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od Project

以食物碰觸人心——王艾莉的設計心理學

04 May, 2017
以食物碰觸人心——王艾莉的設計心理學 Photo Credit:陳小曼

商業與藝術之間,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批判式設計,透過與生活相關的設計提案,經由設計提出觀點或疑問,探討社會議題、人的心理狀態等等,進而引發討論與思考、甚至衝突。在食物設計的領域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這樣議題性優先於實用性的作品,今回我們透過王艾莉來看看藝術與設計之間的可能性。

首先來聊聊,什麼是批判式設計(Critical Design)?

我們在設計學院中時常被教導,設計作為一門專業,其目的在於「解決問題」。建築必須解決社會的住宅問題、環境問題;都市規劃必須解決城市運作問題;工業設計必須解決使用者問題;服務設計必須解決溝通問題等等。然而設計必然要解決問題嗎?或者說,設計真的能夠「解決」問題嗎?

如果說,在業界為客戶設計稱為「商業」,在美術館作一場展覽稱為「藝術」,在這之間有沒有其他的可能?

批判式設計,透過與生活相關的設計提案,經由設計提出觀點或疑問,探討社會議題、人的心理狀態等等,進而引發討論與思考、甚至衝突,便是批判式設計的核心目的。

在食物設計的領域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這樣議題性優先於實用性的作品,不一定乘載環境議題的政治正確性,也可能是令人會心一笑的靈光乍現,或者嚴肅的批判、或者幽默的揶揄,在「解決」問題之前,先去理解問題背後的成因、環境或想法,進而在開放式的討論中,探索解決的可能,一己之力也許薄弱,而大眾的共識才是改善問題的大前提。

王艾莉在台灣作為相對異質的設計師,其作品時常帶有批判性的設計思考,許多設計也不乏幽默的成分在其中。她的創作形式跨越了工業設計、空間設計、展覽、影像作品等範疇,而食物在她的設計版圖中也佔了很大一部分。以下我們透過她的一些作品與策展經驗,來探討其後的想法,與所謂「藝術與設計之間」的可能:

mottimes_images_6220160704151239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Toxic Tuna 醬油碟〉

地球上的大陸板塊有許多,而海洋只有一個。

在全球海運之中,有1/3是裝運石油的貨船。據國際油輪船東防污染聯合會(ITOPF)的資料顯示,1970至2014年間,已有超過 4,000萬噸的原油洩漏。世界各地層出不窮的海洋污染問題不斷在環保團體與世界企業的利益中拉扯著,受益者少、受害者眾,受苦的是地球上每一個人。

在王艾莉設計的小巧醬油碟上,有一艘翻覆的貨船。當醬油倒下的那一刻、黝黑的醬汁變成了海洋污染的黑油,當不可逆的污染影響了海洋生物、透過食物鏈甚至影響了全球,將生魚片沾滿醬油大口咬下的那一刻,是否也感受到那個貌似遙遠的議題,變成下肚的憂慮?其實很多食物也已經被汙染,我們卻繼續大口的吃它,很多污染是看不到的,但在身體裡慢慢累積。她透過這個簡單的概念,希望讓人們提高意識,在選擇產品時,是否無意間助長了碳足跡或者污染的可能?從小事關注都可能是重要的轉變,進而思考從而改變生活習慣,都可能是聚沙成塔的力量。

The-Food-Project_banner-03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The Food Project 食物計畫〉

在2016年的夏天,王艾莉在設計之都計畫了一個大型的展覽活動,包含靜態的展覽〈食物說 Edible Tales〉,以四個主題展出世界各地與食物相關的設計與藝術計劃,也包含了加拿大藝術Nicholas Hanna駕著與王艾莉工作室合作、為此次展覽打造的〈馬路水印車 Trike Writer〉;並於〈小吃進化論 Food Evolution〉邀請英國的Bompas & Parr食物設計工作室與西班牙的食物設計師Martí Guixé為台灣的小吃進行改造、並到台灣為他們的設計進行為期二週的展演。

13416912_10154090311181598_5631260165776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13415570_10154090311241598_7846061051715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13475066_1203481266363131_27593698717639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Trike Writer 馬路水印車〉 by Nicholas Hanna

Nicholas Hanna以中國水墨作為發想,改裝了三輪車,透過程式設定,將三輪車變成舞文弄墨的工具。而他也在此活動中在台灣再製了一台水車,隨著活動在台北市街頭「揮毫」,透過有趣的文句,讓參與者思考「水足跡」在各產業鏈中的資源浪費,而其在地面印出的文句在炎熱的夏天也迅速的在馬路上蒸發,也回應了這項議題時常為人所忽略的事實。

sausage2_1600_1000_85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sausage3_1600_1000_85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sausage6_1600_1000_85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Sausage Social〉by Bompas & Parr

在食物設計領域赫赫有名的英國雙人組Bompas & Parr,不僅曾以「建築果凍」奠定了食物與設計瘋狂實驗室的名號,還曾為倫敦市策劃了世界上第一場「食物煙火」。這間以製造多重感官經驗聞名的食物設計工作室,針對了台灣街頭巷尾再熟悉不過的小吃「香腸」,做了一個全球企劃,做出可能是世界第一份全世界的香腸族譜,王艾莉工作室也將台灣夜市經典的幾種攤販與遊戲轉化成展場內與參與者互動的攤位,包含射飛鏢、十八仔(擲骰子)等,在攤位中提供融合了各種創意、光怪陸離的「混血香腸」,如:甜食版的香蕉巧克力香腸、將香腸炒焦拌入冰淇淋、倒入了紹興酒的培根Shot等等,旨不在追求美味,而是透過他們的瘋狂眼光,激發大家的無限想像。

13920523_1230520363659221_75787933101046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SPK_9656-min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13923823_1230520390325885_55081770061855
Photo Credit:Alice Wang Design

〈Flashpoint Pie 閃點車輪餅〉by Martí Guixé

於1987年首度於SPAMT展覽計畫中提出「Food design」的設計師Martí Guixé​​​​​​,可以說是開創這個領域的先鋒。他認為,食物作為「能夠被消化的物件」,設計師所要做的並非做菜,而是設計一個機制或系統,去回應命題。

在這食物計畫中,他選擇改造了學生時代的下課點心車輪餅,依照著「就口的形狀與順序」將車輪餅變成一個「環島經驗」的轉化,透過全台灣不同地區的食材,如三星蔥、芋泥、紅豆等等,依序裝在車輪餅的內餡盒中,並在外烙印「就口指引」,若說味覺就是記憶,是否在集體記憶之中能夠再更極限的分出更細緻的味覺經驗?他設計了兩款不同的裝載順序與內容,欲進一步試探台灣多元的歷史與文化,拉回宏觀的角度反覆探討議題。

以食物碰觸人心,挑戰更大的議題

當食物、藝術與設計的界線越來越模糊,我們也得以看到越來越多國外的廚師與設計師結合所誕生的精采作品。這讓王艾莉對於挑戰如何用設計詮釋台灣美食這件事情感到躍躍欲試。對王艾莉來說,食物設計和做產品設計,平面設計時的邏輯是一樣的,只是換了一種媒材。平時用鐵、用塑膠,現在用食物,但都一樣是在探討不同議題,敘說不同的故事。

作為一位設計師,王艾莉始終認為,應該要將設計的視野看遠一點、想廣一點,為大的議題做設計,透過不同的媒材創作,獲得更多元的共鳴。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陳小曼

「慢 食堂」專頁主理人。目前以食物設計師身份獨立接案並為雜誌撰稿。獨立出版食物影像刊物《Nutty Porject》。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