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logies of the self

引領女性飛翔的權力衣著

19 Apr, 2017
引領女性飛翔的權力衣著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現代人解讀外表與身份常有此一矛盾:一方面,期求透過外表來了解他人,也期求讓他人了解;與此同時,卻又心生疑竇,感到外表不免有欺騙成份。但此一矛盾與糾結並不會阻止世人花盡心思去修飾儀表;時尚與衣着正是自我修飾的最佳工具。

文:聶飛

法國作家、評論家愛蓮.西蘇(Hélène Cixous)所著〈梅杜莎的笑聲〉(Le Rire de la Méduse,英譯The Laugh of the Medusa)一文,當中有此精警的說法:「飛翔是婦女的姿勢-用語言飛翔,也讓語言飛翔」;她認為女性皆是自戀的,文本理應回歸於女性身體,從而糾正被男性所歪曲的身體形象。

美國學者蘇珊.格巴(Susan Gubar)將女性身體與女性創造力相提並論,與西蘇所論述的「陰性書寫」(écriture féminine)相若;事實上,人類歷史乃男性文化的歷史,女性歷史亦由男性杜撰出來,連「女性」一詞也是由男性定義的;由法國女性主義學派提出的「身體書寫」(Body Writing)理論,指出身體與書寫有密切聯繫;西蘇認為,只有透過書寫女性自身的身體,始可釋放長期壓抑的情緒。

國際政壇多女性身影

已故的法國思想家傅柯(Michel Foucault)提出「知識就是權力」的觀點,他認為權力乃由話語構成,權力創造了知識,知識又催生了權力。權力通過話語表現,故此乃是分散的,而非集中於某一特定的機構或群體,所有被壓抑的知識俱被排斥在正統的權力歷史之外,而所有權力俱會引致反抗;此一觀點引起女性主義者的注視,她們從而認識到「男女平等」僅為男權思維邏輯的延伸。

回顧2016年,國際政壇驟現眾多女性的身影-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出任緬甸國務資政兼外交部長;英國繼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之後復有位女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小池百合子出任東京都知事,她遂與文翠珊及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首次會見;而2017年所見的大趨勢為聯合國秘書長有12人競選,女性佔半數,故此有可能迎來首位女性秘書長;據美國《Journal of Politics》統計,至2017年,全世界可能出現20個國家由女性領導。

AP_1633536124709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緬甸民運領袖、現任外長翁山蘇姬不管出席什麼場合,總是身著緬甸傳統沙龍長裙,在緬甸也帶起了傳統服飾的振興與流行風潮。

女性掌政愈來愈多,「權力衣著」(Power Dressing)遂成為熱門話題,那是一種圍繞「權力」的穿衣方式,以彰顯權力,中心思想在於為掌權而穿衣;此一女性話語最初產生於上世紀70年代後期的美國,其時崛起的職業婦女階層渴求展示有別於從前的女性氣質。

女強人為權威而穿衣

在《女性:為成功而穿衣》(The Women's Dress for Success Book)一書中,莫洛(John T. Molloy)指出,女強人要在職場建立權威,當中有兩種穿着或會消解此一權威:一為穿得太像女秘書、一為穿得太性感;易言之,倘要樹立權威,穿衣就得要消解性感。他建議:在維持女性氣質的同時,必須抑制潛在的色情及客體化問題,所以避免穿上易於將焦點轉移至胸部的服裝。

1916年,美國誕生首位國會女議員珍妮特.蘭金(Jeannette P. Rankin),其時社會對女性從政存有偏見,一直都奉行亞里士多德所言:政治是不道德而有權勢的男性為了更高的道德目標不懈努力的場所,至於婦女的庇護所是家庭。

《The Nation》雜誌如此描述蘭金的外表:「從上到下都是一個典型的女人」,更注意到她的頭髮及髮型,指出她常穿V領形及蕾絲花邊(Lace);權力女性所穿的每一件衣服,都不免成為媒體鏡頭下的焦點,「權力穿衣」早已不再指向從男性手中分配力量,倒是急於展示女性所具有的獨特力量。

AP_32060202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作為美國史上首位勝選的女性國會議員,珍妮特.蘭金也是反戰的重要代表人物,他曾反對美國參與一次世界大戰,他也是唯一一位對二戰美國向日本宣戰,投下反對票的議員。

去女性化與露出美腿

媒體普遍將梅克爾稱為來自東德的「灰老鼠」,皆因她總穿一身灰色套裝,很少穿裙子;《Sunday Pictorial》甚至揶揄她的冬菇頭髮型:「脖子周圍竟然光禿禿的、不留頭髮,令人生懼。」她剛出任總理時,衣裝傾向於「去女性化」(Defeminization)-長褲、平底鞋和鈕扣外套;因應場合和季節,顏色有些變化:紅色、白色、綠色、黑色、紫紅色……反正是純色,沒有任何女性化裝飾;如斯樸實,連時尚老佛爺Karl Lagerfeld也有此說法:

她的穿衣特色還不錯,但剪裁需要更精致;她應該在襯衫配一件解開鈕扣的外套,搭配剪裁更得體的長褲,那有助於她活動自如。

其實梅克爾並非無視媒體對其衣飾的劣評,只是沒有在一夜之間變身;對政治人物而言,急劇的形象變化或會帶來災難,其轉變為換上顏色豐富的套裝,同時注重剪裁與用料,而她的冬菇頭也有細微變化,時而彎曲,時而蓬鬆些;這一切皆拜其形象設計師安娜.馮.格里斯海娜(Anna von Griesheim)所賜,梅克爾的穿衣策略為以不變應萬變。

AP_7979029803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丹麥前首相赫勒.托寧-施密特,自從她在法國會議前,下車時落了一支高跟鞋之後,她下車的鏡頭成為攝影師時常捕捉的鏡頭。

話說在丹麥,也曾有一位教人矚目的女首相,她就是赫勒.托寧-施密特(Helle Thorning-Schmidt),還記得她數年前在巴黎,從車內走下來之際,鞋子脫落而露出一條美腿-此一幕被歐洲媒體指為暗含動機,其實有意為之;此位丹麥前首相被稱為「古馳赫勒」(Gucci Helle),皆因她容貌出眾,喜好名牌高跟鞋及名牌手袋(尤其是紅色的古馳包包)。為了一改「物質女郎」形象,她在競選前出席電視節目時就刻意將金髮束起、以淡妝出鏡。

相對於男性政要的西裝,女性政要的穿衣風格顯然有助於她們脫穎而出,從而令女強人認識到穿衣的重要性;南美人比較坦率,巴西首位女總統羅塞夫(Dilma Rousseff)儘管政治上遭人苛責,但其穿衣風格卻令人印象深刻;而阿根廷首位民選女總統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在外訪時帶同美容師,一天要更換四套服裝。

外表與身份矛盾重重

政治家很早就發現時尚對政治大有積極作用,但在很多時候處理得較生硬;就在1968年前後,也曾出現帶有未來主義色彩的紙質迷你裙,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與副總統韓福瑞(Hubert Humphrey)的女性支持者穿上此款迷你裙,就像將一張海報穿在身上。

現代人解讀外表與身份常有此一矛盾:一方面,期求透過外表來了解他人,也期求讓他人了解;與此同時,卻又心生疑竇,感到外表不免有欺騙成份。但此一矛盾與糾結並不會阻止世人花盡心思去修飾儀表;時尚與衣着正是自我修飾的最佳工具-假如接受詹明信(Fredric Jameson)的「政治無意識」(The Political Unconscious)論述,那麼,在某種程度上,此種刻意打扮就好比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文宣」。

傅柯在討論「自我的技術」(technologies of the self)之時也涉及此一話題-如何以特殊的方式,將自己打造成特定樣態的人,不同的衣着正是「自我的技術」的重要一環;但自我展示決非毫無限制,如何展示身份,與特定人群、階層及社會地位相涉,故此穿上何種衣服,乃環境與自我意願之間相互拉扯的結果,很多時是一種妥協。

角色扮演與民族服裝

RTX8KJX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法國設計師凱瑟琳.瑪蘭蒂諾穿著他所設計的國旗裝。

與權力相涉的女性衣裝,一方面要兼顧「權力衣裝」和「女性魅力」;另一方面還得要精心挑選品牌,服從於政治正確,諸如支持本國設計及品牌;穿出品味的同時,更不能予人鋪張浪費的印象,其中微妙的平衡來自Mix and Match。比如在英國劍橋公爵夫人凱特(Kate Middleton)身上看到Alexander McQueen及ASOS,在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身上發現Jason Wu及J Crew,而在西班牙王妃萊蒂西亞(Letizia Ortiz)身上則認出Oscar De La Renda及Massimo Dutti。

女性權力一直向世人傳播時尚偶像的觀念,她們一直在玩「角色扮演」遊戲;有時政治亦會變身為時尚元素。比如凱瑟琳.瑪蘭蒂諾(Catherine Malandrino)的「國旗裙子」(Flag Dress),她2001年推出印有美國國旗圖案的真絲裙子,指向她夢中所見的美國;至爆發911事件,此款裙子就承載着民族情感;當歐巴馬(Barack Obama)出任美國總統,此款裙子再次出現於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與超模海蒂.克隆(Heidi Klum)身上。

同樣贏得人心的還有民族服裝,泰國前總理盈拉(Yingluck)喜歡展示五彩繽紛的泰國絲綢服裝,在德國《Bild》全球最具穿衣風格的女政要中,她排名首位;韓國總統朴槿惠常穿一雙褐色皮鞋,此乃百貨店裡很久以前下架的貨尾,她樸素穿衣風格備受韓國民眾認可-儘管盈拉與朴槿惠俱纏上官司,亦無損她們的「權力衣着」。

yinluck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權力衣著的展現也有許多層次,前泰國總理盈拉在外交場合喜歡以色彩艷麗繽紛的泰國絲綢服裝,一來表現泰國的文化主體、二來也展現女性領導人的美麗。圖為美國總統歐巴馬2012年訪泰時,的迎接典禮。

身體慾望與飛翔姿勢

女作家及女歌手則展示出她們的飛翔姿勢,比如張愛玲透過小說述說女性身體欲望,她筆下的男性俱為形體殘疾或精神猥瑣的被去勢者,卻對女性身體施行殘酷的控制乃至摧毀;她對女性身體情欲的描寫達到其時高峰,在《十八春》中,鴻才就將實情訴說出來了,乃有此對白:「真沒見過這樣的女人。會咬人的!簡直像野獸一樣!」

每個人都會老去,但都不想碌碌無為的匆匆老去,就像王菲,即使已走過人生的無數十字路口,也經歷歲月的無數洗禮,猶能在「幻樂一場」演唱會網絡直播中美得教人為之顛倒-灰色袖口打結毛衣搭配斗篷式外套及超誇張的耳飾,造型感十足;她乃首位登上美國《時代周刊》封面的華語歌手,「幻樂一場」所展現的正是她的飛翔姿勢。

本文獲「一物」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一物

We undefine fashion. 我們定義又無法定義時尚,曖昧、流動,充滿未知驚喜。 object a與慾望相關,從時尚出發,理解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親子露營」儼然是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露營風潮鼎盛,不只是喜愛冒險的露營玩家會到野外紮營,也有愈來愈多的爸媽利用週末時光,帶著孩子們到戶外體驗大自然中的外宿。

當「親子露營」成為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系列影片【餐豐露宿】第二集,主持人Windy特別帶著可愛的女兒小松果,與知名親子露營部落客——劉太太Sammi、女兒菲菲一起前往「皇后鎮森林金山」露營場。

在孩子們天真爛漫的帶領下,Windy不僅和小松果有了首次的露營體驗,也和Sammi共享悠閒愉悅的親子時光;當然,兩個媽媽碰在一起,也分享了許多與孩子相處的心法,以及如何當一個媽媽、也好好做自己的真實經驗談。


本集節目由 Coway 贊助製作

Coway奈米高效淨水器,戶外飲水免扛水,更不會因為陽光照射或車內高溫,塑膠瓶溶出塑化劑的疑慮。輕巧好安裝,只要一只水龍頭就可以輕鬆濾水達生飲等級,讓大人小孩一起品嚐健康好水質。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