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ÜCY

「我不是李白,我喝完沒辦法寫歌」與金音獎最佳新人LÜCY暢聊的午後

10 Nov, 2022
「我不是李白,我喝完沒辦法寫歌」與金音獎最佳新人LÜCY暢聊的午後 Photo Credit:潮人物

寫歌、唱歌都在自己房間衣櫥、甚至廁所裡,LÜCY從小隨爸媽在台灣各地移居,在大自然間、部落裡自由自在地擷取養分。

文字:譚兆青

「19歲寫歌、20歲開始發歌、21歲發專輯了、22歲……?」出名要趁早,對00年出生的台灣樂壇新人LÜCY來說,能夠把自己癡愛、沉浸的音樂,以一種措手不及之姿飄然降臨華語歌壇,入圍2022年四項金音獎,並拿下新人獎,眼前的未來可預見不僅僅是問號,絕對還得添上驚嘆號。

當一身波西米亞裝扮、小麥色肌膚的LÜCY現身採訪場地——內湖的阿達阿永咖啡廳時,期待複製《Folk Ÿou》拍攝MV時的晴天娃娃希望雖落空,但煙雨迷濛中卻添了幾分夢幻。

2019年她以自創2首歌曲投稿得名,2020年一曲〈CACTUS〉初試啼聲,2021年的〈Heaven.zip〉入圍了金音獎最佳民謠歌曲獎,今年她更以同名專輯《LÜCY》一舉入圍了金音獎最佳專輯、最佳新人、最佳民謠專輯與最佳民謠歌曲(isahini),讓人對這位音樂潮人物異常期待。

自小學古典鋼琴,生性愛自由的LÜCY不想被媽媽設定的「鋼琴老師」之路限制住,高中選擇讀流行音樂科主修Keyboard,看到班上很多同學都會彈吉他,她向同學請教彈和弦與看譜,回家自學自彈練刷弦,為了想拿獎金換一把新吉他,便自創了2首歌曲投稿,沒想到意外得名。

一開始LÜCY窩在衣櫥和廁所寫歌

寫歌、唱歌都在自己房間衣櫥、甚至廁所裡,LÜCY從小隨爸媽在台灣各地移居,在大自然間、部落裡自由自在地擷取養分,外婆是泰雅族、外公是賽夏族,奶奶是客家人、爺爺籍貫江西,再加上紐西蘭繼父,多元文化背景恰恰反映了她曲風的奔放無拘束。

20221007-Lücy-T-00477
Photo Credit:潮人物

家裏牆上掛了大張曼陀羅圖,猶如身處「無限大宇宙」和「內在小宇宙」相交的微妙空間,「世界上不存在2個相同的曼陀羅,也不存在2個完全不同的曼陀羅。」每當坐著看曼陀羅中心點發呆,LÜCY 忙碌的腦袋得以休息徹底放空。

「一直創作有時也會枯竭,但就是要逼自己,當靈感乍現時就要立刻記住錄下來,不然這旋律一輩子可能就來這一次,忘記就太可惜了」——LÜCY

首張專輯的最後一首〈Somewhere〉就是在她睡夢中來敲門的禮物,驚醒後她趕緊拿起身旁手機錄下旋律,「如果只是為寫而寫,就會挑剔這不好那不好,但如果是突來的靈感,一次就夠了。」LÜCY笑說最近就沒什麼靈感,但因為囤積了很多,「也夠用很久了,所以現在才會出第2張專輯。」

「我講話與唱歌真的差很多。」唱起英文歌,不論腔調發音與咬字都讓人驚豔,「其實我家也不是全英語環境,只是有時候會請教繼父文法而已。」在錄〈2021〉時,LÜCY一度感動到哭,「這首歌情緒放得很滿,編曲也是層層往上堆疊,到最後整個爆發釋放出來。」歌裡有她日常中熟悉的片段,這2年生活轉變的感觸,以及對家人的無比思念,也是LÜCY最鍾愛的一首。

而與妹妹合作以族語錄製的〈isahini〉則是真情流露,有一半是為了外婆而寫;另一首只有吉他與人聲的〈Rollin〉慵懶溫暖,彷彿午後陽光灑在身上,與情人相偕游泳貪個快活,這幾首都是她的心頭好。

20221007-Lücy-T-00561-2
Photo Credit:潮人物

回想起當初那個「在房間裡關了燈,戴耳機音樂放到最大聲,想怎麼唱都可以」的自己,進了錄音室,隔著透明窗面對製作人與錄音師,「就為了一個轉音磨很久。」她希望找回「不那麼完美」的完美,所以在出道曲〈CACTUS〉之後,LÜCY就又回到了房間裡「宅錄」。

我疑惑這樣收音都沒問題嗎?「哈哈,你們有聽出什麼差別嗎?仙人掌之後就幾乎是宅錄了,又自在又省錢。」只是搬來台北後,「因為與別人共用,就不能在廁所裡創作了。」

從2歲時全家來到澎湖一待3年,後來為了讀小學搬回台灣,住了很多地方的她自嘲像根漂流木。環境一直在變,但對LÜCY來說反而很適合,「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從小每天在爸媽播放的「老音樂」下耳濡目染,「披頭四Bob MarleyColdplayRadiohead對我影響很大。」

最近正忙著製作第2張專輯的LÜCY,透露新專輯的中文歌曲比例更多,也較帶有旋律感,希望能打造出KTV風格的K歌,「要寫出能琅琅上口的K歌,讓聽眾容易接受,這比之前創作難度還高!」而靈感一來便源源不絕,連第3張專輯的完成度也近七八成,「搞不好12月底就會與大家見面喔。」

20221007-Lücy-T-00598
Photo Credit:潮人物
LÜCY以歌曲記錄生活真實樣貌

前陣子特別推出的黑膠唱片《LÜCY》本命綠彩膠銷售秒殺,她自述「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紀錄生活,人們常常用寫日記的方式來記錄生活,我喜歡用詩和旋律譜出生活的樣貌,除了文字、聲音還可以有畫面,後來我決定把專輯名稱改為自己的名字,於是我的第一張專輯就叫LÜCY,從我眼裡的世界延伸出的一本有聲日記。希望所有即將傾聽這張專輯的人,做好出門旅行的準備,打開心胸和耳道,一同踏上LÜCY的旅程。」

「比起CD、卡帶,黑膠唱片更值得實體收藏,而且封面我花了很多時間與心力設計,一定要用最大的尺寸展現。」LÜCY特別請來3D設計師與影像拼貼師,把她的古靈精怪點子化為一片片精細物件鑲融組合,「無聊的時候,我也會靜下心拿起筆畫些線條。」

說不定,下張專輯有機會由LÜCY親自操刀?「我應該會用自然或有機的素材,來當電子曲風的第三張專輯封面吧。」

喜歡隨手拍下昆蟲、蜘蛛等小生物,「比起去動物園或植物園一窺全貌,我反而偏愛一個個親眼蒐集,就像是建立屬於自己的一套圖鑑。」LÜCY對自然中的新物種、新顏色充滿好奇,「我很愛看昆蟲的顏色與紋路,譬如蛾的翅膀,希望當作未來設計衣服的靈感。」

20221007-Lücy-T-00649
Photo Credit:潮人物

馬不停蹄的她,10月中剛與王若琳現場「互」唱音樂會結束後,11月5日金音獎頒獎典禮,隔一天將再度參加台南貴人散步音樂季,11月15日就要與期待已久、之前都是透過網路視訊「神交」的日本樂團羊文学相見練唱,加上來自泰國的Numcha合作一場「神仙組合」音樂會。

從原本不善與人交談,到現在不管面對其他歌手或媒體都能說出真正想法,也是LÜCY這幾年來最大的成長,「我以前講話超尷尬,一句話就句點的那種人,到現在因為要學著與製作人、樂手溝通,加上出國遇到各式各樣的創作者,個性也就不能再侷限那麼窄小了。」

唱歌習慣閉起眼睛,讓自己放鬆地沈浸於某個情景,現在她演唱時偶而張開眼睛,更能與台下聽眾意念直接交流。

去年以〈Heaven.zip〉入圍金音獎最佳民謠,今年則一口氣入圍了4項,「有入圍就是最大肯定,已經很滿足了,當然得獎更不錯,或許有機會得到一個吧。」雖然最佳新人獎只此一次,「如果能選擇的話,最希望得到最佳專輯獎吧,畢竟是團隊的綜合努力成果。」

熱愛瑜伽,與身體每一條筋肉對話

談話或拍照間常不自覺舞動起身子,穠纖合度的身材底下,LÜCY還是個瑜伽高手,「我兩年前去綠島打工換宿,朋友約我清晨四五點練瑜伽,我們就去海邊邊欣賞日出邊做瑜伽,從那時起,才專注感受到自己身體的每一條筋肉,徹底愛上瑜伽,幾乎每天都要練三四小時以上。」

喜歡肘倒立的LÜCY,很享受兩點支撐的感覺,「比起頭倒立或手倒立,我更愛運用自己背部或肩膀的肌肉,兩隻手掌還可以順便練打字!」

她現在也嘗試攀岩抱石,「因為運用相同部位肌肉,所以對倒立也有幫助。」當成功完攀目標後,又可以換別的路線再挑戰,正好符合個性喜歡多變的LÜCY,「一整天沒運動的話,整個身體都會怪怪的,慢跑、游泳都很好。」只有重訓對她而言有點苦手。

AN_9160t
Photo Credit:潮人物
音樂是抒發,也是魔法

坦言之前喝得很誇張,「我戒酒已經兩三個月了。」因為家人都很愛喝酒,她常常一個人坐在客廳,不知不覺間乾掉一瓶紅酒,「但我不是李白,我喝完沒法寫歌。」LÜCY有首歌〈Poetess〉中間部分歌詞引用了Benedict Smith的詩讓她深有感觸,聯想到自己早期字句「世界上唯一不會變的,就是變。」道盡了很多對人生的疑問。

「音樂是我每天會聽的東西,在戰爭中能帶給人們力量,音樂也像是魔法,讓人一聽瞬間心情改變」——LÜCY

對LÜCY而言,創作就像日記,記錄當下的心情與情境,「我是先開始寫歌,才試著哼哼唱唱,因爲一直覺得自己歌聲不好聽。」這位「自謙」不會唱歌的女生,不知施了什麼魔法,讓歌迷甘願神魂顛倒,上了癮,戒不了。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林君玶

潮人物

「潮人物」,講人也講物,尤其講的是居住於台灣這塊土地、充滿生命力、散發生活的熱情、努力過生活的人。他不必是知名人物,但他的故事,他的事情的確可以大大改變社會,影響未來:「我,也做得到!」。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