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ic Tac

浪費了兩個星期的時間,我在The Tic Tac的演唱會裡打了桌球,還發現了驚喜

09 Oct, 2022
浪費了兩個星期的時間,我在The Tic Tac的演唱會裡打了桌球,還發現了驚喜 Photo Credit:WINDIE Music 提供

演唱會準備落幕的時候,UJ對台下聽眾說:「謝謝你們浪費了兩個星期的時間來到這裡看我們演出。」不確定這一句是不是玩笑。

曾經在國外吃過一種叫「tic tac」的糖果,外型像藥丸,味道卻跟一般糖果無異。最大區別是在你要吃的時候,必須「踢他!」一聲——把開口彈開,糖果才會從盒子搖出來。

第一次聽到The Tic Tac的樂團名字時候,我自以為,他們是因為吃過這款糖果才借以命名的。後來才知道,此Tic Tac非彼tic tac,樂團的取名源自時間的滴答聲,是一種自我期許,也是一種音樂意象,希望像時間一樣,能在每個階段始終往前。

Screenshot_at_Oct_06_13-22-51-min
Photo Credit:WINDIE Music 提供

說實話,樂團成立已經14年了,我卻直到剛劃下句點的專場,才第一次欣賞他們的演出。演出前爬了些資料,印象最深刻的是製作人鄭各均在臉書的一段介紹:「如果那個時代很多團活下來好好買音箱買效果器花錢錄音繼續玩音樂,應該就是The Tic Tac這樣子吧?」

他說的時代,是千禧年左右的時代——為什麼很多團沒有活下來?那個時代的樂團都長什麼樣子?其實我並不知道。

9月30日當晚,我走進台北Legacy會場,一張桌球桌擺在入口處正中央,在旁邊,還有一張看似從IKEA搬過來的沙發。台上的樂器掛滿銀色彩條,演唱會還沒開始之前,偶爾會有桌球的聲響傳出。

The Tic Tac成團至今發行了2張專輯、3張EP,這一次之所以舉辦專場,以樂團的說法,是「最新專輯《正常人的條件》的一個句號」。原先預訂在9月16日的演出,因為鼓手UJ(莊雨潔)臨時確診而改期。但也因此,換來了一些預期以外的驚喜。

距離上一張專輯的發行已經有7年,這期間,樂團也如時間一般,滴答了一些改變和嘗試,其中包括吉他手詹詠翔和貝斯手吳峻宇的加入,集成現在4個人的編制。

Screenshot_at_Oct_06_13-19-14-min
Photo Credit:Tom Phan
Screenshot_at_Oct_06_13-16-49-min
Photo Credit:WINDIE Music 提供

當場館內的背景音樂切換到台語金曲〈我問天〉,團員終於一一上台。舞台燈光灑下來,是吉他手詹詠翔站在C位。團員開始調侃說,是因為他和燈光師私底下很熟,才能有這個安排——這當然是開玩笑的,而且整場演唱會下來,樂團的玩笑也幾乎沒有停過。

在台上,UJ指著桌球區,笑說:「如果你真的想要去打桌球,我也攔不住你。」站在舞台另一側的主唱小茶(徐元彥)則補了一句:「如果我們聽得到的話,順便幫你們演一首〈三年二班〉。」桌球遊戲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那是小茶最愛的運動之一。

對於像我這種第一次觀看The Tic Tac的聽眾來說,只要一注意到舞台右側那組被立起來打的爵士鼓之後,就實在沒辦法再忽視它的存在。有趣的是,樂團本身似乎不將它當作爵士鼓來看。在他們的Spotify介紹上,有這麼一段寫著:「不拘泥於曲風或是樂器,沒有使用傳統的爵士鼓,反而偏向打擊樂的演奏方式。」

Screenshot_at_Oct_06_13-23-57-min
Photo Credit:WINDIE Music 提供

舞台上5個人一字排開(還邀請了冰球樂團的蒙擔任鍵盤手),The Tic Tac從音樂到視覺上都有種廣闊的表現,而這種廣闊,是一絲對「自由的嚮往」的流露。會營造出這樣的感受,或許不止是樂團在形式上反轉了框架,在他們的音樂上,還有縹緲的敘事感。

當下站在觀眾區的我,有種在聆聽台灣其他樂團時不曾有過的體驗。

或許是fuzz,也可以是新民謠,但相較在曲風上的描述,若說是「解構主義」,可能更貼近The Tic Tac樂團的形象。他們擅長拆解,然後再拼湊,至少在這一場演唱會上,在歌曲編制、舞台設計、到場地佈置,他們都拼出自己長出來的樣子。

Screenshot_at_Oct_06_13-29-15-min
Photo Credit:WINDIE Music 提供

因為團員確診延期而出現的驚喜,是這一場演場會多出了兩位原本無法出席的嘉賓——緩緩的Coco、八十八顆芭樂籽的阿強,還有原本就在嘉賓名單的非人物種的阿顯。

在台上和阿顯合唱的〈就忘了說晚安〉是原本在新專輯中想邀請對方合作的歌,但因為時間終究沒搭上,於是這場專場裡,唱出了歌曲原本的理想樣子。找來阿強合唱的〈在兩棲類之前〉,是樂團第一張專輯裡的歌,這一次,和演唱會一起delay過來了。

演唱會準備落幕的時候,UJ對台下聽眾說:「謝謝你們浪費了兩個星期的時間來到這裡看我們演出。」不確定這一句是不是玩笑,但演出結束的那一刻,我想起那個要「踢他!」才能打開的糖果盒。

Screenshot_at_Oct_06_13-29-57-min
Photo Credit:WINDIE Music 提供
Screenshot_at_Oct_06_13-30-31-min
Photo Credit:WINDIE Music 提供

後來知道,The Tic Tac還有「底片搖滾樂團」的稱號,是什麼原因我沒查到,但卻在樂團的另一篇採訪中,讀到他們用一句話給自己的音樂做推薦,而我,擅自將它作為答案:「認真聆聽我們的音樂,你會發現許多驚喜。」

9月30日那晚的Legacy,我確實在The Tic Tac的演場會發現了驚喜。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Tom Phan

在台大馬人。眼睛癢就按快門,耳朵癢就放唱針,手指癢就敲鍵盤。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