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Elevator Girl

《東京電梯女郎》30週年:可以清純、可以成熟,這是超級偶像宮澤理惠的魔性魅力

《東京電梯女郎》30週年:可以清純、可以成熟,這是超級偶像宮澤理惠的魔性魅力 Photo Credit:《東京エレヘーターカール》,來源:Apple TV

90年代初期的女性就業選擇排行榜裡,電梯小姐始終名列前茅。成為電梯小姐,不但可以穿得美美的,也不用害怕保不住飯碗——而且,誰不想成為宮澤理惠呢?

1991年10月,台灣電視史上真正的「第四台」頻道、衛星電視中文台開播了。日後改名為衛視中文台的這間電視台,接下來幾年間,播映了許多日本電視頻道剛下檔的趨勢劇,包括了《東京愛情故事》《第101次求婚》《高校教師》等等作品。以往僅能透過小耳朵或是盜版錄影帶觀賞最新日劇的觀眾,現在打開電視,就能看到與日本時差更短、翻譯字幕更佳、甚至還有中文配音的日劇。衛視中文台可以說,是打造哈日文化的先鋒之一。

「日劇」這個單字,意義自此有了微妙的變化:它不再泛指日本出品的所有電視劇集,而更像是趨勢劇(Trendy Drama)的專有名詞。日劇裡有光鮮亮麗的俊男美女,他們在洋溢機會的東京大都會裡實現夢想、找到愛情、過著「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日劇有如現代童話,讓90年代的許多台灣電視觀眾如癡如醉。

所以,衛視中文台所播放的第一檔日劇,地位便非常重要。它說服了觀眾接受這樣的電視童話、也用收視率說服了電視台,值得繼續投資這條路線。許多人會以為,《東京愛情故事》應該是衛視中文台的首開先河之作。事實不然,《東京愛情故事》在日本下檔後整整兩年,衛視中文台才在1993年1月播映。而正確答案,是在日本1992年1月開播後僅僅兩個月、衛視中文台以「與日本同步播出」響亮名號推出的《東京電梯女郎》(東京エレベーターガール)。它不但是衛視中文台第一檔日劇,其實從各個層面觀之,不管是在台灣或日本,《東京電梯女郎》都是那時最時尚、最新潮的電視作品。

「電梯小姐」,是一個幾乎在日本消失的職業,但是日本播出《東京電梯女郎》的1992年當時,在百貨公司每部電梯裡,用戴著白紗手套的手擋住電梯門以讓客人進出,同時親切地詢問進電梯的客人們要去幾樓,並且為他們按下樓層鈕,順便介紹各樓層的服務或活動內容的電梯小姐,是社會上最受女性崇拜的職業之一。

電梯小姐們穿著合身優美的套裝、有著溫柔的聲調與服務態度、臉上隨時都帶著恰到好處的微笑,她們是指引你如何享受這座百貨公司的導遊、電梯裡的人間天使,比空姐更接地氣、比女侍應更高級——90年代初期的女性就業選擇排行榜裡,電梯小姐始終名列前茅。成為電梯小姐,不但可以穿得美美的,而且也不用害怕保不住飯碗——哪家百貨公司沒有電梯?哪個電梯不需要電梯小姐服務?難道你想讓顧客獨自在電梯裡,望著一長排樓層按鈕手足無措嗎?

而且,誰不想成為宮澤理惠呢?

Screenshot_2022-09-22_at_17_15_51
Photo Credit:《東京エレベーターガール》,來源:Amazon

1991年11月13日,一本震驚全日本社會的寫真集發售了,11歲就出道,以清純早慧模樣立刻成為各大廣告寵兒的宮澤理惠,推出了由篠山紀信拍攝的全裸露毛寫真集《Santa Fe》。《Santa Fe》是空前絕後的,儘管露毛寫真集在當時日本並不算少見,但是民眾無法相信,每天在電視房屋廣告裡,以千金小姐形象出現的高雅純潔之花,竟然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聖塔菲大方敞露玉體,而且拍攝當時宮澤有可能尚未成年——這本寫真集不但引爆了買氣,18年後,甚至還成為國會殿堂裡,對於禁止未成年兒童情色題材的激烈論辯中心,

篠山紀信說,他拍攝寫真集時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只要宮澤說出一句「不要」,立刻中斷拍攝。但是,當篠山說出「現在可以脫了」,宮澤理惠卻沒有一絲羞澀,俐落地全身脫光光。作為經濟泡沫時代的超級偶像之一,對一部份觀眾而言,宮澤理惠破天荒的輕解羅杉,證明這位偶像不僅有青春美貌,還有超越年齡的氣魄與勇氣。當然,也有一大部份觀眾,認為宮澤理惠是自甘墮落,親手毀壞了大好前程。

因此,《Santa Fe》發行之後,所有人都等著看,宮澤理惠的下一步會是什麼?而僅僅過了2個月,TBS電視台推出了宮澤主演的《東京電梯女郎》。這齣日劇超越了戲劇上的意義,它成為一只放大鏡,讓觀眾檢視這位玉女的未來該走向何方,可以說,對許多觀眾而言,《東京電梯女郎》是宮澤理惠對《Santa Fe》風波的回應。

即將19歲的宮澤理惠,飾演劇中19歲的女主角澤木翼,這個與宮澤本人「等身大」的女主角小翼,被觀眾一廂情願地視為宮澤理惠的二重身——來自偏鄉小豆島的純潔少女小翼,會不會在《東京電梯女郎》也大膽挑戰道德極限?

來自離島的小翼剛剛高中畢業的她,幸運地找到了東京百貨電梯小姐的工作,她在那裡認識了許多嶄新的人事物,例如油嘴滑舌的百貨廣告部青年、住在同棟大樓的已婚中年業務、成熟穩重的百貨櫃台小姐、講話毫無遮攔的開朗同事等等。與他們的交會,豐富著獨自離鄉背井的小翼心靈,東京的繁華程度與小豆島完全不同,這位社會新鮮人也開啟她前所未見的成長冒險,當她踏入大都會的成人世界,不自覺地自己也成為了其中的一份子,體驗屬於東京的酸甜苦辣。

Screenshot_2022-09-22_at_16_51_20
Photo Credit:《東京エレヘーターカール》,來源:Apple TV

我們可以將《東京電梯女郎》視為一部職人劇,對大多數的百貨顧客而言,電梯小姐似乎只是幫你按樓層鈕的美女而已。確實,宮澤理惠穿上工作制服時,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她黝黑長直的秀髮整齊地梳至身後,黑色的高領襯衫、雪白的排扣西裝外套、黑色的小巧高帽、香檳色的窄裙、再加上宮澤甜度百分百的笑容。

《東京電梯女郎》一開場,無須使用任何台詞,單靠宮澤的扮相,就完美解釋了為何電梯小姐會成為當時社會年輕女性喜愛的職業。但是,《東京電梯女郎》不只呈現電梯小姐的美,它也解釋了電梯小姐真正的工作內容。

電梯小姐不僅僅是放置於電梯裡的花瓶,她們與固守櫃台或服務台的櫃姐不同,事實上是最貼近百貨內顧客的存在。對百貨公司而言,電梯小姐事實是行銷觸角的最前線,可以說她們是會走動的廣告看板,因此當然要在外型上製造親民可人的高好感度形象。但與此同時,這些活招牌當然也得熟知她們每日負責宣傳的廣告內容、並且擦亮整間百貨公司的招牌:

她們必須注意館內廣告是否過期;擦拭清潔全館的購物車;每日開館前都須背誦今日的活動資訊、記住每次活動的特賣商品品項;長時間維持笑容與友好態度、還要維持體態與健康狀況。與此同時,她們還得應對顧客的各種突發狀況。所以,電梯小姐不只是電梯小姐,她們還是百貨公司的活動門面、還是活動服務台、幾乎是百貨公司的萬用工具人。

在《東京電梯女郎》裡,百貨公司其實是東京的縮影,這裡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新鮮特產與高貴精品。作為取景地的東京多摩SOGO,大門口上方有著每個整點會跑出人偶演奏的大型音樂鈴(台北忠孝SOGO也有類似的裝置),更為《東京電梯女郎》點綴了童話般的夢幻氣息。

百貨公司變成了現代社會裡的神奇王國,小翼看得眼花撩亂,但當她目睹同事與課長的不倫戀情、同事先性後愛的開放觀念、甚至自己也開始在已婚男子與帥哥同事間三心二意……與其說小翼因此對東京幻想破滅,不如說,小翼體認到了成長的滋味。

人生不再是春日時光裡一路往前的坦途,而是四季輪替、有苦有樂的反覆過程,看起來雖然好像進進退退停滯不前,但就是必須經歷這些世事拖磨,年輕的小翼才能擁有更加包容與體諒他人的心態。

《東京電梯女郎》不只是單純的職人劇,是確實為宮澤理惠量身打造的等身大作品。它不如好事觀眾想像的那樣,直接根據《Santa Fe》事件做出回應,《東京電梯女郎》反倒注目在宮澤理惠進入成年的這件事上。當小翼在百貨公司裡碰上了許多誤會、相遇與日常美好,這些點點滴滴未必能與宮澤理惠在現實碰上的紛擾相提並論。但是當小翼在《東京電梯女郎》裡,總是以不服輸的態度面對這些挑戰,這似乎也映照著當年19歲的宮澤理惠,總是以沉默與微笑面對外界風風雨雨的寧靜勇氣。

這是一部純粹屬於宮澤理惠的作品,它不可能、也不可以被重製、或由其他人來飾演小翼這個角色……那會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只有90年代初期的東京,才有那種夢幻國度的不真實感。也只有宮澤理惠,能同時演出社會新鮮人在踏進成人世界時的青澀不適應,卻又能同時不失只有年輕人專屬的傻頭傻腦勇氣,以及心境成長後的釋然。

你可以在她身上同時看到童稚與成熟並存的特別氣質,對沒看過《東京電梯女郎》的觀眾而言,他們只能用「魔性」,來形容這位超級偶像身上的複雜魅力。

AP49055910799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92年的《東京電梯女郎》裡有句台詞:「電梯小姐已經過時啦,只是會按鈕的機器……現在是空姐的時代啦!」,這句台詞只是劇中小翼的自嘲,當時日本各地還有不少百貨公司配置電梯小姐。但是隨著日本泡沫經濟景氣已於前一年初破滅,日本社會開始進入長年的不景氣狀態,而象徵豪奢花費的百貨公司首當其衝,作為門面的電梯小姐職位更是被大量刪減的頭號目標。

劇中的多摩SOGO,已經在2000年歇業;日本首度引進電梯小姐制度的上野松坂屋百貨,也在2007年全面解聘電梯小姐。2000年代後半,日本民眾已經很難在各地百貨公司裡,看到這些電梯裡的美麗倩影了。

2000年代時電梯小姐消失了,但宮澤理惠還沒。2002年,是她正式回歸日本影壇的重要一年,這一年在日本有三部她主演的電影上映,其中包括了評價最高的《黃昏清兵衛》,這部電影讓她獲得了日本電影學院獎(日本奧斯卡)影后的頭銜。90年代的《Santa Fe》騷動、與貴花田僅僅兩個月的婚約騷動、時常對合演男主角出手的八卦,似乎通通都被拋在腦後。超級偶像宮澤理惠,如今以演技派宮澤理惠的身份,重新回到世人面前。

但也許,宮澤理惠從來都沒變,早從19歲開始,她就是既清純又成熟的魔性之女,當然也是會演戲的超級偶像,而這些都能在30年前《東京電梯女郎》裡找到明確的證據。電梯小姐消失了、東京不再是眾人夢想裡的夢幻王國、衛視中文台也改變了、甚至日劇也不再是台灣觀眾的最愛,《東京電梯女郎》成為了一個遙遠的美好回憶,而宮澤理惠的勇氣在其中閃閃發光,30年後仍未褪色。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