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ker

希斯萊傑從未曝光的小丑秘密日記

06 May, 2017
希斯萊傑從未曝光的小丑秘密日記 Photo Credit: Warner Bros.

希斯萊傑(Heath Ledger)獨自一人禁閉在旅館房間中長達一個月。隨著他的猝逝,發生在那個房間的事成為永遠的謎。還好他身後留下一本充滿妄語塗鴉的筆記本,為我們留下隻字片語的解題線索。

為了把自己的身心轉換成《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中的小丑(Joker)一角,希斯萊傑(Heath Ledger)獨自一人禁閉在旅館房間中長達一個月。隨著他的猝逝,發生在那個房間的事成為永遠的謎。

還好他身後留下一本充滿妄語塗鴉的筆記本,為我們留下隻字片語的解題線索。

從未曝光的小丑日記

2012年一個德國的紀錄片團隊有幸從希斯萊傑的父親手上,見到了這本小丑日記。

這部名為《Too Young To Die》的紀錄片一直到去年才因為網路轉貼而引起全球媒體關注,其中翻拍希斯萊傑筆記本的片段,可說是整個世界第一次有機會一窺那個早逝的偉大演員在角色轉換過程中的狂暴內在。

希斯萊傑像個準備暑假作業的小學生一樣,小心翼翼地邊剪貼邊塗鴉,完成這本題為《小丑》(The Joker)的筆記本。

他把一些和小丑有關的圖像剪貼在日記中,還有許多被他當成角色靈感來源的漫畫和電影畫面。

他還慎重地抄寫了他和雙面人(Two-Face)在醫院中的那場關鍵對話:

「你知道嗎?哈維(Harvey),我希望我們之間別有什麼不愉快的心結。尤其是當你跟你那個誰……呃……」
「瑞秋(Rachel)!」
「喔!對,瑞秋被綁架的時候,我根本是被關在戈登(Gordon)局長的大牢裡啊!我不是背後的黑手。」
「你的手下!你的計畫!」
「我看起來像是一個有計畫的傢伙嗎?你知道我是什麼嗎?我就是那種追著汽車跑的狗。我根本沒有設想萬一追上了我打算拿它怎麼樣。你知道的,我就是……先幹了再說!」

希斯萊傑的父親金萊傑(Kim Ledger)翻到這一頁的時候,突然想起有趣的線索:

「醫院這場戲對希斯來說非常有趣的是,小時候他姊姊凱特(Kate)會把弟弟希斯扮成女護士。他穿上護士服的樣子非常逗趣。他在電影裡的樣子也有一樣的效果。」金萊傑說。

庫伯力克的凝視

筆記本中另外一個更重要的線索是:《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的男主角麥坎邁道爾(Malcolm McDowell)的照片在日記中反覆出現好多次。

很明顯地,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的《發條橘子》是希斯萊傑參考的對象。

他甚至移植了庫柏力克電影正字標記:「庫伯力克式凝視」(Kubrick Stare)。所謂庫伯力克式凝視,依據影評人羅傑伊伯特(Roger Ebert)的說法是在包含《發條橘子》、《鬼店》(The Shining)、《金甲部隊》(Full Metal Jacket)等電影中經常出現的角色特寫鏡頭。攝影機會放置在演員視線以下的位置,演員會略略低頭、抬高眉毛、雙眼直視的方式怒視攝影機。這種表演以及取鏡方式,讓角色顯得具有全知優勢、充滿威脅感,甚至帶有不安定的暴怒情緒。

你知道的,這就是在大牢中那個具有全知優勢、充滿威脅感的小丑。

希斯萊傑或者小丑本人把這些種種犯罪靈感拼貼在這本小丑日記中,然後開始永無止境的靜坐沈思,挖掘那個深藏內心的邪惡。

「他把自己完全關在旅館房間裡頭好幾個禮拜。」他的父親金在影片中說:「他在房間裡慢慢形成他的下一個角色。這就是希斯典型的表演方式,他總是這麼做。他喜歡深潛進入他的角色,但這次他又進展到另外一個全新的層次。」

脫繮的角色探索

希斯萊傑生前受訪時自己解釋了整個發展角色的過程:

我一個人坐在倫敦某個旅館房間中長達一個月,把自己隔離起來,然後開始製作一本小日記本,並積極嘗試一些聲音表演的實驗。找出具有指標性的說話聲調和笑聲對這個角色來說非常重要。
小丑是徹底反社會、冷血無情、殺人如麻的角色,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完全不限制我的角色探索空間。奇妙的是,小丑本身正是這樣一個一言一行完全不被限制的脫韁人物。沒有任何事能威嚇到他,對他來說所有的一切都是玩笑。

這樣狂野的角色探索過程並非沒有後遺症。

希斯萊傑就曾在訪問中跟記者抱怨,他精疲力竭的腦袋完全無法停下來,即便服用兩倍劑量的安眠藥,每天還是只能睡一兩個小時。

2008年1月22日,希斯萊傑被發現陳屍紐約自家住宅。死因認定為同時服用六種止痛、鎮靜、安眠藥物導致急性藥物中毒。

扮演過同一個角色、也嫻熟庫伯力克式凝視的老牌演員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留下了一句令人玩味的評論:「我早警告過他了。」(Well, I warned him.)

多年後,在德國紀錄片團隊的請求下,希斯萊傑的父親金翻到兒子日記本中令人頭皮發麻的最後一頁——希斯萊傑用銀色墨水筆寫下大大的幾個字母:

BYE-BYE!

BYE-BYE

希斯萊傑的小丑日記出土:Heath Ledger's father reveals journal actor kept for role as Joker(DailyMail)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葉郎

自由(不)工作者、電影成癮者以及資訊焦慮重症患者,開設Facebook粉絲專頁「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記錄自己的電影、音樂、文化資訊焦慮病灶,並採用秘傳民俗療法「電影冷知識」試圖療癒老電影鄉愁。 「葉郎: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http://fb.com/dr.strangenote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