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eird Japanese Artist

你怎麼會認識我所有的朋友?來自日本的藝術同溫層

07 Jun, 2017
你怎麼會認識我所有的朋友?來自日本的藝術同溫層 Photo Credit: 藤井智也

在台北生活久了,常覺得台北無聊,要看的展、參加的活動、相約的人總是那些,圈子裡也一直是那樣子,總是做相同的事,或許在同一個地方待得太久,已經固定了一個看事情的角度,自然而然也就無聊了。一起鬼混之後,與藤井智也(Tomoya Fujii)的談話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看待台北的角度。

在某次聚會裡,認識了日本朋友藤井智也,一位攝影藝術家。飯後正想著該帶他們去哪裡續攤的時候,紛紛有人說,去操場吧!那邊有很多很有趣的人、氣氛很鬆,也可以喝很醉。而這好像是一整個開端,因為接下來的幾個月,開始見到他們一直出現在同溫層走跳的地方,操場酒吧貓下去waiting room先行一車朋丁,他們一來,就把台北獨立藝術圈的人都認識完畢,而且每天都在很酷的地方混,然後認真地印了一本攝影集,現在還要辦展。

藤井智也來自高松,瀨戶內海的港口城之一。或許是來自對文學的興趣,他也想要用自己的角度去認識這個世界,於是他從高中畢業就開始到處旅行。18歲開始,第一次去的地方是泰國,然後澳洲、荷蘭、菲律賓,就像書裡出現的地圖上,一條長長的、一直延伸的曲線,伸進各大洲,接連去了30幾個國家,有的是背包客、有的是生活,他把青春的走跳時光,花在這些深淺不等的旅行中,大概也是這樣,才造就了他現在隨和卻保有堅持與個性的樣子。

19997_1545222932383392_50728913825638666
Photo Credit: 林特
為什麼台北

對藤井來說,這是第四度來到台北,當我驚訝於他可以如此快速打入這個圈子的時候,他笑笑說:也不是世界各地的藝術圈都很好混進的啊!

文化背景與價值觀很像吧,他說,和台灣人一樣,我們潛意識裡都很習慣群體的生活,在一群人裡,會低調地交換意見,而不會一直想要在團體裡突顯自己。在阿姆斯特丹生活的那陣子,他覺得要認識興趣相投的人們並不難,卻很難打進他們的圈子、被當作一個成員看待,他發現,除非把自己原有的價值觀完全消滅,但這對一個藝術家來說,是不可能發生的。

台北人對外國人相對友善,也願意把朋友帶進自己的圈子裡,把自己覺得最有趣之處表現出來,帶你去最好玩的地方、帶你去吃最好吃的東西、帶你認識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朋友,透過網路相約、酒一倒、話匣子一開,一切都很自然的就發生了。

其實藤井在菲律賓也生活過一段時間,他說,那裏的氣氛很輕鬆,人們也很友善,但可能有點太鬆了,讓他有點失去了在當地創作的動力,少了那麼一點刺激。或許台北對他來說的刺激度剛剛好,獨立藝術圈裡人們有著類似的夢想、類似的動力,與類似的抱怨,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很容易就也想做點什麼,在一個剛剛好的氛圍裡,遇到一群剛剛好的人,而靈感也就自然流瀉。

一起鬼混好幾次之後,與藤井的談話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看待台北的角度。

在台北生活久了,我們自己常覺得台北無聊,要看的展、參加的活動、相約的人總是那些,圈子裡也一直是那樣子,總是做相同的事,或許在同一個地方待得太久,已經固定了一個看事情的角度,自然而然也就無聊了。但藤井覺得,台北的藝術圈子小小的,很緊密,大家可以保持著一定的親密度與距離,而這中間的平衡對他來說恰到好處。所以來了幾次之後,他決定要長時間留在台北,在這裡創作。我問他在台北最喜歡的地方是哪裡,他說是熱炒店或是酒吧,原因是這些地方通常都很有生命力,可以看見人們較為真實的一面,他也說:「我想我在喝了一些酒以後,會變得比較誠實吧!(笑)」也或許是我到過藤井的故鄉高松旅行,同樣的發覺高松與台北的相似之處,也愛上了高松。總之,這些關於台北的長處,我們或許隱隱約約知道,但是常常忘記,直到一個來自遠方的人告訴你,他愛上了你生活的地方,我想,這已足夠讓你重新思考,並且再次愛上這個城市。

15042241_1200350623392795_50719255551499
Photo Credit: 藤井智也
15137635_1200350570059467_24741801582675
Photo Credit: 藤井智也
關於創作

一開始藤井智也並沒有想用攝影來作為創作的手段,他選的是電影寫作,直到陰錯陽差玩起相機以後,他發現平面攝影是一種效率很高的創作處理方式,「每當按下一次快門,創作就結束了,也完成了。」然而光是拿起相機拍照,這件事本身並不足以成為一個完整的藝術作品,直到你賦予它背後的概念、或者原因,這作品才有獨一無二的靈魂。藤井懷有一種「作品與人相似」的恐懼,他認為兩件相似的原創作品,把概念和理由說得更好的,或許就可以稱為好的作品,但這也是現代藝術有趣之處,因此他不斷追求新的創作方式,像是不斷重新翻拍一張照片、大老遠的跑回一個有趣的地點拍攝,或是著重於思考作品的故事性。

《Thomas at Roof》是上個月,藤井與其他九位藝術家的聯合展覽,這些藝術家將他們從便利商店影印機輸出的作品放置於露天的屋頂,接受風吹日曬,參加展覽的人可以自行攜帶酒水食物,就像到朋友家的屋頂看熱鬧一樣。對我來說,如果要說這是一個展覽,還不如說是一個實驗性的集體創作,從這個小小的計畫可以看出藝術家們的熱情、與對彼此的信任感-如果這不是一個圈子,那什麼才叫做圈子呢?

18076543_1678264188855209_14611550573318
Photo Credit: Chikaya Takahashi

藤井智也展出了兩張照片,作品旁邊擺了一把尺,讓人隨意丈量照片的尺寸和大小,他希望藉由這個方式,觀眾可以得到一些關於這張照片的客觀資訊,並且拋開所有這個展的事先成見或定論。展覽結束的最後幾天,正好遇上台北暴雨,躺在屋頂的作品們,藝術家們持續更新了展覽動態:「作品可能快要撐不住了,快來看吧~」參與的成員都帶著幽默感在做這件事的。

在集體創作之後,藤井智也的個展《Raw》即將開展,在這個系列作品中,他又帶來了一些新的思考,像是將存在於攝影中的線性時間,想辦法變成一個時間點,進而從創作中獲得一個「當下」,有些抽象,但與他本人的感覺相似度異常之高。另外,曾在阿姆斯特丹Unseen攝影節入選的攝影書《Planet》,也在台灣印刷並獨立出版完成,於展覽現場販售。

如果你覺得藤井智也好像是個有趣的人,就去看看他的展,喝一杯聊聊台北吧!

raw_05

《Raw》藤井智也 個展 Tomoya Fujii solo exhibition
暨《Planet》新書發表會 book launch

時間:2017/6/3(六) ~6/24(日)
地點:朋 丁 pon ding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林特

自從十年前被稱讚有攝影眼後就一直進行著各種用眼過度的工作,同時試著把過盛的觀察力用在說故事上頭。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