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cards

在沒有社群媒體的年代,觀光客會將貼文寫在明信片上,寄給最想念的親朋好友

17 Nov, 2022
在沒有社群媒體的年代,觀光客會將貼文寫在明信片上,寄給最想念的親朋好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21世紀的觀光客要當得確實,還需要寄明信片嗎?IG是不是已經佔據明信片的角色? 答案是肯定,也是否定的。

文字:莉迪婭.派恩|譯者:羅亞琪

我在寫這個章節時,我的外祖母恰好寄了三張她跟外祖父1990年到法國度假時購買的明信片給我,其中兩張是以17000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洞穴壁畫出名的拉斯科洞窟,另外一張則是巴黎聖母院。她把明信片放在信封裡寄出,並在第一張明信片上貼了張亮黃色便利貼,寫道:「我找到這些明信片,可能對妳在寫的書有幫助。愛妳的外祖母。P.S.我們去過那裡。」

一方面,它們只是讓我外祖父母的法國之旅「變得真實」的三張明信片。但有趣的是,在我外祖父母購買、保留這些明信片的幾十年間,它們竟然變成法國歷史某些時刻的標記,記錄了觀光客曾經看待、體驗這個國家的方式。另一方面,這三張明信片也記錄了法國過去的地理,因為遊客在今天造訪明信片上的那些地方,看到的將不會是照片呈現的樣子。

舊石器遺址拉斯科洞窟在1948年7月14日開放大眾參觀後,遊客可以走過洞窟,親眼看見數百幅畫有公牛、駝鹿等巨型動物,以及人類和抽象形體的壁畫,但是到了1955年,數十萬名遊客漸漸影響這些舊石器時代的藝術作品,牆壁開始長出地衣和黴菌,破壞了壁畫,為了挽救這些壁畫,拉斯科洞窟於1963年對外關閉。在今天,觀光客只能在附近的遺址複製品「看到」拉斯科洞窟的繪畫。

shutterstock_65993263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拉斯科洞窟

不管是不是複製品,拉斯科至今仍是一個具代表性的觀光景點。《孤獨星球法國》便告訴讀者:「拉斯科常被譽為史前時代的西斯汀禮拜堂,這個比喻非常貼切。」到了法國的多爾多涅地區,想要當個確實的觀光客,就一定要購買、寄送和收集拉斯科的明信片。

我的外祖父母當年造訪拉斯科、購買那些明信片時,他們參觀的是複製品,但明信片上的圖像是攝自真正的拉斯科洞窟。這些照片印在類似亞麻布的紙張上,其紋理被濃厚的墨水覆蓋後仍看得見,當我用手指撫過明信片,可以感覺到微微的凹凸不平。

明信片的背面,右邊的空間用來書寫收件者的地址,左邊分別寫上「拉斯科洞窟」和「拉斯科洞窟——多爾多涅:『史前時代的西斯汀禮拜堂』」。假如購買者希望寄出明信片,也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書寫簡短訊息。這兩張拉斯科明信片30年前在法國被買走後,現在仍保存得很好。雖然卡片的四個角沒那麼尖了,紙張內層也有點露出來,還是可以清楚看出外祖母一直把它們當成那趟旅程的紀念品,小心保留著。

外祖父母的第三張法國明信片是以夜晚的聖母院為主角,明信片的背面寫著:「被照亮的巴黎聖母院。收藏明信片吧!」以停在聖母院旁邊的車輛作為年代判別依據,這張聖母院的照片應該是在1980年代晚期拍攝的。明信片帶有光澤感,並且跟拉斯科洞窟那兩張明信片一樣,四個角有些磨損。

shutterstock_18283547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無法想像過去150年以來,有多少張聖母院明信片被人購買、書寫、寄出、收藏,就像我外祖父母的明信片那樣。然而,在2019年4月15日,教堂屋頂下方發生結構性火災,燒毀聖母院的尖塔和大部分的木製屋頂。火災的影像在網路上瘋傳,全世界都在哀悼,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誓言修復重建這座極具象徵性的大教堂。

無論如何,這個世界和所有的觀光客現在擁有的聖母院,跟1990年我外祖母的明信片上所顯示的聖母院非常不一樣。21世紀的明信片(和數位版的IG貼文)將能夠以這場大火作為定年依據。就好比我能夠以汽車為依據,猜測祖父母在1990年的法國之旅購買的明信片是什麼時候拍攝的,聖母院大火和大火後的建築樣貌也將提供一個依據,讓人標記照片是什麼時候拍攝的。

不同聖母院明信片這類小線索,有助標記出觀光客是在什麼時候觀看和購買這座大教堂的影像。雖然是同一個地方,但是紀念這個地方的方式不僅跟建築物本身有關,也跟紀念的時刻有關。

明信片雖然是一種大眾媒體,我們可能也經常談論它們,因為數量有幾千億張,但它們仍能標記出特定的歷史時刻——以聖母院的例子來說,那是一個我們再也回不去的歷史時刻。例如,我祖父母的明信片拍到的教堂尖頂已不復存在。

81ae8gm2g9tdvqkq7melgnpydlh54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21世紀的觀光客要當得確實,還需要寄明信片嗎?IG是不是已經佔據明信片的角色? 答案是肯定,也是否定的。

塞爾維亞裔美國籍的當代詩人查爾斯西米奇(Charles Simic)在2011年的《衛報》專欄上哀嘆,寄明信片這門藝術已經消失:「不過幾年之前,夏季幾乎每天都會收到正在度假的朋友或認識的人寄來的明信片。明信片的主題不只有艾菲爾鐵塔、泰姬瑪哈陵或其他知名景點,也有可能是愛荷華州路邊的飯館、南方某個州際博覽會上最大頭的豬,或甚至是某間殯儀館在宣傳他們百年來人人讚賞的專業素養。」

明信片不可能跟觀光業分離,就連在21世紀的今天,還是可以透過一些獨特的方法賦予明信片新生命,強化——或許也是重新發明——使用印在紙上、由觀光客寄到世界各地的圖像而建立起來的社交網絡。

例如,倫敦郵政博物館沒有理所當然地認為遊客會主動寄明信片,於是便在紀念品店販售明信片,提供可印出郵資的機器、放置一張繫了筆可供書寫明信片的桌子,還有一個寫好訊息和地址後可以直接投遞的紅色郵筒。

這間郵政博物館把寄明信片跟參觀博物館這兩件事自然地結合在一起,我在那裡看到一個孩子擺出準備把明信片投入郵筒的拍照姿勢,而我到倫敦時,也有在郵政博物館寄了好幾張明信片。幾天前我找到一些庸俗到不行的英國主題明信片,寄給我妹妹的孩子;相較之下,我覺得郵政博物館的明信片有品味得多。

shutterstock_19474947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馬利的廷巴克圖也是21世紀明信片史的特殊例子。曾經,因為令人屏息的旅遊文學,廷巴克圖成為最熱愛冒險的觀光客所神往的異國景點。

然而,21世紀的地緣政治局勢卻影響了當地的觀光產業,使得過去10年來,廷巴克圖的觀光人潮頓時縮減。美國國務院在2019年4月9日對想去馬利的美國人更新旅遊建議:「由於當地犯罪、恐怖主義和綁架事件頻繁,請勿前往馬利。警示等級四:不宜前往。假如你真的決定前往馬利,請擬好遺囑,並指定適當的保險受益人及授權書。」

現在,不用親自到廷巴克圖,你也可以寄出、收到那裡的明信片。「來自廷巴克圖的明信片」(Postcards from Timbuktu)這項計畫是由在美國開旅館的菲爾保萊塔(Phil Paoletta)和29歲的廷巴克圖導遊阿里尼亞利(Ali Nialy)開始推動的,希望幫助導遊增加一些收入。

2016年時,保萊塔住在距離廷巴克圖600英里的馬利首都巴馬科,經營一家專門接待聯合國使節和非營利組織的飯店。保萊塔希望為廷巴克圖做點什麼,以填補觀光客銳減造成的落差。於是,他開始實驗從廷巴克圖寄明信片到美國和歐洲需要多久的時間。最後,明信片花了幾週的時間,但總之是順利抵達。

「來自廷巴克圖的明信片」邀請「線上觀光客」到官方網站瀏覽12張不同的明信片(有些是當代的,有些則讓人想起1900年代初期的明信片),觀光客可挑選一張喜歡的,讓尼亞利在廷巴克圖的明信片寫手團隊書寫並寄出。

明信片可以寄到任何郵務系統可靠的地方,購買者得提供地址。目前為止,明信片訊息有用義大利文、法文、英文、瑞典文、荷蘭文、德文和阿拉伯文書寫過。官網的問答集指出:「雖然馬利郵局很可靠,但卻不怎麼迅捷。」購買完成後,明信片有可能長達四個星期才會寄達,因此官網提醒民眾務必要有耐心。

廷巴克圖的郵政服務雖然運作正常,但是要寄明信片到那裡,或從那裡寄明信片,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把明信片從廷巴克圖送到巴馬科是很艱辛的路程,因此其售價自然要將運輸成本算進去。目前,一張明信片要價10美元,包含明信片與國際郵資。

不過,「來自廷巴克圖的明信片」會在IG更新進度,讓追蹤者查看,是這項計畫屬於21世紀產物的關鍵點。例如,IG帳號@postcardsfromtimbuktu曾在一則貼文中公告:「一批新的明信片剛從#廷巴克圖抵達,現在要展開第二部分的旅程。它們已經搭過三輛摩托車和一輛飛機。」

類似這樣的貼文可以讓人感受到,明信片真的是千里迢迢從廷巴克圖來的。我自己也曾經將那裡的明信片寄給親朋好友。「來自廷巴克圖的明信片」和倫敦郵政博物館的紀念品店使用21世紀獨有的方式,充分且明確地表達他們對寄明信片這個概念的歡迎。寄明信片這件事,不再是觀光客為了證實一趟旅程或一次經歷的真實性而做出的暗示舉動,現在,寄明信片本身就是一種表演,不需要我們真的去到那個地方,才能告訴親朋好友你去過了。

我外祖母把法國明信片寄過來不久後,我到德州的加耳維斯敦度過一個周末,旅途中在加油站買了幾張明信片,寄給家族成員。明信片已經完全深植在我對旅行的觀念裡,使我去某個地方觀光就一定要寄明信片。

我寄了一張明信片給我的外祖母。加油站陳列的明信片種類有限,但我找到一張夕陽落在墨西哥灣,並用經典草寫字體印刷「加耳維斯敦」幾個大字的明信片。我寫下:「這裡的海灘很美!」之類的話,然後把明信片投進飯店外的藍色郵筒。

就像她說的,我「去過那裡」。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明信片串起的交流史:世界上第一個社群網絡的誕生與發展》,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書籍介紹

書封_明信片串起的交流史(立體300dpi)_臺灣商務

當你遇到開心的事或在旅遊時想跟親朋好友分享,身處21世紀的你,會立刻發臉書、IG,並搭配圖片,無論圖文是否相符,無論有沒有人按讚,你就是想發。而19、20世紀的人們,就是想寄明信片。

明信片問世在通信、通話昂貴且不便利的時代,買張包含郵資的卡片就能與親友聯絡,幾乎立刻成為當時全球通訊的首選。政府為明信片熱潮改革郵務,更挽救瀕臨破產的美國郵政。

在大眾傳播還不發達的年代,各行各業將明信片熱潮從一般通訊發展到廣告宣傳,相機、沖印技術在當時也相應升級,觀光業、社運人士、政界、國家等等都將自己想傳達的視角透過真實照片明信片向全球宣揚,貫徹了明信片需要的「參與感」,成為與他人緊密結合又獨特的有形連結。

物質文化史學家莉迪婭.派恩從家族的明信片收藏談起,以「社交」為探索角度,探討郵政、印刷、宣傳、觀光、國族認同等方向,帶領我們回到明信片的黃金時代,透視明信片自19世紀以來的發展演變以及在當代的樣貌。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2022 TCCF未來內容展逾2萬人次共襄盛舉!國內外專業人士齊聚開啟跨域合作契機

16 Nov, 2022
2022 TCCF未來內容展逾2萬人次共襄盛舉!國內外專業人士齊聚開啟跨域合作契機 Photo Credit:文化內容策進院

由文化內容策進院(文策院)主辦的「2022TCCF創意內容大會-未來內容展」日前圓滿落幕,文策院院長李明哲表示,全球疫情趨緩,讓更多國內外產業專業人士能藉展會進行實體交流,展現臺灣未來內容領域的創作實力與產業潛力,促成更多國際合作、跨域共創,也拓展國際市場的人脈與商機。

由文化內容策進院(文策院)主辦的「2022TCCF創意內容大會-未來內容展」日前圓滿落幕,吸引包括亞、歐、北美、南美、澳洲等海內外人士參與,11天展期累積超過2萬人次參觀,參與人數更創下新高。其中「主題沙龍」更有來自巴西、法國、奧地利、加拿大、愛爾蘭、香港等不同國家地區機構代表、創作者、企業家分享最新國際產業發展趨勢。許多文化科技內容業者皆表示,透過展會期間的沙龍活動與作品展示,不僅能與產業人士、民眾互動交流,也找到未來潛在合作夥伴,強化了產業對未來的信心。

文策院院長李明哲表示,全球疫情趨緩,讓更多國內外產業專業人士能藉展會進行實體交流,展現臺灣未來內容領域的創作實力與產業潛力,促成更多國際合作、跨域共創,也拓展國際市場的人脈與商機。

此次展會匯集了眾多跨國專業人士參與,除了帶來最新穎的國際趨勢,也以全球觀點挖掘臺灣產業優勢。其中,由奧地利遠道而來的「林茲電子藝術節」總監Martin Honzik觀察到,臺灣新媒體藝術正在以全新的面貌和色彩進入電子藝術世界;臺灣人自身的文化身份面臨著複雜的地緣政治局勢以及無形壓力,也因此創造出獨特的風格,他更表示「如果有人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放了10件不同的藝術作品,並問我是哪一件出自臺灣,我都能選出正確的答案。」

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總監_Martin_Honzik
Photo Credit:文化內容策進院
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總監_Martin_Honzik。

「未來內容展」的多元題材,也讓觀看者透過沉浸式內容帶來更深刻的體驗,像是入圍第79屆威尼斯影展「沉浸式內容單元」的《紅尾巴》,許多民眾就在展區留言本上留下回饋,表示與《紅尾巴》這個作品表達的創傷經歷與修復過程,產生共感。

除藉由展區的作品展示,「未來內容展」也提供創作者與業者相互交流的機會。《紅尾巴》導演王登鈺即表示,在未來內容展觀摩其他人的作品,對他未來想要繼續發展VR影像創作來說相當有幫助。《紅尾巴》出品方高雄市電影館VR FILM LAB計劃統籌洪珷則分享,此次活動對拓展VR內容與發展沉浸式內容資源的重要,讓高雄市電影館更開拓臺灣在地市場,從中南部民眾為主拓展至廣大藝文消費者群,並接觸到更多北部的創作者、投資方以及廠商,讓北部產業人士看到高雄電影館的成績。此外,高雄市電影館持續經營的VR創作培育工作坊計畫,也是創作者想踏入XR產業相當有效的方式,而後更可以朝向文策院的沉浸式內容國際合製計畫邁進。

洪珷也指出展會中的兩個作品為例,如《新台潮宮廟元宇宙-北港朝天宮》這樣相當具有在地議題的作品,很適合推出至國外展演,讓外國觀眾更接近台灣在地信仰習俗,而與《永恆聖母院》剛好作為東、西方的某一種宗教性對照,以高雄VR體感劇院過去展演《莫內——睡蓮的誘惑》、《孟克的吶喊》等節目的成功案例,《永恆聖母院》在高雄會是相當有賣點的作品。

高雄電影館VR_FILM_LAB_計劃統籌洪珷
Photo Credit:文化內容策進院
高雄市電影館VR FILM LAB計劃統籌洪珷。

除了多元的題材節目,「未來內容展」的文化與科技跨域共創的創新成果,也帶來更多文化科技能量的展示。公益性NFT《百岳計畫》、時尚AR App《Love is the Answer》以及《天野喜孝VR美術館》等,讓民眾及跨領域業者有更多認識文化科技展現與應用的機會。創作《百岳計畫》的FAB DAO共同創辦人劉育名分享,FAB DAO首要任務在於讓區塊鏈技術更靠近大眾生活,參與未來內容展讓他們有機會與大眾溝通,同時重新思考運用NFT對人類生活的意義;他們也在未來內容展中也獲得很多人脈資源與創作靈感,討論不同公益內容的合作可能。

《百岳計畫》團隊,FAB_DAO_共同創辦人吳哲宇(左)與劉育名(右)
Photo Credit:文化內容策進院
《百岳計畫》團隊,FAB DAO 核心貢獻者林逸晟(左)與劉育名(右)

開發《Love is the Answer》的時尚品牌JENN LEE設計師Jenn分享,全球前五大紡織業者在《Love is the Answer》App開發期間即很有興趣,並想將企業自身的「虛擬服裝3D縫合技術」(透過虛擬演算計算出服飾製作所需的布料與輔料,藉由模擬預先排除版型問題、減低樣品耗損,以更有效率的方式製作服飾)功能加進App中,激盪出更多科技結合時尚的應用可能。而合作開發《Love is the Answer》的再現影像總監郭憲聰也分享:「雖然疫情解封後民眾更想要往戶外跑,但我們並不知道虛擬沉浸式娛樂需求何時又會蓬勃發展,唯有持續更新最新的趨勢才能不落人後。未來發展對我而言是個『有機』的過程,雖然沒有明確的方向,但相信透過彼此交流能激發出更多不同想像。」

《Love_is_the_Answer》團隊,光陣三維創辦人陳韋廷(左)、JEN
Photo Credit:文化內容策進院
《Love is the Answer》團隊,光陣三維創辦人陳韋廷(左)、JENN LEE品牌公關劉芸庭(中)、再現影像總監郭憲聰(右)。

與日本傳奇藝術家天野喜孝攜手打造《天野喜孝VR美術館》的邦鼎科技吳雲中總經理也以科技業者的角度觀察,並表示,在這次展會中,讓邦鼎科技這類聚焦VR、AR軟體開發的科技業者,有機會接觸到應用面的廠商與創作者,對於規劃未來產品線有很大的幫助,也激發更多想像力,讓純IT產品有更多應用可能。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