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Patrick

你記得《魔鬼終結者2》中用眼神嚇死所有人的T-1000,但你記得他的名字嗎?

19 Nov, 2022
你記得《魔鬼終結者2》中用眼神嚇死所有人的T-1000,但你記得他的名字嗎? Photo Credit:《魔鬼終結者2》,來源:IMDb

這不是更糟的部份,更糟的是:現在勞勃派區克走在路上,所有人都認識他,但是卻有很多人會問:「那個演T-1000的演員叫什麼名字?」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魔鬼終結者》(Terminator)的片名已經寫得很清楚,這個系列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如魔鬼般無情的終結者。對許多觀眾來說,這個系列僅有兩個終結者: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讓全球觀眾認識了終結者T-800,另外一位,是由勞勃派區克(Robert Patrick)飾演的T-1000。

這位終結者比他的滑溜液態金屬外表更加狡猾,他無情、殘忍而且使命必達。我們要重溫這位經典的影壇魔王角色。

李炳憲也飾演過T-1000(《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這位男神雖然比勞勃派區克帥氣,但是他沒有派區克的尖耳朵。我們可以先忽略T-1000做過的所有壞事,但是派區克的尖耳朵——有人稱呼這種耳朵叫「精靈耳」——確實為他帶來一種莫名的邪氣。事實上,派區克也覺得他能成為T-1000,是多虧了這對尖耳。

「我那時沒工作,而太太已經兼了三份工,我剛拍完《終極警探2》,剛上映……我期待這部電影,能給我一些天上掉下來的好運。」

突然,好運來了。經紀人打給派區克,告訴他可以去參加詹姆斯卡麥隆的新電影試鏡。有趣的是,其實當時T-1000的選角本來已經確定,將由搖滾明星比利艾鐸(Billy Idol)飾演(他也有尖耳朵)。但是有著壞小子氣質的艾鐸出了車禍,腳斷了沒法工作。因此《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急著找到新的T-1000人選,而他們的選拔標準是:這個演員必須「長相在大衛鮑伊與詹姆斯狄恩之間」。

這個標準可以描繪出T-1000的原始構想:他不是阿諾那樣的肌肉棒子,他纖瘦,帶著中性氣質,甚至要偏陰柔一點;笑起來有點淘氣,不笑時看起來對什麼都不在乎。

刻意穿得像《魔鬼終結者》裡阿諾的派區克,一身黑裝,還穿著飛車黨喜愛的皮夾克,但他發現,選角導演注重的並非他是否適合這身穿著,而是他的長相是否能在「鮑伊與迪恩」之間。

選角導演瑪麗芬恩(Mali Finn)是好萊塢頂尖的慧眼,包辦了所有卡麥隆電影、《鐵面無私》、與後來所有《駭客任務》系列電影的選角工作,她要面前的派區克,想辦法讓自己成為「全場最令人不安的存在」。

與人不同的尖耳朵已經奪得先機,派區克接下來這個動作創造了歷史:「我決定用我的藍眼睛殺了她。」派區克一言不發、靜靜地凝視著瑪麗芬恩——就如同千萬觀眾未來在《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裡看到的T-1000眼神。瑪麗一跟他四目相交,立刻說:

「喔天啊!不管你是怎麼辦到的,你在電影裡就給我這樣演!」

瑪麗的驚嚇故事清楚地解析了T-1000的恐怖本質:他是個安靜的、持續散發不祥氣息的存在。比對阿諾在《魔鬼終結者》裡神擋殺神的猛勁,派區克完全相反,卻產生出暴力破壞以外的另一種威脅感。

理論上,T-1000也是百打不爛的金屬終結者,他大可以端著兩把機槍大殺四方,製造哀號與轟天巨響,但是在卡麥隆的劇本裡,這些都是阿諾的工作——他可以扛著一把mini-gun,掃射一整片的警車。但是你在《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裡看到T-1000最嚇人的攻擊方式,卻是兩把冷兵器——他可以變形成利刃的雙手。

T-1000的身後沒有哀號,他的每次攻擊都是精準的殺著。但很少人意識到,T-1000食指化成的利鑽代表什麼意義。

在T-1000潛入精神病院時,用食指刺穿了一名警衛的左眼,殺了他。身為液態金屬終結者的他,可以有一百種方式殺死弱小的人類,但是他選擇的,是製造最少噪音的方式:這根金屬利鑽不但刺穿了警衛的頭部,同時也破壞了腦部的語言中樞,令警衛連尖叫的機會也沒有——你可以看到警衛並沒有立即死亡。同時,比起破壞獵物的身軀(例如斬首),這也是讓對方出血量最少的攻擊方式——他可以拖走這可憐的傢伙,不會留下血痕。

當然,T-1000最厲害的武器,是他可以變形成各種器具的液態金屬外表,這讓他即便被爆頭、被破碎車體擠壓、被焚燒,他都可以立刻融化成一攤水銀(你在畫面上看到的是真實的水銀),然後從容離開。但是,液態金屬除了難以破壞與自由的塑形能力之外,T-1000本身能做的更多:當他駕駛直昇機緊追開車逃跑的阿諾一行人時,你能看到T-1000雙手正在幫步槍上彈夾,但誰在駕駛直昇機呢?

T-1000長出了第三隻手,穩穩地握住直昇機操縱桿。這意味著T-1000的變形能力是可以完成多工任務的,只有雙手的終結者是很難戰勝他的。

T-1000比T-800的型號多了200,看來天網在T-1000裡放進了更多創新設計,其中最特別的,是T-1000出廠後似乎就自帶情緒反應:當他發現自己的手臂因凍結而斷裂時,他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當有人向他提起疑似T-800的人物出現時,他巧妙地停頓了一下;在他面對自己的死亡時,他甚至會尖叫掙扎——看看阿諾!他被你弄成串燒時連一聲「哎唷」都沒吭!情緒不是T-1000最強大的武器,卻是他更能融入人類社會的利器。

變形、懂得人類情緒,這顯示T-1000設計的戰略意義,可能不是成為戰場上的士兵,而是成為最厲害的間諜。他可以潛入任何一座防衛嚴密的人類基地,暗殺或竊取機密。他甚至可以在人類社會生活數十數百年而不被發現——他的口條也明顯比阿諾流暢多了。

這代表T-1000可以對90年代的人類世界,造成比子彈與炸藥更恐怖的傷害、甚至無數次製造「審判日」、或是消滅所有反抗軍的祖先。T-1000最終沒有完成目標的唯一原因,就僅是反抗軍事先猜測到他的下手目標是誰而已。

要知道的是,詹姆斯卡麥隆始終只想拍一部《魔鬼終結者》電影——正常的創作導演都只想拍好拍完一個完整的構想,把故事分割成兩部電影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事實上,《魔鬼終結者》與《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是一部被迫拆成兩部電影的作品。

原本《魔鬼終結者》的構想裡,反抗軍送回兩名未來戰士(其中一名很快就GG了),而當凱爾瑞斯成功保護了莎拉康納、幹掉了阿諾飾演的T-800之後,他們還要再面對天網緊接送來的第二波攻擊——T-1000。

兩名人類反抗軍與兩名終結者,更優秀的反抗軍戰士瑞斯與更優秀的終結者T-1000,《魔鬼終結者》的架構原本更為複雜、並且帶領觀眾迎接逐步殘忍的壓力。但是,卡麥隆當時僅是一位年輕的導演,他沒有資金與其他資源,連阿諾也不算是專業演員——他那時仍是健美界呼風喚雨的頂上天王。

更重要的是,卡麥隆還沒有能力,駕馭這個可能會超越兩小時片長的故事:觀眾必須了解天網引起的戰爭、了解莎拉與凱爾瑞斯是誰、了解終結者為什麼恐怖……然後他們還要了解T-1000有多麼恐怖——這可能會是一部片長三小時的科幻大長篇電影。

但是,這個完整故事被好好地切分成了兩部電影,這兩部電影都很精彩,而且有著不同的精彩。《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的故事時間被改到了《魔鬼終結者》之後十數年,這讓莎拉康納的轉變更有說服力、也更加憤世嫉俗。

而她的兒子事實上是第一集的她——約翰康納一開始也被終結者嚇得半死,但沒有戰鬥力的他快速地了解了自己的立場、快速地成為了一名戰士。不過,《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被分割成獨立電影最令人感謝之處,是T-1000有了完整表演的空間,讓它能有充分足夠的時間,在廣大電影觀眾心裡割出深深的傷口。

阿諾也受了很重的傷——我指的是真實的阿諾,而不只是T-800。《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殺青後,他邀請勞勃派區克參加一場藝術活動,而同往的特技指導喬爾克萊默(Joel Kramer),介紹派區克給當時也在場的影壇傳奇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認識——這對所有年輕的好萊塢演員來說,是至高的榮耀:

「我這個大耳朵小子——這個嘛,我雖然已經30歲了,但我在好萊塢菜到不能再菜,而我才剛演完《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所以喬爾竟然能引介我與克林先生見面,實在讓我太開心了。而喬爾這樣介紹我:『勞勃就是那個在《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裡把阿諾嚇到屁滾尿流的傢伙。』」

「克林先生看著我,伸出手來跟我握手,他說:『哇喔,這絕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任務』。這個讚美震撼了我,站在我面前稱讚我的人,是我最喜愛的電影偶像,而我有幸能見到他,還能接受這種讚美,這實在是太棒了!」

T-1000改變了勞勃派區克的一生,儘管他花了一點時間,才能飾演一些不那麼邪惡、或甚至很正派的角色。但是,我們可以看到T-1000的深遠影響,讓勞勃派區克能從一個好萊塢菜鳥,成為許多電影電視作品的反派不二人選。觀眾一看到他,就先入為主地覺得,他飾演的角色絕對不安好心眼。

這不是更糟的部份,更糟的是:現在勞勃派區克走在路上,所有人都認識他,但是卻有很多人會問:

「那個演T-1000的演員叫什麼名字?」

戲紅人不紅,派區克的悲傷值得另一篇文章,但這已經說明了,他演出的T-1000成為了銀幕上的不朽身影。《魔鬼終結者》系列後來製作出了許多更強大的終結者們,卻沒有任何終結者能像T-1000帶來那麼多的恐懼,這也許是《魔鬼終結者》系列電影逐漸日薄西山的原因之一。

我們需要英雄,但我們更需要魔王,T-1000絕對是我們最喜愛的電影魔王之一。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