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ft Beer

瓶裝的台灣土地風味:禾餘麥酒

16 Apr, 2017
瓶裝的台灣土地風味:禾餘麥酒 Photo Credit:禾餘麥酒

禾餘麥酒的核心理念是「用台灣的穀物,釀台灣的酒」,終極目標是期望藉由精釀啤酒這項高經濟商品,回頭提高農產原料價值,以期翻轉台灣農業現況。

走在台中大雅契作的小麥田裡,禾餘麥酒創辦人陳相全時不時俯下身子查看麥子結穗的狀況,一邊叨叨絮絮地念著:「去年種得太晚,怕要拖到4月底才能採收,這樣又會影響到下一期播種的時間;氣候讓這期麥子狀況有點難以掌握,依舊寒冷的2月天,有些麥穗已經轉成金黃,有些卻還青翠鮮綠,穗粒飽滿程度也不一致⋯⋯這些都會成為屆時啤酒釀製的影響因素。」

採訪那天也是。盧心潔、林亞平、陳昱廷、余鎧瀚四人各自先後落座,圍繞著陳相全。禾餘現階段所有夥伴難得齊聚一堂,而陳相全仍不時喃喃說著幾月要收小麥、幾月該收大麥;玉米現在種了多少,接下來又該種多少⋯⋯不明究裡的人在一旁聽了,還以為眼前這群年輕人可能是所謂的城市小農,正在盤算農事。

12832545_681046341998207_796640966051356
Photo Credit: 禾餘麥酒

但不是。他們是釀酒者,與賣酒人。然對他們來說,農事的確是時時刻刻都得盤算、謹記於心的重點。禾餘麥酒的核心理念是「用台灣的穀物,釀台灣的酒」,終極目標是期望藉由精釀啤酒這項高經濟商品,回頭提高農產原料價值,以期翻轉台灣農業現況。「所以我們對原料的要求比一般酒廠來得高,要釀出好的啤酒,就必須這樣做。」盧心潔說。

2015年,禾餘麥酒總生產量約4萬瓶,銷售量約2萬瓶,第一年業績勉強打平。以在地生產的「台南白玉米」和「台中選2號小麥」釀製而成的禾餘白玉麥酒是目前的固定款,口感細緻清爽;層次個性較為強烈的禾餘硬紅春麥酒則是過年限定款。兩款啤酒都是禾餘團隊一試再試才決定上市的品項。即使風味迷人、頗受市場好評,負責釀酒的陳相全卻仍不滿意。「不是不好,就是都還差一點點,很難用言語形容。哎。」

13342889_719520591484115_792057549184118
Photo Credit: 禾餘麥酒
禾餘白玉麥酒。

那一點點,讓禾餘眾人不只往內要求自己,還往上要求原料品質,往下要求食安教育。台中是全台灣最適合種植小麥的地方,為了找尋適合且有意願的契作農,林亞平踏遍田間,好不容易讓禾餘擁有1甲小麥與0.5分的大麥;台南白玉米則落腳在花蓮光復鄉,契作面積達5分地。

要找到願意栽種雜糧的契作農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一般農民習慣與盤商買賣,重量不重質,很難要求。小農則因為種植面積不大,就更希望栽種一些週期短、價格高的作物(如蔬菜),」林亞平一一數著難處,「所以就必須找到自己也很在意作物品質、希望栽種成果可以讓消費者看見的農人來合作。」等於是原料與產品互相督促鞭策,一起提升。

禾餘初期的銷售方式也十分別出心裁。他們會與下單買酒的客人約在台大農場面交,當場帶導覽,讓消費者認識啤酒的起源。「每個人都該知道自己吃的東西到底長什麼樣子吧。田就在這邊,大家去看,就很清楚種植時到底是怎麼樣。」這是陳相全一開始就規劃在銷售當中的業務。「我認為食安問題可以用這種方式解決。」

「台灣的農作物一點都不輸給國外進口的原料。」盧心潔提到,禾餘曾將台灣小麥送至美國,讓美國的釀酒師釀製成酒後品評,「他們覺得台灣小麥的蘇打餅乾味特別突出,風味與其他地方產出的小麥很不一樣。同一種作物在不同氣候環境、不同土壤之下,栽培出來都會有所差異,那就是當地風土。」即使這些幽微之處不是每個人的舌頭都能嘗得出來,禾餘依舊希望將台灣穀物的特有風味表現出來。

禾餘也推出了加入台南16號梗稻為原料的比利時啤酒,不僅讓消費者看見在地穀物的更多可能,也為台灣稻米生產過剩的問題開發新出路。從復育麥種,到稻米應用,在可預期的未來,一旦這一瓶瓶金黃沁涼的精釀啤酒造就了市場,需求端轉而影響生產端與原料端,台灣農業將更有機會從黃昏走向黎明。

13124674_705054172930757_751453478408261
Photo Credit: 禾餘麥酒
12495059_695415913894583_152505206828449
Photo Credit: 禾餘麥酒

本文經GQ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GQ, It's good to be a man. 男性時尚生活領導品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