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i Matisse

在面對馬諦斯的〈舞蹈〉真跡時,為何我感受不到想象中的生命力?

Art
31 Oct, 2022
在面對馬諦斯的〈舞蹈〉真跡時,為何我感受不到想象中的生命力?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那時,我已有一段時間沒溫習馬諦斯的畫集,面對〈舞蹈I〉的真跡時遲疑了好一會兒。在真跡之前,居然感受不到舞蹈應有的生命力,這真的是那幅我眼中具有重大意義的作品嗎?

文字:高畑勳|翻譯:陳令嫻

我完全不會跳舞,但是覺得大家彼此牽手繞圈圈的迴旋舞很有趣。可惜的是,我這個年代的人念中小學時不曾被迫跳土風舞。

我會說「被迫」,是因為的確常聽聞人們這麼說。他們嚷嚷著很討厭,還得假裝牽手。我雖無經驗,乍聽之下總會臭罵友人一頓:「無端浪費良機也太蠢了!小時候肌膚接觸不夠,長大了可會出問題的!」不過,孩提時的我要是得上台跳土風舞,恐怕也會害羞到不敢和女孩牽手。

圓圈舞,不是專家跳的迴旋舞,而是一般人繞圈圈跳舞。無論是普羅旺斯的法朗多舞、加泰隆尼亞的沙當那舞,還是日本的「籠中鳥」,各地的民族舞蹈都令人備感雀躍。為了讓觀眾感受到社會群體的連結與生之喜悅,我曾多次將牽手跳舞的場景帶進我的作品裡。

dance-ii-1910_jpg!Large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舞蹈II〉,在本文中將稱為〈舞蹈〉

我很喜歡二戰後國際勞動節時誕生的勞動歌曲〈結合全世界做成花圈〉及其歌詞;我也很喜歡法國詩人福爾的名作〈繞著世界跳圓圈舞〉:

假如全世界的少女都肯牽起手來,她們可以在大海周圍跳一場圓圈舞。
假如全世界的男孩都肯做水手,他們可以駕著船在水上搭出一座美麗的橋。
那時候人們便可以繞著全世界跳一場圓圈舞。
假如全世界的男女孩都肯牽起手來。

一般認為馬諦斯的藝術生涯始於1906年的〈生之喜悅〉(The Joy of Life)。這幅巨作毀譽參半,如今已不被視為畫家的代表作,收錄的畫冊也不多。比起畫作,我更在意標題「生之喜悅」,我很喜歡這句話,總覺得畫家採用這個標題另有涵義。我認為這就是他終其一生追求的主題,1910年的畫作〈舞蹈〉(Dance),顯然就出於這樣的喜悅。

關於馬諦斯的藝術論,眾所皆知的是畫家曾提出的「扶手椅論」。這並不是他完成大量作品後才提出的理論,而是在著手創作〈舞蹈〉的前一年所寫下的:「我的夢想是均衡、純粹又靜謐的藝術,不採用令人憂慮或是在意的主題。對於經商或從事創作等動腦工作的人而言,我的作品如同止痛藥、緩解用腦過度的鎮定劑,或是消除身體疲勞的舒適扶手椅。」

這畢竟是馬諦斯的「夢想」。他寫下這段話之前,1905年的傑作〈開著的窗戶〉(Open Window Collioure)等多幅野獸派代表作,都稱不上「均衡、純粹又靜謐」的心靈扶手椅。畢竟當時他身陷美術革命的漩渦裡,在多方嘗試之下,緊繃的情緒也如實反映在作品上。儘管如此,無論哪一幅畫作,他都企圖以繽紛色彩呈現地上樂園的「生之喜悅」。

Bonheur_Matisse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生之喜悅〉(The Joy of Life)
ba44dd86-5744-44fb-a439-2714f7702f9b__64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開著的窗戶〉(Open Window Collioure)

畫作〈舞蹈〉寬391公分、長260公分,是俄國貿易商謝爾蓋舒金向馬諦斯下單的巨幅壁畫,作為自己莫斯科宅第的裝飾。馬諦斯在前一年一口氣完成的同尺寸原型也很有名,稱為〈舞蹈I〉;因此這幅〈舞蹈〉有時也被稱為〈舞蹈II〉。

2001年舉辦的「MoMA名作展」中,展出了包括盧梭與馬諦斯等人的畫作。那時,我已有一段時間沒溫習馬諦斯的畫集,面對〈舞蹈I〉的真跡時遲疑了好一會兒。在真跡之前,居然感受不到舞蹈應有的生命力,這真的是那幅我眼中具有重大意義的作品嗎?我內心「生之喜悅」的原型,不時會想起的作品就是這副模樣嗎?難不成是我擅自在腦海中將它美化了嗎?總而言之,我感到莫名失落,也因此沒再細看馬諦斯的其他作品。

如同前述說明,本文所介紹的〈舞蹈〉(〈舞蹈II〉)和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典藏的〈舞蹈I〉便是如此迥異,我已無法確定當年欣賞畫冊時究竟是喜歡上哪一幅。至少位於聖彼得堡的〈舞蹈〉充滿我期待的生命力。從強烈的色彩、肉體到動感,無一不鮮明強烈。

神奇的是,仔細欣賞完〈舞蹈〉後再看〈舞蹈I〉,又能感受到〈舞蹈I〉的出類拔萃。當然我是觀賞畫冊,比較後發現兩者恰恰互補彼此不足之處。例如兩者的共通點是左側女子的身體像一把弓,線條優美;右下角幾乎要跌倒的女子,放開了手卻又努力要牽手的動作「破壞」了秩序,帶來緊張的氣氛。

儘管構圖與姿勢相似,印象卻大異其趣。〈舞蹈I〉是原型,構圖明顯呈現作者的意圖。五人在畫面所占據的面積比例、十隻手形成的美麗圓圈、襯托五人的藍天綠地、藍天綠地的配置與對比等等,無一不賞心悅目。然而女性的身體纖細慘白、柔弱無力,像是對裸體舞蹈感到羞赧。

相較之下,〈舞蹈〉大幅強調女子的姿勢、舞蹈動作與色調,藉此彌補〈舞蹈I〉缺乏的力量與動感。這些嘗試雖然成功,卻多少犧牲了原本的優美構圖。

比較之後,便能了解馬諦斯企圖達成的境地是多麼困難。2004年舉辦的馬諦斯展就如實讓大眾了解,那些人們眼中了不得的畫作貌似一派輕鬆,其實都是畫家嘔心瀝血的成果;好幾幅傑作連同成品與製作過程的照片一併展示。近年來舉辦的個展多半會事先設定主題或概念,愛畫人非常感激這種極富巧思的安排。

我第一次觀賞的畫家個展便是亨利馬諦斯。當時是1951年,二戰後不久,我剛上高中半年,展覽來到東京與大阪巡迴,之後進駐倉敷的大原美術館,讓我這個從未看過展覽的鄉下小孩不需遠赴大城市,就能親炙大師傑作。初次接觸現代藝術就是馬諦斯的真跡,之於我而言也是至高無上的幸福。

馬諦斯的畫作簡潔易懂,美不勝收。他留下許多素描,一條線就能輕輕鬆鬆捕捉女子的臉部,教人驚嘆。看到他習畫時的男子全裸素描也嚇了我一跳。那時我還不知道練習素描的目的是掌握人體結構,以為裸體人像必定是女性。

當年的展品包含他操刀設計的玫瑰堂模型,連同彩繪玻璃的大型定稿、壁畫習作與工作照一併展出,帶領觀眾進入如夢似幻的世界。翻閱代替展覽圖錄的雜誌《EZUWE》臨時增刊號,發現色彩與形狀大膽的1947年傑作〈粉紅裸婦〉(Pink Nude)也是展品之一。

我想世上喜愛馬諦斯的人應該多如牛毛,我也是其中一人。我在多次展覽中接觸到許多真跡,也長期欣賞大原美術館與普利司通美術館的諸多館藏。出類拔萃的設計感總是吸引人們購入海報和大型複製畫。

例如某次看展時買下的〈紅色房間〉(The Large Interior in Red)大型複製畫就掛在家裡的樓梯牆面;我住在能登的小女兒則是在2004年的馬諦斯展買下〈玻里尼西亞的天空〉(Polynesia,the sky)等大型複製畫。

截圖_2022-10-28_下午4_26_10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粉紅裸婦〉(Pink Nude)
截圖_2022-10-28_下午4_24_10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紅色房間〉(The Large Interior in Red)

思索馬諦斯的魅力之際,我往往想提起俵屋宗達尾形光琳。前者是大膽的色塊與裝飾性,後者是裝飾性與金箔底的效果。

猶記得岡本太郎評論光琳的〈燕子花圖屏風〉是「開在真空裡的花」。我年輕時雖認同他的見解,又想反駁:「金箔底不是真空。」金箔會微微反射光線,有時像平面,有時又像水墨畫的留白,分不清楚何處是天空、何處是地面。

馬諦斯的作品也是如此。然而,無論是多麼平面或裝飾性的作品,他還是利用了無人可及的配色引人入勝,以線條構成的人與物從未抽象化,呈現驚人的具體造形。要是畫家缺乏這種造形能力,想必畫不出像一筆畫的優異素描,也做不來那些充滿魅力的剪紙畫。他的作品看似能輕易模仿,實際上卻臻至模仿難以企及的境界。

我突然想起,俵屋宗達〈舞樂圖〉中最左側,就是四個戴面具的伶人圍成圓圈,手牽手在跳舞。

亨利馬諦斯 Henri Matiss,1869-1954

出生於北法的勒卡托康布雷西,是雜糧商家的長子。曾任職於巴黎的法律事務所,21歲時因盲腸疾病被迫休息一年。不過,母親在他休養之際贈送油畫畫具, 讓他從此愛上繪畫。

1893年,他進入國立美術學校,師從居斯塔夫莫羅。1905年,參加巴黎秋季沙龍,使用原色畫成的〈戴帽子的女人〉與〈馬諦斯夫人肖像〉受人矚目,獲得「野獸派」稱號。

1907年,在巴黎創立學校培育後進。1941年定居旺斯,埋首創作剪紙畫。最後在尼斯過世,享年84歲。代表作品包括〈開著的窗戶〉、〈生之喜悅〉、〈粉紅裸婦〉與〈紅色房間〉等。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親手操刀設計位於旺斯的小聖堂,內部裝修於1951年完成,美輪美奐。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一幅畫看世界:與31位藝術史上的大師目光交會的瞬間》,木馬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書籍介紹

(木馬)一幅畫看世界_立體書封(加書腰_300dpi)

高畑勳多年來飛向海外參加影展之際,亦行腳各地親炙藝術真跡,駐足驚嘆低迴之餘,同時透過當地民情文化感受畫作意涵。而他也在書中推薦讀者,無論是親自前往看展,或是再次從圖錄與複製畫細細品味,都可以像他一樣從門外漢的視角、從一幅畫出發,以最純粹的心情沉浸在藝術之樂、畫外之音,找出屬於自己鑑賞藝術的方式。

「賞畫就像看電影,不妨先從個人角度欣賞喜愛的作品。看完電影後,觀眾會以自己的想法和情感為優先,隨心所欲發表觀影心得。因此不會對自身的品味失去信心,也不會對藝術作品敬而遠之。或許這種心態一不小心會錯過了不起的傑作,卻能持續有所收穫,喜歡繪畫一輩子。」——高畑勳。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聆聽、暸解,更寵愛自己:一場為妳設計的冬日減壓美學饗宴

Art
17 Nov, 2022
聆聽、暸解,更寵愛自己:一場為妳設計的冬日減壓美學饗宴 Photo Credit:媚登峯

你也有這種感覺嗎?進入三十歲的輕熟期,自己對環境的變化更敏感,每當時序來到秋冬,心情總是跟著起伏?其實換季就像經歷一個大型時差,需要好好傾聽身體的聲音。

女人應該都想知道,當季節從濕熱走到乾冷,要如何幫助身體適應這個變化?只要好好瞭解自己真正的需要,再加上一點引導,就像魔法師施展抗寒術一樣,即使是冷冷冬日,也能從內而外美出來。 

「我,相信美麗」

一直相信女人可以因為自信,而更愛自己的媚登峯,在台灣四十年多來,透過最體貼細緻的傾聽理解、專業的營養諮詢、獨到的舒壓按摩,以及科技儀器,在台灣陪伴著無數女性,自然健康的達成美麗、纖體、自信的夢想。

時代改變,審美的眼光也不斷進化。從單純的追求纖細,到健康體重控制,再到體態、體型的精緻雕塑,媚登峯一直以領導先趨之姿,和所有女性一起為充滿自信、寵愛自己而努力。還記得90年代那句 Trust me, you can make it! 的經典廣告金句嗎?就是在這樣的鼓勵下,媚登峯帶動了全台的瘦身風潮。

20201108_媚登峰_店內0163
Photo Credit:媚登峯
媚登峯所有的努力,都是因為「我,相信美麗」。
專屬於妳的寵愛方程式

媚登峯對美麗的追求從未停歇,設計一套專屬於女人的寵愛方程式,包括飲食與運動的建議,在有效體態管理同時,又能享受多元手技及高效科技儀器,因為媚登峯相信,唯有了解自己體型,才能擁有健康的美,更美的健康。現在趕緊動手測驗看看,你屬於什麼體型?

在冬日寵愛自己,女人就該選擇全方位的美麗團隊,從妳預約的那一刻,將以妳為中心開始規劃;從第一次見面,會先為妳進行身體質量的檢測,交由專業的營養師,量身打造提供個人化飲食及生活習慣建議,為妳的美麗與健康打好基礎。最後在美容師的呵護下,盡情在舒緩、優雅的環境中,好好的沐浴放鬆,迎接專屬的美容、美體課程。

有了媚登峯的全方位美力團隊,妳將會愉快的發現,原來自己可以這麼被理解,被寵愛。

20201108_媚登峰_店內0770
Photo Credit:媚登峯

將寵愛自己的一切交給媚登峯的美容師吧!在她們的技法下,都能感受到美麗的能量,一點一滴的注入身體中。還有專業合格認證的女性體適能師,提供一對一課程,帶給女性正確的運動觀念,健康、安全而且有效率的鍛鍊,讓體態更迷人。

而現代女性的忙碌,媚登峯也照顧到了,導入了科技與美容儀器服務幫助訓練核心肌肉、雕塑體態,也讓肌膚恢復光澤與彈性。在歲末年終忙碌之際,不慌不忙在事業、家庭和美麗之間,有效率的達成平衡。

冬日限定的減壓美學

今年冬天,媚登峯特別推出兩個紓壓抗寒的美麗課程,包括深度紓壓的「地中海海洋礦物減壓療法」,以及逆齡美顏的「覆盆子注氧暖宮療程」。透過沐浴、按摩、敷體等方式,在紓壓之餘更能加強新陳代謝及改善體質,由內而外洗滌身心靈的疲倦,再也不畏寒冬。

1
Photo Credit:媚登峯
寵愛自己是女人最重要的事,傾聽身體聲音,享受冬日美好的減壓美學。

在「地中海海洋礦物減壓療法」課程中,美容師將以活力按摩油,加上新海洋礦物身體潔膚角質霜,搭配瑞典式按摩全身的手法,給身體最需要的按、揉、推、撫,帶來全面的放鬆。最後再用新海洋按摩霜按摩全身,幫助釋放長期累積的情緒壓力與慢性疲勞。在90分鐘的課程過後,妳可以感受到身體舒緩了,心也跟著療癒了。

而「覆盆子注氧暖宮療程」,則是從3合1的注氧排毒療程。在120分鐘的時間裡,美容師將使用義大利Olos 覆盆子多莓果系列,結合美國高壓注氧儀搭配高純度水青春,細細按摩臉部穴位,激活臉部細胞充氧,達成全面活膚的補水修護。同時以熱效活化儀,搭配海藻纖體蠟,為身體進行最適合冬日的養身暖宮排毒,改善宮寒及手腳冰冷,讓妳在冷冷的天氣裡,做一個美麗的抗寒女子。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