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ritual Life

用快門捕捉藏民的靈性之美

用快門捕捉藏民的靈性之美 Photo Credit:Darkside of The Soul

「翻越這寂靜無聲的荒僻高原上,寒風與快門咔嚓聲伴隨著我,以須臾瞬息的速度與我進行對話,是如此微不足道。」

文字:Emi Yeh、再見阿毛

程起天霖,台灣自由攝影師。一個在山中長大的孩子,長期留學英國與遊歷多國經驗,讓他感受到了不同的人與人、相異的國與國、迴異的文化與文化之間,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及文化概念。他說:這樣的東西在彼此融合的過程中也需要被彼此尊重,而保留一種「珍貴的特質」。無論我們認為自己多有才華,能力再強,人與自然環境與社會文化都應該和諧共生地發展。在創作上,甚至是生活上,我們應該與這片土地與區域文化一起友善地互相成長。

近年,他經常造訪青藏高原,並以鏡頭記錄了許多,在這奇特旅程的想法與經驗。他說,會有這樣的機緣,是因為結識了貢噶仁波切,讓他深受影響。貢噶仁波切懷抱著個人志業,在玉樹的一處偏鄉創辦了一座孤兒院,收留玉樹大地震受災的孤兒及貧窮人家的孩子,給每一個藏民們識字的機會。攝影充滿靈性,旅途中記下的文字娟麗且生動,是程起天霖一大特色。今回筆者有幸訪問到程起天霖,透過文字,更深入瞭解其創作歷程:

是在什麼樣的機緣下開始接觸攝影?

本對攝影毫無概念的我,因為在英國高中唸藝術與設計時,選修了攝影。剛開始的我,本以為相機只是按快門就能按下好的照片。

至今接觸攝影快接近兩年,也不斷的訓練這「一瞬間考驗著自我的反應能力」,除了對拍攝對象的敏感度外,更必須能瞬間捕捉到我在一剎那間所「體會」與「觀照」的美。在漸漸了解之後,才發現其中學問非常之大,不管是在科學面的技法操作,或是美學上的美感體會。都必須要訓練自我的心、手、眼。也試圖讓更多人了解攝影這門學問不只是技術,更是一種藝術。

您的作品風格強烈,是否有特殊涵義及理念呢?

在我嘗試將攝影作成一種藝術創作後,無論是悲傷、絕望,與美好的感受,我總是在自己的生活中發覺一些細微的情感, 進而轉換成獨有的畫面持續記錄著。

最近是否有從事攝影集出版的計劃呢?內容會是什麼?

近期除了正在籌劃個人藝術創作的攝影集外,更重要的是記錄扎西格參(位於青海省玉樹洲囊謙鄉),一座非常小的孤兒院,孩子們、藏民們每日的學習。在年平均溫為零下,平均海拔超過4500米中的藏區,那鮮為人知的四季生活日常。

之前去青藏高原拍攝作品是什麼樣的機緣?是否有什麼特別的旅程感想?

能擁有這珍貴的機緣是因為結識了貢噶仁波切,了解到他懷抱個人志業,在玉樹的一處偏鄉中,創辦了一座孤兒院。收留當年玉樹大地震受災的孤兒及貧窮人家的孩子,給每一個藏民們能識字的機會。

如此奇特的旅程,少了樹木的遮蔽,少了繁花的慰問:在四望無邊際,冰寒凍地的草原上。在五千公尺的高山上毫無光害,見到那寒冷夜晚。每顆星照亮著地面使草上的冰晶們反射,也與天上的星辰們一起爍耀綻放著,每幾分鐘流星就一一從眼前飛過。

夜晚中靜物結的冰晶遇見了日暉,蒸發成霧氣。飄零著霜的空氣之中,摻砸牛糞燃燒的碳味。無聲的揚塵飛沙總是靜靜地覆蓋住人們的身軀。指縫中總有刮不乾淨的垢,總有那洗不乾淨的臉舖滿塵灰,那永擦不乾淨的靴舖滿者土,藏人的眼神卻透露無比澄淨地心靈。

翻越這寂靜無聲的荒僻高原上,寒風與快門咔嚓聲伴隨著我,以須臾瞬息的速度與我進行對話,是如此微不足道。久之,只要用心感受這片無涯的草原。祂似乎會用每一吋流水、每一粒岩塊、每一板冰、每一步氂牛蹄和每一位朝聖者的喘息聲碰撞著彼此,來替祂述說這裡的千言萬語、神秘絢麗地每個故事。

每當我試著放快門捕捉祂的浩大時,體會到永遠捕捉的只是祂的片面、一角落,而非那壯麗的全貌。結果總是叫人不知所措,沮喪與無奈。或許,再偉大的藝術家與攝影家有著再純熟的技法,都永遠無法承載這塊距離天堂最近的繁華草原。

面對這片瞬變萬化的高原,我相信,祂並不希望我們以這渺小軀體,總自以為是地以為能將其納入那虛無短暫的底片或記憶卡裏,而是謙卑真實地活在這燦爛草原的包涵之中。

在你到過的眾多國家裡,哪個國家的文化最讓你印象深刻?是否有讓您得到拍攝的靈感或體悟?

是位於印度南方的海島國家斯里蘭卡。徐行在新舊建築物並構的街道上,馬路上混合著南方特有的嘟嘟車與各種時髦,或是復古的交通工具疾行著。這裡是錫蘭首都「科倫坡」。在這,民居窗上的雕花、自然純粹的實木柱;留下著時間的痕跡,白色或淡紅色的夯土牆;是九重葛與綠影隨著陽光舞蹈的腳步。這一切看不見細節的細節,述說著當地人極高的美學品味。才知道,在斯里蘭卡,最受歡迎的科系不是外文、不是法律、也不是商業,而是藝術。

在這,人們總是以誠摯地方式對待,以親切地微笑問好,以熱情地雙手揮舞招呼著。慢行在隱匿於熱帶叢林的村舍中,再度看到了,地球的南方,一種和而不同的淳樸。

我喜歡在藝術之中旅遊,感知地方性建築的藝術、設計的藝術、生活的藝術以及待人的藝術。
我喜愛遊走在那,或許沒有高樓大廈的林立,沒有物質奢侈的享受;卻是民風淳樸,人心富強,簡單而純粹,人與大自然共存的地方——我喜歡旅遊在藝術的自然化之中。

除了攝影以外,你是否有從事其他工作?

家中除了經營建築室內空間設計工作室外,也以興趣為出發順勢經營了餐廳。為了分擔媽媽的壓力,目前除了在家中設計公司實習之外,也正在餐廳中幫忙管理大小事。

從小到大影響你最深遠的一句話?

「人的心不要太大,跟地球一樣大就好。」

您最喜歡的藝術家或設計師是誰?可否簡述原因?

Francis Bacon、William Turner。前者的畫作中能強烈感受到他對人們內心,初生,腐朽之間,生與死、光明與陰暗之間中以繪出混沌,矛盾衝突。後者則是將風、煙霧、光這些最真實直接地,卻又最曖昧抽象的元素繪畫出來,是深遠影響18世紀後印象派主義的一大畫家。

身為一個創意工作者,生活中自然會有所得失,您在追求理想天職的過程,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跟困境?有沒有辛酸的血淚史?

趁著自己還年輕時,目前一直努力學習嘗試各個不同領域的技術,或是它們所帶來不同的意義。與別人分享時,最常聽到的話無非是:「人不是萬能的、不要那麼貪心」、「選一樣做精就好,什麼都做,最後什麼都不會」等等⋯⋯或許我覺得這應該是台灣教育,或更廣義一點來講「東方主流教育」,「不求通才,只求專才」所帶來的思維。古時不也很多偉人身兼建築師、藝術家、數學家、天文學家與哲學家呢?我想,既然開啟了自己追求人生理想的目標了,何必將自己侷限於一個小框框呢?

本文經謬誌茗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謬誌茗

我們替死去的人們寫墓誌銘,替活著的荒謬人生記下一筆筆生活日誌。Mummum是一種Murmur的感覺純分享,每一天將美好的事物不斷地掛在嘴上,期待帶來更好的生活體驗。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