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 Filmmuseum

從電影博物館到阿姆斯特丹河畔之眼

19 Apr, 2017
從電影博物館到阿姆斯特丹河畔之眼 Photo Credit:DMAA

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 EYE 」電影博物館成立之初的目的為保存電影資源,但在空間的配合與規劃下達到了地區復甦的效果,真正走進當地居民的生活。而充滿未來感的建築設計,不僅如電影般由外而內引起民眾的好奇,也成為阿姆斯特丹吸睛的新地標。

文字:Stella Tsai

遠見雜誌在2015年9月調查全臺灣閒置建設,據統計這些所謂的蚊子館總數至少超過800座,無論是在選舉文化下催生的產物,或是因為經費、資源不足與管理不善導致無法繼續經營等,都反應了臺灣長久以來對於永續經營思維的漠視,這樣的現象不但造成社會問題,也連帶著成為臺灣發展的阻礙。

而阿姆斯特丹的「 EYE電影博物館 」( EYE Filmmuseum ),以電影為主題切入,結合城市設計活化舊工業區,透過建築與展館運用成功串起運輸、人潮與觀光,打造一座融合教育與當地生活的精采空間。

DMAA_214_hpi_007
Photo Credit: DMAA
Eye因緊臨 IJ河畔取其諧音。空間由維也納建築工作室Delugan Meissl Associated Architects(DMAA)所設計,他們以「 將光線投影於幾何固體 」的想法進行場域規劃,並運用線條勾勒內外空間的動感,賦予河畔建築無與倫比的美麗。

作為八大藝術之一,電影的發展向來就不像其他藝術,容易順應派別與風格而互相學習傳承。相反的,電影創作往往深受環境、社會與人的影響,進而生成各種故事,與各種詮釋方式。而在荷蘭這樣自由與無所限制的國家,電影的發展就如同建築般,不墨守成規也勇於挑戰傳統。

前身為「Dutch Filmmuseum」的「EYE」電影博物館,選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落腳,2012年正式開幕,擁有豐富的電影資源,從歷年海報、電影拍攝與播放器材,到大量的館藏影片,讓新落成的EYE足以打造出包含展覽空間、電影院、景觀餐廳、與整層樓的常設展。而充滿未來感的建築設計,不僅如電影般由外而內引起民眾的好奇,也順勢成為阿姆斯特丹吸睛的新地標。

DMAA_214_hpi_010
Photo Credit: DMAA
DMAA_143_hpi_011
Photo Credit: DMAA

未來感建築延伸電影想像

來到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中央車站(Amsterdam Centraal),巴洛克式紅磚建築座落在潟湖之上,優雅地串起荷蘭內陸與歐洲各國的交通樞紐,而連結這座車站的橋則通往繁華的阿姆斯特丹市區。首都的繁榮與興盛無需多說,每位旅客都知道,下了車、跟著人潮,總是會通往城市的精華地帶,然而在中央車站後方,河的對岸,卻有這麼一塊人煙稀少的斷層地帶。

有鑒於此,市政府找來維也納建築工作室DMAA操刀,在河彼端打造了這座未來感十足的電影博物館。傾斜的外型直上天際,外觀看來彷彿一座巨大的雕塑,讓人對內部空間充滿想像,而Delugan Meissl的設計理念,就是要用這樣的主體設計,打破過去建築的規則,讓內部功能空間能無縫接軌的流暢串連,也延伸了電影創造虛擬現實的概念。有趣的是,這樣的造型也讓EYE「型如其名」般吸睛,不僅引起外來旅客的觀光興趣,也成為在地人新的休閒娛樂好去處。

DMAA_143_hpi_007
Photo Credit: DMAA
作為荷蘭最大的電影資料庫,EYE的典藏精采包括荷蘭與世界各國的經典電影、影像紀錄、演員資料等,類別自無聲電影至19世紀晚期經典與當代作品皆羅列其中;不僅如此,展館也身兼電影院及博物館功能,成為各大電影發表、論壇等舉辦首選之地。

從鏡框到窗框,階梯式餐廳框塑絕美河景

拾階而上,穿越售票口進到館內,橫跨三層樓的階梯式河景餐廳映入眼簾, 180度透明落地窗將整條河與對岸市景盡收眼底,無論天氣好壞都有不同韻味。餐廳最上層同時也是主展覽空間動線的末端,看展或看電影前喝一杯,看完出來接續著用餐,完美的動線設計,讓餐廳成為重點社交聚落。

而全館採取木質地板,木質桌子與黑白椅子簡化整體色調,讓訪客的目光盡集中在窗外美景。即使不用餐,一旁的階梯也同時身兼座位功能,自然而然成為當地人相約聚會的新熱點。

DMAA_214_hpi_011
Photo Credit: DMAA
DMAA_143_hpi_008
Photo Credit: DMAA
DMAA_143_hpi_009
Photo Credit: DMAA
別以為走進室內,就必須和迷人的景致道別,在DMAA安排之下,訪客得以用更多的角度來欣賞河畔風光;無論是隨性坐在大階梯廊道或進入餐廳品嚐小點,你都能以自已的方式感受EYE電影博物館和城市的魅力。

以空間串連產業 育娛樂於學習

展覽空間分為地下室的常設展、二樓專題展區,與三樓的放映廳。常設展從傳統電影器材介紹起,穿插傳統綠幕、動畫製作等互動式裝置,以及小型播放區,引導訪客學習電影知識,也能徜徉播放區觀賞過去經典電影。

專題展區橫跨整個建築前後體,採獨立策展方式,每年挑選主題導演展出,如今年的匈牙利導演貝拉塔爾(Béla Tarr),以及過去的費里尼、安東尼奧尼等重要導演的專題展覽,除此之外,荷蘭新一代電影創作者、錄像藝術家等的作品也規畫入內。三樓的放映廳選片形式與台灣的光點電影館相似,播放來自各地的藝術、獨立電影,如影展般扮演介紹各國優秀電影給國人的角色。

儘管EYE的創立是為了保存電影,但也在空間的配合規劃下,達到地區復甦並創造民眾的活動交流地點。更重要的是,它以空間設計串起產業推廣的功能,結合休閒娛樂,讓電影透過建築走進居民生活,也讓此處成為荷蘭電影發展的重要基地。

本文經MOT TIMES明日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MOT TIMES

MOT TIMES明日誌,以設計洞見未來。華文區最有態度的線上設計媒體,每日定量供應維他命A (Architecture) 與維他命D (Design),建議定期服用,不只醒腦還常保耳聰目明。MOT TIMES明日誌致力發掘全球設計趣聞、觀察國際設計趨勢,且深度專訪全球創意人物、設計品牌經營者,每月並配合活動與講座,推出多元的深度專題。 本專欄由MOT TIMES明日誌編輯群與特約作者輪流執筆,讓讀者隨時掌握全球與台灣設計的趨勢脈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