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t Fetishism

昆汀塔倫提諾的戀足癖影帶

昆汀塔倫提諾的戀足癖影帶 Photo Credit: Quentin Tarantino

昆汀塔倫提諾每一部電影都充斥著足部的畫面,尤其是充滿性意味的女性主角裸足特寫。近幾年很多人剪接這些畫面來試圖證明導演的秘密癖好。

雖然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從不承認,但他的戀足癖是顯而易見的。

昆汀塔倫提諾每一部電影都充斥著足部的畫面,尤其是充滿性意味的女性主角裸足特寫。近幾年很多人剪接這些畫面來試圖證明導演的秘密癖好,但昆汀塔倫提諾辯稱:

這些鏡頭是為了創造一種節奏感的效果,表示主角正在移動。如果照這樣說,我也有很多畫面從主角的肩上拍過去,總不能說我也有戀肩癖吧!

(昆汀塔倫提諾電影中的腳)

否認歸否認,傳聞照傳聞。據說他和他的繆思女神鄔瑪舒曼(Uma Thurman)為了《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第一次碰面討論時,昆汀塔倫提諾當場給了鄔瑪舒曼一次「純友誼」的足部按摩。

不免覺得可以理解為何鄔瑪舒曼當時的丈夫伊森霍克(Ethan Hawke)一直覺得這兩人之間有鬼。

這場按摩雖然破壞了一場疑神疑鬼的婚姻(丈夫懷疑太太有小三於是自己去找小三,哦異性戀啊),但也為觀眾帶來了《追殺比爾》(Kill Bill)中那場喚醒腳趾的精彩好戲,也算是將功贖罪。

最後一個驚人的傳聞甚至還有錄影帶當證物。

事情發生在昆汀塔倫提諾尚未成為電影導演,也還不需要用拍電影來發洩深藏內心的特殊癖好的年代。這位年輕的電影狂兼戀足癖在他打工的錄影帶店看了一支讓他終生後悔的錄影帶:《戰慄遊戲》(Misery)。

電影中惡夢般的的凱西貝茲(Kathy Bates)用榔頭敲爛詹姆士凱恩(James Caan)腳的恐怖畫面,瞬間變成這個年輕店員永恆的創傷,以至於他的戀足癖從此只能深藏內心,等待多年後鄔瑪舒曼喚醒。

因為《戰慄遊戲》而情緒崩潰的昆汀塔倫提諾,在恢復神智之後立刻展開危機處理/復仇行動:為了確保再也沒有人被《戰慄遊戲》的這場高潮戲給傷害,他勇敢地挺身而出,把店內每一卷《戰慄遊戲》通通收集起來,然後一部一部洗掉那個恐怖畫面。

這樣的人道主義精神應該要受到戀足癖協會的表揚才對啊!

(據說被昆汀塔倫提諾變造過的《戰慄遊戲》影帶)

(昆汀塔倫提諾正在舔莎瑪海耶克(Salma Hayek)的腳)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葉郎

自由(不)工作者、電影成癮者以及資訊焦慮重症患者,開設Facebook粉絲專頁「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記錄自己的電影、音樂、文化資訊焦慮病灶,並採用秘傳民俗療法「電影冷知識」試圖療癒老電影鄉愁。 「葉郎: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http://fb.com/dr.strangenote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