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Love

《First Love》改變了日本R&B風景、改變了製作人霸權時代,卻沒有改變宇多田光自己

20 Dec, 2022
《First Love》改變了日本R&B風景、改變了製作人霸權時代,卻沒有改變宇多田光自己 Photo Credit:宇多田光

許多人會有個迷思:《First Love》是因為日劇《魔女的條件》而走紅的,事實並不然。專輯《First Love》是在1999年3月10日發行的,而《魔女的條件》是在4月8日才在TBS台播映的。不只如此,我們現在就來仔細談談,《First Love》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1998年12月9日,新人宇多田光的第一張單曲《Automatic/time will tell》發行了,這張單曲發行了8cm與12cm的兩種CD版本,兩種版本的首週銷量加在一起,也不過是4.1萬張而已。

那一週與這位15歲少女一起發片的,還包括每發片必奪冠軍的近畿小子(KinKi Kids)。他們的新年聖誕單曲,是由松本隆與山下達郎兩位大神聯手製作的《Happy Happy Greeting/シンデレラ・クリスマス》,一登場當然又獲得了冠軍,狂賣40萬張。比起來,宇多田光4萬張的初登場成績,算不上什麼新聞。

KinKi Kids的這張單曲有點特別,發行前就預計限定發行100萬張而已,上市約兩個月後便漸漸退到排行榜後頭,最終總銷量為60多萬張。問題是,起步很慢的《Automatic/time will tell》卻還沒死透。在它發行2個月後的1999年2月,這張從未在ORICON唱片銷量榜上獲得第一名的單曲,累計銷量突破了100萬張。

這證明了這張單曲的特殊行銷策略完全成功,同時,更揭示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即將來臨:宇多田光的時代來了。

《Automatic/time will tell》發行後不久,宇多田光差不多要開始認真準備美國學校的期末考。這位堅持學業與表演並行的新人歌手,對單曲初售的成績並不太在意,因為她的新計畫已經在同時進行。在那個大雪紛飛的十二月,她要準備考試,同時還要錄製第一張專輯《First Love》的剩下幾首歌,而這張專輯即將改變日本當代音樂的風貌、改變她與許多人的人生。

這種改變甚至影響了2022年的人們,至今仍有人念念不忘這張專輯,而Netflix更根據這張專輯的同名單曲〈First Love〉,在2022年製作了一部影集,獲得多國收視冠軍。不只如此,我們現在就來仔細談談,《First Love》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許多人會有個迷思:《First Love》是因為日劇《魔女的條件》而走紅的,事實並不然。專輯《First Love》是在1999年3月10日發行的,而《魔女的條件》是在4月8日才在TBS台播映的。

可以說,在松嶋菜菜子與滝沢秀明在高中校園愛得甜蜜蜜的前一個月,《First Love》就出現在日本的街頭巷尾了,在發售當週更爆出了202萬張的驚人天量。所以,與其說《First Love》是因為日劇而走紅,其實應該反過來說,《First Love》反而是讓《魔女的條件》能夠如此成功的功臣之一。

沒有《Automatic/time will tell》的打底,《First Love》不可能這麼紅。《Automatic/time will tell》花了三個月進行一場沉默的陸軍攻略,紮實地在各大廣播DJ、舞廳DJ與音樂製作人之間製造話題,並乘著當時正熱門的廣播風潮,從收音機空投到聽眾的耳朵裡。

而《Automatic/time will tell》在1999年2月初獲得了百萬驚人銷量後,東芝EMI立刻乘勝追擊,在2月17日發行了宇多田的第二張單曲《Movin' on without you》。挾著百萬銷量的新人第二張單曲,這次不再顆粒未收,堂堂獲得了排行榜第一名的寶座。

k0ancuct0jicq4638qw0hlgln91oiy
Photo Credit:宇多田光

1999年2月對宇多田而言當然是個火熱的時刻,而東芝EMI也遭到了一波炎上:粉絲抱怨宇多田為何還沒有成立粉絲俱樂部,讓他們充滿愛心的粉絲信無處可寄。東芝EMI只好先請粉絲通通寄到公司來,記得收件人要寫「宇多田光粉絲信」……自此東芝EMI每天都收到了好幾箱承載粉絲熱情的信件,這些信都只寫給出過一張單曲的宇多田光。

粉絲甚至還抱怨,宇多田為何還不宣佈舉辦演唱會?東芝EMI的工作人員不禁苦笑……宇多田如果真的辦了演唱會,那她要在台上唱滿《Automatic/time will tell》整整一小時嗎?有趣的是,東芝EMI是這樣回答粉絲的:「我們接下來還有更多好康準備公佈!請粉絲密切期待!」彷彿在表示,他們已經真的準備預定場地,要幫這位新人辦一場唱好唱滿的演唱會了。

《Movin' on without you》聽起來是唱片公司因為第一張單曲的佳績,才臨時「壓榨」宇多田推出的新作品。事實不然,就如同東芝EMI關於演唱會的回應,他們很清楚,這位小女孩早就在準備她更完整的作品,也就是宇多田在期末考準備期間錄音的祕密武器《First Love》。

你可以說,在1999年3月10日前,《First Love》就已經累積了可觀的買氣—— 《Automatic/time will tell》與《Movin' on without you》各自的百萬銷量,已經建立出一群堅強的死忠粉絲群。但是,宇多田還要給他們更多,因為這張在大考季節裡誕生的專輯,包含了更多她自身在這短短幾個月裡的變化。

「在製作《First Love》的過程中,我見識到如果這樣做……編曲就會有那樣的變化,還有如何從錄音製作成CD裡聽到的音色的過程。看到這些過程的我開始覺得,我也想要自己做做看。之後我就開始自己準備器材與混音軟體等等工具,試著自己來。這樣做的緣由就是因為《First Love》,從這一張專輯開始之後,我就以這種方式製作下一張專輯,那時又學到了更多新知識……下下張專輯也是這樣。所以,我這一路上的製作音樂過程起點,可以說《First Love》是最重要的關鍵之一,雖然我自己不覺得這是什麼多了不起的一件事,但對我來說,未來我身上發生的許多變化,都是來自《First Love》。」宇多田光回憶。

在《Automatic/time will tell》與《Movin' on without you》裡,宇多田首先是作曲家/作詞家/歌手。但是從《First Love》開始,她在這三個身份之外,還多增加了一個「錄音室學徒」的新身份。憑藉著16歲女孩的好奇心,宇多田開始像海綿一般大量吸收在這個小房間裡發生的許多事。

img_music_single_06
Photo Credit:宇多田光

曾經提過,製作人松尾潔曾經諷刺過宇多田,說她在《Automatic》裡的斷字方式很不自然,而這讓15歲的宇多田憤怒地頂撞前輩,表示這是她身為「作曲家的特權」。你可以發現,在1999年的宇多田依舊有這樣的堅持:她不但是作曲家/作詞家/歌手,她還想成為編曲家/錄音師/混音師,因為只有如此,她才能一手掌握她產出的孩子們——這是身為母親的特權。

這在90年代是難以想像的大膽決定,因為在那個年代,日本正處在所謂的「製作人霸權時期」。小室哲哉小林武史伊秩弘将等等天王製作人,催生出了安室奈美惠Mr.ChildrenSpeed等一個又一個的天王天后。小室與小林兩人宰制日本流行樂界的盛況,還被稱為「TK時代」(兩人的姓名英文縮寫都為TK)。

基本上,製作人的風格決定一切,他們決定曲風、製作陣容與錄音方式,甚至像是淳君(つんく)這樣的超級製作人,還能經手旗下偶像的活動規劃,將觸角延伸到音樂之外,同時還能包辦這些藝人幾乎所有的歌曲作詞作曲工作,讓早安少女組成為90年代後半偶像冰河期之中的亮眼新星。

與他們對抗的,是一個「我什麼都要」的16歲小女孩。這種對抗並不是個人恩怨,而是在音樂製作上截然不同的兩種思維。這不但是宇多田光本人的特異性格所致,也是她的父母為她留下的重要禮物:宇多田光的父母在與東芝EMI簽下合約時,僅僅要求唱片公司遵守兩個原則,第一是「保證宇多田光同意她的音樂製作環境」,第二是「不能干涉宇多田製作詞曲的自由」。

這位星二代事實上並沒有接收多少來自父母的名聲優遇(八卦雜誌更喜歡拿他們屢次搬家的新聞加上「過氣」標題),而他們給了她更重要的事物,那是一個保護女兒的厚重外殼,讓她能在自己的小空間裡孵育她自己的夢。

這很重要,為什麼?因為宇多田的「自我孤立」,讓她能發展出與當代日本音樂截然不同的節奏。我們再看回〈First Love〉的歌詞就能發現……單單是第一句便與眾不同:「最後的接吻,有著香菸的 flavor」。

為什麼不說「香菸的味道」?為什麼要特別在日文歌詞裡加進一個「flavor」英文單字?這種變化在她的第一張單曲裡就出現過,而且在隨後的作品持續出現:「Bell(電話鈴)響了七聲」、「從這長長的runway朝向天空」、「雖然下雨,飛越雲頂之上always blue sky」、「聽到你的聲音就自動 sun will shine」 。

你可以說,所謂的「晶晶體」(講話時中英文混雜),應該被稱作「宇多田體」才對。但對宇多田而言,這不是在賣弄她英日文皆通的歸國子女身份,這是她腦中的思考模樣——她同時以兩種語言進行思考,而許多模糊曖昧的觀念,正好能透過兩種截然不同的語言,一起描繪出更清晰的模樣。

語言運用是作詞時被時常忽略的重點,國民天團「南方之星」的主唱桑田佳祐是箇中好手,他最喜歡的手法,就是大量運用音近詞:例如單曲〈夕張Hold on me〉,乍看之下是「北海道夕張地區擁抱我」的無厘頭歌名,但如果你用日文念念歌名就知道……「夕張(Yutaka) hold on me」唸起來其實是「You gotta hold on me」。

這種手法呈現了桑田本人戲謔的玩心,而這種獨特的幽默感,很難被不熟悉的製作人接受。同樣的,宇多田的晶晶體也不可能被當代製作人接受……除非她有權決定歌就是要這樣唱。

不管是洋皮和骨或是洋魂日體,混合兩種文化而生的宇多田,某種程度上成為了R&B文化引入日本的重要橋樑之一。儘管此前,久保田利伸這位正港「黑人大哥」,已經可說是日本R&B的旗手之一,但久保田事實上更加洋化,在90年代中就膽敢綁著黑人髒辮的他,在音樂面不像宇多田那麼「尷尬」,而是鐵心追逐美國R&B的當代潮流。

反過來,宇多田唱的是「既日本又洋化」的R&B歌曲,她的不確定性變成了一種特異,你很難說她是在抄襲某位美國R&B大將的曲風,而她與其他日本R&B歌手的風格又截然不同(例如當時的MISIAUA)。

這點在《First Love》專輯裡更加明顯:〈First Love〉乍聽之下像是一首標準日式情歌;而乍看之下意味不明的〈B&C〉,則是發想自美國30年代的鴛鴦大盜「邦妮和克萊德」。這張專輯體現了宇多田的可變性與潛力,也體現了她截然不同的個性。

你可以說,《First Love》的成功,甚至與宇多田的年紀有關,16歲少女能獲得這麼大的成功,她當然是個天才,但是,如果是年紀稍長的天才,也許也無法複製這樣的成功。因為宇多田才16歲,所以她可以心無旁鶩地去製作屬於自己的作品——如同孩子專心拼著樂高積木一般。

《First Love》的成功甚至沒有太大影響她的創作心態,感覺就像是「家外面好像在熱鬧什麼」一樣的程度(宇多田照實表示);大牌唱片公司分析,是因為先前《丸子三兄弟》讓許多小孩到唱片行去買CD,進而先拓展了低年齡層的愛樂族群,為《First Love》先打好了基礎,而宇多田對此也沒有太多想法——這其實是無稽之談。

宇多田依舊待在她的蛋殼裡,一位創下數百萬張唱片銷量、被市場認為是不世出天才、新聞媒體搶著訪問她成功秘訣的16歲少女,依舊過著她的小日子。偶而到《SMAPxSMAP》上一回節目,立刻創下該節目史上最高收視率;粉絲憤怒地抱怨東芝EMI,是他們「過保護宇多田」、「封鎖她公開亮相的機會」,但他們那時都不知道,這些「自閉」行為都是宇多田本人的意志,而唱片公司只是遵循他們的新搖錢樹的命令而已。

在宇多田的官網上這樣寫著:「作為藝人的宇多田光,現在只是16歲、功課普通的學生而已,她想要繼續學業、繼續與朋友出去玩、或者談談戀愛、並且想要自然地度過學生生活,這都是她本人的願望,而作為工作人員的我們,也非常贊成她的想法……我們衷心期望,她能體驗每個大人都體驗過的青春時光……現在每週的時間她都會專心在課業上,只有週日才會參加廣播節目錄音、節目拍攝或是採訪等等演藝工作,可以說那天的工作量非常辛苦,之後我們也會參考她的健康狀況做出調整。」

img_music_single_27
Photo Credit:宇多田光

《First Love》改變了日本R&B風景、改變了「製作人霸權時代」、掀起了「歌手自主風潮」、創新了日本音樂銷售的太多紀錄、讓《魔女的條件》更加火紅,但《First Love》沒有改變宇多田自己,隔年九月,她就飛往美國,就讀哥倫比亞大學……

這位17歲的少女,拋下了她在日本製造的巨大動盪,成為一位學生。而這樣的平靜將在2001年3月再次被打破——宇多田推出了她的第二張專輯《DISTANCE》,而同一天,濱崎步也推出了她的首張精選輯《A BEST》……那是被稱為「歌姬戰爭」的往事。

訂閱電子報,看更多生活細節 ☞ 週五的主編手札,與週三的細節小讀本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

《2222未來選擇地》第一個由200年後未來人舉辦的展覽,虛實交錯的沉浸式體驗,2023/1月登場

11 Nov, 2022
《2222未來選擇地》第一個由200年後未來人舉辦的展覽,虛實交錯的沉浸式體驗,2023/1月登場

由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綠屋共同創立的品牌—2222,結合科幻與想像,是第一個由未來人視角出發的主題倡議科幻故事,訴說身處當下的我們,每一次的選擇都可能開展出一條全新的故事線,牽動著未來人的世界,藉由故事的想像與生活態度的推廣,期許2023的人們換位思考:「生活中是否有更好的選擇呢?」期許共同創造出 200 年後更迷人的世界。

洪水、霧霾、森林大火…極端氣候的災害頻繁發生在全球各地。「永續」不該只是一個口號,而是每一個人的生活行動指引。但聯合國倡議的永續發展指標、企業的ESG推動、學校的環境教育等,如何讓更多人知道呢?

由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綠屋共同創立的品牌—2222,結合科幻與想像,是第一個由未來人視角出發的主題倡議科幻故事,訴說身處當下的我們,每一次的選擇都可能開展出一條全新的故事線,牽動著未來人的世界,藉由故事的想像與生活態度的推廣,期許2023的人們換位思考:「生活中是否有更好的選擇呢?」期許共同創造出200年後更迷人的世界。 

《2222-未來選擇地》每一個當下,都造就未來!

《未來選擇地》是2222作爲永續品牌跨出的第一步,由未來人故事作為鋪陳,運用四個展區空間,以電影敘事手法打造一場沉浸式體驗、低碳乾淨展場為永續目標,透過從2222到2023時空的穿梭,展演一場未來與選擇的故事。

展場概念圖1
|展場簡介|
  • Zone 1:歡迎光臨廢棄城市,這是我家-2222

動植物絕跡的機械世界已是200年後未來人的日常景象,2222是對生物多樣性充滿渴望的世界,孩童只能透過文獻、博物館認識生物,參展者將探索未來人的居所:廢棄城市,捕捉污染源機械獸,守護最後的生機。

  • Zone 2: 選擇的門:跨越海洋廊道-2122

通往2023的旅程中,我們聽見海洋生態的三種聲音,但那並不是出自海底生物的優游、也不是海水浪潮的拍打,那是什麼聲音呢?在充斥廢棄塑料的空間,透過三道門不同的選擇結果,思考人類如何與海洋共存共好。

  • Zone 3:重新選擇:永續生活美學-2023

就如蝴蝶效應,要刮起改變世界的颶風就起於你日常的小選擇,所以成為擇善固執的永續公民吧!未來人邀請大家進入他們的餐桌,從感受、互動到行動,體驗永續的生活美學。理解實踐永續行動其實不必訴諸政府高層,從你待會選擇消費的晚餐就可以開始。

  • Zone 4:歡迎光臨綠色聚落,這是我家-2023

你所花的每一分錢,都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走進未來人2023的居所,我們邀請認同永續理念的品牌一起展演未來人在使用的現代產品,現代人生活離不開消費,但如何消費不浪費,未來人邀你一起透過綠色消費共組永續家園。

展場概念圖2
《2222-未來選擇地》名人與永續團體共同倡議。

永續,已是世界倡議的普世價值,本次《2222-未來選擇地》展覽獲得與Celebrity Icons名人Sid Maurer紐約藝術大師的合作,推出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及安潔莉娜裘莉的藝術作品,此次網羅全球各個關注氣候變遷的單位,傳遞永續發展的理念,透過藝術創作與意象空間,引發參展者省思。

《2222-未來選擇地》串連國際名人,共同推出亞洲永續展,並不斷向世界傳遞迫切的訊息,氣候變遷已成為許多生命的威脅,每個人都有責任即刻行動。 

「李奧納多迪卡皮歐:你們是最後的希望。」

「伊隆·馬斯克:我們越快採取行動,傷害才會越少。」 

LDF配圖


展覽亮點:

第一個「由未來人視角出發」的沉浸體驗故事。

第一個「與國際名人、永續團體單位」共同合作的國內永續展。

第一個滿足科幻迷、生態、親子教育、綠色聚落的藝術展。

展覽詳情:
  • 2222-未來選擇地
  • 日期:2023年1月6日 - 4月5日
  • 時間:10a.m. - 18p.m.
  • 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西4、西5館
  • 共同主辦: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綠屋
  • 策展單位:為美學有限公司
  • 捐贈單位:李奧納多迪卡皮歐基金會
  • 名人倡議:Celebrity Icons

售票資訊詳洽活動官網:https://www.2222future.com



關於 2222
關於2222

2222不僅是一個天使數字,4個重複的2也隱含多重選擇的二元性,像是「未來」與「現在」;選擇「行動」或是「無作為」。

「為了更好的現在,你是否曾想要改變過去?」

某個宇宙,某個地球,某個2222年,一個高度文明發展,但動植物幾乎消逝的世界。人們運用科技裝置,穿越蟲洞看見多元宇宙。每一個孩童都有機會認識不同世界的樣貌,當有了比較,人們開始思考身處的世界是否有機會,不一樣?

「只要誠心想做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幫忙達成。」人們遇見孕育時間的大樹,找到穿越時空方法,一群被選中的人決定從2222年回到過去,用行動,改變命運!

行銷合作

TNL行銷是關鍵評論網集團行銷團隊的核心部門。聚焦於集團各品牌的獨特價值,希望以品牌力量聚集內容的愛好者,一同參與社群與實體活動,進而達到品牌的口碑效應。TNL行銷同時也是集團的聚合中心,與其他優質媒體、品牌一同合作,提供最新、有趣的資訊於市場,達到品牌與讀者雙贏的效應。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