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f Rock

要說到伍佰的〈墓仔埔也敢去〉,必須先認識當年紅極一時的「投機者樂團」

28 Sep, 2022
要說到伍佰的〈墓仔埔也敢去〉,必須先認識當年紅極一時的「投機者樂團」 Photo Credit:伍佰 Wu Bai

由於當時寫的歌曲還不夠多,伍佰會將一些台語歌曲改編成band sound,〈墓仔埔也敢去〉就是其中之一。

文字:王信權

說到台語搖滾的風格元素,如今聽團仔可能多半聯想到滅火器的龐克搖滾、閃靈的極端金屬,或林強曾經大量注入90年代另類搖滾的新台語歌。

好,那有沒有近來備受獨立音樂圈討論的台語迷幻搖滾?這題可能還尚待挖掘,但比迷幻搖滾還早一點誕生的衝浪搖滾,雖然稀少但是有一些,例如伍佰經典的〈墓仔埔也敢去〉,包含前奏的反覆吉他樂句,整首歌充滿衝浪搖滾味道。

時光回到1950年代末期,衝浪搖滾(Surf Rock)伴隨著衝浪文化開始在美國加州流行。吉他跳脫出只是伴奏的樂器,可以聽見樂手運用電吉他搖桿與音箱,製造出如同波浪般的殘響,彷彿讓人置身於海浪中。 

雖然這個著重在吉他獨奏、音色表現,以及歌頌著沙灘比基尼的音樂風格,真正佔據於美國排行榜的時間不長,大概不到5年就被所謂「英倫入侵」(British Invasion)的樂團沖走了。不過,衝浪搖滾樂手對於搖滾樂的影響甚鉅,其中不得不提投機者樂團(The Ventures)。他們當時在日本受歡迎的程度,甚是能跟披頭四相比擬。

The_Ventures
Photo Credit:Liberty Records,Public [email protected]
1967年時團員照

投機者樂團由唐威爾森(Don Wilson)與鮑勃博格爾(Bob Bogle)於1959年在西雅圖附近的塔科馬成立。他們原在工地擔任泥作師傅,但因為這座城市時常下雨無法上工,只好另尋高就。剛好兩人都會彈吉他,於是開始在一些酒吧演出。

對剛起步的樂團來說,這是很好的練習機會,因為得從中午持續演奏到半夜,兩人必須準備非常多的曲目,其中包含〈Walk, Don’t Run〉。隔年,他們將這首原為指彈吉他的演奏曲,改編成搖滾版本正式出道。

如此創新的聲響,被形容用吉他在歌唱,十分受到樂迷歡迎,並在美國拿下亞軍的位置,僅次於貓王的〈It’s Now or Never〉。之後他們透過〈Wipeout〉與〈Pipeline〉(對!這首就是黃俊雄布袋戲裡經典配樂「管路」)......等歌曲,持續帶動衝浪搖滾風潮。

由於衝浪搖滾與被形容與「日本藍調」的演歌有某種神似,再加上戰後日本大量吸取美國文化。很快地,「投機者炫風」吹拂至東洋,並融合成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當地人甚至將投機者樂團的聲音稱為「teke-teke」,但他們究竟在日本有多紅呢?

「你無法離開飯店房間,可能有100人在外面等著。」唐威爾森在紀錄片《投機者樂團:愛的鼓勵》回憶當時受歡迎的程度,進而開始認真地為日本寫歌:「真正去理解他們都在購買什麼唱片,去聽那些唱片,看看它們有怎樣的聲音。」

另一方面,日本音樂人同樣用自己的角度詮釋衝浪搖滾,例如吉田正所譜曲的〈若是戀愛了〉(戀をするなら)。這位日本作曲家曾在1962年前往洛杉磯考察,發現到連小孩都會跟著這種節奏跳舞,他就預料將在日本流行。但他可能不知道的是,這股風潮也很快地傳到台灣。

投機者樂團
Photo Credit:王信權

戰後的台語歌逐漸走向所謂的「日本化」,大量翻唱與模仿日本流行的歌曲出現,特別是演歌風格。在〈若是戀愛了〉被橋幸夫唱紅之後,集歌手、樂手和創作人為一身的郭大誠將此曲改寫成〈墓仔埔也敢去〉,並一字一句地指導徒弟葉啟田如何演唱。

後來,葉啟田憑藉著此曲走紅於歌壇,不僅是這位「寶島歌王」早期的代表作之一,可能也是台灣最早有衝浪搖滾韻味的台語歌。我在此推薦《葉啓田台語精選, Vol. 1》裡的版本,氣味更濃烈,除了聽見衝浪搖滾的影響,歌詞也相當特別,反映當時的戀愛風氣,最後一段提到: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郭大誠曾在受訪時表示,小時候住在鄉下,上街得經過墓地,經過總是提心吊膽,結果沒想到發現這裡竟是約會聖地,畢竟當時的民風較為保守,光天化日曬恩愛,容易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於是他將經驗寫下,經過數十年依然屹立不搖,往後不斷地被歌手翻唱,但最經典的還是伍佰的版本。

如葉啟田一般,同樣從嘉義北上討生活的伍佰。因為首張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的銷售狀況不理想,為了找尋新的衝擊,號召一流樂手組成China Blue,開始在live house演唱,從古亭地下室的息壤,唱到大台北瓦斯對面的LIVE A-GO-GO。

兩年之間累積滿滿的現場能量,台下的安可聲不絕於耳。但由於當時寫的歌曲還不夠多,他會將一些台語歌曲改編成band sound,〈墓仔埔也敢去〉就是其中之一,不僅還原衝浪搖滾的本色,更唱出那種為了談戀愛不驚一切的氣勢。

伍佰版的〈墓仔埔也敢去〉最早收錄於《伍佰的LIVE-枉費青春》。這張現場專輯捕捉了伍佰早期現場的熱力,裡頭大半的歌曲都是台語歌。另翻唱原曲同樣來自於東洋的〈KISS ME〉(星星知我心)、〈恨世生〉,以及戰後的台語歌謠〈秋風夜雨〉。

據說,這張專輯當年大賣50萬張,甚至回過頭來帶動了《浪人情歌》的買氣,並奠定了伍佰「King of Live」的地位。

那麼,除〈墓仔埔也敢去〉之外,還有哪些台語/演奏風格的衝浪搖滾歌呢?老實說,這是一塊有待開發的藍海,等待後人重新去挖掘。畢竟在1960至1970年代,只要是類似的台語搖滾/跳舞歌曲,可能會被會被冠上所謂的「阿哥哥」(A-GO-GO)。

不過,在「投機者炫風」席捲太平洋間,南台灣也出現了一支以演奏投機者樂團歌曲聞名、有「台灣的The Ventures」稱號的「陽光合唱團」,至今仍可以在YouTube找到他們當年的錄音。其中,綽號「披頭」的團員吳盛智,被譽為當時唯二具有國際水準的吉他手,後來更對客家新音樂貢獻良多。

在新台語歌時期,鄭智化吳念真曾經將〈Diamond Head〉改編成演唱版本,收錄在《麻將》電影原聲帶,MV中更可看到年輕的張震柯宇綸

此外,同樣受到投機者樂團影響、更曾在《頤原介吉他》彈奏一段〈Pipeline〉的羅大佑。他在「OK男女合唱團」時期有一首〈台北市的墓仔埔〉,不知道是有意無意,歌名跟〈墓仔埔也敢去〉一樣都出現墓仔埔,但已經跟戀愛無關了,而是在諷刺批判時局。

只要有覺悟,站台北市的墓仔晡啊。
放心來散步,完全無恐怖。
只要有覺悟,站台北市的墓仔晡啊。
先人會保護,一定好七逃。

其實〈台北市的墓仔埔〉不算是衝浪搖滾,但開頭卻出現一段專屬的「下衝」技巧。雖然如今的獨立音樂早已不興此道,不過在2015年的時候,曾出現一支號稱子孫繼承爺們的意志,重組而成的衝浪搖滾樂團Los Coronados,並如都市傳說一般,引發網路社群熱議。

姑且不論事實真偽,兩張迷你專輯《Surfin’taiwan》與《Sundaze》仍是相當值得一聽。

|雄雄出聲音樂會​|

9.24 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展覽館旁戶外空間​
9.25 高雄圖書館總館三樓 階梯教室​
10.1 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音浪堤岸​  

出聲 ê 夥伴

Theseus 忒修斯、王彙筑 Hui Chu Wang、台青蕉樂團、朱頭皮爵士樂團 Pigheadskin Jazzy Band、李竺芯、青虫aoi、風籟坊、淺堤、百合花  

講唱 ê 夥伴

《佮囡仔做伙唱》——台語歌與孩子 主持人:楊晉淵 / 與談人:王昭華、吳志寧
《做一張台語唱片》——台語專輯幕後推手 主持人:柯智豪 / 與談人:蕭賀碩、流氓阿德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林君玶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