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ing the Piano

我已無力應付現場演奏:坂本龍一「或許是最後一次」的鋼琴獨奏會

27 Oct, 2022
我已無力應付現場演奏:坂本龍一「或許是最後一次」的鋼琴獨奏會 Photo Credit:Ryuichi Sakamoto 坂本龍一

坂本龍一說:「我沒有體力來應付現場演奏會......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看到我以這種方式演出了。」

文字整理:林君玶

音樂家坂本龍一,自2014年對外宣布罹癌以來,至今的幾年間都過著一邊與音樂為伍,一邊與病魔對抗的生活。2021年他再度對外發布,癌細胞轉移,在這一年裡,他大大小小進行了6次手術,不過在那段時間裡,他從未失去對音樂的熱情,還發行了多部作品。

同年7月,坂本龍一受到好友,同時也是日本GQ編輯長鈴木正文的邀請,在文學月刊《新潮》開始了《我還能看到多少次滿月?》(ぼくはあと何回、満月を見るだろう)的自傳式連載。連載的第一回標題是「與癌症共存」,從醫院發生的各種小插曲,到得知父母去世的消息,看著自己對生死、創作的看法產生變化,坂本龍一在這個連載裡,坦白地講述了許多自己從不曾關注的事。

對於這個連載,坂本龍一發表了評論如下:「夏目漱石死於胃潰瘍時,年僅49歲。相比之下,如果我在2014年第一次被診斷出患有癌症時去世,享年62歲,已經活得足夠長了。而現在我已經70歲,患有新的癌症,我不知道這輩子還能看到多少次滿月,但也因為我活了下來,我正像心愛的巴哈和德布西一樣,度過我的最後時刻。我希望我能創作音樂直到最後。而在剩下的時間裡,我覺得應該重新回顧一下自己的生活,彷彿在寫《音樂使人自由》的續篇。幸運的是,我有鈴木正文,他是最好的傾聽者。和鈴木先生交談很有趣,我忘記了自己的病,時間過得很快。如果你也能來聽聽我們的小對話,我會很高興。」

而前幾天,坂本龍一的官方網站再次更新,內容是由老友鈴木正文撰寫的幾段文字:「2020年的12月12日,當全世界都陷入病毒流行的黑暗中,坂本龍一舉行了一場鋼琴獨奏音樂會,他在東京的一個攝影棚裡獨自演奏,現場沒有觀眾,而表演本身是現場直播,所以沒有任何存檔能再次發布。2年後,也就是2022年的12月11日,他將再次向我們展示『坂本龍一的表演』,而在這一天觀看與聆聽的,是坂本龍一在一週內每天演奏鋼琴,並且精心錄製下來的畫面。坂本龍一說:『我沒有體力來應付現場演奏會......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看到我以這種方式演出了。』也許他已經接受並接受了現實,即使他現在無力去做他曾經能做的。坂本在基於身體狀況的現實上,似乎已找到了新的動力。」

在鈴木正文寫下的這些文字的同時,也發佈了坂本龍一將在今年12月舉行的音樂會。雖然將是以事前錄製、剪輯,並且事後播放的方式演出,但如同官方新聞稿裡所說:「這次音樂會,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精心展示坂本龍一的新音樂視野。」

這場音樂會,在NHK放送中心的傳奇攝影棚509 Studio中錄製,坂本龍一也不避諱地稱這裡是「全日本最好的」,攝影棚方面也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給了他非常多時間。而其實在1980年代,當坂本龍一作為樂團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的成員時,也在此一攝影棚錄製過好幾次的演出。

另外,製作單位從紐約請來了攝影團隊,不僅是為了這次音樂會的拍攝,他們最終希望製作一部音樂會電影,並在電影院中上映。鈴木正文說:「如果坂本在此時有體力做真正的現場演奏會,那麼這一切或許都不會成真了。」

而除了在日本當地109院線的頂級音響劇院「SAION」中有2場播出之外,12月11日台灣時間11點起,共有4個全球串流播出的時段,演出時間約60分鐘。坂本龍一鋼琴演奏會門票已啟售,詳情與購票可至《Ryuichi Sakamoto: Playing the Piano 2022》特設網站。

坂本龍一

1952年出生於東京。3歲開始學習鋼琴,10歲開始學習作曲,在東京藝術大學完成碩士課程。1978年出道,同年與細野晴臣、高橋幸弘組成樂團「YMO」,1983年解散。演出並配樂的電影《俘虜》(1983)獲得了英國電影學院音樂獎,而《末代皇帝》(1987)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金球獎最佳原創配樂等。自1999年以來,他參與了許多環境與和平活動。2006年,成立了一個新的音樂廠牌「commons」,旨在創造「音樂的共同點」。2009年,出版了第一部自傳《音樂讓你自由》。

資料來源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古家萱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