以學生製片來講,不得不欽佩的是在沒有資金、贊助下的他與他的團隊,花了三年的時間與心血在《浪子Prodigal Returned》上。「直到現在聚在一起都還是會懷念當時的苦日子,因為太苦了只能團結。」那三年亦是他人生至今經歷最多歡笑與淚水的日子。「這部電影是用比較特寫、浪漫的寫實主義(註2),是能看出鮮明的導演手法及暗示性的東西,算是有滿足到這部電影。」當然這是老王賣瓜,他說。

註2:約在19世紀末,電影朝向兩個方向發展,一個是寫實主義(Realistix)另一個則是形式主義(Formalistic),前者強調影像的真實呈現,後者則是注重風格的表現與特異的幻想。而寫實主義主要想表現的是,在電影中的世界是未刻意操弄的,而是客觀地去反映真實世界。

3d8a5f56dc9b7f3f67a79fb9391b5e56
Photo Credit: 郭芳維

堅持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最後,我問及電影殺青後有沒有覺得哪部分可以再更好呢?周祐成篤定地說:「幹!超好這部片!屌爆了!我拍了五次,到去年十二月都還加拍一場戲,成果覺得超屌!」我欣賞他的自信與堅定,畢竟堅持做一件事是很奢侈的事,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堅持到最後?一個瘋狂的新銳導演,一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年輕人,有朝一日《浪子Prodigal Returned》上映之時,我想螢幕前的你,是可以親眼去感受他那份堅持的。

ffd58013c8560b2b591b2bc061adb346
Photo Credit: 郭芳維

多數時候看電影其實是為了取代寂寞的時刻,且在透過電影所填補的這些時刻裡,你會有所感觸、感動、感傷甚至偶爾感到浪費時間。我總認為一部電影的好與壞是很主觀的感受,而通常會吸引我的不外乎導演、題材與那說故事的方式會否讓你感到有趣,雖說那有趣多半是——因人而異。

導演啊,縱使無關乎年紀,但總需要一點點天才,一點點機運,與那麼一點點義無反顧,方能堅持到最後被冠上「X導」的稱號吧,我是這麼想的。

f8909554614e2677a8e9401eaa49c834
Photo Credit: 郭芳維

what is D.O.C.

Definition of Cool,對Cool的闡釋,我想憑藉現世代街頭上的人們對於各種領域的專注研究,共同來定義。D.O.C.不走虛張聲勢的淺談即止,亦絕非帶你走向流行前線,藉由人與人的連結來延續下去。透過那些人,去講述各自領域裡獨到的見解;透過這些人,去告訴我們下一個,他也覺得酷的人。

本文經MIXFI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MIXFIT

MIXFIT混著,獨立思考的流行線上媒體。當流行已不再是盲目的追從時,你需要找到的是屬於自己的態度。 透過全方位的編輯觀點切入,自「街頭」出發拓展至服裝、球鞋、流行、運動、名人、生活六大面向,深入剖析各個層面彼此間的關聯,讓每個熱愛街頭文化的你,建構出屬於自己的MIXFIT。

更多此作者文章

【餐豐露宿】當網美也是要練習的——什麼都不用做的懶人露營怎麼玩?

【餐豐露宿】當網美也是要練習的——什麼都不用做的懶人露營怎麼玩?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什麼都不做的懶人露營,究竟是享受還是折磨?露營的時候要穿得美美的、擺出各種姿勢拍照留念,究竟是開心還是尷尬?一場跳脫同溫層的露宿體驗,不只擦出火花,也碰撞出對於露營的奢華想像。

以往人們對於露營的印象,大多是「扛著大包小包、汗流浹背的搭帳升火煮飯」這樣的畫面,不過近年來吹起一陣露營風,不少懶人露營、豪華露營應運而生,自此人們想要逃離城市、與大自然共住一晚,再也不必負重前行,一卡皮箱即可入住。

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系列影片【餐豐露宿】第一集,讓鐵人三項女力好手段慧琳(Windy),與號稱最美營養師高敏敏,共同前往苗栗自然圈農場,體驗一晚的懶人露營。對於追求熱血流汗的戶外運動主持人Windy來說,什麼都不做的懶人露營究竟是享受還是折磨?碰上彷彿芭比娃娃的精緻網美高敏敏,還要跟著穿得美美的、擺出各種姿勢拍照留念,究竟是開心還是尷尬?

一場跳脫同溫層的露宿體驗,不只擦出火花,也碰撞出對於露營的奢華想像。

本集節目由 Coway 贊助製作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