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Clockenflap!

去香港享受Sigur Rós、M.I.A.與化學兄弟

19 Nov, 2016
去香港享受Sigur Rós、M.I.A.與化學兄弟 Photo Credit:Clockenflap

在世界其他地方,你很難找到另一個像Clockenflap這樣在市區裡舉行的音樂祭,它真實反應了香港融合東西方文化、新舊交融、同時容納各種世代與人口的城市特徵。

2013年的野台,當台上The XX〈intro〉前奏響起那一刻,也開啟了台下觀眾蹦跳整晚的按鈕,直到中間換樂團的休息時間每個人才捨得坐下,在會場裡或喝酒或聊天的席地而坐,再跟著節目移動去另一個舞台聽下一組表演,深夜才肯心滿意足地離去。可惜這幾年都沒有野台開唱了,如今在台灣的我們想要體驗大型音樂節之樂,除了Summer Sonic與Fuji Rock這兩個大型日本音樂祭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更近的好選擇——香港Clockenflap。

Clockenflap 2016不僅表演場地進化至交通超便利的中環海濱,其完整公布的音樂演出陣容更祭出了超越往年的超豪華Line-up。

Clockenflap2015-_DRKRMS_x_Inga_Beckmann6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2015年的Clockenflap吸引了超過60,000人次的觀眾前往

海外+本土=多元化音樂陣容

今年度超強大的表演名單包括:近十年最具影響力的女饒舌歌手M.I.A.、英倫電氣三人組London Grammar、電子天團The Chemical Brothers、冰島後搖大團Sigur Rós、硬地搖滾樂團Foals、實驗電子樂團Crystal Castles、曾為Dazed & Confused、Pitchfork等眾多單位設計派對音樂的Sun Glitters......等國際級Line-up。

ChemBros_beach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英國電子樂團The Chemical Brothers
2016MUSIC-CRYSTAL_CASTLES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實驗電子樂團Crystal Castles
2016MUSIC-SIGUR_ROS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冰島樂團Sigur Rós

台灣的部分有近年火速走紅的草東沒有派對與創作女歌手陳綺貞加入演出,其他亞洲陣容則包括香港創作才女盧凱彤、韓國超高人氣獨立樂團Hyukoh以及深受港台觀眾喜愛的SEKAI NO OWARI,將最坦率的青春吶喊帶到香港Clockenflap的舞台 。

2016MUSIC-CHEERCHEN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台灣創作女歌手陳綺貞
…_Huh!_Clockenflap_pic_02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香港獨立樂團...Huh!?
sekainoowari1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日本樂團SEKAI NO OWARI

以〈Rapper’s Delight〉一曲走紅的傳奇嘻哈組合The Sugarhill Gang、牙買加民謠Mento大師The Jolly Boys 、Soul Funk 搖滾名人George Clinton & Parliament Funkadelic、硬地搖滾傳奇樂團Yo La Tengo等眾多經典樂團也帶領樂迷重回最美好的經典年代。

IMG_9015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牙買加民謠樂團The Jolly Boys
YLT_Smile_-_Carlie_Armstrong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硬地搖滾樂團Yo La Tengo
SvalbardCompany_-_AllGeniusAllIdiot_07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獲選為今年國際級大獎Adelaide Fringe最佳馬戲及形體劇場的All Genius All Idiot
ITEOTA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In the Eyes of the Animal將營造超現實的360度虛擬實境體驗:提供觀眾以動物視角感受森林生活的體驗

看完上述介紹後,你是否對於將這場盛大音樂節的幕後主腦好奇不已?關鍵評論網今回採訪到Clockenflap的音樂總監Justin Sweeting,請他與我們聊聊一些Clockenflap的源起,以下為採訪對談內容。

首先,可否與我們聊聊Clockenflap開始的緣由?

Justin:在Clockenflap之前,香港並沒有一個所謂的大型音樂節。我們認為要發展城市文化、創作能量,或是讓有趣的事情發生,音樂節是很棒的一種方式。最初這個音樂祭的成員,其實就只是一群認為與其抱怨、不如把時間花在做一些能改變現狀的事情上的人們,也因為有這樣的衝動才有了第一屆Clockenflap的誕生。

對我們而言,好的音樂節是整場演出下來的各種愉快感受的總和,也就是觀眾在Clockenflap所獲得的音樂體驗,而非單一重點特色的論述。

以此目標為前提,音樂節的每個環節規劃便顯得非常重要;因為希望能讓觀眾獲得滿足感,在籌備階段時更需要知微見著的去想像整體會呈現出來的樣貌——包括音樂、藝術、食物、影像、家人朋友、創意市集、整體趣味性......等我們所重視的細節勾勒,種種要素成就了現在Clockenflap的樣貌。

你認為Clockenflap最與眾不同之處為何?

Justin:從開始舉辦以來,我們就希望Clockenflap成為一個以香港這個城市為背景,讓人們參與音樂、藝術以及其他美好事物的盛會;人們在這裡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探索及享受音樂。事實上在世界其他地方,你其實很難找到另一個像Clockenflap這樣真正在市區裡舉行的音樂節,一個真實反應香港-融合東西方文化、新舊交融、同時容納各種世代與人口的城市特徵的獨特盛會。我認為這是一個香港值得驕傲的音樂節,同時也能幫助香港拓展在全球都市之中的地位。

對於這個音樂節的未來有怎樣的藍圖規劃?

Justin:我期待它能夠變成全世界最大型的城市音樂節。非常欣慰的事情是,這些年來我聽到許多世界各地的音樂產業、媒體、音樂人告訴我,他們認為就算在全球的標準裡,Clockenflap依舊算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當我們聽到像是Nile Rodgers、 Bernard Sumner、The 1975等音樂人與藝術家告訴我這是他們全世界最喜歡的音樂節時,那也表示我們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驅使著我們不斷進步。

Clockenflap能夠像現在這樣每年都持續地在成長與進步,我們跨越了許多艱難的障礙。如今Magnetic Asia成立已經第九年了,但還是會有一種覺得還是在初步茁壯階段的錯覺。不論是音樂節或是這間公司,我們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想要完成,而且相關工作也真的不會有停下來的時刻,我們現在其實就已經開始在規劃2017年Clockenflap要邀請的演出名單了。

Music_Director_Justin_Sweeting_
Photo Credit: Clockenflap
Music Director Justin Sweeting

我們很好奇,其他還有哪些音樂節你覺得很不錯?

Justin:現在世界各地真的發展出很多很棒的音樂節,每個都有它獨特的吸睛之處,舉列來說,我很喜歡英國的Glastonbury,感覺像是參與者能夠創造出一個全新的世界,再來就是西班牙的Primavera Sound,他們總是有一些讓人驚奇的陣容。不同的活動就有不同的特點,而我非常幸運地能夠有機會參與這些全球各地的音樂節活動,這些不是理所當然的。

最希望吸引什麼樣的參與者?又,希望參與者能夠帶著什麼樣的體驗回去?

Justin:最好的參與者是能夠帶著開放不設限的心情、準備好去探索這場音樂節的所有元素。群眾是組成一場成功的音樂節的要素之一,現場氛圍更是最為重要的迷人之處。說穿了,每個演出的表演者最喜歡的其實就是觀眾們在聆聽時的享受神情。

香港是一個太注重於工作上,生活壓力非常大的地方,能有機會打著赤腳在草地上席地而坐、與朋友嬉鬧,暫時忘卻工作與生活壓力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我一直認為,Clockenflap最棒的部分就是每個人的「探索」經驗,我們希望人們來到Clockenflap能夠完全放鬆並享受在音樂祭的時光,在離開時獲得一些在參與之前沒有預料到的美好體驗。那個獲得的感受將會是獨一無二、永難忘懷的珍貴記憶,而那個記憶也將成為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片段。

推薦給觀眾的Clockenflap 2016一日攻略?

Justin:我所能給得最好的建議是,參與活動之前,先了解一下本次參與演出的陣容,找出你最想聽的樂團的日程,然後在音樂祭期間,早點進場,晚點離開。放鬆自己的身心靈,隨時準備好探索新體驗,最後,穿著最舒服好穿的鞋子,盡情地玩。

活動訊息

名稱: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
時間:2016/11/25-11/27
地點:香港中環海濱
詳情請點擊

核稿編輯:楊之瑜

Jill Liu

熱愛從事一些不事生產的事物研究,重視傳遞訊息與觀點的核心編輯精神,現為TNL網站的Lifestyle Chief Editor。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大膽以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作為背景,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1976年,西班牙電影《誰能殺了孩子》(Who Can Kill a Child ?)讓我們重新想起魔童類型恐怖電影有多麼令人不安。事實上,直到2000年代,全世界觀眾才又重新想起西班牙電影可以有多麼恐怖。吉列爾莫莫拉萊斯、納丘維格倫多等等西班牙導演,紛紛用他們的創意驚嚇觀眾的眼界,其中,《錄到鬼》系列算是這批2000年代西班牙恐怖潮之中的領跑者,而這個系列的編導豪梅巴拿蓋魯(Jaume Balagueró),最近推出了最新作品:《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Way Down),這次他不搞鬼,反倒挑戰另一個經典類型電影種類:劫盜電影(Heist movie)。轉換跑道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令人驚喜的是,豪梅巴拿蓋魯確實交出了精彩的成績單。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1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錄到鬼》([REC])這部殭屍電影,在2007年推出,那時殭屍在大銀幕上已經誕生將近40年,而觀眾對這條老狗的所有把戲知之甚詳。但是豪梅巴拿蓋魯就是能玩出全新的高度,在這個經典類型裡創出全新滋味。但《錄到鬼》最難得之處,不在於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殭屍起源可能性,還在於基於天馬行空的想像上,劇中角色的行為與動機仍然能具備邏輯性,而且劇情沒有一廂情願的便宜行事。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告:

2011年豪梅巴拿蓋魯執導的《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為驚悚犯罪電影,大廈管理員每晚躲在美女住戶床下的變態劇情,宛若B級電影的淺顯套路,卻能被他玩得更瘋更殘,把任何光明的可能全都泯滅。這不是豪梅巴拿蓋魯的人格有問題,是他塑造的角色性格太嚴謹,而如果這個管理員就是這麼變態,那麼他會做出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就是合情合理的必要結論。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2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如同《錄到鬼》,《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身為老掉牙的劫盜電影類型,一樣有難以想像的創新謎題,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讓這部攻破銀行金庫的娛樂電影,不但能提供觀眾視聽娛樂享受,還能確實說服觀眾,帶給觀眾極大的滿足感。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3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導演(中)與演員們。

劫盜電影類型的謎題,通常就是角色們千方百計想要解開的寶藏機關,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謎題主軸就是大名鼎鼎的西班牙銀行(Bank of Spain)。如果你看過網飛(Netflix)的西班牙影集《紙房子》第三季(又是一部風靡全球的西班牙作品),對它的芳容就不陌生。而如果你懷疑《紙房子》裡西班牙銀行「水淹金庫」的機關設計,只不過是戲劇效果,那麼你猜錯了,這是真的:西班牙銀行的金庫真的會淹水,不只如此,它還有很多機關,讓保存其中的12世紀金幣,可以安穩無憂。

身處馬德里最熱鬧的西貝萊斯廣場(Plaza de Cibeles),除了能看到西班牙銀行之外,導遊一定會帶你參觀廣場中最著名的西貝萊斯噴水池(La Cibeles),這個豪華的噴水池與西班牙銀行密切相關:噴水池有一條注水管道,直接通往西班牙銀行地底。在銀行地下38公尺處,有一個被稱為「金之寶庫」(Chamber of Gold)的密室,那就是西班牙銀行最機密的金庫,存放著西班牙的黃金儲藏,包括了古代金幣與金條等等。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4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西班牙自大航海時代掠奪了許多黃金,金之寶庫就像是抱著發財夢者的的天堂,但是如果你沒有辦法像《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主角們擁有縝密的計畫,那麼當觸發金庫警報時,即將面對的就是:16噸重的鋼門會立即封閉,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愛會立刻朝你湧來——大量的水從噴水池透過水管注入被厚門封閉的金庫。不過,別擔心金庫裡的鈔票會被弄濕……這裡是金之寶庫,沒有鈔票,而海盜船劫掠的金幣可一點都不怕水。倒楣的小賊可不是被關在裡面而已,不管你會不會水之呼吸,西班牙金庫都會讓你體驗溺死的懲罰。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5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回到現實,西班牙銀行宣稱自古以來這個金庫從未有人攻破、也從未有人試圖攻破,儘管如此,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機關仍隨時都準備著等待啟動。當你有機會造訪這座建於18世紀、上有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女神駕獅車雕像的西貝萊斯噴水池時,不妨想想,想對西班牙銀行金庫下手的傢伙們,將會受到女神多麼嚴酷的制裁。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6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這麼困難的機關,需要一個足夠聰明的天才來破解,男主角佛萊迪海默(Freddie Highmore)是好萊塢罕見沒長歪的童星,28歲的他現在還能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演劍橋大學生,歸功於他還帶點稚氣的娃娃臉,剛好可以在這部電影裡發揮作用:一般人想破頭的難題,對擁有孩子外表的他來說,卻能用最簡單又最合理的方式輕鬆破解。如果劫盜電影要讓少年天才當主角,通常都會瀰漫濃濃中二病,但別忘了這是重邏輯的豪梅巴拿蓋魯電影,佛萊迪海默可不會馬上頭頂亮出燈泡,找到打開金庫的方法。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7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佛萊迪海默。

他需要一個團隊,需要兩屆西班牙哥雅奬影帝、也就是《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裡的死變態管理員路易斯托薩(Luis Tosar);來自英國的山姆萊利(Sam Riley)飾演戰技一流的潛水高手;在《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飾演控獸女巫的阿斯特麗德伯格斯弗瑞斯貝(Àstrid Bergès-Frisbey);還有《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裡的「洋蔥騎士」連恩康寧漢(Liam Cunningham)飾演犯罪團隊的首領,這個五人小組有錢、有計畫、有後援、有膽識,他們只欠東風:如何解除金庫的機關?我們得到戲院裡找答案。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8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山姆萊利。

劫盜電影至少有70年的歷史了,如今已經很少人願意思考劫盜的細節與精巧的機關了,《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大膽地以真實的西班牙銀行作為最終難題,這種挑戰現實的勇氣值得鼓勵,而《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不只光有勇氣,還確實找出了破解之道。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將在台灣於1月15日上映。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