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Limit

第一、二、三專長全都是跳舞:從地板轉進巴黎奧運的霹靂舞國手——孫振

第一、二、三專長全都是跳舞:從地板轉進巴黎奧運的霹靂舞國手——孫振 Photo Credit: 《Break the Limit突破高牆》

「Breaking是一件很純粹的事,聽到音樂、身體就會動起來,享受當下就對了。」

文字:YuhShan

「我叫孫振,來自台灣。」2022年7月,台灣第一支以霹靂舞國手為主角的紀實影片《Break the Limit 突破高牆》在YouTube平台正式推出,短短12天,觀看次數就衝破百萬,讓更多人經由孫振的故事,對即將登上奧運殿堂的霹靂舞,有更深入認識其多元文化樣貌的機會。

出生在921大地震當天的孫振,以「Quake」為英文名,似乎暗示著將以舞技撼動地板的未來。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與兄、姐一起在家自學,在父母親開放式的教育下,孫振比同齡小孩擁有更多自由發揮的空間。

每個時代都有屬於年輕人的青春無畏。回溯到孫振童年時期,電影《舞力全開》系列風靡全台,電視節目《棒棒堂男孩》也蔚為風潮,即便還沒進入叛逆的青春期,卻已有騷動在他的胸中鼓盪。看著鄰居哥哥們以舞蹈較量(battle),孫振真切感受到他們對霹靂舞的熱情,備受吸引,感嘆著「實在太帥了!」肢體的一來一往就像用身體辯論一樣,盡情以舞蹈技巧展現生命的韌度與堅信的價值。

孫振這才發現,喜歡一件事情的理由不用太偉大,很帥、很新鮮、很好玩,都能就此開啟不一樣的人生。自小就不走在正規教育體制內的孫振,在媽媽的支持下,於自學的選項裡納入霹靂舞的練習。

現年23歲的他,人生中有一半時間都在跳舞,「我很愛跳舞,我的第一、第二、第三專長全都是跳舞,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孫振身上不自覺地透著一股頑強的氣質。

聽到音樂就跳舞

霹靂舞與饒舌、DJ、塗鴉並稱為嘻哈文化四大要素,一般很容易辨識出霹靂舞與其他舞蹈的差異—— 絕大部分的舞步都與地板有連結,甚至會運用頭、手、背、腳等身體部位在地上旋轉,以高難度的技巧與身體控制,突破人們對體能極限的認知。

幾個基礎舞步中,又以大地板(power move)最具力量與動感,帶給觀眾強烈的視覺衝擊。孫振的偶像、委內瑞拉首席霹靂舞舞者Lil G號稱是大地板守護神,而他也追隨偶像的腳步,專精於大地板,練出心得後再由此結合其他動作,開展出自己的獨創舞步。

「Breaking是一件很純粹的事,聽到音樂、身體就會動起來,享受當下就對了。」 根據他的說法,霹靂舞並沒有制式的編舞規則,而是隨著DJ選曲即興發揮,因此舞者對於音樂須具有一定的熟悉度。靈魂樂之父James Brown在1970年代初期以一首〈Get On The Good Foot〉轟動普羅大眾,強烈的節拍與過目難忘的律動與舞步,更成為霹靂舞的濫觴。

孫振提到,自James Brown後,音樂風格從Funk來到Disco,再經過不斷的取樣混音,變成現在通稱的嘻哈音樂,「每當這個beat出來時,因為太經典了,現場就會變得很澎湃、甚至有點暴動。如果有舞者不知道James Brown,就會顯得有點狀況外,那實在是太可惜了。」

因為即興而能自由地「玩」創作,使得每個B-boy、B-girl的舞蹈風格都獨具個性。「聽別人說,我的Breaking風格比較調皮一點。」孫振笑說雖然battle時氣勢要夠強,但在保持態度之餘,自己更習慣用幽默搞笑的方式去面對對手,不會真的很嚴肅地去尬舞,而是笑笑地鬧一下。

嘻哈文化的魅力:跳舞之前人人平等

孫振的輕鬆幽默來自於嘻哈文化的影響。他認為嘻哈文化有種派對般的歡樂氣息,比起競爭關係,每場活動或比賽都更像是創個名目,讓大家齊聚一堂,就算輸了也沒關係,重點在於音樂、舞蹈、人際間的交流,就像開party一樣,進到Cypher(圈內)大家一起玩。「我們這些B-boy、B-girl之所以能持續不間斷地練舞,都是因為被嘻哈文化深深吸引。」

尤其當孫振與歐美國家的舞者交流時,特別能感受這種氛圍,也帶給他相當程度的文化衝擊,「他們不會去區分實力的強弱,就是大家一起跳舞,不管跳得好或不好,都會給予對方鼓勵,是一種非常有愛的氛圍。他們都很勇於表現自己,不太會去管別人的眼光,我覺得這在舞蹈裡面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簡單來說,做自己就對了。

人生中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專注在跳舞,孫振特別有感於「心態」對於自信心與舞蹈表現的影響力,如果一直想著結果、拚輸贏,反而無法回歸「聽到音樂就跳舞」的本質,更別提享受其中。這次遇到挫折、那下次就再多拚一點不就好了?他意識到,「不是誰跑得快的問題,而是誰能跑得夠久。」

break-the-limit-4-1024x683
Photo Credit: 孫振,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孫振前往歐美國家交流比賽時,特別有感於他們「玩」霹靂舞的態度,不管觀眾或對手都不吝惜給予舞者掌聲。
在地板上轉出一個世界

長久以來,孫振以旋轉展現強大的舞技,更轉出了一個世界。他感謝霹靂舞帶來的諸多收穫,包括獎項成就與世界觀。2019年起,孫振隨著當時的舞團參加Paris Battle Pro法國霹靂舞世界大賽,在個人賽中闖進四強,接著又在2020年奪下台灣霹靂舞國手選拔賽積分賽冠軍,2021年更在Red Bull BC One Cypher台灣大賽獲得冠軍,代表台灣挑戰世界總決賽。

不斷自我突破,是追求卓越的具體實踐,同時也代表著孫振必須懷抱開放的心態,勇敢面對每一次的挑戰與未知。他敢於將自己往舒適圈外推,不去限制任何學習的機會,也為了能跟世界優秀的舞者交換心得、了解他國的霹靂舞文化,而認真學習英文。

孫振眼前最大的目標是前進奧運。國際奧委會(IOC)於2020年宣布將霹靂舞納入奧運正式比賽項目,並將於2024年首次登上巴黎奧運,但霹靂舞究竟是文化藝術、抑或是競技運動,不斷掀起討論。孫振認為這本是一體兩面,「正因為有著嘻哈文化的支撐,才能讓Breaking成為獨特的競技舞蹈,進入奧運殿堂。」

目前已進入國家運動訓練中心進行亞運培訓的孫振表示,「可以向別人介紹說自己是Breaking舞者、有了一個正式身份,是很大的優點,打開了舞者在教課、商演之外的可能性。」孫振補充,霹靂舞被列為體育項目,多了運動科學及營養專業的輔助,這讓舞者能更靈活地運用身體肌群做動作,並大幅度減少過往常被忽略或誤解的運動傷害,創作之路才能走得更為長久。

break-the-limit-5-1024x683
Photo Credit: 孫振,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孫振在2021年的Red Bull BC One Cypher台灣大賽奪下冠軍。
用跳舞向世界介紹台灣

身為代表台灣出戰巴黎奧運「霹靂舞 」競賽項目的熱門人選,孫振備受矚目,享有贊助資源的同時,壓力與責任也如影隨形。但孫振對自己有信心,「路是自己選的,這是我該克服的功課。」

他也提到,國外霹靂舞舞者受企業贊助的情況並不多見,在這方面,台灣的舞者們是更幸運的,「其實Breaking在台灣的普及度廣泛,跳Breaking的學生社團比例相較於國外更高,形成一股風氣;不過這是優勢也是缺點,因為出社會後,就很少有人持續下去了。」

從起初只是單純喜歡跳舞的男孩,到放眼國際、希望台灣舞者能被世界看見,現在的孫振也希望能發揮自己的影響力,讓更多人能將霹靂舞當成志業,一起在世界轉出一片光與熱。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