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than a purchase

音樂與派對,不該只是你口袋裡另一個消費商品

24 Jan, 2017
音樂與派對,不該只是你口袋裡另一個消費商品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消費時代的人們,不止音樂與派對,大大小小都能幻化為被金錢淺薄定義的商品,越消費,越空虛。該如何從這場無止盡的惡性循環解脫?本文從音樂與派對的角度切入,綜合柏林與台北兩地派對場景的觀察,試圖提供新的觀點與未來想像。

「這世上少了派對,好像也不會怎樣。」

雖然由辦電子音樂派對為副業之一人說這句話,略為奇怪,但這就是我對台灣現況的小小心聲。派對不是食物,也不是金錢,沒了它你活得下去。跟有如心靈雞湯的書和電影一比,它也差上一截。也許你聽過人們大喊:「少了美食生活乏味」「沒有性愛失去調劑」,但你不曾見過,失去派對的夜行動物從此喪失人生意義。因為在台灣,派對之於人們,更像是僅存一夜價值的「短命型商品」。

不只是音樂或派對,消費時代的人們,大大小小都能換算為數字,尤其在亞洲幾個不夜城裡,這股病態風氣正如呼吸一樣自然。一頓浪漫晚餐化為CP值、「時間就是金錢」、工作的升遷機率,連擇偶對象也發展出輕熟女投資學。人與人之間的區別,在於以消費物件所展現的身份與品味,你被認為有想法,因為你很會挑選,時髦地穿戴上商品被塑造的文化形象,沉浸在消費潮流所釋放的暫時性滿足,消費不止是掏錢,根本就是活著的感覺。

那麼更明確一點,派對又像是什麼樣的商品呢?

想像一下走進自助餐,你就明白了。當久違的週末來臨,人人如握有生殺大權的國王,盤點眼前的眾多菜色(局):

大魚大肉的百大DJ派對,以高貴珍奇的食材,換取你口袋的錢財。想嚐嚐鮮,添點特色小菜,少不了品牌跨界派對。交換名片,添句恭維,音樂淪為人脈攀結的進行曲。嗅覺敏銳點的,方能由那一絲用心的氣味,挑出少數用真心來交心的非主流派對。最後別忘了,俗又大碗的任意取湯區,帶有官方印記的免費音樂節,看似將「獨立音樂界」推向欣欣向榮,實為破壞音樂生態的慢性殺手。

至於享用的人們,「大多」是怎麼想的呢?

酒精作用下被攪亂的一池春水,或黃湯下肚後你我一家親的談心時刻,才是前往派對路上內心偷偷期待的熱血情節。個個用大爺氣勢消費出來的都會夜色,有如滿天繁星,璀燦無盡,隨後的空虛也無限。如果失憶前正好來首對味歌曲,今晚即可順勢乘風歸去。

過程一再重複,遊戲的參與者,表情也越發無奈。提供者感嘆大環境難以改變,創作者自嘆身不由己,消費者在痲痹中渴望下一次不再痲痹。誰都撥不掉身上的銅臭味。

DSCF2319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那麼,遠隔重洋的柏林有沒有好一點?

音樂類型多了點,點子豐富點,玩性兇一點,但骨子裡,仍是同樣的調調。

由於柏林的菜色更交融混雜,難以用台灣的類型劃分,我們光討論夜店或派對單位經營的音樂活動就好:Warschauer Straße一帶,即使只是來觀光,就有十來間夜店的主流性質派對供你流連忘返。想玩點更有趣的,歡迎拜訪中世紀獻血祭儀式派對、裝滿變裝闢、偷窺闢、裸露闢的地下堡壘、森林小帳篷的秘密日出派對、保留手做精神返璞歸真的嬉皮派對、反資本主義公社派對、在品味和裝備做到巔峰的Techno聖地Berghain,或是美好夏日裡,河邊宛如遊樂園的戶外派對。柏林人宛如古代的公子哥兒,晉升情棋書畫樣樣精通的玩家等級。

111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他們有自己得面對的課題:過多選擇的痲痹。

柏林有一群少數辦派對的人,讓柏林的派對場景不光贏在手法多樣,而是真正有其特殊之處。他們屏棄資本主義「階級式」的運作結構,意即沒有最大的主辦者、下面層級的經理、行銷、公關等職位,取而代之的單純是各領域創作者的聚合,伴隨明確的政治理念,賦予派對精神更深遠的意涵,例如用音樂支持難民,反對納粹,聲援弱勢族群議題。

後浪總推著前浪,縱使柏林90年代培養出與電子音樂生死與共的聽眾,至今也逐步邁向中年,取而代之的主力族群,是消費年代嬌生慣養出的毛頭孩子,對於派對和音樂的理解,不免仍停留於一夜酒精與狂歡的取用。

從柏林到台北,究竟誰能從這場惡性循環解脫?其中誰又真的在乎音樂?

p04jodrgqk602ocl1guzxc5sgv2pj6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3jmfrnu3ixfrmx44kkclxgmdalwx23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yja0k4m25vgdddjmkfizwtauhr5b8q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個人淺見:改變方法之一,在於派對不該過度為欲望和金錢服務。

人們也該停止無止境的佔有,與無意義的消耗。假使先從作為音樂容器的派對著手,人心自會轉變。所以先來拆解一下市場上的眾多派對:多半先想好主題和功能,挑選適合的藝術家放入名單,當日的演出也多為上對下的與群眾互動,等於不斷複製同樣格式。

每天光是滑個臉書,就被一堆新奇資訊淹沒,為什麼人們對派對的理解,十餘年來卻停留在你儂我儂的娛樂意義?派對能不能像20世紀的藝術浪潮,過一陣子總會人受不了而站出來,以革新的觀點,誕生新的形式?

英國BBC財經領域的記者兼作者保羅.梅森更是直接指出,「在這資訊洪流的時代,想像力將是關鍵,任何的想法、論辯與夢想都不會被浪費。」雖然他在討論經濟,但被訊息解放的創造力,不即是任何人都該用來顛覆現況的武器?

音樂終歸是傳達情感與思考的一種藝術形式,假使為派對注入更多單純的創作能量,它可不可以褪去更多商業機制的外皮,純粹是由藝術團體共同創作的「作品」?或是成為仰賴參與者集體實踐的行動藝術?音樂一定要是主角嗎?它可不可是難以言喻的感官複合體驗?它可不可幻化為一本書,承載文字、情緒、涵義,讓作者與閱讀者做更深層的心靈交流?它可不可以是一個文化實踐與社會議題的載體,以趣味的互動向來者拋出問題,進行更深的思辨?

skx3kg1lvpodb4dwhy20lpnnjrqcdk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lnnjkuxkvg031dnw5y1odqcd5046g2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zdjh6uxk89gusgox7my7897xol92jf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如果派對能夠跳脫現存消費主義下的商品意義,去呼應人們內心更深層的渴望,以獨特的方式豐富人們的美學視野,那它就不再只是被數字定價的夜晚,而是一種即使天時地利人和都無法再度複製的無價體驗。

我們都在前進,派對也需與時並進,人心更當隨時演進。希望有那麼一天,我們都能逐漸擺脫口袋裡的任何主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貓飯

「少了音樂,生活便不像樣。」 生於台灣,現居柏林,貓飯音樂品牌的創始人。以品牌形象設計公司的策略與廣告文案,作為職業生涯起點,同時以樂評身份經營個人音樂網站,重視音樂何以形塑人格、何以深藏思考、何以滋養文化。2015年,為深入電子音樂的文化基元,移居柏林,並在些許時日柏林經驗的觀察與反思之後,將貓飯由個人作者轉化為跨域結合的音樂品牌。目前持續深耕柏林當地音樂產業,同時致力於成為台灣與歐洲音樂文化交流的推手。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