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ing for Life

「演戲對我來說,就像一支支與導演的共舞」范少勳專訪

「演戲對我來說,就像一支支與導演的共舞」范少勳專訪 Photo Credit:臺客雜誌

范少勳說他拍攝完《四樓的天堂》後為了想繼續跟導演合作,他積極地與導演爭取下次合作的機會,但導演卻給他4盆植物,要他以種植物當作功課。

每件事情都有多種面貌,取決於你怎麼看待它。有時候隨著我們心情的變化,對某事件便會激起不同的反應。或許這就是范少勳口中「儘管你對一個沒有生命的東西無感,但那只是我們還沒感受到而已。但只要我們感受到之後,它就像人一樣具有生命,並取決於我們怎麼欣賞它。」

相信身旁的團隊

拍攝當天,范少勳一身輕便出現在攝影棚,他一抵達就親切地跟每一位工作人員打招呼,似乎讓人忘記今天的重頭戲就是讓他在攝影棚中淋雨演出。

b97c05_23576bfdff57444bb73c63680d7dd14f~
Photo Credit:臺客雜誌

拍攝前,范少勳拿出自己的平板電腦,跟攝影師討論他自己找的參考資料。雖然只是幾分鐘的對話,他對每一份工作的認真態度卻能從中洞悉個所以然。他的每一個姿勢都事先練習過後才走進這個攝影棚,他對自己的高標準讓人不得不繃緊神經。因為,若我們自己都不在軌道上,那麼也太丟臉了。

拍攝過程中,范少勳隨著音樂起舞,對每一個造型都雀躍不已。我試著問他:「你要來看一下照片嗎?」他說:「沒關係,你們看就好,因為我相信你們!」聽到這句話時,當下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但心中暖暖的。

刻板印象會扼殺好奇心

范少勳說他平常有在收集石頭和水晶的習慣。這個嗜好的源頭來自他在疫情期間,開始學習怎麼擔任綠手指開始。范少勳說:「疫情期間我開始種植物,之後我覺得可以在盆栽旁邊擺些石頭,然後就開始慢慢了解它們各自的功效。儘管有時候這些石頭或水晶沒有特別的功用,但只要是好看的,我就會試著去欣賞它,並把它收集起來。」

他還分享另一個接觸植物的故物。范少勳說他拍攝完《四樓的天堂》後為了想繼續跟導演合作,他積極地與導演爭取下次合作的機會,但導演卻給他4盆植物,要他以種植物當作功課。

b97c05_8338dcebb9aa4c5782be8fc2f357933b~
Photo Credit:臺客雜誌

「拍完《四樓的天堂》後,我很想要跟導演繼續合作,因為積極的爭取,所以導演先給我4盆植物,讓我去好好感受。因為環境的不同、泥土的介質不同,讓我過程中感受到『不要用刻板的印象去看待每件事』。因為刻板印象會讓我扼殺對一件事情的好奇心。」

他對事物的好奇心不止這一樁,范少勳也熱愛攝影、喜歡音樂,更對香味有所堅持。

「音樂對我來說很重要,而音樂就和香水一樣,是每天都要有的事務。對我來說,角色和心情的不一樣,就會影響我選擇不一樣的香水。音樂也是,因為每天的心情不一樣,會導致我每天選擇的歌單都不一樣。生活當中的每個片刻會讓我想要都有一種弦律。有一種Flow,或者跟我心裡的弦律在律動、生活著。這是讓我在生活當中更自在的方式。」

跟著導演一起跳舞

音樂在范少勳的生活已經不可或缺,他以演戲為例子這麼說:「拍《下半場》的時候我覺得導演像是放一首歌給我跳,然後一步一步到殺青時,可以過著他一起把歌跳完。但在拍《模仿犯》變得像是,我們一起有一首音樂,我們一起想有哪些舞步可以跳。這是讓我很意想不到的事情。」

b97c05_9bff5162ba6045b38e60160fe8866cbf~
Photo Credit:臺客雜誌

今年播出的《模仿犯》卡司強大,消息露出時隨即成為大家爭相報導的火熱台劇。回想拍攝過程,范少勳表示自己並不會因為有許多前輩演員而感到壓力,壓力反而是從導演身上來的。「我覺得最大的壓力還是從導演身上來的。因為我們曾在《下半場》合作過,所以再次合作讓我覺得『希望他可以看到不一樣的自己』不要讓他覺得你退步了。」

他接著說:「這是我比較擔心的事情,尤其他在下半場的時候很兇(笑)。同劇的演員我則是非常期待跟他們合作,像是慷仁哥;他的專訪我都會剪下來貼在剪貼簿。所以當我有機會與曾做過筆記的人一起演戲,我不覺得是壓力,反而更期待。而且我跟姚淳耀又是同公司,所以跟姚哥的互動又更親近。」

b97c05_3cd67fd1cb47406d94693cec928ccf89~
Photo Credit:臺客雜誌

關於這部即將上映的新作品,范少勳回想過程中最意想不到的是他與導演的互動。因為張榮吉導演在《下半場》時比較不苟言笑,但在《模仿犯》時卻時常跟演員們玩在一起。「有一天我鼓起勇氣去問導演是不是有點不同?結果導演說『下半場的時候大家都還是素人,所以他壓力很大。但現在我把你當成演員了。』我當下聽到覺得很感動,因為我覺得從他口中說出『把你當演員』這是一種肯定。」

過程勝於結果
g0298k1m6fvygtgha6tfqvvrdxskaj
Photo Credit:臺客雜誌

范少勳的演藝事業已經達成許多成就,他的未來想當然也非常令人期待。問他:「有想過未來是否會創作出如《十四行詩》般的經典作品嗎?」

他說:「我覺得這是一個結果論,但我喜歡的是享受過程。我覺得結果是我不期待、我不渴望的東西。關於未來,我期待自己享受每一個過程,我期待我可以分享、傳遞、讓身邊的人感受到這些喜悅。把我的快樂分享出去、把我喜歡做的事情分享給其他人、或是把我很棒的經歷想讓別人知道。至於結果會不會像《十四行詩》一樣,我覺得無所謂,如果有的我很謝謝他們賦予這個價值跟肯定。」

本文經臺客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林君玶

Taiker Magazine臺客雜誌

TAIKER Magazine. The only bilingual fashion magazine from Taiwan.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